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五章 弱水探亲(下)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十五章 弱水探亲(下)

叶弱水第一张专辑的发售正好和周杰论的《依然范特西》以及超级女声捧好的李宇春《皇后和梦想》不同程度撞车,前者在正式在全亚洲发行后传统唱片店以及网络商店方面的数据都显示,周杰论仍然凭借着超出其他歌手三位数的单店销量在市场上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只到叶弱水的《守望黎明》和李宇春《皇后的梦想》横空出世,才把他的超然优势拉下来,叶弱水这张专辑的强劲势头让久居榜首的周杰论感到压力,限量的二十万张专辑销售马上抢购一空后,这个月《相约》的发行马上跟上,有人预言这张本年度含金量最高的专辑有望突破《十一月的肖邦》月销售200多万张的惊人成绩。 一路打闹的到达叶家别墅后,整幢占地将近四百平方的别墅只有一个刘清儿在家,其实做叶家的保姆并不困难,杨凝冰早上开着那辆政府的新款奥迪a6出门后要到起码六点后才能回来,叶河图更加来无影去无踪,只要杨凝冰一出家门装模做样的他肯定丢下报纸开着那辆宝马7系列闪人,而切肯定会在杨凝冰到家前几分钟到达别墅装模做样的翻阅杂志,刘清儿只需要做早饭和晚饭,略微打扫一下房间和定期清理鱼缸、裁减花草就行了,每个月两千的工资不算,杨凝冰还支持她学习英语和读夜校,这样的工作确实是很难找。 “我喜欢炊烟的味道,知道为什么吗?”叶弱水站在别墅门口问道。 “因为炊烟的味道,就是家的味道。”叶无道靠在铁栏杆上,神色算不上落寞,但是也绝对和欣喜无缘。 “聪明,下回姐姐给你买糖吃。”叶弱水嘻嘻笑道,似乎她并不愿意认叶无道这个表哥。按响门铃后朝佯装做怒的叶无道露出妩媚神色,“那你喜欢炊烟的味道吗?” “我?我喜欢硝烟,炊烟不过是我想像中的东西,也许等我老了后归隐一个小山村才有机会接触。男人在能够动弹的时候都会痴迷硝烟,在不能动弹的时候才想起炊烟,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不同。”叶无道从车里拎着一些家里准备的东西走到叶弱水的跟前捏了一下她的柔嫩脸颊,“如果不肯叫表哥,那你就不要想学到真正的漂移技术,也不要想我带着你溜出去玩。” “硝烟?”叶弱水皱眉道。 叶无道嘴角微微翘起轻轻的耸耸肩,硝烟,那就是战场的味道。 有点喘气的刘清儿应该是跑下楼梯的,不停说对不起的她在见到叶弱水后微微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那个在娱乐节目中谈论的焦点和报刊杂志上的封面歌星就站在自己的面前。说实话刘清儿最喜欢的歌就是叶弱水的那首《风雪拨琴弦》,一种浓重的自备感让她动作有点拘谨。 叶无道敲了一下叶弱水的脑袋对刘清儿介绍道:“她叫叶弱水,是我的表妹。” “你好。”叶弱水简单友善的给了刘清儿一个微笑后就和叶无道走进别墅,对她来说似乎没有理由格外重视一个陌生女孩,其实叶弱水本来就是和叶无道一样待人有点骨子里的天生冷漠,成为明星人物后更需要和一般人保持一定距离。 刘清儿脸上的纯真笑容等到叶无道和叶弱水走进别墅后悄然卸下,转而有点自嘲和忧郁,继而释然,望了望叶弱水虽然简单却名贵的穿着,刘清儿低下头静静的跟在叶无道身后。 叶弱水环视着一楼的典雅布置道:“香港要是有这么大的房间那就了不得喽,我们家要不是香港大学分配也不可能有还算不小的房子。” “这里的房价当然不能和香港比较,寸土寸金的香港你也许一辈子拼命赚钱都买不起房子,真不晓得这么一块巴掌大的地方怎么就有那种魔力,资本果然是最大的魔术家。”叶无道把东西随手扔在沙发上,“我去过香港两次,不过都没有机会怎么玩,这个寒假过年后的时间我应该会有比较充裕的时间呆在香港,到时候你就给我当免费导游吧,我顺便教你漂移,不过万一某人资质太差学不会那就不要怪师傅水平不行。” “不要以为自己会点漂移就了不起,谁知道你是不是有资格当我的师傅,漂移也有境界之分吧。”好奇的叶弱水趴在沙发上望着那幅悬挂着的醒目草书年道:“想到非非想,明至无无明。什么意思啊,谁写的,好像蛮深奥的,有点意思。” “我十岁的时候写的,我妈为了炫耀自己儿子的书**底深厚就挂起来了,至于这句话的意思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你实在想知道呢,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叶无道奸笑道,叶无道的毛笔天赋曾经被叶正凌相当看好,所以幼年的叶无道最憎恶的事物排行榜第二的就是毛笔,后来不在叶正凌就渐渐荒芜了。 “那还是算了吧,你还真以为这句话能难到本小姐,别忘了我老妈可是中国古文教授。”叶弱水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刘清儿把叶无道这些东西整理干净后就坐在他们对面不知所措,毕竟叶弱水的身份一时间让她无法适应,面对荧幕上的明星突然走下荧幕出现在自己面前,从农村来的刘清儿似乎很不适应,看到他窘态的叶无道善解人意的让她上楼忙自己的去,刘清儿虽然没有上楼,但是准备给两个人泡茶。 “听说你专辑中有支曲子让一个歌迷听了之后自杀,就是《声明循回》,这样一来《守望黎明》的人气飙升,这是不是你们唱片公司的炒作啊?”叶无道拿起报纸却发现这样的一篇报道,深谙营销之道的他很容易就朝这个方向想,娱乐圈的女明星为了能够保持自己的上报率和影响力不惜用身体露点和绯闻曝光,可以说什么光怪陆奇的事情都会在娱乐圈发生。 “当然不是,是真的,说出来你不相信,我在排练《声明循回》这首歌的时候总有轻生的念头。这支曲中我最喜欢的就是采自张爱玲散文中这句‘生命自顾自的走过去了’,你有空去听听这首歌,我最满意的其实不是最被看好的《相约在下辈子》,而是这首略微晦涩灰色的《生命循回》。” 叶弱水认真道:“其它歌曲都是我独自作曲作词,不过这首歌的歌词是张乐府先生亲自操刀的,哦,张乐府先生也是《天下》和《铁骑》的剧本撰写人,虽然年轻,不过很有才华。” “听说过这个被外界称作桀骜不驯的才子,似乎他对柳画有相当大的兴趣,《铁骑》的剧本是我亲自审核的,对文字有很不错的驾驭能力。” 这个时候刘清儿给他们端来两杯清香扑鼻的上等碧螺春,轻轻喝了一口的叶无道缓缓道,他凝视着抱着靠枕的超级明星,这样一个柔弱女孩竟然能够在娱乐圈玩的风声水起,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生命自顾自的走过去了,如同一只猫,沿着栏杆慢慢走过来,不朝左看,不朝右看,它慢慢走过去了。’呵呵,张爱玲的东西我熟悉的很。” 张爱玲的散文诗那绝对是追求有点小资女孩的最佳宝典,你要是能够把张爱玲的散文和小说经典语句倒背如流的话一定能在情场大有裨益。 刘清儿发现自己和这两人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一点共同语言,这让她内心十分沮丧,有些失落的她走到楼上自己房间的时候看着满书桌的经济类书本和专刊,眼睛突然一亮,喃喃道:“我就不相信我要学的东西不能被我掌握,大不了我每天抽出接触时尚、香水、电影、体育和文学,工具,我要让这些东西都成为我前进的工具!” “怪不得叶琰表姐对你那么死心塌地,老在我面前说你出口成章学识渊博,原来就是为了骗女孩子啊。” 叶弱水把靠枕砸向叶无道兴师问罪道,叶弱水嘴里这个叶琰就是小时候被叶无道用泰戈尔《园丁集》骗去初吻的女孩,失意的女孩如今在欧洲旅行散心,这位表姐可不简单,叶家这一代的女性中最具经商才华的就数叶琰,本来大中华区总裁的位置是她而不是萧聆音,三年前叶无道神秘失踪后她就开始和姑姑叶晴歌一样全世界乱跑。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叶无道四处躲闪着靠枕委屈道。 这时一个善意调侃的嗓音在刚好露出凶悍一面的叶弱水耳畔不合时宜的响起,“这是哪家的闺女啊,竟然能够欺负我们家这个横行霸道的兔崽子,叔叔我在这里佩服佩服啊。以后要常来玩,狠狠打击这个小兔崽子的嚣张气焰才行,要不然我们家就是他一个人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