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六章 教廷追杀(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十六章 教廷追杀(上)

“这是哪家的闺女啊,竟然能够欺负我们家这个横行霸道的兔崽子,叔叔我在这里佩服佩服啊。以后一定要常来玩,狠狠打击这个小兔崽子的嚣张气焰才行,要不然我们家就是他一个人坐大了。” 为老不尊的叶河图破天荒的提前回到别墅看到这精彩的一幕由衷赞叹道,被叶无道敲诈掉不少宝贝的他怎么都咽不下那口恶气,叶弱水的强势让他看到了一丝曙光,叶河图对慕容雪痕这个宝贝媳妇太顺着叶无道,所以叶河图一直阴谋着怎么寻找一个能够制得住叶无道的女人。 “伯父好。” 突然见到叶河图的叶弱水轻声惊呼后赶紧正襟危坐,她可不希望自己给叶家的长辈的印象是一刁蛮女孩,本身踏入娱乐圈就让她面对大陆叶家的时候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要知道叶弱水的母亲叶泉和第一次出现有冲突,以后都一直用这个名字只不过是叶家的一个偏支的后代,和叶无道这个正统血缘有相当的疏远淡漠,就连以前叶无道生日的时候也没有邀请过叶泉一家,叶弱水的父亲并没有什么背景 ,普通的香港工薪一族,在叶家看来就是那种碌碌无为的庸才,叶弱水的母亲一直都有叶无道这么远房亲戚为荣,一直把叶家媳妇杨凝水当作叶弱水地培养方向。不过叶弱水最后选择了一条截然不同的道路。 “这是弱水,叶泉姑姑的女儿,叶泉姑姑曾经代表香港大学给发过邀请函就是高考成绩出来后被老妈妈极力赞叹的那份邀请函。”叶无道强行摸着叶弱水的脑袋微笑道,“这个表妹就是现在红透大江南北、被万千少男追捧无数少女崇拜地超级大明星。弱水,哦,是弱水表妹才对。” 叶弱水因为顾及到要在这个在叶家名声极响亮的伯伯面前形象问题就没有反抗叶无道的压迫。“强颜欢笑”地她恨不得把叶无道那双拍她脑袋的手砍掉。 叶河图其实根本就不知道香港自己还有这么个亲戚,但是看在这个丫头确实挺不一样的份上他也就暂且认了这门亲,客套道:“弱水都这么大了啊,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小的时候漂亮,大起来就更漂亮了,要是你愿意不如做我们家的媳妇吧?” “你们慢慢聊,我不不掺合了,和你们多少有代沟。怕冷你们的场,呵呵。” 越说越没谱的叶河图在叶无道杀人的眼神的威慑下打着哈放弃诱拐良家少女的邪恶念头,让刘清儿给他一杯茶后就端着茶杯走上楼,在楼梯上地他突然朝叶无道抛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这几天你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随后叶河图对叶弱水挥挥手,展露那与叶无道一脉相传的玩世不恭,“做我们家媳妇蛮不错的,因为我们叶家内部从来是女人做主,这个小兔崽子也不例外,加油!” “你爸可比你可爱多了。”叶弱水轻轻叹气道。说实话她还真担心叶家有那种大家族的傲气凌人,就像叶河图不清楚叶弱水的身份一样,真正世家的精英成员都不会认同她这个身份,或者说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是半边天的大明星,叶河图的亲切和蔼让叶弱水放心不少。 “老不正经,别理他,他就是这副德性,我们叶家的一半负面影响都是他一手造成地,这个貌似尖酸刻薄的评价在我看来都算是十分含蓄的了。”叶无道歪歪嘴角懒散道。不过还是露出一个柔和的笑意,“当然,这个家伙属于那种做坏事也不会让人反感的那种,这何尝不是一种本事,所以他老说我做坏人的道行不够境界不够。” “看得出来。”叶弱水喃喃道。“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庸人,不管是好人坏人,能够越远离庸人那么就越出类拔萃,叶伯伯就是站在极端的那种人。” “听你说起表姐叶琰,你现在有她的消息吗?”叶无道小心翼翼问道,当初叶家那些表姐妹堂姐妹中给他印象最深刻地两三个女孩中就有叶琰,在去轩辕龙主那里前叶无道就已经从长辈的谈论中获知这个巾帼不让须眉的表姐很快就要担任叶家内部重要职位,当年的荒唐风流债现在想起来还是让叶无道感觉温馨。 “就算我知道也不能告诉你。”叶弱水耍赖道,那副清脆灵动的嗓子让她不管说什么都有种舒服地感觉。 “下午你想干什么?”叶无道双手捧着那杯热茶笑着问道。 “不知道啊,而且我也不怎么想出去,狗仔队实在是太恐怖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群人为了爆料赚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一想到就算你在更衣室或者卫生间都有人窥视我就毛骨悚然,我并不是反对他们的职业,但是再怎么样迫于生计也不能故意的伤害我们艺人吧,这就不是职业道德的问题而是个人素质的问题了。”叶弱水叹息道,她现在已经不敢逛街购物,甚至不也在公众面前说话。 “素质?当了狗仔队也就无所谓素质了,你这种想法就旬要求屠夫讲究仁慈一样可笑,你啊,终究是温室的花朵,不明白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拥有尊严,素质,呵呵,对于很多人来说那可是奢侈器。”叶无道用一贯的冷漠腔调阐述自己的生活观,当一个人见证太多社会阴暗面后难免会给人愤世嫉俗的错觉,其实这不过是他们对欺软怕硬的生活的一种嘲讽罢了。 喜欢和叶无道针锋相对的叶弱水头一回没有反驳,她确实没有经历过任何波折,被叶无道这么一说她似乎第一次发觉自己的幸运,出生在一个还算富裕小康的家庭、接受有点严厉却温暖的良好教育、凭借过人的天赋英国留学、一时兴起参加选美荣获桂冠、专辑火爆畅销 这一切就像是事先安排好的轨迹,叶弱水摇摇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个被叶无道带出来的复杂问题。“你的房间在哪里,我上上网,我要 抓紧时间和死党聊天。”叶弱水弱于找到一件自认为很有意义的事情,在叶无道的强烈鄙视下她坐在那台电脑前打开她的msn,她不由分说鸠占鹊巢地把叶无道赶出房间。 被赶出领地的叶无道想起来需要帮刘清儿安装一台电脑,打电话让人送了台模样可爱的苹果电脑帮到刘清儿的房间,安装电脑对叶无道来说本就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不需要几分钟他就帮刘清儿搞定电脑,因为知道她完全是一个电脑菜鸟,叶无道手把手的教刘清儿上网,刘清儿本来就是一个格外聪慧的女孩,很快就掌握的基本操作。 “《羊皮卷》、《博弈论基础》、《股市初级指南》……呵呵,你喜欢看这些书吗,这可都是最枯燥的玩意。”休息的叶无道坐在椅子上好奇道,满桌整齐的书籍清一色的经济类书本,看来杨凝冰给她的零花钱都已花在买书上了,这让叶无道对刘清儿的评价又高了几分,叶无道最反感的就是人穷志短,他不会怜悯更不会鄙视一个穷人,但是他最憎恶一个拿自己出身做借口堕落的穷人。 “钱能生钱,我这也算是初步投资吧,现在这个逐渐虚拟的社会商机遍过,但是没有自己的资金一切都是白费,所以我想股票应该是我的切入口,我的基础太差,不过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根据这些书里的经验教条地去做,我要做的就是剑走偏锋,甚至干脆走相反的道路,反正我输得起。”这个时候的刘清儿别有一番风情,质朴和纯朴被精明代替,也许是在杨凝冰的耳濡目染下她也学会了发掘自己的潜力和学习杨凝冰的处事风格。 “剑走偏锋,逆道而行,这些都是现代一个顶尖商人必须具备的素质,要知道世界上百分这八十的财富都掌握在百分之十的人手中, 这说明佬以,说明财富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因为这些少数人选择的道路是不一样的,我就给你打个比方,我们的神话集团“ 叶无道似乎感觉现在还有些稚嫩的刘清儿大方面理念和自己不谋而合,就破天荒的跟她讲起自己的商业观点,要知道叶无道出师以后还是第一次跟别人阐述自己的心得和观点,本就擅长辩论的叶无道加上对商业运行另辟蹊径的独到见解自然让刘清儿受益匪浅。 一个下午就在叶无道传授和刘清儿的汲取中迅速流逝,等到叶纯净水敲门的时候叶无道才知道已经将近五点钟,伸个懒腰栖身的叶无道微笑道:”有机会我们再聊,你看书相当仔细啊,比当初我强多了。“ “杨阿姨跟我说那间**的书房的所有书都你翻阅起码两遍后我当场傻掉了呢,而且我现在都是一些皮毛,所以我根本就不敢和你比较,你是我的目标!”刘清儿有点腼腆道,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并没有注意到刘清儿说他是她目标的时候那种炽热和执着。 此刻的叶无道更加没有预料到一场危机正在逐步靠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