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小草执着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五章 小草执着

叶河图端起那杯让他感觉和咖啡并没有什么区别的武夷山大红袍,他喝茶仅仅是因为杨凝冰喜欢这种宁静致远的氛围,所以从来没有体会到“茶香扑鼻,舌有余甘”的他才尝试着把这种无聊的事情沉稳落寞青年,味觉迟钝的叶河图平生第一次从这杯香味袅绕的大红袍中品出一股清淡苦涩。 孩子的成长就像他失去了最后的净土,叶河图知道不管是这个儿子强奸生活还是生活强暴儿子,那个虽然纨绔却纯澈单纯的孩子已经蜕变成被生活不断渗透打磨成圆滑的男人了。叶河图和杨凝冰不一样,他从小就希望叶无道能够无忧无虑的生活,哪怕这种生活的代价是被戴上败家子和花花公子的臭名,所以说杨凝冰的理念和信仰与叶河图是截然相反的,这样的一对夫妻能够相安无事的度过二十年岁月,不能不说是叶河图的智慧并不像表面上那么肤浅。 经营婚姻远远要比经营爱情困难和伟大,尤其是一场充满利益结合的脆弱婚姻。 “品岩茶重在岩韵,所谓品具岩骨花香之胜,让你喝茶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真不知道老妈怎么肯让你糟蹋这些好茶,让你喝茶感觉就像是诸葛亮做算命先生滑稽,我想你就算是喝东方世家那誉为天下第一的茶的菩提雀舌也没有什么两样吧。”叶无道无情的打击这个无良的老爹。 “我这次欧洲考察在英国白露山庄和荷兰的金色郁金香皇家城堡看到两个不错的女孩。有机会你一定要搞上手,你要是担心雪痕那里不好说,我去说,雪痕这丫头最容易说话,这个完美女人也是我最满意的媳妇,不过那两个女孩确实足够出色,一个好像是英国古老贵族的继承人,还有一个是荷兰统皇室成员,啧啧,想象一下这么多媳妇叫我爹那是多么的有成就感。”叶河图陶醉道。他手中的那不武夷山大红袍无形中也甘甜怡人许多。 “我看你是惦记着她们的嫁妆吧。谁不知道你早就惦记着能有一座庄园或者城堡,而且有外国媳妇你就可以打着探亲的幌子寻找心灵和**的异国邂逅,何乐而不为?就你这么点花花肠子肯定被慧眼如炬的老妈打回原形,到时候竹篮打水,嘿嘿……”叶无道强烈鄙视道。两个翘着二郎腿的家伙道貌岸然的喝茶,其实骨子里都是泛滥着最放肆的罪恶基因。 “一个30岁到40岁的老男人他都会想什么事呢?在我看来就是两件事,本事和**,本事涉及他的个人能力,**涉及他与别人的能力,而且本事决定他在人群中的位置,**或多或少影响他的个人能力,利益和**虽然**裸,但是不失可爱。” 滔滔不绝的叶河图丝毫不在意对面叶无道的眼神暗示,继续道:“很多女人对男人花心有偏见和误解。其实世界上就有一类人是通过征服和追求不同类型的女人来达到人格的完善,这不是狡辩和歪曲,很多智者都有这样的见解……” “吃饭了。” 背后一个冰冷的声音让口渴喝茶的叶河图把茶都喷出来,原来杨凝冰已经在他背后聆听很久地“独到理论”。 “果然是很精辟的理论,我在想你是不是应该去省电视台客串一下主持人,专门讲解婚姻和男女关系,我想这样很多女人都会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从此对外遇等婚姻问题解开绳结。家庭问题的解决也使得很大程度就是为创建和谐社会添砖加瓦,到时候应该给你一面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标兵的锦旗。” 杨凝冰不冷不热的“嘉奖”了叶河图一番,叶无道强忍住笑意起身,经过尴尬无语的老爹身旁的时候拍拍肩膀幸灾乐祸道:“节哀顺变。不过老爹你似乎几十年没有拿过一项殊荣,这个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标兵绝对是及时雨啊。” “臭小子。敢落井下石!” “痛打落水狗可是人教的。” “……”无语地叶河图凝视着眼前这个渐渐成熟的背影,嘴角露出释然的欣慰微笑,每个人都有水洗权利选择自己的道路,谁敢在现在断定无道的这个选择是错误地呢,自己何尝不像父亲一样试图操纵他的人生,以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餐桌上杨凝冰把叶无道拉到身边端详了良久,虽然身居高位的她素来以铁腕和果决著称,蛤是面对叶无道的时候始终是一个不怎么合格的母亲,一个带着浓重愧疚和些许悔恨的女人,在放事业和家庭的天平上事业那一端太过沉重,已经要问鼎了一省大权的她没有办法停下来,这是家族和父母的意志,而且她的血液里也流淌着杨家不甘寂寞的因子,所以杨凝冰不可能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家庭主妇。 “神话集团产下的天地娱乐有限公司那部《铁骑》是不是快要拍摄完毕了?”帮忙给叶无道夹菜的杨凝冰问道,这个身为神话集团总裁的儿子已经带给她太多的惊喜,说实话她坐在主管经济的副省长办公室和客人聊天的时候总会不经意牵涉到神话集团,从对方明显的恭维中杨凝冰会有一种比自己做出业绩更兴奋的成就感,许多下属都清楚这个精明的上司只要涉及到叶无道和神话集团就会揭开冷漠严肃的面具。 “嗯,孙天意这次是一心剑指奥斯卡,上次《天下》的遗憾落选让他一直很不甘心,这次从投资,剧本创造,演员阵容,导演拍摄和音乐搭配等各个方面都无懈可击,只要奥斯卡那群老顽固不刻意刁难《铁骑马》,肯定要比李安的《断臂山》收获多出许多。” 叶无道扫荡着饭菜口齿不清道,拥有柳画,张养浩,章子仪等超级巨星排出白金阵容,孙天意化石点金的导演才能,再加上慕容雪痕那曲《金戈铁马》的锦上添花,这部《铁骑》被影评人一致看好,称作是中国电影崛起的开幕电影,叶无道其实一开始并没有指望这部投资十亿的大制作能够盈利,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形推测收回成本已经不成问题,抽样调查显示各个年龄层的观众群都有相当部分愿意挣钱进电影院,其中20岁到30岁之间的比例更是恐怖的达到27%,如果《铁骑》海外市场开拓成绩不错,那么也许不只收回成本了。 餐桌上有个人目瞪口呆的望着叶无道狼吞虎咽的模样,显然这个时候的叶无道跟她心目中的出入很大,这种落差狠狠打击了她并非稚嫩的心灵。 如果说这个杀人讲究优雅的男人做什么时候最没有风度,那就是吃饭的时候,叶无道突然发现对面那个矜持吃饭的保姆是一个蛮清秀的女孩,属于那种越看越有味道的那种,那又眸子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使得叶无道不禁多看了这个女孩几眼,俏脸微微红润的女孩鼓起勇气狠狠瞪了叶无道一眼,这个小举措让始料不及的叶无道颇感好奇。 “其实在我看来奥斯卡奖项对于《铁骑》并没有太多实质意义,除非《铁骑》能够席卷整个奥斯卡,李安导演捧回最佳导演奖的小金人已经让后面的中国电影人感到压力,孙天意就算能够搬回最佳导演奖也不能证明什么,呵呵,不过如果把最佳男女主角纳入囊中倒是值得我们政府重点‘照顾’。”杨凝冰微笑道,中国政府对于电影的影响根本不能和韩国能够做比较,稍有敏感的禁忌就会被无情封杀,《铁骑》的定位其实也有些尴尬,其中涉及民族和欧洲的问题,政府也持观望态度,杨凝冰一直在考虑怎么帮自己儿子搞定政府方面。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杨凝冰虽然口碑极佳,但是还没有崇高到要卸职退休之后家徒四壁,能够在自己的良心和职权内适度的手脚并没有过错,更何况叶无道还是自己的宝贝儿子。看见叶无道似乎对那个女孩有点兴趣,杨凝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刘清儿是北方人,不许欺负人家小姑娘,她可比你懂事多了。” 杨凝冰素来喜欢平等对待每任保姆,甚至都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所以这个刘清儿也正大光明的饭桌上和他们一起吃饭,简单穿着没有化妆的她有股农村女孩的质朴和素洁,但是叶无道凝视那双眸子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一种执着的韵味,这让他记住了刘清儿的名字。 被杨凝冰称赞的刘清儿似乎有些害羞,只顾埋头吃饭,杨凝冰看着本分老实的她多少有些心疼,这个乖巧玲珑的女孩是孤儿,原本以为善解人意的上官明月走后很难找到一个让自己舒心的保姆,从人才市场第一眼看见这个怯生生的女孩,杨凝冰二话不说就把她领回家,接下来刘清儿的表现更是出乎杨凝冰的意料,烧菜做饭清理打扫她都能得心应手。 小草,叶无道就是对刘清儿的第一印象。 以后的岁月证明刘清儿确实有着和他一样为了生存而强大的可怕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