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掀起波澜(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九章 掀起波澜(上)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物极必反,演唱会的完美谢幕和极有可能出演林黛玉,这一切看来都是那么美好,但是叶弱水在一片盛赞中并不知道一场事先预谋的危险悄然临近。 正准备和经纪人进入大酒店的她转身的瞬间瞥到两个不怀好意的人影,出于本能她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投掷出的东西在叶弱水的脸部咫尺之外惊险擦过,“弱水,你快跑!” 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汪俊颇有英雄气概的大吼一声跳到其中一个男人身上,连打带咬的进行“人身攻击”。一击不中的那两个男人本来就有点慌张,尤其是那个犯罪未遂的男人在汪俊这种出其不意的攻击下更加不知所措,惊呆的叶弱水在酒店保安冲过来的时候也还是没有还魂,显然那两个家伙都不是“职业选手”,在这种阵势下哪里还有身为“刺客”那种“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风度,在摆脱完汪俊的纠缠后那两个人撒腿就跑,那辆白色丰田在连撞一辆奔驰和两辆宝马后狼狈开远。 “叶小姐,你没有事情吧?”一名八成也是叶弱水粉丝的青年保安焦急问道。 “没有想到肥皂剧里的庸俗情节也会发生在我的身上,那些液体应该是硫酸吧。”叶弱水失魂落魄道。 “报警报警!还有没有王法了,敢在大街上行凶,这两个龟儿子,顶他妈个肺!”不停咒骂的汪俊跑到叶弱水身边担心道:“弱水,别怕,受伤没有,我们去医院看看。这种社会渣滓我一定会给你抓出来!” “我还以为你会跑路呢,谢谢。”叶弱水嫣然道,表情不再那么麻木,看着汪俊厮打过程中的嘴唇和脸颊。捧着肚子开怀大笑。最后笑出了眼泪,“汪俊,[沸腾文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英雄气概的?难不成你那个小情人也是这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之下被你征服的?” “还笑得出来!” 汪俊手指点了一下叶弱水的额头无奈道:“我虽然不是好人,但起码还是个男人,这个时候丢下你偷偷闪人就太没有种了,你没有事情就最好,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我现在想这种性质的事情曝光的话对你没有好处,我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今天会有那么多人支持你,但是我能确定这件事情被媒体抓住不放后肯定会有个种版本的八卦充斥杂志头版。” “我本来就不想报警。你说有谁这么恨我呢,我可没有做第三者之类的事情。”叶弱水朝那两个保安表达谢意后安静走入酒店。 “你的人缘在香港娱乐圈虽然不算最好,但是也没有招惹谁啊,难道是这次红楼梦角色竞争?”汪俊思索道:“不管怎么样,这起时间我都要弄个水落石出。我一定饶不了那两个杀千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我就不信这两条地头虫能逃出我这强龙的手掌心!” “给你点颜色就开染坊!”叶弱水噗嗤笑道。 一个穿着豪华黑色貂皮大衣的妖艳女人接到一个电话后离开人群压低嗓音阴森道:“你们两个废物,我给你的五十万块钱都是废纸吗,我不管,这件事情你们给我处理妥当,钱不是问题,你们不是说在这里很有黑道背景吗。还有一天她就要去上海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卑鄙无耻下流的手段,总之,我要看到后天的报纸头条上写的是叶弱水的‘意外事故’!” 脸色狰狞的女人在挂掉电话的时候瞬间变脸成为一个优雅妩媚的性感尤物,纤细手指抚摸着手机的她喃喃道:“你就算有*山有背景我照样能整死你,因为今天的我同样有让你忌讳的后台,咯咯,你一个黄毛丫头还想和我斗……” 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水晶酒杯,妖艳女人露出狐媚笑意。 -------------------- “有种,有种!” 第一之间得知有人朝叶弱水泼硫酸的叶无道当晚就雷霆大怒,清晨,坐在太子党部大楼办公室的他朝恭敬站立在对面的林傲沧阴沉道:“告诉我让你们派去暗中保护叶弱水的那几个人,如果在叶弱水去上海之前查不出下毒手的人渣,他们就不用在太子党混了,按规矩办!” “太子放心,出手的人肯定走不出太子党的控制范围,怎么处置那些人?”林傲沧不带有一丝感情道,他知道,那两个倒霉的家伙绝对没有存货的可能,德安市在城府惊人的叶无道面前他并不敢擅自表达自己的看法,哪怕别人说他是太子手中的傀儡,林傲沧也会笑着对他说能做太子的木偶是一种荣幸。 “怎么处置他们很简单,让我感兴趣的是这两只虾米能够钓上怎么样的大鱼,查查看叶弱水的一切可疑仇人,尤其是女人,最毒妇人心毒过竹叶青啊。”叶无道*在椅子上感慨道,望着窗外那只沿着轨迹优美滑翔的海东青,叶无道随手仍出飞镖擦过林傲沧的脸颊钉在墙角雕塑的额头正中。 “女人?”林傲沧丝毫没有慌乱,镇定的望着依然没有转头的叶无道。 “尤其是有背景的女人。” 叶无道平静道,翱翔的海东青在天空中划出绚烂的弧线,成为这座现代化都市最野性最震撼的一道风景线,“当然,叶弱水的朋友也不要放过,所谓的朋友很多时候才是真正可怕的敌人,你说呢,傲沧?” 林傲沧没有说话,陷入沉思。 叶无道转头凝视着一脸肃穆的林傲沧,笑道:“你是像海东青一样选择尊严的死法,还是像笼中鸟那样卑微的生存?” 林傲沧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平静道:“我没有选择。” 叶无道起身拔下那支飞镖,微笑道:“很好。” ---------------- 从太子党总部回到家后只有悠闲看时尚杂志的叶琰和在房间上网查资料的刘清儿,午饭在小区餐馆搞定后叶无道三人就在这座全省最高档的住宅区里散布,坐在喷泉广场边上沐浴眼光的他们欣赏着玩滑轮和滑板的青年,这个小区里的人非富即贵,这群公子哥和公主衣食无忧之下滑轮和滑板技术倒是出神入化。 “大叔,你也会为难吗?”一个滑倒在叶无道身前的红发小子嚣张笑道,刘清儿和叶琰捧腹大笑,吹车口哨的红发小子挑衅的望着汗颜的叶无道。 叶无道伸了个懒腰站起身,刮了一下叶琰的鼻子,朝那个染发的男孩道:“我玩滑板的时候你还在喝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