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媳妇叶琰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九章 媳妇叶琰

叶琰到紫枫别墅的时候叶无道正在神话集团处理一起紧急事件,叶河图略微歉意的拿出一副水晶国际象棋,两人在一楼大厅展开不温不火的厮杀,观棋如观人、叶琰已经摆脱行走偏僻险径以图胜果的瓶颈,这就是叶无道在国际象棋上和她的差距,叶河图总是那么提不起精神的打着哈欠落子如飞,不是说不重视叶琰这个棋风稳健实力雄厚的对手,似乎他天生是这个样子,无法对一件事情专心致志。 “叔叔,不是我说你,你这副样子怎么能让杨阿姨刮目相看,杨阿姨和杨上将都是那种苛刻到完美的人,你散谩、偏懒、碌碌无为、胸无大志……至少表面上这样的吧,杨阿姨怎么就还没有把你休了。”叶琰抚模着一颗水晶马凝视着棋盘叹气道,虽然棋局看上去自己巳经稳操胜券,但是其中的微妙牵引很可能就会使自己功亏一箦,她不敢有丝毫马虎。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也懒得和自己斗了,当一个人需要和自己挣扎的时候也就无趣了。” 叶河图靠在沙发上无所谓道,正在打扫房间的刘清儿第一次看到这个很好说话的叶叔叔流露出这么寂寞的神情.不过很快她就被叶河图的言行忘却这种感觉,绽放笑容的叶河图朝她挥挥手:“清儿,这是叔叔家亲戚,叫叶琰,才女哦,有机会你和她多聊聊,一定受益匪浅,来来来,国际象棋懂不,唉,我都快弹尽粮绝了,你给我看看有没有扭转乾坤的一手,旁观者清嘛……” 彻底无语的刘清儿腼腆的摇摇头,那副水晶象棋一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珍艺品。她觉得现在去碰是一种亵渎,叶琰是她见过叶弱水之后的第二个叶家亲戚。不同于叶弱水的似娇柔和难以掩饰的傲气,这个雍容和冷静交融的女孩似乎是天生的领导者,这股领袖气质和叶无道极其相似,这让她的自卑感更加浓烈。 “国际象棋其实不难学的,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教你,这个其实没有围棋的那么多定势。一般来说中国象棋讲阴谋。国际象棋论阳谋,你要是想出人头地、中国和国际象棋最好都涉猎一下。”磺琰淡淡看了一眼刘清儿。继而注视着棋局微笑道,没有刻意表现热情,也没有那种大家族的冷漠。 刘清儿微微一楞后轻轻嗯了一声,作为始作俑者的叶河图却趁此机会对叶琰展开大肆反击,坚苦卓绝的阵地战瞬间转换成叶琰最不想着到的追逐战。咒骂了一声卑鄙地叶琰凝神静想,她在国际象棋上的推算能力比起叶无道在围棋领域的“神算”有过之而无不及、“命运就是庞大数据的集合,掌握命运就是拥有精确地计算”,这便是叶琰的信仰。 最后即使成功挑起混乱局面的叶河图仍然在混战中惜败给老神在在的叶琰,啧啧称叹的叶河图对这个心目中地准媳妇象棋水准大加赞赏。最后就差没有天下第一问鼎棋道了,就连叶琰也受不了他的“恭维”,不客气道:“还不是给自己的败阵找一个心安理得的修饰。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刚才是谁故意转移我视线想要浑水摸鱼捞取胜利的?” “女人记仇,女人记仇啊。“叶河图喝了一口白开水道,他是叶家唯一对茶叶不感兴趣的怪胎,你要是把十八学士龙井茶给他,那简直就是糟蹋,这和囫囵吞下人参果的那只历史上最出彩的猪没哈两样。 “很不错的赝品,叔叔你的临摹水准似乎并没有下降啊,以前听无道说你没钱的时候就模仿书画大家的作品,看来不假,什么时候送我一幅。”叶琰独具慧眼.一眼就看出那幅被众多人吹棒的张大千泼墨画是叶河图的仿品。 “以后我就不怕兔崽子花言巧语糊弄你了,小琰终究是小琰,也只有你才能治得住他了。”叶河图欣慰道。 叶琰轻轻微笑,朝给她泡了一壶山村深山处野茶的刘清儿说了声谢谢,慢慢打量这幢别墅的布置,叶河图则淡然的跟她聊起欧洲的风土人情,这个时候刘清儿很自觉地选择离开、当她悄然上楼的时候叶琰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她的背影,随即和叶河图这个世界通侃起欧洲版图的渊源。 中午的时候怕麻烦的叶河图拉着准备做饭的刘清儿跑到小区门口的一家“粗菜馆“,取名大俗却也别有味道,饭菜贴近生活,没有山珍诲味鱼翅鲍鱼那些唬头,都是些精致的小菜,很多农家风味的菜式都让叶琰这位美食家赞不绝口,刘清儿则默默记下这些菜肴的味道琢磨开来,刚才一路走来的时候她就在背诵英语单词,既然叶无道给她的目标是半年通过雅思,那刘清儿的目标就是三个月到四个月,因为她知道自己踏入紫枫别墅的时候,她的人生轨迹就彻底改变了。 即使不能一飞冲天做凤凰,也不可以一辈做卑微的麻雀! “小琰,我可提醒你,你现在面临的竞争可一点都不弱于四五年前。”叶河图眯起眼睛奸诈道,给叶琰夹了不少千岛湖特产的野生蕨菜,这家粗菜馆虽然是建在本市首屈一指的高档小区门口,但是价格定位仍然十分平民化,所以吸引了不少附近小区的食客。 “呵呵,这个我无所谓,我能等,不是每个女人都像我这么有耐心的。”叶琰轻轻吃了一口松子鳜鱼,突然想到曾经在叶无道的生日宴会上和他一起捣乱的场景,颇有感慨的她不禁莞尔柔笑,这一林的粲然风情和绝代风华就连身旁的刘清儿都有点失神。 “能这样想就好,等,多简单的一个字,又有几个女人真的愿意这么做呢?小琰,你也不需要担心,叶家再怎么开明,也有大家族才根深蒂固的弊端,不是每个女孩都能进入叶家的,至少我这一关就不好过。” 停下筷子的叶河图莫测高深道,“无道不是神,他身边的女人也不可能都像向日葵一样把他当作太阳,就算现在能,也不代表将来还是。而且他又是对爱情容不得半点瑕疵的人,我敢断定陆续会有女人自动退出或者被取消资格,我相信你,除了我无话可说的雪痕,你是对他最合适的女孩。” “我会帮叶无道剔除一些没有资格爱他的女人、叔叔、你不会反对我用点手段吧?”叶琰轻柔却坚定道.明亮的眸子透出一股子执着。 “不会.不过我希望你最好不要直接插手.把最后的选择权还是交给无道。”叶河图缓缓点头道。 “嗯、我不会让无道反感的,我能把握好度。”叶琰自信道,被誉为叶家女诸葛的她就连那个银狐智囊团红人萧聆音都不放在心上,对自己能力的自负可见一斑。 刘清儿低着头慢慢吃饭,眸子闪灼着与平常不一样的光彩---- “抗州政府采取临时的房产调控手段,为了控制房地产泡沫第一次进行直接行政干预,别墅用地批示几乎巳经没有可能,千岛湖休闲房地产项目很大可能胎死腹中、这是抗州市政府的相关文件,其中第十七条中含糊指出……” “东方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任东方酒店集团董事长的何解语已径向媒体表示要兼并风云企业产下的大亨酒店连锁业.强强联手下东方酒店剑锋直指我省和浙江省,目前来看原先进入瓶颈的大亨酒店集团全国市场占有率是12%,东方酒店19%.兼并后的东方酒店集团不可小觑,而飞凤集团在一系列扩张后也仅仅是4%,我们是应该收缩战线固守本省还是继续扩张……” “《铁骑》剧组昨天突然被传出女主角柳姻替演风波.网上继《夜宴》替演风波后掀起新一轮演员敬业问题大谈论.在某些人的主导下誉论对我们天地娱乐公司暂时不利,而且恶搞《铁骑》的视频也开始火爆流传。” 眉头紧皱的叶无道在公司紧急董事会议上听着秘书林落燕的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陷入沉思,林落燕和所有人都望着神话集团实际上的决策者,陈彩陵耸耸肩后倒是不怎么在乎的拿起那些资料翻阅起来。本次出席的除了董事会成员,还有几个神话集团冒出来的新锐,一直跟随陈影陵的资本运作部副总监余政文,毕业于英国剑桥却被叶无道安排到基层的外贸部副经理绍旭、被陈影陵一手提拔起来的集团副总轻理袁启明,还有就是那个在台湾给叶无道当过球童的刑习枫。 “千岛湖那个项目我巳轻有解决的方案,不过现在不是最佳时机、先放一下。东方酒店集团想要和我们近身肉搏,那我们就奉陪到底,本省自然不需要担心,它这条强龙想斗我们飞凤某团这条地头蛇,呵呵,不轻松,关键的战场应该还是浙江,或者说抗州,这个议题等蔡总监回来我们再具体讨论,至于《铁骑》嘛,就当作是给我们的免费炒作吧,我相信孙天意会用实力给所有反对者一个耳光。” 叶无道干净利落道,拖泥带水不是他的风格,环视一圈后微笑道:“你们有什么想法畅所欲言,不要担心我给你们小鞋穿,呵呵。就算我是一个独裁者,那也是能够吸取意见的独裁者。” 那四个神话集团的新贵偷偷注意了身旁未来中国潜在的竞争者,似乎都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