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把情敌太监(中) - 极品公子

第三十八章 把情敌太监(中)

有些时候第二名没有奖品,比如战场,比如情场! 要么胜利,要么人死或者心死! 叶无道无所事事的在天台上抽起烟,眼神有点涣散,再没有凌厉和阴险。 有人说从一个人抽烟的姿势就可以判断出一个人的性格,甚至还可以知道一个人的**能力。 虽然无法了解这些,但是叶无道此时的颓废和蚀骨的优雅是轻而易举可以感受的。他慢慢回味着与前面那个冷艳女孩接吻的滋味,还真是满嘴噙香啊,当然他当时魔爪也是不甘寂寞的覆上了她的胸部,只不过动作轻缓加上时间短暂,女孩并没有来得及发火。 到底是处女有味道啊,一笑一颦都有着别样的景致。 当然,像慕容雪痕、吴暖月这样自己开苞的美人,就更加动人了。 因为她们所有的风情都只为你一个人绽放! 看完吴暖月她们的表演,时间过去了不少,此后下面好像再没有引起慕容雪痕那样的轰动。 实在是无聊的紧,叶无道扔掉烟屁股,决定到下面逛逛,说不定就有桃花运让自己撞上了,叶无道解释所谓的自力更生就是美女要自己亲自找,天上掉美女砸死你虽说算得上是最浪漫的死法,但是概率为零。 走在宁静的林中小径上,叶无道浮躁的心逐渐平静,看着片片飘零的黄叶,落叶归根反哺大地,叶无道有一种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超然感受。 平静的笑意爬上叶无道的嘴角,温馨,带着点秋天少有的暖意。 这个时候远处迎面走来一对情侣模样的男女,叶无道想到自己和慕容雪痕总喜欢在冬天一起手牵着踩对方的雪印,嘴角的弧度又大了一点,相对于蓬勃生机中暗含挑逗的春天、美女穿的最少但是炎热难耐的夏天和看似丰收却预示冷清的秋天,他更喜欢冷酷的彻底干净的冬季。 但是当他看清楚对面的人时,再也无法笑出来,因为其中的一个便是他接下来要征服的头号对象----韩韵! 顿时叶无道全身僵硬,转为充满苦涩的笑容凝固,叶无道告诉自己一定要保持微笑,在失败的时候能够笑着走向自己不愿意接受的结果,才有可能重新站起来接受下次的胜利。 但是他发现这样做真的好难,心中的苦涩让他产生一种无力感。 那个男的高大英俊,身上的书卷气让人自惭形秽,就连笑容里似乎也蕴含着儒雅的味道,更加令叶无道沮丧的是那个文雅男子的成熟气质是只有十五岁的他不可能拥有的----不管他在同龄人中再怎么突出再怎么优越,有些经历阅历是无法提前拥有的! 低着头的韩韵显然还没有发现对面的叶无道,不知道为什么红润的俏脸有些苍白,原本灵慧的双眼没有了往日的光彩,但是脑袋已经呈现空白状态的叶无道根本无法注意这些细节。 有些时候,与你擦肩而过的不仅仅是人,还有爱情。 就这样,拿出最后高傲仰起头的叶无道和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韩韵擦肩而过。 在韩韵走过的时候,叶无道驻足原地,浮起一个自嘲的苦笑,闭上眼睛做了一个深呼吸,睁开眼睛后伤痛明显减少,大步向前走去。 突然韩韵想起什么还是感受到叶无道的气息,猛地一回头,却只是看见那个带着点落寞带着点伤痕的背影,她的心一阵抽紧,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失去了什么,内心的痛楚越来越明显,向浪潮一样吞噬着她的心口。 “凌锋,我决定了!”韩韵泪眼朦胧的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凝视着那逐渐远去背影,坚定道。 …… 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叶无道强抑制住的感情终于爆发,一声怒吼倾泻而出。 “韩韵,我叶无道不要你难道会伤心吗!?” 叶无道身后的一个人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叶无道仰天狂笑。对于他来说为了一个女人如此伤心是不可理喻的----当然除了他相依为命的姐姐。男人就应该过着“拔刀笑江湖,割头饮敌血”的刺激生活,女人,只能是偶尔发泄**的生物。 “你想通了?”叶无道阴森道,现在的他没有了往日的傲气,但是多了一分狠毒。 “是的,我想通了!”回答的干脆,没有任何多余的累赘。 “你不怕这是一条不归路?你不要人认为我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做不出什么事情来!”叶无道冷笑道,“如果你是因为我帮你治愈姐姐的眼睛,抱着报恩的心态才过来找我,我劝你还是回去吧,因为就算你不求我,我也会设法治好你姐姐的病!” “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吃江湖也是只能吃江胡这碗饭的,这个在我六岁打倒一个初中生的时候就知道了!那一次,我用手戳瞎了他的眼睛!” 少年眼睛中的炽热和身上的气势让叶无道蠢蠢欲动。 “听说你很能打?是我们省地下拳市的最大黑马,而且有着最高秒杀率的辉煌记录?我想那天你没有杀人是因为怕你姐姐伤心吧,有兴趣耍耍吗?” …… 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操场,紧随叶无道的少年萧破军脸上再没有狂傲,只是在奇怪,奇怪前面那个比自己还怪物的怪物,奇怪自己经历过那么多场生死考验的实战经验…… “今天晚上我们学校有个舞会,只可惜你姐姐需要接受治疗,否则这个热闹还是能让她高兴的,不过没有关系啦,以后等她眼睛好了,我带她看尽这个上所有的风景!”现在的叶无道心情大好。 萧破军点点头,话不多,但是很感激。 除了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对姐姐好的人就是前面这个人了。 只要对姐姐好,就是对萧破军好! 这就是他的人生信仰!哪怕那个人是要利用他! “今天的舞会姐姐不来也好,因为可能有点血行。”叶无道笑道,只是这个笑容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如果到时候我不想亲自动手的话!” “没有问题!”萧破军淡淡道。 自己正是因为有利用价值他才会将自己留在身边,这点萧破军很清楚,没有任何怨言,有被人利用的价值才不是垃圾庸才! 而且他确定在叶无道身边自己的价值会得到最大的体现! 两人来到一幢实验楼的顶楼。 “想上学吗?我可以把你送进明珠学院!”叶无道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人山人海道。 “不用!”萧破军虽然有点羡慕那些可以上学读书的人,但是从来不向往,正像他所说的,他的生活注定是腥风血雨的。 “今天晚上我一定会让大家过一个终生难忘的舞会!”叶无道扔给萧破军一根烟,道,“尤其是郑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