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掀起波澜(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九章 掀起波澜(下)

跟叶无道这个二世祖中的佼佼者比划这些旁门左道简直就是班门弄斧,那群等着叶无道出丑的富家子弟好整以暇的停下表演站在原地,几个前卫的女孩都蛮有兴趣的瞧眼前的这个帅帅的带着点坏坏的表情的青年,一个没有带滑板看上去比较清纯内向的女孩朝身旁的同伴小声呢喃道:“依梵,这个人好像是杨副省长的儿子呢,有次他外公去我家的时候他也在场,下围棋的时候结果毫不留情地屠了我爷爷一条大龙,你也知道我爷爷是业余棋手中的最高段七段呢。” 被叫做“依梵”的女孩脚尖踩着最新款的give滑板,俏皮的在期文女孩红润脸颊上偷亲了一口,娇笑道:“这么神秘兮兮的啊,谁不知道他是杨副省长的儿子,我还听我爸说他是一家明星公司的创始人呢,好像刚才选我们省十品牌企业哦,豫荷,你们家不是有人已经忙着给你介绍圣像了吗?喏,这个我看就挺不错,嘻嘻……” “去你的,少在这里摇唇鼓舌妄生是非,小心嫁不出去。” 被偷亲的女孩脸红得像熟透苹果,跺脚扭头娇羞道,随即偷偷凝视着远处的叶无道,“依梵,你说这样的一个人模样的家伙也会玩滑板吗?” “你啊一心只读圣贤书,我可是看过他有几次打网球的,不过都是当陪经营活练,看不出水准,不过我想他不会是个呆子。”“依梵”嘿嘿笑道,转头看了看叶无道心不在焉道:“不过呢,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豫荷,放心,我是不会和你争的,我的男朋友,所以就赏给你了。” “咯咯,你当检察院院长的老爸要是知道你的男朋友就这样那还不直接把他踢出你们家啊。”斯文女孩嫣然笑道。“杨副省长我们家可高不起,你不知道我一看见电视上的杨副省长就紧张,假如这样的女强人做我的婆婆我还是直接离婚好了。” 突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讶喊出声,那些男孩子都尤为夸张的发出尖叫怪叫,一个个充满错愕的期待地望着眼前邪气的青年。 因为叶无道一上来就来了个华丽的街舞倒板,当红发青年的滑板在空中旋转后停在叶无道左脚,那个青年喃喃道:“高手,真正的高手。” “我不玩滑板好多年。” 伸着懒腰的叶无道嬉皮笑脸道。轻轻一推滑板,滑板车顺势前冲的瞬间叶无道已经安然上板,那两个女孩见到滑板过来的叶无道都下意识地闪开,露出一个灿烂笑容的叶无道在高速滑行中突然抽起车头,腰部发力,双腿微曲以降低转体带来的冲力,在完美卸力后成功耍了个360度转体,两个女孩面面相觑,戴帽子的女孩“依梵”努努嘴悄声道:“似乎比我想像中要强那么一点点。” 并没有就此作罢的叶无道借势将板车车身做360度大回环,悍然凌空跳起的他等到板车旋转一圈回到原地后安稳落下,平衡性好的惊人,虽然这两个动作难度不算顶尖,但是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连续动作而且这么干净利落也绝对不是轻松的事情,叶无道把滑板还给那个红发青年就和叶琰,刘清儿离开广场,那群刮目相看的男孩子女孩子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深藏不露哦,豫荷,还不抓紧?”依梵压了一下帽檐笑道。 “我看是你才对吧,钟依梵,说不定人家就会吸烟会喝酒会彪车会街五会打架呢。”斯文女孩羞涩道。 “那杨副省长还不天天在家里对他进行思想教育工作。”钟依梵耸耸肩道,转头对那群死党道:“今天有别地小区向我们挑战网球,我可把丑话说到前头,到时候我的一个好姐妹回来看我,你们要是输了的话就自杀以谢天下吧。” “依梵大姐,你的姐妹漂亮不?要是长像一般呢,我的发挥自然平平,要是漂亮呢>那我就发挥也百分百的超级水平啊,嘿嘿,如果国色天香的话,那我就拿出秘密的看家本领给你们看看。”那个染发青年陶醉道。 “废话,人家可是北大的校花,像你这样的小混混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臭美吧你!而且你老爸那十多亿在她看来也不过是小菜一碟,我不妨告诉你,她的爸爸和爷爷都是中央核心圈的人物,王涛镇啊王涛镇,自卑了吧?”钟依梵无情的打击挖苦那个红发青年。 “这样的女人我还不想要呢,那个怎么说来着,对了,侯门一入深似海,从此小梵是路人………”早已习惯相互间调侃的红发青年"深情”道,结果被钟依梵一个滑板砸过来…… 叶琰提出要打网球地时候,刘清儿借口要温习英语单词死活不肯,无奈叶无道只能抛下腼腆的女孩一起来到小区网球场,走在林荫道上的叶琰换了一身休闲运动的清爽打扮,清减了几分精明和强势,增添了几分柔和温婉,她轻轻挥五首手里的网球拍微笑道:“真是善解人意的女孩,是怕当电灯泡吧。听舅妈说她要考托福?” 背包的叶无道随意道:“嗯,很刻苦的一个女孩,虽然资质不能和你们这些怪胎比,但是骨子里要强,我想她以后的路会比较宽。” 叶琰饱含深意道:“能进入紫枫别墅,路不宽,是怪事。” 叶无道微微挑眉没有说话,抬头发现颇具规模的网球场已经人满为患,望着挥汗如雨的场上选手,叶无道好奇道:“叶琰,怎么想到要打网球了?” 只是想看看你的水平罢了。”微笑着的叶琰笨拙的用球拍垫球,她眼睛里的认真让原本打不起精神的叶无道稍稍振作。 “恐怕这些人还不能让你看出我的水平吧。”叶无道望着那群刚刚在喷泉广场的男孩女孩轻笑道,和叶琰走到观众最稀疏的场地,附近震天的加油呐喊让叶无道和叶琰无奈的耸耸肓,身边这个场地的一名选手一不小心把球击向叶琰,叶无道轻描淡写的一挥拍把那个球准确无误打进球筐,无视那个惊讶的选手,他放下包凝视着叶琰道:“听说你去欧洲的时候去了不少皇室宫殿和贵族城堡,有没有碰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和人物,看你和我们家老头聊得很起劲啊。” 呵呵,有趣的东西确实不少,在意大利的时候和那几个谋求为基督教历史上最著名叛徒犹大平反的梵蒂冈学者一起交流过,只可惜我这种层次的人还见不到教皇本人,这些学者都他们认为犹大的确是在收了罗马军队30个银元后将耶稣出卖了,但他不是故意作恶,而是遵照上帝的意旨。” 叶琰握着网球道,没有理会周围的异性视线,“这是混淆信仰,我想大多数正统学者和梵蒂冈教徒不会允许‘篡改<福音书>’的恶劣事情发生的,你知道最近美国和欧洲的宗教纠纷吗,我从意大利一名伯爵嘴里得知梵蒂冈近段时间似乎大动干戈。” “党同伐异,千古而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梵蒂冈教廷早就想在美国,英国这些新教徒集聚地取得突破,宗教帝国对于教徒的争夺就像世俗王朝对于版图的疆域的扩张,一样富有侵略性,甚至可以说更加尖锐,这是信仰的碰撞和冲突!” 叶无道蹲在地上拿出球拍和网球,没有看到叶琰的深思表情,“教皇这个老头其实是站在这此学者一边的,因为犹大平反有利于缓和基督教与犹太教的紧张关系,而后者已经被现在这个教职工皇老头当作是最重要的任务。” 听说有梵蒂冈高级神职从员来到中国了。”叶琰轻轻道。 叶无道动作稍微凝滞,缓缓起身道:“不清楚。” 教廷神圣武士团副团长,梵蒂冈黄金大祭祀毗斯的大陆之行应该是绝密的事件,难道已经泄漏出去,叶无道脑筋急转弯,思索着一切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中国政府和梵蒂冈教廷在圣教主选举一事上一直有严重冲突,甚至以前还被除数罗马教皇外以“绝罚”的惩罚,现在叶无道最担心的就是欧毗斯在狗急跳墙之下和政府联手,这样一来,叶无道的围剿计划就要大大的缩水。 中国政府就圣教主选举一事上一直处境被动,因为无法得到梵蒂冈教廷的认同,这些教区教主的身份地一定程度上存在质疑,中国也多次主动向罗马教廷示好,但是都只得到冰冷的回答,甚至梵蒂冈方面根本就不回应,叶无道清楚这届身为上帝在俗世的代言人的教皇老头有改善中梵关系的意图,欧毗斯也许就是契机。 “你早上出去的时候,舅妈接到电话,省委召开紧急会议。”叶琰轻轻抛球后狠狠击出,姿势堪称完美。 “出了什么事情?”叶无道皱眉道。 “大事。”叶琰背对着叶无道击出一记凶狠的上旋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