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家庭审判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二章 家庭审判

萧音涵本来想要送叶无道到巷口,但是叶无道等她到门口的时候就婉言谢绝,有些犹豫的她最后没有坚持,等萧音涵关上门的时候叶无道颓然靠在墙上,等到瞬间苍白惨淡的脸色渐渐平缓的时候他才走下楼梯,刚才把地上的血迹偷偷擦干净后身体就有些支撑不住,欧鈚斯这个堂堂黄金大祭祀竟然和五个神圣武士同时出手,刚想骂欧鈚斯卑鄙的时候叶无道就想到当初自己给这位梵蒂冈教廷副裁决下春药的场景,心情也好上许多,蹒跚着走到车里闭目凝神,望着鲜血淋漓的右手,他嘴角勾起了一个冷漠嘲讽的微笑,你们敢深如大陆,就算是强龙我也要把你打成虫! “爱的最高境界在于‘不说’,就是把爱情摆到心里,含在口里,流盼眼底,都比挂在嘴上可贵而扣人心弦……” 萧音涵窝在沙发上捧着一本《流水岁月爱情格言》轻轻诵读,喜欢宁静和详和氛围的她和萧破军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安静似水,一个则如同永不熄灭的烈火,在酣畅淋漓的战斗中不停燃烧,让整个中国黑道都感受到那种摧枯拉朽的震撼。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什么时候能够让萧破军朝对栽培之恩的叶无道出手,那就是叶无道伤害这个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萧音涵双手摩挲着这本装饰精美的书本,把书捧在胸口环视着冷清的房间,喃喃自语,“谁说爱一个人就要拥有呢,占有不是爱情地全部,一个不懂付出的女人只能是打着爱情幌子的自私鬼。” 这个时候萧音涵接到一个电话,趴在沙发上的她微微皱眉拿起电话,她知道能够半年每天坚持打电话的男人只有他一个。话筒那头温醇的嗓音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中显得格外暖心,不管怎么样,被人如此爱着都是一种幸福,可以让整个冬季温暖起来的幸福。 “音涵,我这次在荷兰出差偶然看到几种很漂亮的郁金香,不过只可惜不能带太多,明天我给你送过去吧,不过听你说家里摆着郁金香对身体不好,你要是觉得不适合就卖给那些喜欢的人吧,反正你看过就行。” 谁都知道这绝对不是偶然,事实上他整个出差期间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寻觅能够让心爱女孩挚爱的郁金香花种上。 “你这样会让我为难的。”心存感激的萧音涵放下书本有点不自然道,她知道他真的是一个好男人,他几乎和现代男人地丑陋禀性绝缘,出身书香门第的他在商场成绩斐然,有着百万年薪却从不沾花惹草,更难得的是他母亲也是花店的常客,和萧音涵很谈得来。在外人眼里他们就是最般配的一对璧人。 “那好吧,我先谢谢你了,那明天我送给你妈妈几盆我自己弄的盆景吧。”萧音涵似乎并不想白白接受他的郁金香。 电话那头传来轻微地黯然叹息,一阵照例公事般的嘘寒问暖后萧音涵终于如释重负地听到他说再见,这种感情依然有着负担,双方都是,拿起那本《流水岁月爱情格言》,萧音涵看着书本中央那张和弟弟萧破军的合影,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碰到一个不错的男人,却不爱,确实有点遗憾,但是仅此而已。” 叶无道在太子党控制的一家医院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后就不露声色的回到叶家别墅,当林傲沧和狼王看到那惨不忍睹的伤痕时,饶是久经战场的他们也感到一种惨烈的寒意,虽然叶无道没有说出这场战斗的任何原由和细节,但是多少清楚叶无道雄厚实力的两大天王都明白这种程度的较量背后肯定牵扯到惊人的内幕。事实上这一战的结果以最快速度传入欧洲,引发一连串多米诺骨牌效应。 梵蒂冈教廷对宗教裁判所副裁决欧鈚斯此次的擅自行动结果进行最严密的封锁,欧洲各个曾经被影子冷锋蹂躏过的家族财阀和黑道巨头都开始展开新一轮的蠢蠢欲动,本就暗流涌动的中国大陆这一次需要接受一次大规模的渗透,真不知道素来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选择闭关的龙帮知道叶无道不仅仅给她带来一个日本黑道、还有整个欧洲的大量不明势力后有何感想。 “不知道太子这次的行动有什么意图,要知道战魂堂和血狼堂的精锐部队原本都是已经秘密调往深圳附近,这样的突然变动很容易暴露既定目标,唉,看来这次隐藏的对手相当不俗啊。” 林傲沧站在医院顶楼栏杆前望着叶无道沉稳冷静的背影淡淡道,他虽然被誉为太子党的小太子,在新生代成员中有相当不错的根基和威望,但是谁都清楚林傲沧永远只能生活在叶无道的影子下,尤其是当叶无道利用那场叛乱把林傲沧所有退路都断绝之后他便再没有机会。 “我们只需要简单干净地执行太子下达的命令,其他的事情都不需要你操心,记注,做下属,最重要的是本分。” “你还怕我造反不成?” 林傲沧冷笑道,他没有萧破军善战,没有凤凰善谋略,没有狼王的犀利,貌似最出众最鲜明的他其实在太子党内部并没有多大实权,日、月、星三组,他能接触的是最虚幻的星组,一个完全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平台。加上李玄黄等老一辈的太子党核心成员地位根本无法动摇,林傲沧就处在一个十分尴尬的位置,若非他在这次叶无道一手策划的太子党叛乱中立功,他相信等到李玄黄和费廉等人回来后他也就彻底被架空了。 “造反,哼,你造反我就能摆平,林傲沧,我倒是很期待呢。”狼王仰天豪爽笑道,不理会脸色青白的林傲沧径直走下天台。 “真是相当不错的奴才!” 林傲沧神色阴霾,嘴角的笑意泛着森严阴冷。 天空中弥漫着一股浓重得化不开的诡秘氛围。 负伤的叶无道回到别墅却看见所有人都坐在一楼客厅望着自己,坦然坐在杨凝冰对面的沙发上露出灿烂微笑,他知道在做坏事露馅或者丑闻败露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大义凛然,比如偷情东窗事发,明明是你和旧情人幽会,却惊吓之下傻乎乎地把你上了你老婆妹妹的秘密招了出来,那你就彻底无药可救了。 做坏人也不能太没有素质和品位,偷东西能够在偷东西之后顺手牵羊的偷心那就是境界。 原本装模作样看杂志的叶河图看怪物一样地盯着叶无道,自言自语道:“这次算是又被幸运女神那****了一次,小子不愧是我的儿子,能活下去才是真正的强者,不错不错。”似乎有种释然的他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慢慢摇头晃脑地走上楼梯,最后嘴角撇了撇杨凝冰的他给了叶无道一个幸灾乐祸的邪恶笑容。 叶无道望向刘清儿,这个女孩嘴角微微翘起,爱莫能助地悄悄耸耸肩,煞是可爱,她是那种慢慢让你感觉很不错的女人,眼睛会说话,有点柔弱的感觉,但是永远不会折断,软弱却具有最坚强的韧性,这种矛盾就像叶无道轻浮却具有最执着的信仰是一样的。 杨凝冰和明显站在姐姐一条战线的杨素宁拿出那番面对电视屏幕的表情瞪着心知不妙的叶无道,每次杨素宁都不帮忙叶无道都会有绝望的念头,毕竟面对老妈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叶无道所有的阴谋诡计那在杨凝冰的眼神下用都不敢用,只能支支吾吾的装傻希望能够蒙混过关。 难道是自己因为夏诗筠的事情在上海那场孔家晚宴的后遗症,又或者国安局抓到什么自己太子党的把柄不放?杨凝冰对叶无道虽然十分宠溺,但那些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真的在大事上绝对没有半点含糊,所以叶无道这个纨绔子弟接受的肯定是最完整和系统的教育。 “好歹让我知道我是怎么阵亡的吧?”叶无道望着杨凝冰可怜兮兮道。 “就知道你死猪不怕烫。”率先打破僵局的杨素宁噗嗤笑道,看样子这次她依然没有落井下石的想法。 “有个我想不到的女人给你打电话了。”杨凝冰有点无奈道,在叶无道的脑袋上敲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