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十四章 弱水探亲(中) - 极品公子

第四百十四章 弱水探亲(中)

狐假虎威跟在叶无道身后的叶弱水第一次感受这个表哥在神话集团内部的绝对权威,她看得出来这些桀骜不驯的年轻人才对叶无道存在的真正的敬畏,而不是对往常一个纨绔子弟继承家业后的那种鄙夷,一个的才华和傲气通常都是成正比,神话集团的筛选机制一向是南部企业最严格的,由此看来这个看上去公司漫不经心的表哥似乎有相当的领导才华呢,叶弱水不理会那群年轻员工惊讶和雀跃的表情,躲在叶无道似乎没有人敢上前索要签名,这让她小小得意了一番。 “这里的自助餐怎么样,要是实在不习惯我们就出去吃吧?”叶无道最后劝说叶弱水,因为他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决定有些失策,整个餐厅的员工都在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叶弱水和他的亲昵表现表现简直就是一个惊天大八卦,所有人都在悄悄的议论纷纷。 “很好啊,我录制歌曲的时候吃的快餐还没有这里香呢,你以为我是那种娇气的大小姐吗,我们这一行可不像外面人想象的那么惬意轻松,原本化妆是女孩子的爱好,但是当你必须每天都进行几个钟头的相关护理,你就会明白做一头恐龙其实也有幸福的地方,至少她不必担心自己的窘态和糗事会被当作别人的笑料和谈资。”叶弱水端着盘子和叶无道坐在一个角落,一些员工似乎和这位同龄人的总裁坐在一起吃饭感觉压力太大,都草草结束午餐,虽然他们内心十分想必大众偶像叶弱水交流一下。 只有那个在电梯里和叶无道谈话的赖长义有勇气主动坐在叶无道身边,战战兢兢道:“叶小姐,我能不能向你要个签名,我的女朋友是你的忠实歌迷,她说要是我能拿到你的亲笔签名就马上跟我结婚,呵呵,我和她已经打了六年的持久战了。”这个时候的赖长义眼神有种只有叶无道才能发现地忧伤和无奈。 叶弱水看着憨厚的赖长义,虽然不满他打断自己与叶无道的交淡,但还是微笑着接过赖长义手里的笔和纸签上秀美的名字,不像那些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偏偏签名却龙飞凤舞的大牌明星,叶弱水地签名始终别致可人没有疏远感,和歌迷之间的关系处理是每一个明星的必修课。甚至很多时候歌手都会有种卑躬屈膝的做法,没有办法,歌迷是自己的上帝。 “希望你能和你的女朋友顺利走入婚姻殿堂。”叶弱水把签名递给赖长义后露出甜美微笑,现在能够和女朋友风雨并肩六个年头的男人应该都不是坏人。 “我和她约好在下辈子了。”赖长义惨然笑道,执着的神色让人动容。 “为什么这么说?”叶弱水好奇道。 “她已经得白血病走了。”赖长义接过签名神情落寞,黯然转身离开,留下错愕的叶无道和失态惊呼的叶弱水。 原本以为赖长义又要拍马屁的同事远远看到赖长义根本没有和总裁套近乎,这种举动让这群原本想制造八卦的他们有一种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汗颜,不过这种心态很快就消失,毕竟他们都知道太善良和太软弱的人都不适合在竞争惨烈的神话集团生存。很快他们就把话题转移到总裁和叶弱水身上。 多愁善感的叶弱水只是不停的叹息,娱乐圈的肮脏浑水并没有让一炮走火的她变质,在叶正凌的幕后安排下她不需要应付虚伪地应酬和商界黑道的大佬,像她这么幸运的女孩偌大的香港娱乐界找不出第二个,更何况她对面这个她一点都不知道深浅的表哥能够直接影响香港黑道。 “不错的员工。”叶无道淡淡道,除了叶弱水任何神话人都知道赖长义的前途一片光明。 午餐后叶无道在各部门进行裁员宣传的时候已经带着叶弱水离开总部大楼,坐在车里的叶弱水可怜巴巴道:“演唱会要到后天才正式开始,昨天就开始彩排到现在,我又不是机器人,不管。今天下午我要给自己放假,要不然我一定疯了,你就行行好发发慈悲吧。” 没有想到叶弱水也会这么赖皮。果然叶家都有骨子里的狡猾秉性,无奈的叶无道只好妥协道:“想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好了。与其在烦躁的状态下平庸工作不如休息一段时间去收获激情,但是这不能是你偷懒的借口,知道没有?去给你的经纪人打个电话,要是人家报警你就麻烦了,一个香港大明星在大陆神秘失踪足够让八卦记者们炒作很久了。” 吐了吐舌头的叶弱水赶紧给已经如同热锅上蚂蚁的经纪人打了一个电话。“郑晓波吗,我是弱水,我请假半天,你不需要担心,明天我就回去,就这样,再见。” 不由分说挂掉电话的叶弱水朝叶无道作出胜利的手势,从小到大就没有翘过课的她第一次拥有堕落的快感,她雀跃地望着窗外飞驰的景色,看着娴熟超车的叶无道,惊讶道:“你的驾驶技术很光划啊,我看可以参加我们香港地下赛车的选拔呢,要知道那是香港人最大的乐趣之一,观看地下各种规格赛车的观众不仅仅是那些黑道混混,不良少年和流氓痞子,就连大明星和政商界都参加哦,一名顶尖赛车手最容易让疯狂的女人动心。” “确实很容易让女人动心,听说今年接下来就有几场大赛吧,世界地下赛事排名前十的有两到三个都要陆续来到香港,这样一来香港就要疯狂了。”叶无道微笑道,他曾经来到香港,这样一来香港就要疯狂了。”叶无道微笑道,他曾经参加过一次地下赛车,那次奖金冠军高达九十万美金累计奖金也有四百多万,对于一般赛事来说这算是顶尖价格,那次他就凭借疯狂的速度在香港这座城市飚到两百二十码终于战胜世界排名赛第六的“街区车神”罗达舒赫,香港市出动大批的交警也只能对着那两道车灯流影束手无策,因为罗达舒赫的名言就是“只要你在市区足够胆量飚到200码,你就可以在任何一个城市飚车而不必担心被那群废物抓到。” “我最喜欢那种飚到极限后车灯的两道灯光流影,很漂亮很绚烂,那就像是最优美的弧线,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地下赛车皇帝影子的飚车,你不知道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坐在影子的身边看到他飚车,那次和同学溜出去玩偶然看到他赛车后我就喜欢上了这种游戏,也开始学开车考驾照,自己飚车,呵呵,你可不要告诉我爸妈。”叶弱水调皮道,她那次陪着死党去看神秘的地下赛车恰巧就碰到两年前香港年度最佳赛事,这种运气不香港谙千载难逢。 “影子什么时候成了地下赛车皇帝了,我想他的飚车水准起码还不能超越排名赛前三的那几个怪物,还有,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够在那种极限驾驶下保持平淡状态吗,我看你到时候一定上吐下泻,知道方程式赛车的每个赛车为什么颈部格外粗壮吗?没有异常的体魄是不能玩真正飚车的,你一个小女孩到时候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叶无道轻轻挑眉道,嘴角有着浅浅的笑意,被一个漂亮的女孩当作偶像记住两年怎么都是件愉快的事情。影子这个绰号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取的,竟然这么贴切,两年中为了宣泄内心那股郁闷和阴霾叶无道除了玩弄各种阴谋和手段用等价交换得到出众的女人,还有就是赛车,没到一个大城市他都会选择飚车来发泄几乎凝滞的情绪,所以被众人崇拜的叶弱水崇拜的对象就在她身边。 “在我眼里影子就是飚车最强悍的,你怎么知道他没有世界第一的扎霍伊德出色,反正他们也没有比赛过,影子不过是没有机会打败世界第一罢了,哼,谁敢说影子做出的漂移浊最漂亮华丽最璀璨的,本小姐就和他没完!”叶弱水霸道的冷哼道,清纯可人的那张小脸没有半点妥协,这种架势表明叶无道要是敢说半点影子的不是她就要叶无道好看。 “好好好,我不跟小屁孩一般见识。”叶无道哈哈大笑道,在熟悉的僻静街道口做出其不意个超炫的漂移,让原本郁闷的叶弱水大吃一惊。 “你也会漂移啊,一定要教我,我不管我不管!” 叶弱水不顾一切的搂住叶无道脖子撒娇道,无语的叶无道只好顺从这个无法无天的明星表妹,天晓得这张天使脸蛋下怎么会有疯狂的因子,没有一点自己是超级红星的觉悟,很多时候叶无道怀疑这个表妹是不是有点叶家顶尖精英都有的人格分裂。 “什么时候去香港带着你飚车吧。”叶无道强忍住笑意道,太子党一旦南下,香港黑道一定混乱不堪,叶无道相信征服香港黑社会团体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到时候叶无道再次赛车就是以香港地下霸主的身份了。 “要是你能超越影子的话,我说不定会给你当女朋友哦。”叶弱水望着窗外帮作无所谓道。 “好像我求着你做我的女朋友似的。” “死叶无道!你难道不知道这么说一位淑女是很没有礼貌的吗?” “叫表哥!” “坚决不叫” “不叫?那漂移就不要学了。” “我要跳车!” “不送,跳车后记得借钱去我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