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大势已定(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七章 大势已定(上)

笑容稍稍收敛却仍然不动声色的胡玫心里一咯噔,这件当下最敏感的事情其实回族的余地几乎完全没有,林黛玉的角色选择不允许有半点疏忽,胡玫还没有傻到用自己的招牌做人情,不不定期面对地头蛇陈炳坤,她也想不到把好不容易融洽起来的关系闹得太僵,试探性问道:“陈部长的意见我们剧组一定会慎重考虑,不知道是那个女孩能入陈部长的法眼呢?” 陈炳坤斜眼看到双手不径意间紧握的胡玫,内心感到好笑,胡玫在影视界也算是个“垄断阶层”的大腕,多少明星都需要看她的脸色做人,陈炳坤喜欢这种居高临下支配名人的感觉,突然他想到始终把他踩到脚下使唤的杨凝冰,复杂的涌起一股无力感,有点无精打采道:“我怎么可能把小胡你往火炉里推呢?我说的这个女孩一定让你满意,在你们剧组已经是众矢之的的关键时期,我这个提名还可能是小胡的雪中送炭哦。” 听惯了官场应酬语调的胡玫并不抱有希望,神色尽量平静道:“洗耳恭听。” 了解胡玫的心思,陈炳坤指了指正和几位一线明星聊天的叶弱水,轻声笑道:“这个女孩总比刘亦菲,赵雅慧等候选人要更顺应民心吧?” 胡玫点点头又摇摇头陷入沉思,陈炳坤望着叶弱水浮现出一个了然的笑意,杨凝冰应该是想帮助这个和儿子的绯闻的女孩吧,是想招入叶家估媳妇呢还是想要让这个女孩不要乱说话?如果再加上流言蜚语满天飞的那次上海晚宴事情,杨副省长应该没有少头痛吧。 心不在焉的叶弱水应付着这群娱乐圈大红人其实并没有意思和聊天,无非是什么什么世界顶尖名牌专卖店,在什么大街又有分店,或者一些内幕八卦和互相肉麻吹捧,叶弱水知道自己并不适合这个在外界看来交织神秘,肮脏和金钱,**的圈子,但是她也知道有不少地人想要拼命挤进这个圈子。比如刚才这个自称获得银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地女人,只不过被身边这些人傲慢的无视了,最后那个女人只好怏怏离开。 在和他吵架之后,叶弱水就不停的后悔,但是出于面子问题和女孩矜持她一直都没有打电话主动和叶无道和解,于是尴尬的局面就僵持到现在,很快就要去上海举办演唱会的她随着日期地临近翕加烦躁,比如现在她就有把香槟倒在那个色迷迷盯着她胸部的男明星的脸上。 斜靠在大厅角落圆玉柱上的叶无道双手环胸看着马上就要进入提问环节的记者会。带着阴谋的笑意道:“按照目前新版电视剧<红楼梦>的启动速度,根本无法对这些青年演员进行系统培训,我的希望就是用这个版本<红楼梦>的整体性失败来衬托叶弱水的个体性成功,这样一来叶弱水就能够奠定她在电视界的地位,说到底这是我们和红楼剧组地一次非零和积极对棋,有叶弱水这个亮点总比彻底完败好吧,呵呵。” 经典固然需要超越,但是这一届的剧组显然还不具备这个实力。叶弱水不管怎么样都将成为电视界的一线红人,不过想成为柳那样的超一线明星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了,为什么你不把她吸纳到你们天地娱乐有限公司呢?嘻嘻,我可是清楚你有在未来两年有一举囊括三国演义,水浒传和红楼梦电视翻拍的野心哦。” 叶琰笑看着叶无道俏皮道。似乎她想到了什么,漂亮眉头微皱,“你打算怎么帮助这个表妹成功入选呢?好像网上推荐刘亦菲主演林黛玉地人数占据了绝大多概率吧。” “切,表姐你的眼光不会和那群网民一样吧,稍微阳春白雪点行不行啊,刘亦菲最多形似林黛玉,咳咳,其实以我的审美观而言那个女人清纯得并不够纯澈,而弱水则是形似而神更视林黛玉。要知道弱水刚才出道的时候就有现代版黛玉的美誉,虽然说有些网民用弱水是香港人为借口排斥,我有办法解决,总之,弱水一定会是林黛玉的饰演者。” 叶无道仰头喝了一口酒轻描淡写道,看到叶琰那酒入香腮,红一抹的醉人风情,忍不住把她抱在怀里,叶琰第一反应不是推天叶无道而是环视周围的人群,这个角落本来没有多少人,加上所有视线都聚集在胡玫这位主宰这场盛宴的大导演身上,叶无道得以肆无忌惮的轻薄佳人。 这场海选最醒目的就是竖立在大厅上的十二金钗玉屏风,胡玫面对记者近乎发难的提问不禁有些恼怒,再好的修养在轮番攻势下也不可能做到波澜不惊的平静。 “饰演林黛玉的演员不一定自身是个出口成章的才女,但一定要是一个爱好新文学,有着一定文化素养的女孩子,如果出身书香门第,黛玉的典雅味道会更浓,最好要对<红楼梦>的内容谙熟于胸,不仅是对自己扮演的林黛玉的点点滴滴非常熟悉,对整部<红楼梦>也必须有深刻的了解,我想问胡导导演一个问题,这样的女演员出生了没有?” 这种尖锐到近乎刻薄的提问让胡玫一时间无法说话,随后这个记者的自问自答更让红楼梦剧组难堪,“如果胡大导演能够请得到慕名容雪痕的话,这句话我收回。如果不是雪痕的话,胡大导演你最好现在先去医院妇产科预定,16年后再拍哦~!” 谁都知道胡玫曾经发表过对慕容雪痕轻微的非议,其实本身并没有多少内在涵义,但是在慕容雪痕的崇看来那就是无法容忍的亵渎,所以胡玫一直在不同场合不同时间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看来这个记者也是慕容雪痕的坚定拥护者啊,他看到哄堂大笑的大厅,有一种发汇的快感,喃喃道:“臭娘们,看你还敢不敢随便说话,敢诋毁雪痕,你出现一次我就骂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