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娱乐圈(中)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四章 娱乐圈(中)

叶无道没有想到有人还敢在南方打叶弱水主意,虽然叶弱水这样毫无杂质和菲闻的偶像明星是那些钱多得没地方消遣的中年男人或者临老入花丛的老家伙的渔猎目标,但是那个白痴经济人就没有警告对方叶弱水是太子党庇护的对象吗,娱乐圈的潜交易和内幕让叶无道越来越不放心叶弱水,如果没有足够雄厚的后台背景,她这次巡回演出肯定会遇到各种刁难,他柔声道:“谁欺负你了,我派人踢他屁股。” 要是让叶无道知道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那就不是口头上说的“踢屁股”这么轻松惬意了,而是被一群性取向有问题的男人强行蹂躏屁股了,当时连超级偶像张养浩都被叶无道拿去做鸭,慕容俊杰也当了回**明星,叶无道的无耻手段可想而知。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啦,习惯了就好。” 叶弱水在宾馆房间的柔软大床上抱着一只布袋熊故作轻松道,她可不想一来这里就给叶家添麻烦,杨凝冰比她想象的要平易近人,叶河图也十分有趣,但是她就是不希望叶家为她操心,也许骨子里她自己也觉得做个舞台上和屏幕前“卖弄”的艺人是不务正业。 “习惯就好?你还想养成这种习惯?”叶无道隐隐作怒道,声调也提高不少。 “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你干嘛这么大惊小怪!”叶弱水赌气道,似乎不高兴叶无道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她就象被叶无道和家人宠坏的孩子,对叶无道叶弱水并没有太多忌讳。“少见多怪。” “敢情是我自作多情了,娱乐圈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我比你懂得多,这滩脏水的深浅清浊我也比你清楚。你最好不要奢求能有真的爱情发生,或者有什么热心人出现在你面前,什么时候你不当明星了,你才可以过正常的生活。现在别人给你的一根烟也许是毒品,给你的一杯酒也许就有春药,你第一次来大陆,我希望你不要像个小孩,否则最后吃亏的还是你!”叶无道冷笑道,他本来就心情就不好,叶弱水地刁蛮让他躁动的心境掀起一阵不平静的波澜。 “你是不是觉得娱乐圈就是一个充斥**易、黑手内幕的地方?”和叶无道脾气相近的叶弱水针锋相对,似乎她觉得叶无道对娱乐圈的鄙夷就是对她的轻视,这让她像个竖起刺的刺猬。 “难道不是吗?只要我愿意,我现在可以叫到几十个所谓的女明星去酒店开房间。”叶无道压抑下不满微笑道,对叶弱水的好感无形中下降了一个档次,没有办法,身边所有的女人都有慕容雪痕那么完美的一个女人做参照物,也许做他的女人是绝对不能平庸的。 “那你和那些猥亵的男人有什么不同?”叶弱水冷冷道。 “不同的是我的品位比他们高。” “以五十步笑百步,没有想到你也是这么庸俗的男人,真让人失望。” “我会给你充分的尊重,你如果洁身自好,那么就算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子孙要动你我也一样让他知道自己是一条狗,如果你选择要堕落,那么就算你再怎么声明狼籍我也不会过问,当然,叶家任何成员都不会有异议,这一点你放心。”叶无道本来并不想和这个名义上的表妹关系闹僵,只是习惯了女人体谅和顺从的他没有想到叶弱水这么强势。 被叶无道挂掉电话的叶弱水抱着那只布袋熊楞楞坐在床上发呆,她没有预料到原来只不过是一个问候电话能发展到这种僵局,她清楚自己从小就是那种争取各项第一的人,跳级学习的她凭借过人的天赋进入英国剑桥,几乎每门课她都要求自己拿到全班最高,羽毛球、溜冰、游泳甚至钢琴她也都要求自己上同龄人中最优秀的,她的惊人锋芒使得没有一个男生敢鼓起勇气追求她,所以叶弱水一路辉煌的走到今天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挫折和败绩,见到叶无道后她刻意收敛了自己的锐利个性打算做个乖巧温顺的淑女,但是在今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丧失最起码的冷静。 加上叶无道今天被欧眦斯整得狼狈不堪似乎没有一贯的怜香惜玉,两个性格相似的叶家精英终于发生第一场碰撞。 “他最后那句话真的很过分呢,难道他认为我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吗?真是一个不肯有丝毫妥协的男人,是因为太优秀了吗,他凭什么敢动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子孙呢,杨阿姨的父亲杨上将可能都不会这么**裸的扬言吧。黑道,嗯,不知道他的那个太子党能不能和我们香港的新义安和洪门抗衡,应该不能吧,他现在才几岁啊,唉,真是头痛。”叶弱水对着那只庞大的布袋熊柔声道,自从进入娱乐圈她就听从经纪人的意见收敛脾气和棱角,所以在杨凝冰一家人面前她都比较像个温婉的小家碧玉。 今天其实也确实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就是有人想要请叶弱水吃饭,叶弱水自然不会应酬这种无聊的饭局,也许是她的回绝足够不留情面,再加上对方也算是本省有头有脸的人物,面子上过不去就放下狠话要让叶弱水的这场演唱会来点八卦和波折,还扬言叶弱水最后总要乖乖地陪他吃顿饭。 这种事情其实在香港也时有发生,有这么种说法,每个港台女明星都有价格,要看价格就得看你饭局的出价,有人戏言如今叶弱水的饭局价格已经超出林志玲、刘嘉玲等老牌明星,邀请叶弱水的大款和名流趋之若骛,打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幌子谗涎叶弱水的他们无一例外的被拒绝。 隔壁叶弱水的经纪人正在和一个有点发福的中年人套近乎,汪俊能够被幕后老板叶正凌选中做叶弱水这棵摇钱树的经纪人在交际方面功力深厚,属于那种即能够狐假虎威又能够放下面子做哈巴狗的“聪明人”,这个时候的他就完全是一条卑躬屈膝的狗,在一群访客中间毫无尊严可言。 汪俊望着对面那个神色狠峻的中年人,偷偷擦汗的他终于明白大陆和香港的不同,开始担心叶弱水今晚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