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叶家诸葛(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叶家诸葛(上)

汪俊目瞪口呆的欣赏着余升明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变色龙表演,实在不明白这么一个在g省呼风唤雨的人物突然对自己低声下气,似乎两个人十分默契的转换了角色,死活要拉着汪俊去他下属酒店“放松放松”的余升明满脸诚挚的表情,让人难以相信这就是刚才那个不可一世的地头蛇。 最后在称兄道弟中余升明心虚的走出酒店房间颓然瘫痪在那辆高级商务防弹车里,叶弱水仅仅和太子党有牵连就足以让咄咄逼人的他头痛,谁想到那个神秘的太子会亲自保护一个女明星,难道这位太子党创建三年多却只露面几次的太子真的象传闻那样喜欢包养柳婳这样的超级大明星,宁惹政府莫惹太子,这是南方混黑道的第一条潜规则。 不停抽烟的余升明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手还是不停的颤抖,这只手曾经亲手掐死那个扬言要把自己送进监狱的丈人,也曾经在一个香港大佬面前砸碎一个叛徒的脑袋表明忠诚,从未有过这样的颤抖,恶人永远都只能臣服畏惧于更邪恶的恶人,而不是法律,更不是道德,太子党的传奇就像是一个魔咒紧紧拖拽着可怜的余升明,面对已经走向黑道神坛的太子,他没有勇气反抗,只有他们这种混黑道的才能体会叶无道的残酷血腥。 “要不找说说情?或者出钱让通融一下,何道明的家族虽然和杨家不能相提并论,好歹也出了两个中央委员,太子多少会给点面子。汪俊那种小人肯定记仇,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不是怕狗急跳墙,我刚才就替明哥杀人灭口了。”余升明身旁的保镖黄利刚建议道,当初作为特种兵退伍后因为几个对头的刁难他丧失原本的一切待遇流落街头,不肯奴颜婢膝的他在受尽坎坷后偶然救下被人追杀的余升明,从此他便成为余升明的贴身保镖,虽然余升明的所有肮脏罪事他都清楚,但是颇有春秋义气的他始终忠心保护这个恩人。 “赵谦明和何道明这两个吸血鬼这次恐怕躲在一旁偷笑呢,天晓得会不会出手相救,而且就算肯那也未必尽心尽力,唉,这次算是我倒霉,碰到这种事情,谁不知道叶无道的女人最碰不得。”余升明摇头苦笑道,和黄利刚一样他也有杀了汪俊的冲动,只不过最后他还是选择夹着尾巴做人。 “要不明哥去我那里躲躲。等风头过了再出来,我虽然没啥文化。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句话的意思还是明白的,我家是贵州的一个偏远山村,太子党的势力再庞大也不可能蔓延到那里,就怕明哥生活不习惯。”另一个保镖忐忑道。 “恩,这样最好。忍一时风平浪静,命才是本钱。省里的事情利刚你先应付着。” 余升明叹息道,拍拍那个来自贵州农村的保镖肩膀,神色有些自嘲,“当年我也和你们一样是穷山沟了跑出来的,有什么苦头没有吃过,对,老子是畜生,为了能在城里呆下去就抛弃了农村里的媳妇,为了能继续人模狗样的生存就杀掉了那个准备揭发我贩毒的丈人。呵呵,但是老子依然是全省十大慈善家之一,被老子资助上了大学的社会精英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当年要不是没钱上学老子也不会沦落到给人做牛做马,这个世道啊,就是这么回事。” “明哥是坏人,但是我知道很多人连人都不是,要不然我也不会跟着明哥你出生入死,因为明哥你至少把我当人看,狗娘养的,没钱婊子都不把我当人看。”黄利刚激动道。 “都说患难见真情,放心,这件事情过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们两个。” 余升明疲倦的闭上眼睛,准备暂时离开g省然后东山再起的他似乎没有想到以后会和太子党依然有紧密的关联,不知道他该庆幸还是悲哀,黄利刚和另外那个保镖都松了一口气,他们也怕余升明一蹶不振或者丧失冷静和太子党对抗,因为他们和太子党血狼堂几个成员关系不错,比起太子党那些隐藏的正规部队成员那还是要相差不止一个档次,用膝盖想都明白太子党能够存活并且壮大到今天,理由只有一个,绝对强悍的实力。 兴高采烈的汪俊屁颠屁颠来到叶弱水房间,今天的机遇算是他这辈子最值得炫耀的资本,余升明在香港上流社会和黑道也是小有名气,在澳门赌场更是出了名的一掷千金,汪俊越来越好奇叶弱水身边这个神秘青年的背景,当时他说出杨凝冰地时候明显察觉余升明除了一定程度的惊讶之外并没有恐慌,汪俊闲暇时从那些在大陆肯定是被查禁的书中多次看到杨凝冰的家庭背景和事迹,知道杨家所蕴涵能量和震撼力,所以汪俊更奇怪太子党和叶无道的魅力为何如此变态。 叶弱水没有向导这个有点娘娘腔的经纪人今天会这么执着的敲门,本来不想开门的她只好不情愿的让他进来,对他叶弱水还是相当放心的,因为他是一个玻璃,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已经见怪不怪的叶弱水对“男同志”并没有戴有色眼睛看待,所以两人的关系还是十分融洽的。 “弱水,那个余升明已经被我解决了,保证不会在演唱会期间找我们麻烦。”把功劳先往自己身上包揽的汪俊虚荣心现在几乎满溢出来,眉飞色舞的他得意洋洋的望着一脸麻木的叶弱水。 叶弱水哦了一声就没有动静了,她现在正为这件事情窝火呢,要不是余升明的出现她也不会和叶无道闹翻,哪里想再听到关于这个人的事情,汪俊似乎也发觉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尴尬的咳嗽几声,道:“弱水,那个叶无道到底是什么人,好象在g省说话很有份量啊?” “怎么说?”叶弱水总算提起一点精神,她对叶无道的了解也跟一张白纸差不多吧,或者说她知道的也就是外界都知道的。 “咳咳,好象余升明对太子党和叶无道相当的忌讳。”汪俊脸皮再厚,说这样到自己嘴巴的话还是有点脸红。 “好象太子党就是叶无道创建的,怎么,余升明这么怕太子党吗,似乎没有道理吧。”叶弱水清楚汪俊的那点小算盘,懒地鄙视这个死玻璃,寻思着叶无道真正影响力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么看来按照杨阿姨所说的意思这位表哥在南方都算能说上话的黑道魁首,只是,这可能吗? 苏惜水趴在柔软大床上捧着叶无道送给她的香水瓶发呆,她身边两个如今在北大的高中死党姐妹同时鄙视道:“花痴!”这两个和苏惜水一样以古典文学涵养惊艳大学的女孩如今在北大也是炙手可热的美女,虽然比起苏惜水的婉约内媚稍有逊色,但是也绝非一般美女那样徒有容貌而缺乏内涵,它们的家庭也是g省能够排上名次地,女孩的气质固然有那种自然天成的那种幸运儿,但更多的还是需要后天的培养,试想一个有钱人家天天练芭蕾和钢琴的女儿怎么都比农村女孩有先天优势。 “惜水。照你这么说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像老实人哦。”略微清瘦的美女眼神流盼道,腹有诗书气自华,抛开一身到脚的名牌穿着不说,她也是一个清新可人的兰慧美人。 “我看根本就是一个痞子~”另一个比起苏惜水要显得丰润一些的女孩眨眼睛道。 “痞子怎么了,他是一个不一样的痞子,他道行够深,能够骗走我的心,算他本事。” 苏惜水掩嘴笑道,经过叶无道滋润的她风采绝对不是青涩女孩所能媲美。女孩的清纯本质和女人暗香浮动的撩人风情水乳交融,苏惜水回到家后所有长辈都说她变漂亮了,苏家大大小小的亲戚中自告奋勇要给苏惜水介绍对象的起码有十多个,阵容之庞大可想而知。 “爱情如毒药,你算是病入膏肓了。没救没救了。”两个女孩无可奈何道,看到苏惜水脸上幸福光彩,她们原本大学不恋爱的想法有了微微的动摇。 苏惜水抚摸着那个造型古典的香水瓶嘴角微微翘起,“你们不知道他下棋的时候有多么清奇古朴,纵横间就像古代剑客那样飘逸潇洒。周雅,你不是最崇拜曾经那个一骑绝尘的不败少年李世石,崇拜他的那种一子落万人惊的锋芒毕露吗,嘿嘿,无道可是在网上和李世石厮杀过的哦;赵雪仪,你们北大篮球队的两大皇牌还不是照样被叶无道打得无话可说,再说了,我们家无道还是街舞和钢琴高手呢。” “他围棋有这么强,我才不相信呢,李世石和石佛李昌镐一样可是每天十几个钟头钻研棋谱的那种人,这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惜水,该不会是他吹牛吧?”周雅怀疑道。 “我爷爷说他有国手的水准,你说他是不是在吹牛呢?”苏惜水嘿嘿得意道,痴迷围棋的周雅每次来苏家都要和苏家老爷子下棋,当然知道苏惜水爷爷的雄厚棋力,既然这个权威都这么说那么那个叶无道就不是一般的恐怖了。 赵雪仪托着嫩腮无限神往道:“一个男孩子如果能给我弹奏《longlongwaytogo》的话,我一定会爱死他的,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人会和家庭钢琴教师发生不伦关系吗,这就是懂得钢琴的魅力。” 苏惜水突然轻轻叹息,嘟着小嘴道:“问题就在于他太优秀了,我总是患得患失,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两女捂住嘴巴异口同声笑道:“花痴,凉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