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男人太监无罪 - 极品公子

第四十章 男人太监无罪

叶无道走出洗手间,看见李玄黄晃着一根从郑阎带来那帮混混手里抢来的棍子,才在一个人头上,冷冷道:“怎么,你不是看不起读书牛的人吗,不是说要见一个打一个吗?被本天才一棍就趴下了,热身都不够!” 其他人带着近百个太子党新收纳的成员,拥挤在过道里,见到叶无道走出来,顿时掌声雷动,像欢迎国王般将叶无道抛向空中,其热情程度完全超出他的想象。 洗手间里像一只狗样趴在地上的郑阎艰难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咬牙给自己父亲打了个电话,打到一半便晕死过去。 叶无道回到舞场,嘴角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帮两位女孩子拿了两杯红酒,优雅的坐在一边,看见两女笑得缩在一起,慕容雪痕可是一向很注意自己淑女形象的,好奇道:“有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刚才我拉着雪痕打赌谁引来的男生会多一点,结果人数比例是三比一哦!”吴暖月笑道。 “你输得这么惨还笑?”叶无道捏了一下吴暖月的鼻子道。 “哪里,是雪痕妹妹输了呢!”吴暖月带着妩媚中蕴含善意的笑意道,“谁让他们知道雪痕妹妹是你这个太子的妹妹,谁还敢来啊!” 叶无道自嘲的坦然一笑,从慕容雪痕手里拿过她正在喝的红酒,调皮的对她眨眨眼睛,“酒入香腮红一抹,很诱人哦!”心里庆幸自己派了足够人手保护这两个丫头,否则真的大动干戈了。 叶无道拉着吴暖月的小手,微微躬身,像一个绅士道:“小姐,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那将令我深感荣幸!”在走向舞场的时候叶无道给慕容雪痕一个歉意的眼神,后者仍然是一脸婉约,没有任何不满。 萧破军也向叶无道点点头,示意自己一定照顾好慕容雪痕。 叶无道一手操纵的阴谋舞曲已经谢幕,真正的舞会也开始拉起序幕。 很快叶无道和吴暖月就成为全场的核心,叶无道是被小姨逼着学各种舞蹈,而吴暖月则是因为这是家庭教育的一部分,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 双手正在细细体验吴暖月肌肤的美妙感觉的叶无道,没有发现几道来自女孩子嫉妒和幽怨的眼神。 “淡月,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一个不是过分英俊但却是阳刚味十足的男生关心问道,“要是不习惯这里我们就回去吧!” 少女使劲摇摇头,哀怨的偷偷瞥了一眼场中吸引所有人目光的叶无道,再次低下头,水灵大眼渐渐浮上一层水雾。 “淡月,我白天打你电话发你短信你怎么都不回?”没有察觉到女孩子一样的男生奇怪道。 “我,我……我手机丢了。”女孩子带着点不安道。 “噢,那晚上我带你再去买一个。”男生不疑有他,“你啊,总是这么心不在焉的,以后人丢了可就难找了!” …… “雅儿,怎么了,今天老是心不在焉的?”身边的英俊男生关心问道,只是眼睛里的嫉妒和阴险让人厌恶,当然这些东西都被他很好的掩饰了。 “没什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先走了!”史雅有点不耐烦道,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刘司晨在她眼里越来越没有吸引力,起身毫不犹豫的走出了舞场。 刘司晨还算文雅的微笑在史雅转身的那一刻瞬间消失,目带凶光的盯着舞场中央的叶无道,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些什么。 “为什么要来初中部呢?”学校的情人王子司徒轩嘴角的淡淡微笑似乎永远不会消失,虽然有些许奇怪,但是没有让人感到他有一点点的不快,永远拥有完美的风度。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高中部的色狼多一些吧!”燕清舞勉强找出一个理由敷衍道,其实色狼无年龄界限,这里的色狼显然不会比高中部舞场那边少,因为许多资深色狼已经尾随而至。 燕清舞看了一周舞场,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有淡淡的失望。 司徒轩护花使者般站在燕清舞身边,打消了所有男生要接近明珠女神的念头,他一直认为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完美的她,所以五年多来,他一直守护在这个天使的身后,他不允许任何男生接近她! …… 这个时候,救护车火速赶到明珠校园,冲进高中部舞场,抬走一个人,还有大批的警察随之而来。 正当所有人都停下茫然得看着这一切的时候,叶无道回到座位,轻轻抿了一口酒,眼睛里有得意、狂妄,还有仅仅的怜悯。 吴暖月似乎有所察觉,紧紧握住叶无道的手,有点冰凉,叶无道朝她灿然一笑,“放心,没事的,我有分寸!” 吴暖月彻底沦陷在叶无道眼眸的深邃中,看似花花公子一无是处的他总会在最关键的时候表现出惊人的沉稳,那神情好像就算天塌下来他也可以顶住,他是那种不会让自己女人担心的男人,虽然他只有十五岁! 萧破军冷冷注视着混乱的舞场,发现自己这次真的下对赌注了。 …… 医院里,s省的副省长大声咆哮,“那个杂种干的,警察都是饭桶吗?我们郑家唯一的命根子啊!是谁,是谁想要让我们郑家绝后?” 郑建伟在急诊室门外的走廊里近乎疯狂的喊叫,现在的他不是一省的省长,只是一个儿子被人踢断命根子的父亲,一个正在担忧家族绝后的人! 无力瘫坐在地上的他抬起头两眼通红道:“给我打电话给冯剑,要是一天之内不查出是谁干的,就告诉他直接退休回家养老!” 秘书哪敢告诉他这样做那个铁面无情的公安局长只会更反感,马上走到一边尽量委婉的将郑建伟的意思转达给冯剑,只是后者的冷淡让他莫名其妙,冯剑淡淡一句“知道了”便挂掉了电话。 …… “这样做这不会捅出大篓子吗,毕竟狗急了也会跳墙,更何况他是一省之长?”杨凝冰拿着电话担心道。 “放心吧,我已经和杨亲家通过气了,他都没有生气,你怕什么!不过就是个省长,而且还是个副的!” 叶正凌一点也没有慌张,心道这个孙子还真是个狠角,很有当年自己拿起菜刀和那些收保护费小流氓拼命的气概,毕竟叶无道身体里流的是自己的鲜血一脉啊,叶正凌越想越欣慰,自己当初力排众议让所有人默认叶无道在学校里发展黑帮,为得就是锻炼他的领袖气质和必不可少的残忍和阴险。 “刚才无道打了电话过来说他自己会解决所有事情,还没有等我骂他他就挂电话了!”杨凝冰有点生气道,出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这么无所谓。 “哈哈哈……好一个无道,果然不愧是我叶正凌的孙子!有这样的孙子我叶正凌就是减寿十年也心甘情愿啊!”电话那头的叶正凌突然一阵大笑,其中的骄傲和得意无法掩饰。 “怎么了,爸?”杨凝冰无比迷惑道,对于叶正凌,她是怀着敬意和少许害怕的,因为这个历经沧桑的老人气势实在是太惊人了!能让宠辱不惊的他这么高兴,一定不是简单的事情! “刚才无道这个乖孙子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他已经控制了一个据说是被郑阎那个小子弄大肚子的女孩,其实那个女孩子却是给郑阎带了顶大绿帽子,这个郑阎自己也不知道,所以郑家仍然会绝后!够狠,够周密!”叶正凌这个一向不夸奖别人的老古板哈哈大笑。 严肃的杨凝冰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冒出一个不应该出现的词组----男人太监无罪!嘴角渐渐弯起一个迷人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