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背叛(上)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六章 背叛(上)

杨宁素特意把自己和叶无道都十分钟情的那盘红烧鳜鱼放到他面前,微笑道:“这届奥斯卡的主旋律就是龙套成正果,花瓶变影后和演员升导演,我虽然个人对《断臂山》没有好感,但它和如今火爆的《疯狂的石头》这两部低成本高票房的奇迹确实给你们的天地影视娱乐公司一个很好的榜样,赚大钱并不一定是要大投入的,十亿《铁骑》虽然很大程度上振奋了国人的自尊和信心,但是你的风险无形中已经被扩大数倍,唉,懒得说你,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听。” “奥斯卡的地位大概就像我们的春节晚会,开始风头无双抢尽眼球,但是沿着不可抗拒的规律从悬念之最沦为举世无双的鸡肋之王,孙天意本来就是没有意思要玩奥斯卡的,不过某个大片导演私下说《天下》和《铁骑》不过就是《无极》之流,孙天意似乎这口气咽不下,我呢巴不得这个怪胎能够憋着一股气拍摄《铁骑》那群大牌就应该被他这样的强硬导演好好整整才能学会收敛和谦虚。”叶无道奸诈道,张养浩这个被自己整得毫无脾气的超级巨星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免费打工,听说章子仪和无彬这两位绿叶也都被孙天意制得服服帖帖。 鸡犬升天吃到杨凝冰饭菜的叶河图嘀咕道:“70多岁了,不依赖伟哥却能坚持3个小时的,除了奥斯卡还能有谁。” 静静吃饭不插嘴不抬头的刘清儿自言自语道:“灰姑娘遇到王子的故事真的和龙套终成正果的概率一样微乎其微吗?” 这顿饭就在融洽温馨的氛围中拉下帷幕,心情奇佳的杨凝冰亲自去厨房洗碗刷筷,一旁帮忙的杨宁素也有很多事情要和这位主宰一省经济大权的姐姐要谈,刚刚上位的杨凝冰也需要杨家最活络的杨宁素给自己建议和见解,杨宁素虽然并没有像其他杨家成员那样从政,但她和杨望真一辈的老领导关系是最亲密的,而且她的关系网也对杨凝冰很有用处,这次北京那个人对杨家发起不同寻常的攻势引发汹涌暗流。近来走私案件之后的又一轮军政界大洗牌已经拉开序幕,那个人和背后的势力就是抓住南方太子党的事件不肯枪手,这一下点到杨家软肋,如果不是苏家老爷子站出来说了话那么就算杨家能够澄清关系,叶无道这个据说被整个北京太子党敌视的杨家杰出一代也会有大问题。 还有就是叶家的资产走向问题,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人竟然举报叶家受美国指使的商业间谍,那份言之凿凿的举报材料被一个相当有份量的人直接上呈给中央办公厅,所以这起案子国安局直接插手动用非常规情报力量,问题就在于这份模棱两可的材料十分容易误导中国政府,叶家内部肯定有内奸和间谍做了手脚。可以说杨家的初期是十分被动的,杨望真这一次是雷霆大怒。终于下决心和企图一举搞垮杨家和叶家的那个人做个了断。 这一次就算是叶正凌也勃然大怒,这头曾经凭借一己之力就敢挑衅整个华夏联盟的银狐终于在商界沉寂近十年后有所动静,坐镇华盛顿的叶正凌十年间第一次从幕后走向前台。据说他很快就要来大陆进行一轮风险投资的商讨,这无疑是给暗中那群人一个战斗打响的暗号。 和叶河图躲在阳台一起吞云吐雾和叶无道望着神色庸懒的他淡淡道:“结婚是错误,生孩子是失误,离婚是觉悟。离婚的又结婚是彻底的执迷不悟,说吧,你什么时候觉悟?” 微微惊讶的叶河图露出一个含有深意的笑容给了叶无道一个板栗,跳脚道:“就算你爷爷借给你老子我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和你妈**,再说了,我和你妈的感情就像我珍藏的那坛女儿红,愈弥醇,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像是那千年不倒的长城。就算有裂缝和断层也不至于崩塌……” 叶无道偷偷松口气,叶河图和杨凝冰的貌合神离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作为他们“爱情结晶”的叶无道自然担负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负担,他也知道父亲的游戏生活和母亲的严谨进取是两个极端,虽然说有幸互补的轻微可能。但是事实证明这对政治和商业结合产生的婚姻并不完美,叶无道貌岸然直刻意的回避这个问题,今天这个时候突然用玩笑性质的语气说出来也算是一种宣泄。 “有人说理想的凋零是从肚皮塌陷的那一天开始的,两者之间的关系其实不用仔细考证不是说男人奋斗的动力最终可以归为性,吸引异性的关注是男人永恒的追求,哪一位美女会为一个肚子上套了一个或者数个救生圈的男人动心倾情呢。” 叶河图熄灭烟头摸着鼻子自嘲道:“40岁的老帅哥都有清瘦挺拔的身形,富有弹性和光彩的皮肤,唉,,如今这个世道做个坏男人不容易啊,做个吸引人的坏男人简直就是受罪,你哪一天达到我的这种境界就会明白做你的老爹不是那么容易的~” “败家确实是一项艰苦的任务。” 叶无道没好气道,这次欧洲之行叶河图这个品行不良的人似乎花费是将近八位数,回来的时候他依然是两手空空如也,叶无道真不明白爷爷怎么这样纵容这个花钱如流水的老爹,崇明岛上有他饲养的三匹纯种英国伯爵马,上海紫云住宅区第二套的买主就是他,那嫂价值不菲的豪华游艇他似乎一次也没有用过,这样的人想要让杨凝冰这样的女人刮目相看似乎需要太阳从东边升起又从东边落下。 “每一个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你还小,等你大了我再跟你讨论这种深层次的问题。” 叶河图嘿嘿笑道,无语的叶无道甚至懒得和他争辩,因为杨凝冰太忙,从小就被这个讨厌用父亲教育孩子教育叶无道的男人灌输一些惊世骇俗的行为法则,在他的言传身教下耳濡目染的叶无道想要做社会主义好青年都是难事。 看到叶无道不屑的表情,叶河图破天荒的露出沉思神色,缓缓道:“一个人犯错误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犯错误,从不改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