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演唱会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二章 演唱会

香港新天后叶弱水在中国大陆的第一场演唱会在紧锣密鼓中拉开力求唯美极致的序幕,到南方大剧院现场给这位新上位偶像明星捧场的还有诸多大陆两岸知名明星,这让原本就惊喜的听众涌起一阵阵欢乐的浪潮,在观众的印象中,有点特立独行从而显得鹤立鸡群的叶弱水在娱乐圈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圈子,但是今天看来众多大牌明星都是叶弱水的“朋友”,他们不知道和这群明星同台共舞或者合唱的叶弱水自己也不明白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么多“熟人”。 能够容纳下三万人的南方大剧院爆满,座无虚席下气势惊人,足以让前段时间几位老牌实力派明星汗颜,两万多根荧光棒的整齐挥动形成一道夜空中璀璨的风景线,叶弱水在演唱专辑《守望黎明》中那首神秘的主打歌曲《钢琴是我的恋人》时掀起第一个**,这个安排也算是主办方和叶弱水经纪公司的点睛之笔,把《钢琴是我的恋人》雪藏到演唱会,这样确实很好巩固了这场演唱会的票房保证。 淹没在人海中的不仅仅有g省许多对叶弱水有意染指的富豪名流,还有一个最特殊的听众,叶无道,第一次参加演唱会的他感受着周围歇斯底里的呐喊和陷入疯狂的表白,心想真要是出现集体暴动自己恐怕也不一样能够安然无恙,能够请到那些一线明星给叶弱水增加人气地自然只有他。虽然和叶弱水的关系闹得有点僵,但是他还没有度量小到要和她斤斤计较。 “你这个表妹很有天皇巨星地潜质。” 叶无道身旁的蔡羽绾经过昨晚的翻云覆雨之后眉宇间流溢着丝丝媚意。白天在神话集团总部关于东方酒店集团疯狂进军的相关对策的讨论也比较顺利,飞凤集团成员在昨天那起事件后都对叶无道领导的神话集团减少不少敌意。这个时候的她幸福依偎在叶无道地怀里,丝毫不顾及周围惊艳和玩味的视线,回到g省后她甚至还没有回养父家,不过听说现那个哥哥加入太子党后倒是如鱼得水,不管是怎么样的社会渣滓、无赖、地痞和流氓,似乎进了太子党思想境界就会“高”一个档次。至少不少混混写敲诈信的时候文笔都华丽了许多。 “歌迷是歌手的上帝,要想大红大紫,费尽心机的讨好歌迷是每个歌手的必需课程,关于叶弱水的那些正面报道都是捧出来的。频繁捐款,慈善义演。成为香港艾滋病慈善大使,救助失学儿童,和身患绝症的歌迷共同歌唱…….虽然很老套,但是的确有用,而且她本身就是才女,不需要被娱乐圈的一些潜规则束缚,她只要不犯大错误,她还能大红几年,什么时候江郎才尽了。她才会慢慢淡出。”叶无道望着台上倾情歌唱的叶弱水,有种亲情的疼惜,这样一个女孩,到底是为了什么,要走这条“星光大道”呢? 突然想起早上老妈打电话过来说叶琰表姐已经在别墅等了他一整天了。这个消息让叶无道第一想法就是有罪受了,当初国际象棋输给这个表姐后就闹着好玩写了一张类似卖身契的协定给她,没有想到噩梦从此诞生,他在这个表姐面前只能忍气吞声接受剥削,发誓再也不碰国际象棋的他于是希望能够在中国象棋和围棋上扳回颜面,无奈等他棋道小成后叶琰因为接手家族事务越来越繁忙,他便一直没有机会打败这个棋道天赋惊人的叶琰。 这两天叶无道窝在蔡羽绾的温柔乡多少有点躲避叶琰的感觉,虽然他不承认,不是反感或者忌讳,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微妙感受。 “明天她就要出现在我们大酒店、这次庆功宴你还要安排什么重量级角色帮她呢?”蔡羽绾知道叶无道给这个表妹暗地里提供了不少地帮助。 “我只是给她开了个不错的头,以后还是要*她自己,以后她就会知道娱乐这条路不好走,我能做的就是在她自己没有能力解决的时候推她一把,这也算是我这个表哥的职责吧.我爸妈挺疼她的,弱水也是个好女孩,各方面都很优秀,就是傲了一点。”叶无道轻轻抚摸着蔡羽绾的柔顺长发柔声道,怀里拥有魔鬼身材的大美女娇柔曲线毫无保留的呈现出来。 “叶家的人哪一个不骄傲?尤其是你!就知道扮锗吃老虎。”蔡羽绾咯咯笑道,她和杨凝冰这位叶家媳妇嗜有过不深不浅的接触.不过一般都是电话联格,从几件省市大型改革举措中就能够体会到杨凝冰的过人魄力和决断,试想在盘根交错的复杂官场多少人能像她这样赶在会议上痛批作为她上司的几十省重量级官员。 “我就是这么样时一个人?” 叶无道拍了一下蔡羽绾的脑袋哑然失笑道,扮猪吃老虎?有趣的说法啊,自己总不能见一个就嚷着自己是色狼或者屠夫吧,好气又好笑的他另一只手滑进蔡羽绾的衣服里,温暖滑腻的感觉让叶无道心神摇曳,一个女人身体如温玉,那绝对是男人的至高享受,温泉水暖洗凝脂,说的就是这种温润肌肤。 演唱会终场的时候满地都是废弃的荧光棒,这也算是叶弱水大陆之行的完美序幕吧,叶无道把蔡羽绾送到她养父家后就赶往紫枫别墅,路上看到一辆疯狂飚车的雷克萨斯,被桃起兴趣的叶无道一路尾随,发现这辆车在道路上的感觉极佳,行驶路线几乎处处都是最完美的轨迹,接到老妈催促电话的他记下这辆雷克萨斯的车牌后就绕道而返。 见到叶琰的时候叶无道似乎就忘却了那种多年未见的隔阂,情不自禁抱了一下这个眼睛微微湿润的女人,在叶无道眼里,从小的印象她就是那种很像爷爷叶正凌那种人的女人,还是小屁孩的他在迷迷糊糊中却*一次对泰戈尔诗歌的“亵渎”得到叶琰的初吻,到现在叶无道还不明白叶琰这样理性的女人怎么会有感性一面。 如果说叶无道是银狐叶正凌的栽培对象,那么叶琰就是雪狈叶强培养的继承人。 “听说你一个人跑到欧洲去玩了,怎么,找对象?不对啊.只有男人寻找遗失肋骨一说,上帝造人的时候没说男人是女人的啥啊。”叶无道嬉皮笑脸道,看到杨凝冰和叶河图暖昧的眼神他俊脸一红微微放开叶琰,很快他就变得不正经起来,原本温情感人的重逢很快就堕落到叶琰和他的“对战”。 “我对上帝可没有什么想法,因为我是无神论者,这一点,莱青格七世教皇站在我面前都无法改变。“叶琰抿嘴微笑道,捧着那杯热茶暖手的她似乎很喜欢享受和叶无道言辞交锋的感觉,“如果真要说、父神上帝是男人,所以俗世就容不下一个耶稣的女人、《达芬奇密码》所谓的圣杯还不就是想打破‘神’话。” 杨凝冰微微点头,她喜欢这个女孩的睿智和词锋,和她一样不愿意对男人做百依百顺的木偶,虽然说她对叶琰那个支持叶玄机的爷爷素来没有好感,但是杨凝冰在这两天的接触中对叶琰颇有好感,这不同于对上官明月的心疼和对刘清儿的同情,这是一种欣赏,还有就是共鸣,更加让杨凝冰感到欣慰的是叶琰的锋芒不会抢走自己儿子的光彩,因为这个女孩很懂得收敛守势。 甘心寂寞却钟情混战的叶河图静静坐在众人旁边,悬挂着常人看不透的温煦笑意,他期待着叶琰带给叶无道和他女人的冲击,一个强者要成长,没有情感炼狱的锻炼,终究差了一种超脱,三年前是如此,叶河图默默注视着儿子的成长轨迹,似乎从不插手。 “呵呵.谁不知道和你争辩的下场最后都陷入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怪圈,我不干。”叶无道哈哈笑道,接过杨凝冰给他削的苹果狂啃。 “现在英国专家巳经给出答案了,只不过要先给定一个前提设论,虽然牵强,不过总算是个答案,是蛋生鸡。”叶琰眨眼睛道。无情“追杀”叶无道。 “小琰以后一定要多玩几天,要是可以就在这里过年好了.我们这里有你也热闹点,这家伙要么不说话要么油嘴滑舌,家里难得有生气。”杨凝冰邀请道。 “就怕某人巴不得我马上走人啊。”叶琰掩嘴娇笑道,严谨端庄的她露出这种女儿娇态,叶无道内心大喊吃不消,赶紧郑重声明:“本人绝对赞同叶琰大小姐留在紫枫别墅,这几年我们市在老妈的英明领导下也有不少变化,有空我带叶琰大小姐四处逛逛以表忠心!” “你这孩子,什么时候有个正径!”杨凝冰敲了一下叶无道的脑袋轻笑道。 叶琰突然察觉对面叶无道偷偷给她一个邪恶的笑容,感到不妙的她不禁有点忐忑,脸颊上破天荒的浮起一抹红晕。 她清楚记得,当年叶无道偷吻她的时候,他脸上就是这个熟悉的笑容,邪恶,猖狂,放纵如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