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背水一战 - 极品公子

第四百二十章 背水一战

“感觉还是没有变啊,和慕容雪痕争夺一个男人真不是件明智的事情。” 有个容貌神情都神似叶无道的女人坐在大街对面凝视着叶无道的一举一动直到他开车力去,她不象叶晴歌那样缥缈虚幻,也不是慕容雪痕的那种风华典雅倾国,她和叶无道一样如同入鞘的剑默默绽放璀璨光芒。 她就是叶弱水嘴中的叶锬,一个被誉为女诸葛的叶家强悍继承人,听说神秘消失三年的叶无道终于出现后她便从欧洲大老远跑来,拖着腮帮喃喃道:“该给你怎样的惊喜呢?” 叶锬的爷爷是银狐叶正凌的亲弟弟雪狈叶正强,叶家虽然出身寒门,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在叶正凌发家之后一个个原本落魄的家族成员都绽放光彩,叶家三兄弟除了从商的叶正凌和叶正强之外还有曾经在黑道叱靠风云的叶正德,不过后者不知所踪很多年了,雪狈叶正强和兄长一样擅长谋略,在商界如鱼得水,叶氏家族在光芒掩盖所有人的银狐叶正凌渐渐淡出视野后就数叶正强最为耀眼,他的子女虽然没有叶正凌的那般显赫,但也绝非泛泛之辈,只可惜到了这一代并没有男性继承人诞生,似乎是叶家的基因太过诡异导致现在的局面,外界那些叶家的死对头则习惯用叶家坏事做尽才会有此报应这种说法。 叶正凌远渡大洋彼岸后大部分叶家势力都迁离大陆,毕竟任何一个家族都不能和华夏经济联盟正面抗衡,可以说,叶正凌发家之后就像引爆了原本郁郁不得志的叶家,叶家不可理喻的一下子站在领域之颠,这也牵扯出叶家和华夏经济联盟的一场宿怨。叶正凌这一代之后的继承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使得叶家持续而稳定的前进。到了叶无道这一代除了男性继承人地稀缺之外各个方面都仍然强悍。 “没有想到住得这么偏僻。难道萧破军就不知道给她买栋好点的房子吗!”行驶在小巷弄口的叶无道皱眉道。萧音涵的华店早已经提前关门,根据地址找到这里的叶无道没有想到萧音涵仍然住在贫民区之称的城南区,虽然知道有人暗中保护她,但是他还是不放心萧音涵住在这种地方。 把车停在巷口下车问路的叶无道在摸索了将近半个钟头后终于要到达萧音涵的住所。就在能看到那幢房子的时候叶无道突然朝头顶前方的电线杆方向用英语冷笑道:“教皇这老头子还真是对我念念不忘,难道是想拉我去和他继续谈论那个没有答案的问题,这次又是几个呢。九个。还是十三使徒?” 电线杆顶端赫然出现一席白袍的为伟岸金发男子,俯视着叶无道的他用浑厚声音毫无感情道:“选择吧,生还是死。” “啧啧,没有想到一直在东欧和美国镇压异教徒的武士团副团长欧呲司祭祀也有空来中国旅游,噫,怎么加上你也只有五个神圣武士呢。难道那个黑暗右手带领教徒背叛罗马教廷的传言是真的,那么真的可惜了,我还以为我这次一定死呢。”眯起黑眸的叶无道阴阳怪气道。 白袍男子并没有丝毫的情感波动,冷冷道:“这次你一定会死。” “我们也算是老相好了,你在两年里追杀我不下五十六次,哪一次不是向那个固执的老头信誓旦旦说要把我带回梵蒂冈教廷,结果呢?”叶无道无所谓道,只要教廷的阴阳王和黑暗右手这两个横扫欧洲的变态没有跑出来对付自己就没有必然的胜负结局,当初八次陷入毕死之境有七次都是因为有这两个人之中的一个在场,眼前的神圣武士团领导欧呲司黄金大祭祀虽然足够强悍,但是还不足以让叶无道毫无生还的希望。 “可惜你这一次没有选择一个可以后退的地点,想不通处处谨慎时时警惕的影子也会犯下这样的粗心错误,你有信心和我交手后一个人对付五个神圣武士?” 白袍飘飘的欧呲司祭祀冷笑道,虽然在教廷中拥有和红衣大主教一样的权威和权力,或者说更胜一筹,但是在被叶无道三番五次的逃脱后素来自负的他就有一种负罪感和羞耻感,今天他本来应该在美国铲除那些冥顽不化的异教徒,但是偶然得到叶无道消息的他私自作出要杀掉影子的决定。 自从黑暗右手背叛罗马教廷后他的地位就更加不可撼动,从小就进入教廷的欧呲司祭祀一直在向那个伟岸的背影靠拢。 欧呲司相信杀掉影子就是一种证明,证明他更适合站在神的左右。 “那时因为今天的我有干掉你们的想法。”叶无道眯起眼睛凝视着欧呲司似真似假道。 欧呲司身为宗教裁判所黄金大祭祀这个显赫光辉的荣耀之职位,本身就具有绝对的实力,素来以冷静和果断著称,被教皇视作那个信仰帝国的一个支柱,不过就连他这样几乎忘却俗世感情的人也对叶无道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感到好笑,微笑道:“虽然清楚你的实力比我强,有希望在将来成为修罗道第一人,但是想要一个人对付五个神圣武士……呵呵,除非你是太阳王,或者你们中国的青龙。” “啧啧,这两个那可都是本人要超越的对手呢,欧呲司,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比我弱了?”叶无道玩味道。 “因为我确定你今天一定会死,所以无所谓了。” 欧呲司的笑容无可挑剔,他本来就是那种欧洲魁梧阳刚中罕见蕴含阴柔的美男子,这样的灿烂笑容恐怕含有女人不动心,和叶无道交锋四十多次,欧呲司发觉自己真正成熟了很多,他等一下还要在叶无道濒临死亡的时候说一声谢谢。 “难得你这么冷静的家伙说出如此狂妄的结论,知道我们中国人为什么那么崇尚背水一战吗?” 微笑逐渐收敛的叶无道拔出那把数百年未曾染血的圣道之剑,璀璨的剑身流华让所有人都有刹那间的恍惚,就是那么一瞬间,叶无道已经诡秘消失,显然他要用行动给欧呲司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