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初次交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三十章 初次交锋

任何一个朝代和王朝都会有党派林立的现象,派系之争历来是统治者载舟覆舟的危险玩物,很显然崇尚马克斯韦伯所阐述人格型权力的叶无道并不忌讳这种带有很大冒险**,在香港李开泽和大陆来回跑的刘习枫是他要最新培养的对象,能够引起李楷译投资兴趣的家伙当然不是绣花枕头,绍旭和余政文都属于当初被他钦点的公司高层但不是核心层的代表,而袁启明因为业绩突出被陈影陵在半年之内从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清理工升职到今天的神话总公司副总经理,这不能不说是神话集团众多传奇中的一个。 蔡羽馆和巳经站在同一条战线的萧聆音都曾隐讳的暗示叶无道注意陈影陵的个人影响力,身为大中华区总栽的萧聆音还耙陈影陵这一派系的具体成员罗列出来,出人意料的是叶无道在近期的一次人事变动中偏偏不露痕迹的提升了这个派系骨干成员的职位,这种举措被一些资深经济评论员暗地里评价为“新管理学的逆向思维突破”。 刘习枫这个对所有人都陌生的投资者和投机家率先发言,他和沉稳中求不败的余政文不同,他在四人中最像处处偏锋的陈影陵,叶无道也相信神话集团内部能够继承陈影陵衣钵的人非他莫属,只不过他的经济基础实在不敢恭维,想法不错,但是总觉得粗糙而不够细腻,大的方向不错但是小漏洞层出不穷。相反跟着陈影陵接受大量实践打磨地余政文越来越有大家风范,不知道为什么绍旭和袁启明最后都选择了沉默。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是叶无道给刘习枫的评价,打了一个八十分。 叶无道这个时候接到蔡羽绾的电话,她要叶无道马上去趟本市的飞扬大酒店。蔡羽绾的焦急让他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不同寻常,让陈影陵主持这次会议地他以最快速度赶到飞凤集团几大酒店中最辉蝗的飞扬大酒店,这家五星级酒店是很多政府要员下塌或者高级商务活动的首选。能够在这里闹事地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 黑道角色?直接被叶无道排除,现在能够在本省挑衅太子党的帮派巳经不剩一个。 富家豪门?在g省蔡羽绾的人缘似乎相当不错,加上她父亲的人脉,基本上不会有人这么自找麻烦的折腾飞凤集团。一般来说只能是外来势力,不懂g省潜规则的外省人一旦忘了入乡问俗那么后果可能是相当严重的。 “这个时候撞到我枪口上只能算你倒霉。”开着跑车在街道上飞驰电掣的叶无道冷笑道。 果然进入飞扬大酒店在酒店副经理地陪同下他看见几个嚣张跋扈地青年在那里肆意叫嚣,似乎这几个人文化修养都算不错,属于那种骂人不带脏字的斯文类型,尤其是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约摸二十五六岁的青年尤为擅长冷嘲热讽,还有两个灰色笔挺西装的青年神态除了据傲还是据傲。唯一没有推波助澜的是一个安静坐在旁边喝茶的年轻人。也许是四人中最年轻却是最深藏不露的一个。冷眼旁观地他看到叶无道进入雅间的时候嘴角明显浮现一个弧度。 保持优雅镇定神态解释和道歉的蔡羽绾看到叶无道终于来到现场放下那颗悬着的心,这次闹事的几个青年似乎来头都不小,随便就报出几个自己掌握酒店餐饮业务部门生杀大权的政府高层,甚至还有中央里的高官,这件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就看当事双方怎么对待了。委屈的望了一眼满脸关心的叶无道,蔡羽绾偷偷嘟起小嘴算是撒娇了一下。 “怎么回事情?”叶无道冷眼瞥了一下那个戴金丝眼镜的青年便再懒得理会他们。 “这群顾客点了一个我们酒店的招牌菜,白雪烧鲈鱼,这道菜是我们根据清皇宫一份残缺菜谱烧出来的,刘主厨曾经*这道菜多次获得烹饪大奖,那位青年说这道菜不地道.根本就不是我们酒店的独创,钱副经理和刘主厨都以为他们在敲诈,就说了一些过激的话,最后就达成一个冲动的协议,结果那个青年竟然不仅把这道菜的所有保密工序都说出来,还把残缺的几味调料给补上了,唉……”蔡羽绾望了一眼那个安静喝茶的青年,始终挂着浅浅微笑的他始终给她一种危险的感觉,就是他轻松指出这道雪烧鲈鱼不地道并且补上那份残缺的菜谱。 “什么协定?”叶无道皱眉道。 “关闭飞扬大酒店。“蔡羽绾淡淡道,“关键是这几天明星叶弱水的庆功宴就要在这里举行,还有《红楼梦》角色的全国诲选活动也要在我们酒店揭开序幕,这个是我好不容易谈下来的项目,要不然,就算真的要关闭也不是问题,我就是看不惯这几个家伙的那种姿态。 蔡羽绾身旁闯祸的那名钱副轻理和刘主厨都惭愧的低下头,他们对平易近人而且充满魁力的蔡羽绾都相当的尊重,发生这种事情他们都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东北人的刘主厨抡起袖子对蔡羽绾道:““蔡总裁,这件事情都是我的错,是我厨艺不精才有这种事情,大不了我给他们磕头认罪,我不能连累了蔡总裁你,当年要不是蔡总裁收留我,刘蛋我还不知道在哪个小餐馆混呢,反正老子的脸皮不值钱,再怎么我也不能让蔡小姐有损失!” “你以为磕头认错就有用吗?”. 拿着戴着金丝眼镜青年身旁一个稍胖青年用纸巾轻轻擦拭嘴角的油渍不屑道,除了看蔡羽绾和刚刚到达的叶无道,这个饱餐一顿的胖子似乎不拿正眼看飞扬酒店员工,也许在他眼里刘主厨的尊严比起桌上任何一道菜都要不值钱。 “关闭飞扬酒店又何妨,叶弱水的庆功宴和《红楼梦》的海选我来解决,放心吧。”叶无道徽笑道,走过去拍拍那个满脸惊讶的主厨肩膀,“以后多烧几道雪烧鲈鱼,本年的奖金扣除当作惩罚,记住,只要是神话集团的员工,出了事情我来担待。” 不管叶无道这个举动有心无心,飞凤集团所有员工原先对神话集团的排斥得到相当程度的消除,以后每个飞凤集团的员工都会自豪的对别人说这句话一一“出了事,有我们总裁顶着,啥?我们总裁是谁?叶无道!天塌下我们也不怕!” 现在那名副经理和刘主厨都是感激涕零恨不得给叶无道跪下,要知道在这种利益代表一切的时代作出这个举动需要多大的魄力,蔡羽绾满心骄傲的望着心爱男人果断做出决定,她知道,她做了许多飞凤集团员工的思想工作被叶无道这一句话做通了。 全场唯一没有太多错愕表情的就是那个低头喝茶的青年,他抬头微笑道:“不需要关闭飞扬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