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鲶鱼效应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四十五章 鲶鱼效应

清晨,早餐的时候杨凝冰看着叶无道,道:“你怎么不留下小琰,说走就走,我可告诉你,如果是你惹表姐生气,我一定饶不了你。” 想到赵飞羽和苏老爷子对他的高度评价,言语严肃的她眼神异常温柔,那是一种即使叶无道犯下滔天大错她也会承担全部的慈爱,一个人犯错的大小和他的才华是成正比的,她在等,静静地等待这个优秀的儿子犯错,因为,男人没有错误,没有大彻大悟,就不会成熟。 她虽然不会对儿子的事业插手,但是她永远是叶无道的坚强靠山。 最近g省始终处于全国媒体的焦点视线之中,福布斯中国百富榜新鱼出炉,副省长杨凝冰带领下g省经常全线飘红,也催生出例如碧园房产这样同时有八人上榜的超级明星企业,在胡润百富榜中挤出前十的司徒政南两次悍然入围,并且蝉联福布斯中国商业人物强势榜,各大财经报刊的各种排行中g省企业占有相当份量席位,诸如新贵神话集团更是被专家看好,虚拟产业惊人崛起的g省大有超越龙头上海的惊人趋势,上海媒体狂呼“狼来了”。 “为什么你总是想着我不对,老妈,你这样先入为主对我不公平吧,叶琰表姐那么聪明,哪里轮得到我欺负,你儿子不被她欺负都算是万幸,你又不是不知道表姐以前担任老爸上司的时候老爸多么老实本分。”叶无道瞥了瞥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叶河图幸灾乐祸笑道。 叶河图轻轻咳嗽一声,自顾自地翻阅报纸,他二十年如一日都是这副悠闲惬意的神态。 杨凝冰淡淡望了他一眼,眉宇间泛起浅浅地惆怅。 做了二十年夫妻,却仍然不了解对方。自己儿子虽然在平常也是那种慵懒适然的神情,杨凝冰依然能够猜透叶无道的心思,但是面对能够玩世不恭二十多年的叶河图,她不懂,或者说,她也不想懂。 “弱水昨天打电话过来让我跟你说声谢谢,你是不是没有去机场送人家,你也真是的,这点礼貌都没有。” 杨凝冰敲了一下叶无道的头轻轻埋怨道,随即又满意地点点头。“这次弱水能够出演林黛玉你也出了不少力。这样我们对香港那边也有了一个交代。弱水这孩子,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什么时候我也给她找个对象,娱乐圈里的那些男艺人我可不放心。无道,还有弱水的安全你一定要注意。”虽然叶弱水的首场演唱会刚刚拉下帷幕,但是她被选定为饰演林黛玉的消息已经传遍大江南北。再次掀起一股“叶子”狂潮。 “妈,知道啦。我安排了人手暗中保护弱水,而且上海方面我也打了招呼,不会有人不长眼睛去动弱水的。” 叶无道点头道,上海方面张展风做得很不错,经过尚轩这位意大利新教父的洗牌,整个上海黑道已经掌握在作为太子党傀儡的青帮手中。这个时候叶无道每句话在上海都极具份量,所以叶弱水的演唱会肯定是一路绿灯。 赵倩晰,这个女人的名字再次浮现出脑海,叶无道没有想到她敢派人去泼叶弱水的硫酸,女人的嫉妒还真是不同凡响,他曾经给过李凯泽暗示让这个女人在香港不要太嚣张,但是似乎李凯泽并没有在意,既然这样,叶无道就给她来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如果不是看在好朋友李凯泽的面子上,赵倩晰就直接可以在g省卖淫一辈子了。 “雪痕很快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不管你有什么事情都给我去机场等着,不过这件事情好像不需要我担心,你对雪痕,我还是蛮满意的。唉,雪痕这丫头,我想想就心疼,整年的全世界飞,频繁的音乐会场次密密麻麻排满行程,这样下来她的身体怎么受得了。”杨凝冰说起慕容雪痕这位叶家公认的媳妇,满是疼惜,慕容雪痕的地位绝对是无人能够撼动的。 “我会说服叶氏把雪痕明年的安排放宽。” 叶无道嘴角牵动了一下,带着一股似笑非笑的神情,叶氏董事会,叶无道内心冷笑不已。 “你的事情还有麻烦吗?”叶河图破天荒地插嘴道。 “大麻烦没有,小麻烦倒是不断,这群京城公子哥不简单,我相信他们没有这么容易承认失败,说不定就会蛊惑动摇一群人加入他们的阵营,我确定他们是有备而来,说实话,他们的这种行径我并不反对,这也算是一种鲇鱼效应吧,有些人我不能动,他们动了,对政府对人民都是好事。呵呵,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们呢。”杨凝冰诧异叶河图的意外“关心”,而她对这件事情的看法也大出叶无道意料。相反,似乎早就知道这种结果的叶河图会意地轻轻点头,继续漫不经心地看报纸。 闹得沸沸扬扬的高科技园区事件让全国各地的观察者跌破眼镜,历来是最刁钻难缠的g省媒体和其他基层百姓都以近乎漠然的态度对待这件事情,无风不起浪,在整个平静的大环境下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只能感慨杨凝冰太深得人心。 “只要他们做得不过火,我就冷眼旁观,该干什么干什么,要是他们的手段超出法律底线,那就不要怪我谁的面子都不给了。”杨凝冰自信笑道,在这笑容的背后却掩藏着一种锐利的骄傲,现在g省鲶鱼越多,反而对她越有利,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立即有所动作的原因,她要利用这次机会试探所有人的内心想法。 叶无道似乎和叶河图同时想到一个人,两人眉头都悄悄皱起,静静聆听杨凝冰说话的叶河图漆黑眸子中充溢着一种漆黑的寂寞。叶无道朝从不在餐桌上说话的刘清儿笑道:“清儿,喜欢足球吗?要是不讨厌的话,我带你去看看国奥队集训,你也应该休息放松一下了。” “这样最好,清儿,你也让无道带你出去走走,整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不好。”杨凝冰不由分说帮刘清儿答应下来。 没有办法的刘清儿脸红着低下头。 在国奥队新帅杜伊科维奇的率领下二十七名球员在g省黄埔国际球场集训,其中中国新一代黄金组合足球皇帝江毅彦、郁金香王子陈锐利和第一门将刘启寰自然无一缺席,在国家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回国。 中国数以亿计的那些恨铁不成钢的球迷再一次因为这三人的崛起而重新燃烧起斗志,曾经扬言此生不看中国队踢球的老铁杆再次关注国家队动向,曾经砸过电视干脆不碰足球的人也都安静坐在电视机前欣赏球赛,足球皇帝江毅彦的璀璨光芒让原本死心麻木的他们有理由相信,中国足球,有救世主的存在,这次与喀麦隆的决战在即,南方所有足球体育记者都把胶卷花在对黄金组合的追踪报道上。 叶无道得到消息自己重点关注的浙江绿城俱乐部已经成功杀入中超,虽然绿城在后阶段狙击重庆的期间用了不少手段,但是好歹也跌跌撞撞地闯进那座足球围城,叶无道原先进军浙江的设想是房地产、酒店和足球三足鼎立,但是足球最后还是没有插手,因为浙江绿城是否有投资潜力还在他的观望中,足球和网游都是烧钱的项目,神话集团目前还没有让叶无道“挥霍”的资本,还好,宋卫平没有让他彻底失望。 早餐后叶无道开车带着刘清儿来到浦东国际球场,已经被批过招呼的浦东机场兴师动众地派出一队人马专门等待叶无道,这种待遇就连足球高官都没有办法享受,陪着刘清儿进入球场观众席后坐下,把球场负责人支开的叶无道指着下面草坪上训练的球员道:“那个训练定位球的是足球皇帝江毅彦,现在是世界上最富激情的俱乐部巴萨罗那的主力中场,在国百年难遇的天才,守门员是刘启寰,现在皇家马德里,最后那个靠在门柱上的家伙就是荷甲新锐前锋李税利,阿贾克斯的首席前锋,天才集中营的佼佼者啊。” “我想如果你能暗中控制中超三家到五家的俱乐部,应该能赚不少钱。”刘清儿小声道。 “你知道我要玩足球?”叶无道震惊道。 “我看你在那些足球杂志上划了很多重点,随便猜的。”刘清儿脸红道。 “这样啊。”叶无道松了口气,暗叹刘清儿竟然能从这些蛛丝马迹中得出这个结论,来了兴趣的他继续问道:“那你说说看,如果我要进入足球市场,我第一步该怎么做?” 刘清儿想了想,还是摇摇头,略微失望的叶无道重新把视线放在那对黄金组合身上,刘清儿低下头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控制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