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邂逅淡月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四十四章 邂逅淡月

那粒球落地后猛地射向铁丝网,一个明显的印痕出现在球地上,这记势大力沉的加农炮发球让司徒轩心口一痛,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这种发球,听着球与铁丝网的撞击声,司徒轩第一次感到挫败感和无力感。 这一次,叶无道并无保留,嚼着口香糖的他轻轻甩了甩手。 赵清思呆滞道:“罗迪克曾经在伦敦女王俱乐部草地网球赛中大力发球达到时速达246.2公里,他这一次,最少也在230公里以上,甚至更高,他真的还是大学生吗?叶无道,你要像玩猫捉老鼠一样玩弄司徒轩吗?” 随后的比赛就完全是一边倒,在司徒轩发球的情况下也只是延缓叶无道拿下分数的时间而已,而且彻底掌握比赛节奏的叶无道就和当初与叶琰对打一样,让司徒轩疲于奔命,自己却是站在一个小范围领域内轻松回球,这样一来司徒轩的每次击球都成了一次羞辱,球场上所有人都不忍心看悲愤和绝望的司徒轩,面对叶无道的球技,每个人都痛苦的呻吟,这样的对手实在太可怕了。 在司徒轩输掉比赛的最后一刻,漫不经心的叶无道回头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赵清思,收拾完东西就走出球场,他知道赵清思根本就不需要学习网球。司徒轩救球失败的半跪在地上,满脸痛苦的饱尝失败后,茫然地望着那个践踏自己的背影。他不明白,他和这个家伙怎么会有这种不可逾越的差距。 泪流满脸的宋心思早已经替司徒轩哭泣,不管她怎么小姐脾气怎么虚伪做作,她对司徒轩。有着所有女孩一样地感情。 回神的赵清思跑到叶无道身旁,喘气道:“对不起。” “无所谓啊,我其实很早就想和司徒轩打一场,说起来我还应该谢你才对,你知道,以前在明珠学院,可不是谁都能和司徒轩对打的。”几乎没有出汗的叶无道轻松道,言语中的调侃味道有种复仇的意味,其实在三年前叶无道确实不是司徒轩的对手,人气犹在他之上的司徒轩也对他很不顺眼。两人当时虽然没有正面交锋碰撞,也算是一种暗战。今天的交手确实是双方都期待已久的。当然,这个时候地司徒轩只能有被叶无道蹂躏的下场。 “你能做我和我叔叔g省地导游吗,你知道我们都熟悉这里,而且别人我也不放心。”赵清思凝视着叶无道的黑色眸子柔声道。 “这种事情我想省政府肯定会谨慎安排吧,我一个平怕接待不好赵将军,而且事实上,我对g省的熟悉程度或许并不比你深。这件事情可能让你失望了。”叶无道不假思索道,赵师道,他并陌生,因为东方冷羽列出的十大威胁中就有这个男人,中国最优秀的军人和政客! “没有关系。” 明显赵清思没有得到她预料中的答案,她原本以为叶无道一定会千方百计的接近自己叔叔。按照她地设想,两个在各自领域登峰造极的男人相见,一定会碰撞出更加璀璨的火花,司徒轩实在是太让她失望了。她也开始明白为什么清华女神燕清舞不接受这位众多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 “可惜昨晚没有去苏书记家,要然就能够见上一面赵将军了,我一直很敬佩赵将军的高风亮节。” 叶无道清楚这个女孩的心思。他已经不相信她那文静温婉的表面,这个女孩的心机和城府似乎和相同背景的苏惜水相似,幸好她还没有让他讨厌,毕竟叶无道不喜欢别人把心思动到他身上,苏惜水不一样,虽然对政治格外敏锐,但是处处都为叶无道着想,那是一种把心交出去后地付出,而不是赵清思的试探和算计。 “我叔叔一定很高兴你这么说。”赵清思眨眼睛笑道,确实,懂政治的中国人都会对他叔叔怀有敬佩之情。“代我向你叔叔问好。” 停顿了一下地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眯起眼睛微笑道:“我有一副中药,对赵将军的病很有用,有机会我让人送过去。” “真的吗?我先谢谢你了,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叔叔的身体,唉,希望这次度假他能够真的放下工作吧,那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我们也较量一下,嘻嘻,到时候你可要让着我哦。”赵清思真诚感激道,想到叔叔的清瘦脸庞,赵清思小脸不由得布满愁容,这个叔叔从小就格外疼她,她也对他怀有一种亲情之外的崇敬,所以听到叶无道有中药的时候雀跃无比,聪慧无比的她却没有察觉叶无道眸子里的阴谋意味。 叶无道望着这个动人的背影,眉毛轻轻一挑,赵师道的侄女,赵家的心肝宝贝,似乎很有难度呢。 惨败的司徒轩默默无语的整理物品,黯然走出球场,从未有过挫折和失败的他承受着最大的耻辱,但是他并没有暴跳如雷,家庭的良好修养让他把即将爆发的愤火强自压抑下去,面对宋心思越帮越忙的安慰他冷笑不已,独自回到家里的他狠狠摔碎满屋珍藏的古董瓷器,最后就连那液晶电视也无法幸免,整幢别墅的一楼大厅就像是被洗劫般乱七八糟。 这一摔,起码价值几百万的物品就被司徒轩毁于一旦。 一名和司徒轩神似的中年男子趴在二楼栏杆上望着司徒轩的发泄,轻笑道:“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轩儿这样失态,是谁这么有本事?” 司徒轩抬头望着这名颇有风度气概的男子,冷冷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 一位风情万种的美妇走到中年男子身边,看着楼下的景象,皱眉道:“轩儿,怎么跟爸爸说话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司徒轩不耐烦地摔门而出。 这个曾经入主中国福布斯和胡润百富榜前十的中年男人微笑道:“轩儿总算长大了。” 和赵清思偶然碰到司徒轩一样,叶无道也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一个清纯可人到让人心痛的女孩。 白色毛线衫、白色帽子的她楚楚动人立于僻静小道上,似乎已经守望叶无道很久很久,半个钟头,一个钟头,或许是一生。 “淡月?” 叶无道有点不确定道,三年了,他能记住的就是那双水晶般剔透的眸子。李淡月,曾经在g省与太子党抗衡的英雄会领袖李天扬的妹妹,一个也许叶无道并未太多留情却被他搅乱一池心湖的傻女孩。 女孩轻轻点头,轻盈如雪白蝴蝶的她在叶无道喊出她名字的一刻,泪如泉涌。 “你现在应该还在明珠学院读高中吧?” 叶无道第一次发现自己和一个女孩是这么的尴尬,他只觉得自己和她是那么的陌生,疏远。虽然以前在明珠学院和她有过交集,但是就好似两条平行线偶然相交于一点后,距离反而会越来越远,他看着她转过头快速擦干眼泪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笑容,真是一个善良的傻孩子。 “没有,我爸爸自杀后我就跟着哥哥去北方了。” 李淡月柔声道,一抹忧伤悄悄爬上唇畔,但是擦去泪水的她不再那般柔弱,三年了,她学会了坚强。可以想象,父亲的去世和千里的搬迁对于她这个对生活一片空白的女孩来说,都是足以让她崩溃的坎坷挫折,但是生活的残酷和人心的丑陋并没有污染她那质朴纯洁的本质,这种柔软的坚强,最能让人震撼。 沉默,叶无道知道他根本没有办法安慰。 “我回来就想看看有没有改变,还好,比我想象中要好很多呢。” 李淡月像偷吃到糖果的孩子轻灵笑起来,随着笑容渐渐淡去,她仔细凝视着眼前的这个青年,捕捉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似乎是想要把他的所有都烙印在心上,然后伴随一生……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多年对他牵肠挂肚,也许是因为他和她那次前世五百次回眸换来的擦肩而过,也许是她好奇自己最崇拜的哥哥为什么把他当作难以逾越的对手,也许是曾经的少女情怀使然,反正她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牵挂了他整整三年。 “谢谢你。” 李淡月嘴角浮起一个凄丽而决绝的笑意,轻轻的和叶无道擦肩而过,就如她轻轻的来,她轻轻的走的时候,也没有带走什么,如果一定说有,也就是叶无道心境的些许波澜。 暗恋,是可以让淡淡情感变得凝重的。 叶无道望着李淡月落寞而坚强的背影渐渐远去,他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就像她知道他很多事情一样,是错误,也需要理由。他知道她的哥哥李飞扬在北方为了能对抗他而进入了北方黑道联盟,他还不知道李淡月曾经被葵花帮的少主绑架过,他也不知道李差点在这次绑架中被强奸的李淡月有数次自杀。 他更不知道,她的父亲就是被他的太子党活活逼死的。 许多人,许多事,之所以让人心动、让人遗憾、让人心痛,就是因为你知道我,你却不知道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