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姐姐音涵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八章 姐姐音涵

燕清舞的话语就像梦魇一样整晚都挥之去,在第二天清晨刘清儿敲门进来打扫房间的时候叶无道还在阳台上深思,事有反常即是妖,燕清舞的突然有点莫名其妙,是什么内幕让心性坚毅的她对待他像陌路人一样,叶无道想不能,他现在对燕清舞的了解仅仅限于她的家世不简单,仅此而已,是时候让东方冷羽给他一份京城太子党的资料了. 叶无道准备今天去一趟神话集团和陈影陵商讨一下集团的进展程度,他可不想神话集团成为陈影陵一个人的玩物,就算陈影陵因为祭羽绾可以本分老实的给叶无道打工,但是一旦整个集团产生陈影陵即是神话中枢的错误认知,那么对叶无道就是一种无形中的资产消耗,他可不希望到时候陈影陵退出后留给自己一堆对自己毫无忠诚度可言的精英团队. 三年前他可以放心的把太子党交给萧破军和李玄黄,那是因为叶知道他们都没有那个统帅力掌握整个太子党,陈影陵不同,目前阶段叶无道不能超越他的驾驭能力和领袖魅力,要知道陈影陵给神话集团带来的风险投资总额将是整个中国商业领域的第一,外界传闻英特尔投资中国区,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和德丰杰全球创业有限公司在内的风投20强近半数都要对神话集团伸出橄榄枝,这笔庞大的资金足以让年轻的神话集团傲视群雄,拥有这样一个管理者就像一把双刃剑,叶无道也不是等着收钱那么简单地一个集团总裁. “你没有上学吗?”叶无道看着忙碌的刘清儿打扫房间的时候不禁问道.二十岁出头的她应该和苏惜水,明月和秦雨一样还在读大学吧,不过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感到不妥,从杨凝冰嘴巴里知道刘清儿是个孤儿,从北方南下给自己家做保姆,这样的身份显然不是一个学生。 “大学之道无非是修身治国。其实我觉得现在的大学根本就不值得我们浪费时间,只要想想看大学的多少知识是将来踏上社会所需要的就知道与其要一个文凭还不如自学成材。” 埋头干活的刘清儿怯生生道,虽然羞涩,但是语气里的那骨子骄傲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似乎感觉自己有点酸葡萄心理,怕叶无道反感的她急忙道:“其实北京有所大学给过我邀请书,不过我还是放弃了,先是来到深圳,结果很快就发现自己并不能马上适合那座城市的节奏。后来来到这里找一个亲戚就碰到杨阿姨了。” “我也觉得大学没意思,我妈肯定让你上学去吧。呵呵,代沟代沟,你要是有什么创业想法可以跟我说说看,说不定我们还能成为合伙人呢。”原本还有些歉意的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带着浓重乡音地女孩有着这样的见识和眼界,心里地那份疏远冷漠荡然无存。杨凝冰属于那种外冷内热的典型,就像上官明月的事情一样,她肯定希望刘清儿也能上大学,刘清儿的想法和叶无道的事情一样,她肯定希望刘清儿也能上大学,刘清儿的想法和叶无道显然十分默契的不谋而合。 受宠若惊地刘清儿似乎因为自卑根本就不敢正视叶无道,粉嫩脸颊的那抹红晕别有一番清淡韵味,平凡也有平淡的味道,刘清儿就是那种平凡却不平庸的女孩,这一点秦雨很相似,但是仔细体会的话可能就会发现其中有极大的区别。不管怎么样,刘清儿给叶无道的第一印象相当不错。 “听说你现在就有一家企业,就是那家经常在《商业》和《中国经济报道》出现的神话集团,我听杨阿姨提起的时候吓了一跳,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总是觉得学富人的后代都很市侩庸俗。来到你们家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幼稚。” 刘清儿擦拭着叶无道的那台ib液晶电脑,大眼睛里有着单纯的新奇和憧憬,这让叶无道嘴角的笑容愈加柔和,听着这么一个清纯丫头的夸奖可比一般人痛哭流涕的恭维要强上百倍,他柔声笑道:“机遇吧,其实成功也就是那么回事,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圣和遥不可及,钱生钱,你眼中的纨绔子弟要成功当然要比一般人容易,呵呵,说到底神话集团有今天还亏的家族给我一家公司挥霍呢。” “真的是这样吗?”刘清儿歪着脑袋扑闪着黑葡萄般的水灵眼睛道。 “算是吧,你以为我能像个资本动作的天才那样空手套白狼吗,神话集团的起点是比较高的,要不然我再怎么英明神武也不可能让神话在这么短的时候内成为一省的花魁。”叶无道玩笑道,神话集团的骨架就是原告的叶氏分公司,这批精英是一笔最大的财富,所以叶无道多少对叶河图这个挥霍无度中饱私囊的老爹心怀感激,至少他没有把这群人才给挥霍掉。 “你也不想我印象中那么盛气凌人,杨阿姨开始说你嬉皮笑脸没个正经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呢,你真的和杨阿姨一样很像,很有才华的同时很平易近人,我给以前几个家做保姆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会把我当作普通人看待,还有叶叔叔也很热心,你们一家人都是好人。”刘清儿怀着感恩的心真诚道,本质清纯的她说这番话没有丝毫的娇揉做作,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年轻女孩能够碰到杨凝冰确实算运气不错,其实她不知道现在根本就没有家伙敢惹从这幢别墅进出的人,因为这个家对军界,政界和商界甚至黑道的影响可以用深远来形容,在这里动太子的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你要谢就谢我老妈,顺便把我和我老爹的那份感谢也送给你尊敬的杨阿姨,我们家可是她做主,我们虽然有发言权,但是选择权和指挥权都在她的手上,你平时只要多哄哄我老妈就行了,她除了是政治和经济方面的专家,还是比较喜欢瑜伽和菜肴,你有机会的话多接触接触这方面的书籍,还有就是她比较喜欢淡紫色……” 听着叶无道滔滔不绝讲述着杨凝冰的喜好和习惯,满脸笑意的刘清儿第一次凝视他的脸庞,虽然英俊,但不会是那种让女人瞬间犯花痴的类型,而是属于不经意间的细节撩拨着你的心境,这个看上去拒人千里其实满怀细腻心思的青年是想自己能更加细致照顾自己的妈妈吧,在她的印象中越是能够掌握别人命运的人都是越无情,叶无道的表现给她一种暖暖的感觉。 “你会上网吗?”叶无道问道。 刘清儿腼腆的摇摇头,对她来说电脑是根本就是一样遥远的奢侈品,她知道从没有自己和眼前这个笑意温暖的青年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恰在此时恰在此时是叶无道的那种淡然态度让她感到更加无法望其项背,这种深沉的差距感和自惭形秽反而让她有一种解脱的感觉,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白马王子看上灰姑娘的概率在这个社会应该和火星撞地球一样大吧,麻雀终究是麻雀,不可能变成凤凰的。” “我等下给你配置一台电脑,到时候再教你上网,现在这个信息时代能够把握住信息的人就是富人,在这个虚拟时代创业也许一个异想天开的疯狂想法就行了,呵呵,我这就算作是投资吧,你如果需要什么方面的资料也可以订阅一些杂志,放心我这个人胃口比较杂,你就当作是给我订阅的。就这样吧,我有中出去一下,跟我妈说声早饭我出去吃了。” 叶无道不让刘清儿拒绝就走出房间,望着那挺拔的身影,恍若做梦的刘清儿摇晃着小脑袋,嘴角翘起一个感激的笑容,真是个体贴的男人呢。 擦拭着那精美棋盘的刘清儿用地道的北京话淡淡道:“杂志上说天蝎座α星就是那颗夏夜天空耀眼红色巨星,希腊语含义就是火星的匹敌呢,据说是天蝎的星命点,为什么我觉得它正是天蝎不曾展现的另一个性的体现―――――神秘和耀眼呢,天蝎座最后一天的男人,唉,杂志上果然没有说错,天蝎座的你处世原则只会深藏在心底,即便是父母,情人,挚友也无法预知你的下一步。” 这个时候的刘清儿落寞的神情和叶无道无比神似。 有着一样深入骨髓的决绝和伤感。 驾驶着叶河图刚刚弄来的那辆雷克萨斯,叶无道并没有直接去神话集团总部大楼,而是一家精致小巧的花店前停车,扑面的各种清香让嗅觉极佳的叶无道心旷神怡,不到三十平方米略微显得有些狭窄的屋子井然有序的放满鲜花,充满宁静祥和的恬淡气氛,与世无争,淡然避世。 悄悄进门的叶无道凝视着正在对着一簇水灵康乃馨发呆的纤弱背影,嘴角的弧度有着惊人的温柔。 似乎还没有丰满起来呢,不过精神倒是和兰花般饱满香郁,她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想念弟弟萧破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