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接受邀请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九章 接受邀请

叶无道并没有打扰萧音涵的意图,开始欣赏屋子映满眼帘的娇艳鲜花,妩媚的带刺玫瑰、清秀水嫩的水仙、雍容华贵的郁金香等近百种或圣洁或妩媚的花类品种尽情绽放,各种香味沁人心脾,如说是情人,哪怕不买花,在着布置精致的花房转一圈也能够营造美妙心情。 凝视着那束活泼的蝴蝶兰,已经在这里呆了差不多半个钟头的叶无道轻轻道:“明明是蝴蝶兰却拥有‘像蛾一样’的意思,似乎只有毒蛾才能拥有美丽的翅膀与色彩,很多人都宁愿被美人所蛰吧,何解语,有机会我应该送你一株蝴蝶兰。” “你要买花送给谁呢,女朋友,还是亲人?” 如同珠玉落盘清脆的声音在叶无道耳畔响起,一袭粉黄色宽松柔软打扮的萧音涵笑望着回神的叶无道,吹弹可破的如雪肌肤带着健康的淡淡粉色红润,她是叶无道见过最没有锋芒和强势的女孩,就算是淡泊无争、毫无眷恋俗世的叶晴歌和叶隐知心也都有潜藏的如刀锋锐,而婉约如水的苏惜水也多少骨子了有着傲气,和萧音涵相处就算是叶无道也会情不自禁的收敛所有气息。 “我想给我妈妈送点花,她比较钟情百合花。”叶无道朝着这个姐姐灿烂笑道,他相信过了这么久萧铃音应该忘记自己的声音了,面对这个自己不忍一点点亵渎地姐姐模样女孩,从小就想要个姐姐的他就像找到归宿般满心雀跃,他觉得只要能站在这里和她说话就已经是很愉快的事情。 叶无道站在几束花色橙红而花被反卷、内有紫色斑点伸出丝丝雄蕊的美丽百合前,杨凝冰对很多鲜花的香味都过敏,惟独对百合花免疫,所以家里时刻都有各种百合花的踪影,原先杨凝冰的市长办公室还有副陆游“芳兰移取遍中林,余地何妨种主箸,更乞两丛香百合,老翁七十尚童心”的字画。 “这种百合是荷兰经过改良的品种,卷丹这个名字很形象,如果你是要送给你母亲地话,我想西伯利亚百合是最佳选择,不仅开花最大,而且众多的白百合中它的白色最为纯正,所以被誉为西伯利亚的白雪女王,这和你母亲的气质应该比较吻合。”萧铃音站在叶无道身边淡淡道,身上那股不知道是被花香谩润的味道还是清幽的体香。再急躁的人在她身边也会有心境祥和的感觉。 “你知道我是谁?”叶无道诧异道,她怎么确定自己的妈妈适合西伯利亚百合呢,萧铃音治愈眼睛后应该没有机会认出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她还记得三年前自己的声音,这确实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因为叶无道的嗓音已经改变许多,曾经的稚嫩和轻佻现在都被现实和落寞取代。 “你要知道盲人地听力和嗅觉都是很不错的,其实第一次见面我就已经认出你了。不过你没有说,我也就不说穿了。”萧铃音微微笑道。脸上有着淡然的红晕,她一直就把叶无道当作自己和弟弟萧破军的救命恩人,眼前改变了他们人生轨迹的青年在她心目中有着特殊的位置。 这个时候几位顾客陆续走进屋子欣赏萧铃音精心布置的花房,叶无道突然发现她这里地价格几乎是全市最低,他怀疑萧铃音是不是按照原价格卖出,让萧铃音去招呼顾客后叶无道自顾自的挑选花品,要不是知道萧铃音不愿意,他有把全市的花店都买下来统一市场,蝇营狗苟的商人的世界就是那么满身铜臭,叶无道根本就不敢读这个女孩宣扬自己的那些阴暗思想和话题。 “这是我刚刚引进的嫩黄芽水仙花,花型和茎叶都很可爱,比较平民化,不象骄傲的蝴蝶兰和富贵逼人的郁金香。”等到满意的顾客捧着几盆吊兰离开后萧铃音弯身凝视着那盆可人的水仙花淡淡道,在这流溢着丝丝寒意的季节,水仙花依然悄然绽放。 “知道水仙花的传说吗?” 叶无道手指拨弄着一朵含苞待放的兰花柔声道,“希腊神话中有个美少年纳瑟斯爱上森林中泉水里的美丽精灵,最后终于投水而溺死,他不知道这个美丽的精灵其实就是他的倒影,所以他这么多年一直只是深爱着自己的倒影而已,最后在泉水边长出了水仙花。” “他也许不是爱上自己的倒影,而是爱上寂寞吧。” 萧铃音喃喃道,即刻那片落寞神色被重逢的雀跃顶替,“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谢你,我也知道自己不能帮上你什么,如果不嫌弃的话,到我家去吃顿饭吧。也不知道破军什么时候回来,唉,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多少也应该回家几趟。” 叶无道因为亲手把萧破军送去特训感到浓重的愧疚,萧铃音这个世界上就萧破军这么一个亲人,就算要报恩她其实也不需要拿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弟弟作为代价,同意萧破军进入黑道完全是绝对信任叶无道的结果,想要说对不起的叶无道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饱含歉意道:“明天我就去你那里吃饭,我也很想尝尝你的手艺呢,破军总是喜欢在我面前提到你的饭菜,我可是早有预谋,就算你不邀请我也是要登门拜访的。” 萧铃音把一捧清亮如雪的百合花交给叶无道,“如果不是你的帮助,我恐怕这辈子都不可能走出黑暗,破军现在虽然时时刻刻都身处危险,但是我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所以你根本就没有必要感觉过意不去,我和破军欠你的太多了。” 叶无道没有说话,当初的“见义勇为”不过是对萧破军恐怖潜力的一笔投资而已,这种不纯粹的动机让他第一次憎恶自己的黑暗和世俗,望着那双清澈灵动的漂亮眸子,自惭形秽的叶无道摇摇头道:“你们没有千我什么,真要说那也是我欠你们。” 萧铃音也许并不清楚自己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弟弟如今在南方黑道的影响力,南方第一战将,这是太子党里除了叶无道这个神秘太子之外的又一面旗帜,如果说太子党的中高层都绝对的忠诚于叶无道,那么底层成员则更多的是对身为战魂堂领袖的萧破军更加崇拜,毕竟身先士卒的萧破军几乎参与了所有太子党对外征战的战斗,一个有希望问鼎龙榜的高手价值不是简单能够用金钱衡量的。 “你这里所有花种的价格似乎出奇的低,难道现在的花卉市场低迷?”捧着百合花的叶无道好奇道。 “我很多时候都是以成本价卖给顾客的,反正破军已经自己能赚钱,我也不需要怎么花钱,看到每一个买花的顾客能够拥有一份好心情我就满足了,一个盲人能够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我不奢求其它。”萧铃音拿起一束沾满露珠的玫瑰陶醉闻了一下灿烂笑道,知足常乐,最简单的道理真正愿意接受的却凤毛麟角。 “那个,哪个……铃音姐姐订婚没有?” 叶无道尴尬道,上次那个男人怎么看都对萧铃音感情深厚,这种男人现在可是吃香的紧,身世良好,品行端正,事业有成,这种男人对爱情的忠诚让他们成为二十一世纪最稀有的生物,对如今越来越愁嫁的女人来说完全是婚姻的首选对手,如果萧铃音能够和他在一起也算是一件幸事。 诧异的萧铃音微微瞪了叶无道一眼,“谁说我订婚的!” 落荒而逃的叶无道在让人把百合送回家后就去神话集团的总部,在大楼外仰望着着栋全市最高建筑,即使不再年少轻狂的他多少也有股自豪和骄傲,一个帝国正在商业的领域崛起,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在电梯中望着渐渐臣服在脚下的土地,叶无道自嘲的发现曾经那个憎恶权利反感阴谋的叶家继承人已经悄悄死去,想到刚才大厅那些错愕呆滞的眼神他就有些好笑,人一旦批上外衣,就会产生魅力,小姨说的是真理。 整个电梯都因为叶无道的出现而笼罩一层沉闷凝滞的氛围,叶无道虽然是远在千里之外却运筹帷幄,陈影陵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当作神话集团的皇帝而是一个最普通的打工仔,如果不是那辆叶无道作为“收买人心”的价值千万超级跑车,很多人都会忽略这个低调的青年的显赫身份。 电梯里的集团员工没有一个人敢冒失打断叶无道的思考,听说过这个年轻总裁雷霆裁员的手段,也见过这位锐意进取的集团领袖激情四射的演讲,每个人都对叶无道抱有相当大的敬畏,不过最终有一个人鼓起勇气第一次个吃螃蟹,忐忑道:“叶总裁好。” 还有几个刚进公司的青年都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那股子劲准备毛遂自荐,海归派精英的他们并不象一般成员那样惧怕叶无道,神话集团内部本土精英和留学归来的海龟派之间的暗中较劲那是路人皆知的事情,集团的成员结构本来就相当年轻化,这种竞争在陈影陵的引导下走向良性发展,年轻而激奋的神话集团创意能力绝对是国内首屈一指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