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准备暗战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三章 准备暗战

冬季冷雨倾泻,淅淅沥沥敲打别墅外的芭蕉叶,别有一番雨抚芭蕉声声幽的萧索韵味,叶琰环胸站在阳台上独自品尝着南方如酥润雨的滋味,黛眉轻敛,微微失神,叶琰纤细双手缓缓摩挲着微冷的手臂,似乎沉湎于对往昔的追忆中去,多少年少往事都已经是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惘然的怅然,纵然是心智坚毅不输给叶无道的她也莫名感伤。 “没有想到你也会叹息,不像你。”敲门未应的叶无道轻轻推门,看到这落寞背景后拿起床上的一件外套给叶琰披上。 “你不清楚真正的我,又何谓像还是不像呢。”叶琰卸下白天的防备有点赌气道。 “我比所有人都清楚你,你因为要摆脱你爸爸的控制一心想要成为家庭的继承人,而我在出生的时候就成为你的对手,很多时候,真正了解一个人的只能是他的敌人,而不是朋友。叶琰,你是不是觉得在社会这个大猎场中一个女人最佳角色是角斗士?也许是这样,但是你不因为这样就抛弃太多东西,那样的话对一个女人来说不公平,也不明智。” 叶无道似乎感到自己所说的话题有点深沉,轻轻摇头,露出释然恬淡笑意,“当然,我们都不是习惯于被狗屁宿命牵引的人,所以我没有把你当对手而当作女人看待,你呢,也把我当作最佳情人的模板,嘿嘿,要怪就只能怪我太优秀了,让你到现在还没有找到能够和我媲美的男人,唉,男人优秀也是错啊!世界上那么多女人,我又不是救世主,总不能够一个一个”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八年前就知道了。” 叶琰听到后来越觉得不是味道,转身趄叶无道嗔道。“谁不晓得叶大公子的毕生追求就是做一个唐璜式地大师级花花公子。每天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桌上的惦记着锅里的,是不是啊?” “被偶像这么说真郁闷啊。似乎你就以打击我为乐。” 叶无道委屈道,这么近距离的慈祥叶琰距离上一次恐怕是八年前吧,亭亭玉立的流华少女已经是韵味十足地女人了,身上那份即使老云也不会淡漠地清骨高傲如同叶琰的标签一样丝毫没改,恐怕这也是曾经地叶无道为什么在众多叶家女孩中独独对她念念不忘吧,叶正凌就曾私下对她评价“叶家能否中兴,关键在两人,叶琰圆正,无道偏锋,叶家有女如此,是大幸”。 “偶像?”叶琰歪着脑袋吐气如兰,清幽的处子暗香浮动于温情氛围中,就像叶无道所说,他是最了解她的人,虽然他并不知道她当年延续至今的那份少女情怀,以后一个女人的萌动,又或许,这个混蛋男人是在装傻。 “能在一个领域打败势力之后地我,就是我的偶像,下棋我永远都不敢说能超越你,虽然我的中国围棋光说境界已经不弱任何人,呵呵,你的计算推理实在是太强悍了。”叶无道摸着鼻子轻松道,向一个女人承认自己的“失败”可不是件易事,不过叶家确实没有人敢小觑这位连家主银狐都惊叹的女人。 “你真的变了,以前的你是不会认输的,我以为你永远都学不会圆滑处世,而是一生尖锐如刀锋,也不对,你这应该是重剑无锋吧,不算圆滑处世,所以说今天地我肯定是输给你的,不仅仅是下棋,还有按照长一辈预料下的交手,咯咯,幸好我放弃了继承人身份,要不然和李玄机那样凄凉就真的难堪了。”叶琰粲然笑道。 “那你变了吗?”叶无道轻轻把叶琰的肩膀拉近。 “没有。”叶琰闭上眼睛,轻轻靠在叶无道地胸口,这样就够了。 叶无道似乎松了一口气,怎样对叶琰定位,是个难题 演唱会成功拉下帷幕的第二天下午,几乎g省所有娱乐记者都早早涌入飞扬大酒店参加叶弱水这次庆功宴,这次应邀出席的g省高层不仅仅有主管宣传和文化的官员,还有极少在这种聚会中露面的杨凝冰副省长,关于叶弱水是叶家亲戚的传闻开始沸沸扬扬地流传开来,那些原来对叶弱水虎视眈眈准备用糖衣炮弹的男人都不得不拈量拈量自己的份量。 这次庆功宴除了庆祝叶弱水道张专辑《守望黎明》大卖之外就是给全国名大城市巡演造势,娱乐圈究其根本无非是两个字,人气,人气可以是自身实力才气打拼出来的,也可以是八卦绯闻炒作出来的,再就是这种舆论媒体“攻势”捧出来,叶弱水本身就有潜质可以挖掘,媒体的追捧也是情理之中。 最先讲话的是演讲祝贺词的叶弱水签约公司副总裁,随后大驾光临的副省长杨凝冰也简短说了几句,那群本想刁难一下叶弱水的娱乐记者见到杨副省长和她身后的一省高级官员都把话收回去,难道在这种场合当着杨副省长的面问“叶小姐,听说你和神话集团的年轻总裁关系特殊?”那不如直接买根面条上吊算了。 春风满面的汪俊四处招呼着不少大陆的著名艺人,正所谓一人千里送鹅毛鸡犬升天,因为重量级人物出席而感觉脸面大增的他面对娱记的语气也浑厚了许多,让那群暗地里骂他娘娘腔的娱记大跌眼镜。 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的叶弱水在微笑文雅地应付完娱乐记者的一轮轮轰炸后,她就和公司几个当红的姐妹呆在一起聊天,这几个漂亮女孩都是香港娱乐有限公司新捧出来的女艺人,叶弱水也算是他们的师姐了,娱乐圈重资历,还重视“圈子”,没有自己的朋友和死党就很难混下去,那几个女孩都深谙此道,都极力讨好如日中天的大红人叶师姐。 站在角落的叶无道端着酒杯低调地环视酒店大厅,从潮涌动却井然有序,飞场大酒店的员工素质超乎叶无道想像,不愧是飞凤集团的招牌酒店之一,在严格执行规定的过程中并不缺乏浓浓人情味,蔡羽绾能够有今天确非一日之功,那名昨天闯祸的钱副经理看到叶无道的时候十分感激地道谢,若非叶无道的出面,就算蔡羽绾挽留,他自己也没有脸面继续呆在飞扬大酒店。 “明天就是《红楼林》剧组海选的序幕,你打算怎么帮这个表妹?”叶琰始终是那么平平淡淡地站在那里,和叶无道时不时的交谈几句,发表一下意见,没有人能想到这个女人在叶家众多枭雄心目中的地位。 “现在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你慢慢等明天的结果吧,反正林黛玉这个角色我已经帮弱水收入囊中了。”叶无道微笑道,“饮料你只对那种采自深山老林的野茶感兴趣,呵呵,早知道就让羽绾给你准备一些,我们省要这种茶叶还是不难的,家里也没有多少了,你简直比我那个不喝茶的老爸还奇怪。” “现在的《红楼梦》写林黛玉两湾似蹙非蹙的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我倒觉得应该改做两湾似蹙非蹙的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情目,这个偿还男人一生泪水的悲情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质本洁来还洁去,水平线如白雪,所以这个赏如果有过恋爱经历,呵呵,很可惜,那就可以直接排除了。”这个时候叶琰眼神玩味的注视叶无道。 “瞎想什么呢,我和弱水那是纯洁的男女关系。”确实没有动叶弱水的叶无道理直气壮道。 “都男女关系了,那还纯洁?”叶琰抓住叶无道话里的漏洞捉弄道。 “那你说我们是不是纷至沓来的男女关系呢?”叶无道悄悄牵起叶琰的小手无赖笑道,滑嫩如凝脂,叶无道都有点舍不得放手。 “羽绾,就是这个女人吧?”叶琰望着不远处姗姗而来的蔡羽绾淡笑道,轻轻挣脱开叶无道的手,望着那个和杨家姐妹和柳画齐名的省花,叶琰嘴角悄然变起的弧度有着叶无道没有意识以的承诺,音响效果而温柔,这就是被叶正凌誉为“圆正清纯贵在正这一点,谋略至此,足以独挡一面”的女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叶琰笑容逐渐灿烂,布局就先从这个女人开始吧,以后不会乏味无趣了。 蔡羽绾偶然间看到叶无道后就放下和省政府官员的客套走向他,结果看到一个熙攘人群中格外特殊的女人站在叶无道身边,城府,或者说智慧,这是蔡羽绾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本能念头,看样子她和叶无道的关系应该不浅,加上两人神态上的相似蔡羽绾不敢把叶琰当作普通女人对待。 对付远伐之师,当已逸待劳,蔡羽绾调整好情绪,准备迎接这场迟早会出现的暗战,就把这个女人当作是演练对象吧。跟着这个花心大萝卜,这种战役以后肯定有的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