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娱乐圈(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五章 娱乐圈(下)

抽着雪茄的余升明眯起眼睛望着眼前这个摇尾乞怜般的经纪人,想到叶弱水的不识相他就极度不爽,在本省他即使不能用为所欲为来形容,那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风云人物,本省作为中国开放的重要门户素来鱼龙混杂著称,出身贫穷的他能有今天手段自然不弱,以前是他在别人面前做狗给人看,现在欣赏别人做狗十分有成就感,他身后的两名强壮保镖是他花了近百万雇佣来的退伍军队精英,为了防止遍地的仇家报复,他停在酒店外面的那辆宝马也被改装成高级防弹车。 和一般纯粹砸钱玩女人的富商不同,他不仅仅和杨凝冰想要铲除的本省地下经济巨头刘谦明有相当紧密的联系,还和香港的黑道大佬交情不浅,被他强行上床的女明星不计其数,但是还没有人敢站出来指控余升明,就算在北京也有人说刘谦明和余升明以及在政府部门的何道明是g省的三个土皇帝,号称“g省三明”。 “明哥,弱水这丫头不懂事,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和一个黄毛丫头一般见识,等演唱会结束我一定带着她登门拜访给您赔罪。”汪俊心里暗暗诅咒这个鬼地方的人生地不熟,要不然在香港他多少还能请出一些中小帮派的老大出面调停,口干舌燥的他已经给这个据说是g省一霸的男人解释差不多半个钟头,但是城府颇深的对方就是没有表态,和这样的地头蛇交手汪俊还真是束手无策。 “一百万。” 余升明直接开价道,和女人上床他从来都走这样单刀直入,以前他都走看那个女人带给他的快感如何才甩多少的钱,这一次他倒是先开价再上床算是破例了。纵横花丛的他对叶弱水可以说是一见钟情,虽然说他这样的男人更习惯经验丰富地荡妇。但是就像丰盛大餐吃腻了就特别想要清新可口的甜点,余升明对叶弱水这朵香港演艺圈新的玉女派掌门垂涎三尺,他不是那种挥金如土的挥霍者,而是一个不错的投机和投资者,他的打算是花一百万上了叶弱水后初步控制她这棵摇钱村,然后把她作为拉拢香港大佬地资本。香港黑道的魁首也许因为错综复杂的关系网互相牵制不动叶弱水,但是身在大陆的他却可以,他相信只要叶弱水有了第一次就会彻底堕落,对女人余升明自负巳经了如指掌。 “明哥,你也知道我的难处,现在弱水的确没有恋爱的想法,要不我撮合一下你们这对有缘人让你们慢慢来?”汪俊最怕地就是这种露骨的威胁和利诱。因为这就是对方地最后底牌,自己再巧舌如簧也难改变对方的初衷。 “两百万。不包括给你的五十万。” 余升明成熟的微笑继续悬桂在那张貌似始终和善的国字脸上,他这辈子从来不相信人,只相信钱。想到叶弱水如今的人气和影响力,他似乎也发觉自己的出手有点寒碜,也就原谅汪俊变着手法的“讨价还价”。 “明哥,真地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要真是钱,香港几个黑道大佬早就和弱水上床了。你就不要为难我们跑腿的了,弱水自己不答应,那就算借我十个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怎么样,不要说想象唱片公司的几个总裁饶不了我,叶老也会把我杀了。”汪俊哭丧着祈求道,碰到余升明这种 “要么你死,要么叶弱水跟我回去。” 余升明还在混小弟的时候偶然一次听到老大们在酒后狂侃所谓的气势,要讲究在气势上压倒对手达到不战而胜的兵家圣道。后来终于跌跌撞撞坐上老大宝座的时候也与时俱进地倒着着了几本书,明白这叫做“狮子搏兔,”,要的就是“君临天下“的效果,其实他本来对叶弱水还没有真的要到“抢”这种地步。但是汪俊的妥协和卑微给他制造了一种稍稍用点手段就能够抱得美人归地假象。 “真的没有回旋余地?” 汪俊脸色阴沉道,做狗毕竟也不是那么件惬意舒心的事,这个时候的他也许还是条拘,不过巳经是一条绝望下产生鱼死网破想法的凶狠豺狗,说实话汪俊也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的小人物,被余升明这条地头蛇这么侮辱心里也憋着一股火,他还真不相信余升明敢在这里给他放血 “没有。” 余升明也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叶弱水是他势在必得的猎物,绝对不容错过!他盯着这个稍微有点底气的经纪人冷笑道:“不要以为自己认识几个香港没有名气的混混就能跟我叫板,不说他们没有这个实力动我,就算有,香港和大陆可是相差很大很大,你这次全国巡回演出要不想坎坎坷坷就给我聪明点。” 汪俊原本积累起来的那份勇气被余升明打击得全部消散,无奈的望着眼前这位笑容阴森的中年人,怪不得被人叫做笑面虎,汪俊心里盘算着怎么应付公司和叶老,突然他想到昨天白天在叶弱水身边出现的那个青年,似乎弱水提到过他的母亲是本省的副省长,仿佛抓到救命稻草的汪俊试探道:“弱水明天还要去一个亲戚家,要不明哥你再忍一天?” “哦?弱水还有亲戚,那最好,明天我陪她一起去拜访。”余升明似乎明白汪俊的伎俩猖狂大笑道,他还真不相信叶弱水能在g省搬出什么救兵,他跟g省地下经济霸主赵谦明和家族成员多位走南方“封疆大吏”的何道明都沆瀣一气,在这块他的地盘上要拿出让他忌 讳的角色还真是比中**彩还要难。 “杨副省长。”汪俊硬着头皮道,希望这门亲戚不是属于八杆子打不到的那种类型。 余升明今晚第一次收敛起笑容,狠毒的眼神打量着汪俊恍惚的脸色,似乎在确定汪俊这个说法的真实性,刚刚晋升中央委员的杨凝冰最近势头正猛,g省经济在率先试脸的全国各省绿色gdp中高居榜首,一时间被全国范围内报道赞扬,人民日报和党机关报也都用大篇幅介招这位中国最年轻中央委员的卓越成绩,其实谁都清楚g省除了省委书记苏老爷子还稳坐钓鱼台的掌握全省干部生杀大权,接下来的二把手不是省长或者副省委书记,而是这个素来以军治政的副省长,加上苏老爷子和杨望真的生死之交和外界传闻苏家丫头和叶家继承人的暧昧关系,谁都知道g省是杨家的坚定拥护阵地。 “杨副省长,呵呵,还真是很凑巧啊。”脸色狰狞的余升明咬牙切齿道,他不像有金融大鳄做靠山的赵谦明,也不是家底深厚的何道明,一旦真的出事铁定是树倒猢狲散的没有人给他出头,杨凝冰这个女人可是赵谦明恨不得杀掉的头痛角色,因为这个女人损失了几十亿的赵谦明到今天还不敢动她的一根头发,余升明不得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明哥听说过太子党吗?”汪俊干脆死马当做活马医,一看搬出那个青年的母亲有效,灵光一现的他似乎感觉对这个太子党有点印象,那个孤傲青年既然不说自己是家世而是这个太子党那自然也不会太逊,珠不知道他今天算是拣回一条小命了。 “废话。”余升明心里一惊沉声道,要是在太子党的总部所在地说不请楚太子党就和美国人不认识开国总统华盛顿一般滑稽,g省三教九流对待太子党的态度相当复杂暖昧,余升明也是一分嫉妒三分好奇六分敬畏,像他这样的人想要巴结太子党的核心层根本就是妄想。 当初他曾想通过赵谦明和太子党高层接触,赵谦明有句话让他一直震撼到现在:在南方,能够让太子称兄道弟的人要么死了,要么还没有生出来,他看你和我的眼神,跟看畜牲是没有什么两样的。 “有个青年说太子党在南方罩着弱水,想碰她就要先和太子党谈。”这番话说出口后汪俊也有点后悔,似乎这个话说得太嚣张了,不过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他难得计较余明会不会和这个太子党摩擦。 余升明头上开始流汗.脸色和难产的孕妇有的一拼,感叹自己是不是踩到狗屎了。 “哦,对了,那个和弱水在一起的青年叫叶……叶无道,对,就是他。”汪俊开始祈祷这个叶无道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叶……叶无道……你确定?”余升明再也无法镇定,面如死灰。 汪俊纳闷的点点头,不清楚余升明为什么如此恐慌,不过知道今天的风波应该暂告一段落,从来不信奉上帝的他决定以后要多谢这个喜欢用“信我者得永生”勾引人类的老头,他一个香港娱乐圈的人当然不清楚现在整个南方都是这个太子的疆域 在南方,除了轩辕龙主,已经无人能够和叶无道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