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赵家儒将(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四十二章 赵家儒将(上)

阳光明媚的中午,雅致别墅阳台上,一位病恹恹的中年男子躺在古朴檀木藤椅,眯起眼睛反复呢喃“真廉无名,大巧无术”这句话。 他就是昨天拜访苏老爷子的赵师道,赵家的天之骄子。 他身后一定距离的地方站着两位充满肃杀气息的保镖,军人,第一眼就能看出这两名保镖是浴血奋战中生存下来的特种军人,没有经历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我们不会明白老一辈的战争英雄是如何铸就,这两个则是在和平年代却不和平边境上的卫**人,在战火的咆哮中用生存证明了自己,也许很多人知道他们正式军装上的勋章足以让任何一位将军肃然起敬。 “李强,王毅,你们也放个假,出去散散心,一张一弛文才是文武之道,你们最终还是要适应社会融入社会的,呆在我这个将死之人身边,这么多年委屈你们了。”疲倦躺在藤椅上赵师道微微坐起身,拿起原本摊开放在身上的古线装《韬略>放在桌上,他转头望着这两位出类拔萃的职业军人,心中充满感激。 “将军,我们这种军人就算没有死在战场上,也不能老死在床上!而且能够保护将军您是我和王毅的莫大荣幸和神圣职责,我们在退出战场的时候都很茫然,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够干什么,要我们放下枪,那无异于拿掉我们的半条命,将军和一般领导一样。我和王毅现在都明白,保护好将军这样地好官要比我们亲自上战场更对国家有利。”始终保持警惕的王强坚定道,凝望着这道清瘦背影,他和王毅都从内心担忧赵师道的身体。 “师道何德何能。受之有愧。”赵师道轻轻摇头道。 李强和王毅不同于一般的特种军人,因为他们是来自那个人地队伍,被政府赋予特殊意义和特殊使命的战刀部队,而这支铁血部队的领袖就是军队中最神秘的存在,龙榜高手,军刀!李强和王毅曾经是军刀部队五个队长中两个,本来他们在退出军刀部队的时候进入军队指挥层,这样的英雄自然是各个军区都希望能够得到,由此可见政府和军队对赵师道的重视。 “叔叔,晒太阳舒服吗。都说雪夜闭门读**是雅趣,我看你也蛮悠闲的。好久没有看到你这么空闲了,以前就算打个电话都很难呢。”赵家那个女孩带着轻灵的脚步坐在赵师道身旁,那两个久经沙场的悍将也都流露会心笑意,因为他们知道如今能够和赵将军毫无心机谈心地也许就是这个聪慧的丫头了。 “清思,那个男孩不是适合你,希望你不要越陷越深,现在能够放下是最好。叔叔也是过来人,知道有些人是不能爱地,孤单不是与生俱来,而是由你爱上一个人的那一刻开始。有些人注定要等待你,有些人注定要让你等待,清思,等待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赵师道轻轻道,微微咳嗽的他接过女孩的那杯中草药。 原来这个女孩就是刚刚到达g省的赵清思,赵家老大赵兵戎的独女。儒将赵师道地侄女! “叔叔,我只不过是简单的和他打打网球罢了,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你啊,已经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赵清思老气横片道,如今能够这么和赵师道说话的偌大中国也是屈指可数,就算是赵家人也只有赵老也能这样心青气和的与赵师道谈话。 因为,儒将赵师道是总参情报部的第一把手,也就是说,这个病容男子掌握着中国的所有情报资源。 所以,叶无道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是我看着长大地,你的脾气我会不清楚?年轻人有才华必然心气高脾气倔,你也不例外,但是他不同,他已经超出同龄人不止一个层次,高处不胜寒,我是怕你受伤,到时候再跑到我面前哭鼻子我可不会帮你。”赵师道宠溺的摸了摸赵清思地脑袋,他至今未婚,所以就一直把赵清思当作女儿看待。 “咯咯,他有叔叔这么优秀吗?你以为你的侄女是花痴啊,虽然他在同龄人中已经算是鹤立鸡群,但是如果想仅仅凭借他的优秀和家庭背景就能打动我,那也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我想知道他是怎么样爬到今天这个巅峰位置的,抛开运气和后台,我超级好奇这个能让叔叔你关注的青年。”赵清思靠在栏杆上望着赵师道笑道,看似天真的笑容中浸润着家族世家的特有智慧。 “冷眼观人,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这是他母亲曾经的座右铭,我想他多少沾染上他母亲的个性烙印。清思,我希望你能嫁给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也许没有显赫背景和出众才华,但是能够唯一爱你一辈子。在婚姻这件事情上,我不会让你重蹈我们这一辈的覆辙,就算你爷爷再倔强,这一次,我都不会妥协了。” 远离繁琐政务的赵师道脸色稍稍好转,二十年倾注于工作废寝忘食的他难得有这种抒情情怀,每天面对那浩繁如晨星的资料,身负国家重担的他根本就无暇顾及其他,甚至包括自己的身体,他望着赵清思有点诧异的表情,低头喝了一口中草药汁,喃喃道:“我不会让你和我一样后悔一辈子。” 赵清思终究是个没有经历刻骨铭心爱情的小女孩,对这位手握重权的叔叔的异样神情并没有深究,奸诈笑道:“叔叔,我可不可以问一个冒昧的问题?” “是关于叔叔和杨副省长的陈年往事吗?”了然于胸的赵师道淡然笑道。 “叔叔果然是算无遗策!” 可爱的赵清思赶紧拍马屁道,看到恬淡如常的叔叔并没有生气,她悄悄松了口气,因为这个叔叔的情感生活一直是赵家的忌讳,赵清思的爷爷虽然很疼她,但是对此依然是闭口不提。 叔叔你果然是算无遗策!虽然别人都称赞飞羽叔叔的围棋造诣,但是他们都知道飞羽叔叔的围棋还是你教的呢,更不知道飞羽叔叔的目标并是另一个恩师吴清源爷爷,也不是石佛李昌镐,而是叔叔你呢。” 可爱的赵清思赶紧拍马屁道,看到恬淡如常的叔叔并没有生气,她悄悄松了口气,因为这个叔叔的情感生活一直是赵家的忌讳,赵清思的爷爷虽然很疼她,但是对此依然是闭口不提。说到围棋,赵家人从小就都是棋痴,而尤以赵师道窥得棋道大境,多次被和赵家有渊源的圣手吴清源老人称道。 “好像很神秘,其实是很简单,也很老套的一个故事,就是你叔叔爱上一个青梅竹马的女人,但是因为家庭的阻挠,最后放弃了,所以你在美国的小姑姑出国时骂我不像个男人也是实话,一个男人如果连爱的勇气都没有,他又能做什么大事呢,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如果当初我坚持到底,今天会不会就是另一种局面,但是,时光是不能倒流的,这就是人生的可悲之处。” 赵师道虽然不是一般人,但是把这份长藏在心头二十年的感情说出口的时候,依然心痛如绞,太凝滞深沉的感情是很难与人分享的。 赵清思没有想到这位印象中不被任何事情打乱阵脚的叔叔也有这种惆怅和伤痛。 “不要误会,杨副省长从来都没有爱过你叔叔。这仅仅是一场我单方面的单相思罢了。” 赵师道捧着那杯苦涩地中草药汁,平时充满锐利和睿智的眼睛此刻有着浓得化开的凝重,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他仍旧没有放手啊。他轻轻挥挥手示意那两名军人保镖下去。重新躺在藤椅上,深沉道:“或许只有在离得最远地时候,才能把曾经走过的那段日子,看的最真确最真切。思念总是有不得不收藏起来的时刻,而生命里最舍不得,藏得总是最深,且不让人知道。” 疯狂追求和崇拜赵师道的女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有增无减,从他是京城太子党的核心领袖开始,就有各方面豪门千金和高官少女的青睐,直到今天都有女人为了他守身如玉。确实,这样忧国忧民充满英雄色彩的男人对女人总有致命的诱惑。尤其是那些本身优秀眼光很高的女人来说,儒雅和沧桑并存地谋将赵师道就是一种完美存在。 “叔叔,书上说爱情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真的是这样吗?” “一个人受到感情地伤害,原本是可以慢慢淡忘的,但如果心里一直念念不忘。就会使其所受的伤害,就永远难以痊愈,时间也无法治愈你的伤痕,清思,知道吗,我宁愿痛苦,也要忘记曾经的点滴,因为这是支撑我活下去的信仰。” 痛苦咳嗽的赵师道拿出淡蓝色手巾捂住嘴巴,随后舒缓了一下。望着远方道:“学会了爱一个人,就必须学会不要紧捉着所爱不放,最伟大地爱就是做些对所爱的人。最有利的事,即使那会令你心疼。清思,喜欢一个人,是不会有痛苦的,爱一个人,也许有长久的痛苦,但它带给我的快乐,也是世上最大的快乐,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感谢凝冰,我想,只要她能够偶然的想起我,我死的时候也就满足了。” 泪流满面地赵清思偷偷转过身轻轻哽咽,赵家谁都知道他的痛苦,因为正是那种骨子里忧伤不停侵蚀他的健康,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这位仿佛天塌下都能撑起地叔叔那种哀伤,黯然的赵清思被这种汹涌而来的悲伤情感吞噬,那一刻,她似乎对爱情有了一种新的认识。 “清思,去吧,你不是和他说好要打网球的吗,让叔叔单独待一会儿。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千万能违反约定。”赵师道露出一个慈祥微笑。 赵清思犹豫了一下,擦干眼泪转身红着眼睛道:“那我晚上再和叔叔谈心。” 赵师道有点累了的点点头,闭上眼睛,似乎刚才的回忆耗费他太多精力。 赵清思望了望他那张清雅俊逸的消瘦脸庞,忍不住悄然哭出声来的她捂住嘴巴跑下阳台。 良久,赵师道紧握的双手松开,看着淡蓝色手巾上的鲜艳血迹,淡然道:“凝冰,京城太子党终究有我二十多年的心血,想动你,哪有那么简单通过我这关。我会让他们清楚赵师道的手段,快有二十年没有动怒了,这次你就看着吧,谁都救不了要朝你下手的人 赵师道仰望着天空,嘴角露出一个纯澈如孩子的微笑,凝冰,记得以前你老让我这个太子党的罪魁祸首老老实实做人,我也听你的话老老实实的做了二十年的好人,这一次,你就让我最后调皮一次吧。 那一刻,一生中,从未落泪的赵师道,一滴清泪滑落消瘦脸颊。 情绪深沉的赵清思背着网球包走出这座清幽别墅住宅小区的时候,碰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清华大学明星人物司徒轩,这位父亲是中国前胡润百富榜前十的贵族公子哥也心有灵犀的背着网球包,司徒轩曾经出战过欧美各种青少年网球国际大赛,战绩斐然,他这样的水准自然不会在小区里陪那群业余玩家对打,事实他就是要去一家专业球场训练。 司徒轩和赵清思因为上次学术交流的缘故,彼此都比较熟悉,而且赵清思也算是个网球高手,私底下她和司徒轩有过对打,虽然赵清思是北大网球俱乐部的主力战将,但是面对司徒轩的国际职业选手水准,一败涂地,两人也或多或少知道对方的背景,所以都心照不宣的保持一定热情。 “司徒轩,你就住在这个小区吗,怪不得你和燕清舞都毕业于明珠学院。”赵清思见到司徒轩的时候突然有个绝佳的想法,那种萦绕心头的淡淡惆怅也被暂时压下。 “赵清思?南下探亲吗?嗯,我是这个小区的。” 司徒轩无疑是一个很优秀的青年,家世、相貌和才华都缺的他习惯了众人的瞩目,虽然这一年他父亲在房地产和互联网上面的几个项目投资失败遗憾退出中国前十富豪之列,但是中国商界没有谁会怀疑他父亲有问鼎首富的实力,因为财富缩水30%的司徒政南依然凭借几个奢侈品项目位居第十六位,也是g省无可置疑的第一纳税大户。 “你应该也是去打网球吧,要不我介绍给你一位对手?” 赵清思微笑道,终于注意到司徒轩身后的那个漂亮女孩,气质尚可,但是那骨子千金小姐的娇气让她十分不顺眼,一身到脚的顶尖名牌,也许这一身花掉的就超过十万,更不要说这个女孩的水晶耳环和百达翡丽手表。但是,别的女孩要在赵清思面前耍脾气,那简直就是班门弄斧,想想看赵清思的背景吧,赵老爷子既然能够和杨望真上将叫板,可能是简单人吗?赵师道,那是怎样的显赫?而且赵家的三个媳妇哪一个不是达官显赫之后? “哦?对手,好啊。”司徒轩相信赵清思的眼光,没有半点拖泥带水,他知道在这种背景的女孩面前耍酷纯粹是无济于事的丢人现眼。 被打扰两人世界的那个女孩冷哼一声表示不满,结果被司徒轩的冷冽眼神一瞥马上噤若寒蝉的没有动静,充满委屈的她跟在赵清思和司徒轩后面,司徒轩自己就有一辆超级法拉利跑车,不过最后他还是让家里的司机开车把他们送到叶无道所在小区的网球场,同样坐在后排的漂亮女孩停的瞄赵清思,她实在想不通这个看上去安静的女孩有什么值得司徒轩如此对待的理由,她知道司徒轩对人一向冷漠,尤其是对女人,自己也因为是家里和司徒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才得以亲近白马王子。 “我叫宋心思,你是g省人吗?”漂亮女孩抛下骄傲的面具轻声问道,她虽然对穷人屑一顾,但是还没有傻到认为身边这个女孩是普通人。 “我不是,我这次是陪我叔叔度假探亲,你就是宋副省长和亚光集团总裁唐烟彬总裁的女儿吧,很高兴见到你。”赵清思轻轻微笑道,没有所谓的鄙夷或者谄媚,赵家人从来没有自恃重权在握而轻视任何人,更没有向谁委曲求全过,这一点,赵兵戎成功的灌输给了女儿赵清思。 “你在g省要是有什么麻烦都可以找我,我会帮你的,轩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宋心思拍胸口道,她不知道这种做作的豪爽在司徒轩看来是何等的令人作呕。 坐在副驾驶席上的司徒轩剑眉微微皱起,因为他不得不想到赵家的一个成员,司徒轩也是通过各种渠道听闻这个神秘男人的一些传奇,这个骄傲的伟岸男人,对京城太子党,对中国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影子,虽然不会璀璨刺眼,但是会给所有人一种刺透灵魂的震撼。 赵师道,曾经的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