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把情敌太监(上) - 极品公子

第三十七章 把情敌太监(上)

强大不是来自枪和子弹,而是来自谎言扯一个弥天大谎,整个世界都会随你起舞! 人无所谓高尚,高尚是因为受到的诱惑还不够;人也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还不够高! “我才不是破鞋!”高度虽然和叶无道差不多,但是在气势上明显处于下风的女孩喊道。 “难道你还是新鞋?”叶无道嘴角挂着轻蔑道,虽然还有灿烂的笑容,但是这种灿烂却让女孩感到寒冷。 刚想说“我就是新鞋”,突然醒悟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把自己比喻成鞋子,冷哼一声撇过头不看盛气凌人的叶无道,虽说她还比他大上几岁,但是此时的叶无道哪有半分幼稚的痕迹。 “难道你真的是处女?”叶无道不可思议的看着拥有魔鬼身材的学姐,眼中既有惊喜也有诧异。 “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与其和男人**不如自慰!”她倔强的抬头正视叶无道,原本只有骄傲的眼睛露出一点点深沉的悲伤,狠狠道,“我一辈子都不会和男人**!男人是世界上最肮脏的生物!愚蠢!卑鄙!全是垃圾!郑阎是一个一心要我身体的垃圾,你也是!” 看来一定是受过什么创伤的女孩,叶无道不由生出一股怜悯,双手突然捧住她的头,强吻下去,等到她回过神,叶无道已经放开她退后几步,眼神暧昧的看着她的胸部,发出可恶的啧啧声,“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的初吻哦?虽然动作僵硬技术不行,不过尚能接受。” 平时高傲的像拒绝了所有王子的她没有想到叶无道会这样对她,轻薄的色狼,很容易忘恩负义,而这种人恰恰是她最厌恶的,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嘴巴里竟然还残留着个人的味道,眼睛里含着泪水她想也没想一个巴掌就朝叶无道挥了过去。 很清脆的一个声音,虽然算不上多么悦耳动听,倒也不刺耳。 显然,从来没有人敢打或者说舍得打的叶无道第一次享受到了巴掌的“洗礼”。 如果让叶正凌这个尊严至上死要面子的老头知道,那么打叶无道的家伙可以马上准备买棺材的钱了,因为他会用正经商人的方式让你身无分文,哪怕是一个铜板! 如果让叶无道的干爷爷知道,那么那双手就不再是那个人的了。 她明显没有想到对方会一点都不躲闪,就这么轻易的让她挥中,虽说这个就是自己要效果,但是如此轻松反而让她一时无法接受,有点呆呆的看着叶无道。 “看在你是初吻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这一巴掌,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巴掌的份量!”叶无道揉揉被打得微肿的脸颊淡淡道,脸上没有任何轻浮表情,完全是另一个人。 当一个花花公子认真起来,收起平时一贯的轻佻,在你面前展现认真的一面,你受到的震撼绝对是极具冲击力的,没有经历过多年情海波澜的女人是无法抗拒这种冲击力的。 分量?叶无道心里不断冷笑,这种东西对我来说根本不是问题,被美女打一个巴掌怎么可能有问题呢?为了征服你,这么点付出是绝对值得的,今天我让你打了一巴掌,以后打你一百下屁股----何乐而不为? 尊严?这种东西是男人追求女人时最要不的东西的,最应该扔到臭水沟里的玩意儿!在这里,再骄傲的人也得低下高傲的头颅,拿破仑不例外,吴三桂不例外,谁都无法例外! 叶无道转身离开,门口站着那位无意中杀了个回马枪的政教处主任,在门口呆了有一会儿的她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叶无道恭敬的一点头,“老师好!”受宠若惊的她没有看到叶无道眼中的轻蔑。 在印象中一向严厉不近人情的政教处主任给了她一个善意的微笑就走开了,原本还有些担心的高挑美女不禁偷偷叹了口气,在愤怒的同时也为他的细心稍稍感到一点点感激,如果不是为了不让政教处主任找自己麻烦,那么骄傲的一个人竟然也会向人低头,当然这少许的感激比起对他狼吻自己的滔天大罪来简直就可以忽略不计,更何况他在吻自己的时候手可没有闲着。 叶无道走出更衣室就来到教学楼a楼天台,从这里可以看到整个大操场和主席台,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追求站在别人之上的快感了。 虽然说刚才霸王硬上弓最后自己主动放弃,但是叶无道知道自己已经在那个戒备森严的感情堤坝上打开一个缺口,虽然说手段有点下流卑鄙。没有办法,要征服一个女人的心,尤其是美女的心,其难度完全不亚于一项巨大的工程。 慕容雪痕一上台马上就掌声雷动,起热烈程度几乎是可以用疯狂来形容,看来等校花燕清舞一走,慕容雪痕就可以当之无愧的明珠校园女神了,这也很大程度上弥补了那些原先认为燕清舞一走整个明珠就失色大半的色狼们脆弱的心灵。 慕容雪痕对音乐的那令人惊叹的领悟和造诣令所有人如痴如醉,音乐无边界,只要不是聋子都可以感受慕容雪痕那悠扬轻缓却极具穿透性的古筝之声。 当一曲弹毕,全场所有人都是沉浸在回味中,竟然忘记了鼓掌,慕容雪痕上台后就没有看任何人,在演奏完后只是微微一鞠躬,心有灵犀的看了看a楼天台,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轻轻走下表演台,优雅的像个公主。 “是你叫我来这里的吗?”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在叶无道身后响起。 叶无道转身露出一个张狂的笑容,道:“听说你怀了郑阎的种?”女孩子瘦瘦弱弱的,蛮文静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纵横花丛的叶无道却看出了她眼中的媚意,不是好货色阿,郑阎的眼光不行啊,这明显是一个缠上了就不肯松口的主,叶无道甚至可以肯定肯是她勾引郑阎的! 这样的女生,更加容易被自己掌握! “是又怎么样?”女孩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要是郑阎耀你来的,你告诉他,就算是我一个养,我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叶无道叹了一口气,带着点厌恶道:“算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少在本少爷面前装清纯,你在和郑阎上床之前就不是处女了吧!嘿嘿,我敢说你和第一次上床肯定是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进行的,真难为你演了这么一出‘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好戏!” “你说什么?你胡说!”女孩子脸色苍白毫无血色,无力的只能用高声贝来反驳叶无道的精辟推测,最后竟然瘫软在地上。 “没有想到郑阎竟然穿破鞋,真是好笑!”叶无道一阵得意的大笑,道:“你放心,你和李连军的事情我不会抖出来,相反,我还会替你保密。我要你好好留着这个孩子,很快你就可以达成你当初接近郑阎的愿望!”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这么做对你有好处吗?”女孩脸色马上转变,一连向叶无道提了三个问题,这个时候哪有半点柔弱的样子。 果然和自己是同一种类型的人物,如果她是个男的,叶无道一定不会和她合作,而是尽早压制!这次幸好对太子党人员进行了详细的个人调查,而这个李连军更是在太子党内作为男人资本夸夸其谈的时候泄漏了这个宝贵的消息。 “为什么?”叶无道阴险笑道,“因为我是叶无道!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那你怎么样才能让我达成心愿?”知道郑阎和他之间的恩怨,她没有再怀疑什么,但是对于他如何能让身世并不突出的她嫁入郑家,她实在是想不通。 “山人自有妙计!”叶无道心情大好,但是很快抑制兴奋,淡淡道,“这个你不需要管!你只要记住,要是孩子没了,你的希望也就没了!你可以走了!” 叶无道抬头望着深邃蔚蓝的天空,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笑意,冰冷,残忍,嗜血。 郑阎,我一手导演的游戏就快要进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