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浪子回家(中)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三章 浪子回家(中)

苏惜水在到车站后就被她父母开车接走,并没有通知家里的叶无道婉言谢绝苏惜水儒雅如文人的父母的邀请,独自回家的他先给杨宁素打了个电话报平安,正在采访南方风茂通用集团总裁顾德凯的杨宁素打了个电话报平安,正在采访南方风茂通用集团总裁顾德凯的杨宁素二话不说匆匆结束这次重量级的采访,叶无道三年魔鬼训练回来的时候第一个见面的就是自己,这一次她仍然希望叶无道见到第一个熟人是自己。 她知道叶无道再坚强再铁血总有内心柔软的时候,家,对于他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地方。 那位暗恋杨宁素的被誉为“北李南顾”的南方青年企业家之首的顾德凯原本想要在采访的尾声对她告白,望着杨宁素渐渐远去的雀跃背影,顾德凯的几位助理都隐隐不悦,虽然说杨宁素有着很厚的背景和影响力,但是在他们看来顾德凯百忙中抽出时间应付这声采访本身就是一种“恩赐”,被冷落的顾德凯有点自嘲和落寞的坐在沙发上,对不停道歉的省电视台领导微笑道:“单相思就是这样,套用一句小资语调用的话,这何尝不是一种甜蜜的忧伤。” “顾总不嫌弃的话,我倒是可以做个媒人,宁素是我看着电视台成长起来的,虽然始终和别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心地善良温暖,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顾总不是知难而退而是坚持不懈地话。一定能够打动宁素,我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心特别容易软的女孩。”省电视台副台长余智伟陪着顾德凯参观电视台大楼的时候淡淡笑道,杨宁素进主持领域的时候余智伟就是她的领路人,作为杨宁素半个师傅的他当年没有少帮助杨宁素,所以今天的省电视台辈分最高的就是他,很多时候就连台长也都需要看他的脸色。 余智伟的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叶无道目前已经通过大规模隐性投资控制相当部分的人脉资源。野心勃勃的台长因为依赖神话集团的连续投资就像是吸毒一样无法自拔,问题的关键是余智伟在已经掌握了一省喉舌的叶无道营造的这张人际关系网并没有他的位置,这样就很容易审美观点那个圈子排挤,想要从副升正更是难上加难,但是如果他能够做成杨宁素媒人的话,那么他和幕后主脑叶无道以及大财阀顾德凯的关系都将有质的飞跃。 只是冻知道叶无道和杨宁素内幕的余智伟这场感情投资从一开始就注定是失败的。 “余台长的心意顾某心领了,不管成不成顾某都交了余台长这个朋友。” 顾德凯一脸诚挚的微笑道,革命的堡垒那都是从内部攻破,杨宁素起草冷漠习惯女人卑躬屈膝的他就越觉得有味道。不过深谙女人心思的他还没有差劲到要用卑鄙手段占有女人,商场的所向披靡让他做什么事情都信心十足。这次就算没有办法让杨宁素动心,和省电视台的元老级金笔杆子结交怎么看都不是坏事,他的前辈史玉柱的失败很大程度上就是媒体的倒戈,这一点让越来越多的商人感到舆论的可怕和无冕之王的可畏。 余智伟满心欣慰,这个顾德凯也是明白人。很多事情彻底了就会索然无味。 杨宁素开着那辆线条优雅的奔驰经典跑车飞速赶到火车站,等她走出奔驰的时候车站的视线多半都聚集到她的身上,毕竟她是南方最知名的金牌主持人,经济类和时事专题都是南方几个大省份热点频道主播,也许你不清楚自己省份的主要领导,但是你肯定不会不认识杨宁素,杨宁素想要和叶无道在杭州那样亲昵的散步约会在这里绝对不可能,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蠢蠢欲动,的想上去合影或者索要签名。 脸上保持着优雅微笑的她礼貌的拒绝一个个崇拜者的热情,有点焦急的巡视火车站。她和叶无道一样对时间都格外敏感和重视,她是因为杨家从小就被灌输时间是决定成功与否唯一因素的观念,叶无道当然比谁都更加清楚时间就是生命的深刻意义,对于一个狙击手来说哪怕是零点零一秒的误差都足以致命。 叶无道此刻却在熙攘人群中坐在一个测字算卦的老人面前下象棋,两人兵来将挡烽火连天的斗得不亦乐乎。那个邋遢老者吃掉叶无道的一枚横冲直撞的车后哈哈大笑道:“年轻人,你知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的道理,却忘记人有远虚必有近忧,其实你单刀直入的话这盘棋你赢的会更加干净利落,你的锋芒就像是被刻意的压制既无法铿锵出鞘也无法韬光大隐,这可不好。” 叶无道无视周围人流的怪异眼神,和这个棋文深厚的算命老者在楚河汉界左右厮杀,爽朗笑道:“锋芒太露容易折断,隐藏过深又容易被看作城府太深,做人难,难于上青天,中国崇尚中庸之道,我没有错。” 白发老者浑浊的眼神渐渐清澈,苦苦抵抗着叶无道的凶狠攻势,微笑道:“《三辅黄图》称苍龙,白虎,玄武为天地四灵镇守四方,正所谓左龙右虎辟不祥,朱雀玄武顺阴阳,得四相者得天下,东方青龙剑败天下,西方白虎黄泉破敌,北方玄武渐成气势,西方朱雀杀人无血,年轻人,这些听说过没有?” 捏着颗卒子的叶无道皱眉道:“《山海经》,《道藏》和《神妖檀》我都翻过,四相我也研究过,只不过像你这么说还是第一次听说,尤其是朱雀的‘杀人无血’是什么意思?” “不可云不可云,天机泄露就不是天机喽。” 老人神秘笑道,神色玩味的看着对面凝视着棋局的叶无道:“你就当作是我的一派胡言,一笑置之就可以了,世界上能够当真的事情本就不存在,怪力乱神是我们这种算命骗钱的家伙的专长,算不得数,哈哈……” “真到假时假戏真做亦真,谁知道呢。” 叶无道喃喃道,站起身伸了个懒腰,环顾四周终于发现脸色焦虑的杨宁素,他在收拾棋局的老人那静谧深邃眼神中走向还在环视周围人群的动人大美女。杨宁素有些泄气的轻轻叹息,幽怨道:“不会是已经回家了吧,也不能怪他,这种天气让他在这里等一个多钟头确实有点过分。” “等待美女一向是我优先选择的头等大事。” 叶无道从背后轻轻搂着身体有些单薄的杨宁素,把头放在她的浑圆肩头柔声道:“更何况一个钟头比起三年,可以忽略不计。” 杨宁素身体微微后倾轻轻靠在叶无道的怀抱,世界上最温暖的港湾无非是一个有爱人等待和守候的家以及情人的怀抱,看着叶无道长大的她清楚一个天蝎座男人的秉性本质和气质风格,这个主宰着**的神秘星座拥有和想象力一样浩瀚的底蕴,叶无道这机关报天蝎座男人就像是一杯看上去温暖淡然的烈酒,一饮足以醉眼千日。 火车站川流不息的人流都对这两个绝配男人报以善意眼神,即使是嫉妒也多少含有柔和味道,这道风景为清冷萧索的冬日增添一抹清新温馨的亮丽色彩,杨宁素和蔡羽绾,柳画的单身素来是南方众多成功人士津津乐道的话题,谁能够夺魁那都是媲美商业奇迹的美事,这三个女人各有自崇拜者也泾渭分明,杨宁素因为强硬的后台更是被不少政治精英列为少奋斗三十年的头号目标。 开车到紫枫别墅附近那座小公园的时候叶无道提议进去看看,冬日温煦光辉洒在寂静的公园每个角落,这个承载着叶无道童年相当部分回忆的地方笼罩着安宁阳祥和的氛围,拉着杨宁素坐在无从的秋千上,叶无道仰望着天空,柔和嘴角悬挂着异常温暖的笑意,“回家的感觉真好。” 杨宁素充满怜惜的抚摸着叶无道的头发,她脸上洋溢着一股圣洁的母性慈祥,“家是你不需要勾心斗角和玩弄阴谋的地方,保护别人的你也可以被人保护,我,你妈妈,还有你爸爸都不会让人伤害你,不管你怎么城府成熟,你在父母眼里永远都是需要呵护的孩子。” 轻轻摇晃的秋千荡起一道优美的弧度。 “在小姨眼中我总不是孩子吧?” 叶无道坏笑道,确定四周没有人后偷偷在杨宁素的清冷脸颊上亲了一口,跳下秋千然后在公园躲避羞涩杨宁素的追打,在一棵大树后杨宁素刚想要捶打好不容易被她逮到的叶无道,却发现他的眼神和笑容都变成那种熟悉的邪邪气息,果然叶无道在狠狠抱住她后疯狂的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脸颊,一开始拘谨矜持的杨宁素很快就陷入叶无道新手编织的**大网。 “小姨,我们好像没有在这处地方那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