第四百四十八章 京城太子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四十八章 京城太子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只是南方几个经济重省的军政界却被北下的寒流搅乱得没有丝毫暧意,春天,似乎远远没有到来。 代表杨家的政界新贵杨凝冰成廖若晨星10为中国最年轻的中央委员后就像是点燃了一桶酝酿了十几年的火药导线,杨凝冰手掌一省经济脉搏的常务副省长后大刀阔斧的改革触动了不少人的痛处,而这个作为南方经济门户的重省也因为权力过于集中苏家老爷子和杨凝冰而引起中央的注意。 一座欧式哥特风格的古典豪华别墅坐落于j市的一处富人区,奢华的占地面积,黄金段的小区地域,都显而易见示这幕后主人的非凡身份,这幢别墅门口停着几辆豪华版的奥迪vs款汽车,中间的一部黑色宾利加长车在这些车辆中分外扎眼。 别墅内的一层大厅里装饰的富丽堂皇,顶棚欧式风格的灯盏散发出柔和的光线,光线暗淡中透出一种迷离的气息,几个穿着与季节不成比例的漂亮女孩正分别依偎在沙发上的几个青年人身上,娇笑声不停发出,间隔传出粗重的喘息声。廖若晨星10 不同于外面全省政界的如履薄冰,这里一室春光。 “燕少,南方的女人真他妈的水做的,怎么折腾都爽,记得有句诗叫什么来着,二十四桥明月夜,下面是……对了,玉人何处教吹箫!”一个胖子猥琐的古怪笑道,浑身的坠肉颤颤巍巍,这句话引来身下给他吹箫的女孩一阵撒娇,周围的六个南方美女也都清脆娇笑。 “这头猪从小学到大学都稳坐钓鱼台的拿倒数第一,对诗词更是头大如斗,没想到就被你记住了这句,中国教育的悲哀的悲哀啊。”戴一副金丝眼镜的青年斜眼看着胖子。 “你就他妈地知道寒碜老子!”极其顺利进入北京大学并且毕业的胖子笑骂道,脸上丝毫没有怒气。只不过听到“猪”的时候他揉捏女人雪嫩郛房的肥抓稍微加大力度,这让那个微微呻吟的女孩慌张抬头,生怕招惹到这群公子哥的她却看到一张灿烂笑脸。 “哦,对了,你从幼儿园就是独霸倒数第一,哎,和你在一个班就是幸福,永远没有后顾之忧。” “谁说老子就知道这句诗,还有那‘商女不如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也是背得烂熟,嘎嘎,眼镜崽,你不是最喜欢这‘后庭花’吗,听说这群女人后面都没有开苞,今晚你就帮帮她们吧。哈哈……”胖子肆无忌惮地大笑,周围青年除了一个之处都附和怪笑。 这些人就是在酒店挑衅叶无道的那群青年,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他们差点引起g省的连锁震动,说他们盲目,他们却是精心策划一连串不利于杨凝冰的事件,没有丝毫把柄可以被人抓,说他们说明,他们却在这个杨凝冰派系渗透整个省份的g省对付这个叶家儿媳,如此一来,许多想要给他们招呼的老人都暂时保持观望。他们也想知道这群孩子能不能让杨凝冰的底线逼出来,至于要板倒她,身处幕后的所有人都知道那绝对不可能。 姚胖子和庞耀辉地插科打浑让**的氛围稍加和谐。 燕少坐在大厅的一角,左手托着茶杯,低下头用右手轻抚依偎在他身上美丽少女的光洁背,凝望那纤弱柔滑地曲线,他似乎在在思索着什么。对满室旖旎极为免疫。 美丽少女地背在他的手指抚摸下,有些轻微的颤抖,脸上带着一抹陀红,鼻息志声中也带着些许的呻吟。客厅里几个女孩的姿色和青年背景地雄厚恰好成正比,他们中间也有太多潜规则,所以伺侯燕少的女孩最为动人,她并不需要像别的女孩那样做出各种淫秽动作,虽然她不介意。 “g省的杨省长,南方第一主持人杨宁素,上次领教过的飞凤集团总裁蔡羽绾,还有马上就要露面的中国影视界女一号柳画,啧啧,这里的四个女人就压下了我们北方地众花,燕少,听说清舞也在这里读过书,还和慕容雪痕是一个学校……”父亲在中央组织部掌有重权的宁震满脸向往道。 “杨凝冰,杨凝冰……” 看起来这个被家族称赞的女人还真有些手段,喃喃自语的燕少暗想着,嘴角习惯性的带起一道弧线,微微闭着眼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我这么一来,像是替她办了件好事,让原先对她不满的几个势力都浮出水面,没有想到g省比我想象的还要顽固。” 燕少缓缓的抬起头,蔡杯内的热气微微飘起,透过这雾一般的热气,看见姚胖子几个的行为,他的眼中透出一丝难以琢磨的神色,轻柔古典音乐声中,伴着放肆的调笑声,整个大厅内充满交织着**的诱惑和典雅的清淡。 这座欧式别墅是姚胖子父亲一个已经离职下海的老下属送的,当然不会**裸的奉道送,而是先让姚胖子进入一家公司的董事层,然后美其明日“年终分红”把价值400多万的别墅交到姚胖子手上,而事实上姚胖子带给这个人的利益已经远远超出400万。 虽然这几人的老子都在应变城为官,让他们南下也是为了让他们得到锻炼,可是他们怎会想到,这反而成全了这几人的猎艳嗜好,到这j市的几天内,除了燕少还保存一贯的清醒,那几人似乎都已经在这南国的温柔乡里享尽温柔,沉醉的乐不思蜀了。 人不风流枉少年。 如果仅仅是这样认为,那肯定会倒大霉。 这群青年,在家族老一辈的耳濡目染下,吃人都不会吐骨头。 或许这种时候许多人会觉得他们老子的期望和他儿子的努力成反比,什么虎父无狗子用到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太适合,但是真正处于核心层的人就会明白为官过于刻板清廉往往难以保持旺盛的政治生命,因为水至清则无鱼,这群青年在g省这杨系派的实力地盘上要想不显得格格不入,在平时就必须拿出与常人一样的举动。 “说起杨省长,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原本那么棘手的事件就被这么轻描淡写的压下去,我还真是开了眼,对了,你们听说没有,那个人来g省了。”从小就在北京军区首长大院长大的林曦富有深意道,他若有若无的看了一眼燕少。 神色冷静的燕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接起电话后他环视一周,玩味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 神色冷静的燕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接起电话后他环视一周,玩味小道:“说曹操就到。” 除了燕少其他人并不滞销林曦嘴中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以为林曦的军人家庭背景让他有隐蔽的消息来源,燕少的打谜语的林曦的微笑沉默让其他青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声汽车刹车响过,一个漂亮的大幅度甩尾,一辆国产豪华版红旗轿车稳稳的停车这处别墅的门口,车门打开,一个充满肃杀气息的保镖从副驾驶的位置走出,充满警觉地迅速环顾了四处可以设置狙击点的地方,稳下深省。轻轻地打开红旗轿车的后车门,生怕惊动了里面的任务一样。 身手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将军人的肃穆和杀手的严峻完美结合。 一个身材消瘦,虽然病容却流露雍容气质的中年人缓缓的走了出来,身手掏出淡蓝色的手巾,掩住嘴咳嗽了两声,目光中竟然有了痛苦之意,等到放下手帕的时候,凝视着上面的点点红迹。痛苦之意已经转化成了落寞。 那名保镖担忧的望着自己敬仰的将军,忍不住道:“将军,外边风大,你要小心自己的身体。” 凝望着眼前奢华的别墅,中年人若有所思,叹息叹了一口气到:“这件事他们能够收手一切好说,只是这几个羽翼已丰,恐怕已经不把一般人放在眼中了,年轻人。往往拘泥于眼前的利益得失,不能够把眼光放远,所以更难交手,这就像正常人不愿意和疯子打架一样,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 保镖不屑的冷笑道:“他们几个成得了什么气候。将军只不过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罢了。” 中年人落寞一笑,继而眼神冷酷道:“我的确不把他们几个放在眼中,只是这件事牵扯出的动静会不小。我事先给他们打个招呼。省得到时候有人说我不念太子党的那么点旧情,到时就算他们老子给我下跪都无济于事。” “他们若是不听呢?”保镖缓缓道,有些不符合身份的好奇。 并不介意的中年人目光一寒,淡淡道:“那会有人后悔闹出了这件事情。” 望者欧式庭院地大门,中年人适宜了一下,保镖明白他的意思,快步走上前去,右臂轻抬,向欧式铜门上的门铃按去。举手投足之间有如豹子般地敏捷,却不肯浪费半点多余地力气,中年人心中暗暗点头,李强,王毅不愧是军刀训练出来的手下。 军刀部队。中国政府特种部队中的精英都未必能够进入,想想中国几百万的庞大军队层层筛选最后才得以跻身的高手,那是何等的恐怖! 国家重要领导人身边的保镖一般都会有一个军刀部队的成员,而这个中年人却有两个,待遇俨然是最核心领导人。 军刀,作为军刀部队的神秘领袖,被誉为中南海的第一保镖。在这次龙榜之争中依然傲然。 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身穿白色制服的别墅管家匆匆向外走去,少倾转回,走道姚胖子的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姚尚坤听完后,一脸的茫然,推开伏在他身上扭动地女孩,走到燕少的身前,低声道:“燕少,有人点名要找你。” 燕少早已经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急不缓问道:“来的人说他是谁了吗?” 神色冷漠的他眼中光芒闪动,嘴角一丝冷笑。 他们在这里“韬光养晦”的其间有不少人找姚胖子,不用问,年轻的肯定是寻欢作乐,当官的肯定是溜须拍马地,但是直接点名找他燕少的,只有一个,就是这个“曹操”,也就是林曦所说的“那个人”。 “来人只是直接说姓赵,还说我们这些人对他都不陌生。”姚胖子低声说着,他在别人可以颐令气指,但在燕少的身前,完全是个小弟的模样,内心中对这个燕少他倒是真的畏惧,在北京,能够让他言听计从的人,除了他老子,数不出五个。 “姓赵难道你们还没有猜到是谁吗?” 燕少眉宇一轩,轻轻喝了口茶水,吐出一片茶叶,缓缓的说道:“昔日的太子就太子,想不到这么快就到了。” 除了林曦,所有不可一世的青年听到姓赵这两个字的时候心理都不由自主地颤抖,等燕少嘴里吐出“太子”的时候脸色都已经变了,“昔日”两个字早已经被过滤,对于他们来说,北京太子党的哪一个太子都是脚一抖北京震一下的人物。 姚胖子听燕少那么肯定的说来了人是赵师道,心里不禁有些慌乱,要知道,这位前太子在北方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人物,不说曾和杨凝冰一起被誉为年青一代的政治明星,不说他本人就处于掌握万人生杀大权的高位,就连他的家族也足以让自己忌讳,所以连自己的老爷子对他都十分忌惮,再三嘱咐让自己不要招惹他的人。 “让他进来吧,这个人可不是我们想见就能见到的。” 燕少看了一眼姚胖子,脸上笑意不减,淡淡的说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倒要看看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是如何的让我们太子敬重。” 姚胖子面露难色,望了一眼客厅内一衫不整的群莺,想要说些什么,燕少淡淡道:“你不用担心,他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更不是刻板的人,当初他偎红依翠的时候,我们还在过家家娃泥巴呢。” 姚胖子尴尬的小了一下,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只是喉结动了一动,轻轻的咽了口唾液,点了点头,向管家做出了个手势,那管家心领神会,轻身向门外走去。 燕少身手轻拍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的光洁脊背,不动声色的望着打厅的门口,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任务心中竟然也有了罕见的兴奋,谁都清楚这位昔日的太子如今如日中天,早幕后策划了太多精彩的节目,这个人的分量,让燕家的他不得不掀起阵阵波澜。 要证明“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旧人换新人”。只有一个方法,打败旧人! 虽然说要证明“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旧人换新人”只有打败旧人一个方法,但是似乎燕少只看到了打败后的辉煌和荣耀,却没有看到其中的风险。 他虽然比起一般年轻人要超然冷静太多,但是难免轻狂,这也是强者的共同点,尤其是年轻的出众人物,尤其难以掩饰锋芒。望着门处走进来的中年人,他嘴露出一丝冷笑,轻轻吐气,随即笑容堆起,将身上的女孩推开,站了起来笑着说道:“不知道赵叔叔也来了此处,小侄没有去拜访你我,反倒是赵叔叔来看我来了,如此真算是失礼了。“ 走进来的中年人脸上带着病态,清瘦的脸庞上带着儒雅,目光锐利而睿智,正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负责人,赵师道中将,一位传闻放弃公安部部长职位的传奇人物。 微微笑了笑,进门时看到厅内众人的丑态,知道他们一方面本性如此,另一方面多少有些示威的意思,赵师道并没有感觉什么反感,自己年青又何尝有如此过,‘音助醉欢寻绿酒,潜添睡兴著红楼’,自己当年借酒消愁,放荡不羁是为自怜幽独,伤心女人别有怀抱,只不过阅尽沧桑的他对这种风花雪月的酒两情声有点倦了。 眼下这帮二世祖显然仅仅是奢华淫乐,从未有半丝情感在内,心里不由有些叹息,不知道是自己老了,还是这个世道已非昨昔。 姚胖子以及戴着金丝眼镜的庞耀辉等人看到赵师道时,却有了一丝慌乱,赵师道的为人他们从各自的老子口中也知道一些。加上太子党一些老成员地口述和京城民间的流传,这个中年人在他们脑海中的形象虽然与眼前有点出入,但是都不怒而威,令人不敢正视。 他们刚才本来想把这些少女先藏起来再说,没有想到燕少执意不肯,他们虽然警畏上一辈的神话赵师道,但却更加惧怕眼前实实在在的燕少,所以这刻用如坐针毡来形容丝毫不为过了。谁都清楚赵师道掌握地就是情报问题,他们这种“生活作风”问题虽然可大可小,但终究并不光彩,一时间他们都是如履薄冰。 觉察到大厅内的凝重,燕少不禁对这些少爷们的表现产生不满,口中说着客气话,但身于却停在沙发上不动,做了个请坐地手势指了指面前地沙发,不再说话,燕少心里清楚,凭借自己的背景这个赵师道也不是想动就动,更何况他还有一张王牌。 赵师道似乎并没有留言燕少的心思,径直走到燕少面前的沙发前,缓缓的坐下,锐利的眼神坏看了一下四周,原来有些喧闹的大厅中没有声响,那深沉的古典音乐不知何时也停止了。 庞耀辉一脸的不自然,平日里地令牙利齿此刻也没有了用处,脑门上微微有些汗渗出,他知道这个赵师道的利害,并且知道这个赵师道和自己那刚正不阿,性格耿直火爆的父亲关系的密切,自己在父亲面前一直伪装的很好。希望赵师道不要将自己现在地一切告诉自己老子的好,虽然有母亲的娇惯,但每当庞耀辉看到父亲那张冷冰冰的脸孔,心中就会感到惶恐。 轻轻擦拭冷汗,扶了扶鼻梁上的金丝眼镜,庞耀辉准备向赵师道打招呼,不过燕少在一旁已经开口了:“赵叔叔刚了j市,不知道是公平呢,还是度假呢?” 燕少面上带笑向赵师道说道,从赵师道踏入g省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知道了,而且赵师道来此静养的消息他也是知道地,g省的官员虽然说几乎都是苏老爷子和杨凝冰两个派生系,但是也不代表自己家族没有在这里安置亲信。 赵师道看着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看似恭敬十分,骨子里面却是狂傲不羁,脑海里将他的个人资料过滤一遍,暗自里发出一声叹息,眼前的这个年青人表现的这种神情,像极了那个人,始终挂着浅浅微笑的他,掩饰了心里的狂傲,但既然是狂傲的人,一定就有他的资本,只是他的资本的确能和他的狂傲相等。 不过,这种狂傲在他看来,只是幼稚。 要斗,也只能是青年背后的那个人,这个燕家的青年,起码再过二十年。赵师道淡淡道:“我来这里,只是为了一件事。” 燕少没有任何的诧异,只是嘴角上的笑意更浓,似乎清楚他是为何而来,静静的等待他自己说出来。 大厅中还是一阵死寂,姚胖子等人看见燕少一副悠然自得的神色,心里的底气也渐渐足了起来,不再手足无措。庞耀辉将带着的金丝眼镜拿在手里,轻轻的擦拭着原来就一尘不染的镜片,只是还是不敢抬头望向赵师道。 大厅中的一切赵师道看在眼里,充满锐利和睿智的眼晴……许赞赏,燕少的表现让他感到有种欣慰,毕竟是得到那人的传授,就是这副镇静,已经说明了这个年青人的心机不比寻常,京城太子党也的确又涌出了几个有实力的新人。 不管今天自己站在什么立场,他都希望太子党能够出几个枭雄。 “你们来到这里,我想不是为了游玩的吧,这点心我不想管,不过年轻人有火气正常,怕就怕引火烧身。” 赵师道缓缓的说着,在心里他不想和这些人为难,虽说他们过着的花天酒地的生活让他感到无趣,但当下社会里这种生活似乎已经成了某种拥有特权人物的招牌,加上他们现在在g省的处境和时代背景,赵师道为人本非迂腐,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斤斤计较。 “那赵叔叔说说我们是为了什么来到这风光宜从美女如云的j市。”燕少望着眼前的赵师轻笑道,心里陡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感受,说话时的口气竟也比以往多了一些明显的光衅。 他此刻的嚣张和平常的淡漠形成鲜明对比,让周围的同党都惊呆错愕,不过宁震却用一种怜悯的眼神凝视着燕少,再看向赵师道却是一种深沉的愤懑和仇恨。 “g省的事情你们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中央和地方的矛盾积压已久,这就像治水,只可以疏导,不能够盲目堵塞,否则于事无补不说,还会适得其反,你们也许仅仅是因为某种原因想要动一动g省的领导班子,但是却不知道你们的举动已经产生中央不想看到的局面,牵一发而动全身!” 赵师道看着燕少神色开门见山道,轻轻摇头,有点失望,他苍白清瘦的脸上带着不可置疑的沉稳,淡淡说道:“这也不是老爷子们希望看到的,南下是一个不错的锻炼机会,要是弄得你们长辈给你们处理后事就不妥了。” 素来在这群人中最沉默寡言的宁震嘴角微翘,带着那种特有的嗓音,只是声音中带着一丝嘲笑,“我想这更应该说是你赵中将所不希望看到的吧?” 站在他身后的庞耀辉身体莫名的一震,有些惊讶的看着宁震的侧脸,从那里看到的是极度的自负,还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憎恶感情,庞耀辉不禁暗暗禁他捏了把冷汗,赵师道虽然看起来像一吩咐病猫,但身体中那猛虎的威严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赵家和燕家似乎交情不错,燕少能不能撼动他的威严,这个答案庞耀辉等人都很想知道。 燕少似乎早就预料到宁震会出面,嘴角悄悄勾起一个阴谋的弧度。 赵师道听到话后并没有露出一丝的惊讶,淡淡看了一眼宁震,似他这种在军界政坛上都如鱼得水的成功者,对众人的表现早已就心知肚明,眸子中散了一层浓浓的凝重,“无论是谁,我想都不希望你们插手g省的事情,你是宁骠的儿子吧,年轻人狂一点是好事情,不过要量力而行。” 赵师道环视一圈,冷冷的说道:“现在一切需要的是稳定,地方的事情自然有中央去管,还轮不到你们。” “就是我们要管,你赵中将又能够制约的了吗?” 宁震虽是深谙为官之道,但此刻明显是被他的口气激怒了,惯有的笑意此刻已经消失,特有的嗓音竟有些嘶哑,他知道眼前的这个病恹的人,论起经验和阅历都是自己无法比抢拟的,而且就是现在的京城太子党中还流传这这个当年的核心的事迹,但这一切只能加深他对面前这个人的憎恨,因为在他心里,有着一个他知道赵师道也知道的心结。 看到赵师道听到自己说出话没有一丝反应,依然冷冷的看着自己,宁震也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缓了缓神色,嘴角划过一道弧线,阴森森笑道:“况且,好像国安局似乎没有插手地方上人事安排的权力吧。” “不是国安部要插手,也不需要国安部插手,能不能插手也不是你们说了算。” 赵师说明白燕少是想用国安局的职权压制自己,神色清淡依然,道:“是我自己想提醒一下你们,因为有些事情,还不是你们伸手的时候。伸手,后果也许比你们想象的要大很多,如今的政治,一旦出现危局,是很难像以前的前辈那样东山再起的。” “是啊,确定不是我们伸手的时候。” 宁震听到他这么一说,眉角落动了一下,嗓音中带着嘲弄,“只是赵中将的手是否伸到杨冰凝,杨副省长的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