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学期结束 - 极品公子

第四百零一章 学期结束

期末考试终于姗姗来迟的揭开神秘面纱,一心想要强奸期末考试或者存心等着期末考试强奸的学生都不同程度的叹气,抱着早死早超升大无畏的态度陆陆续续从寝室走向考场,不乏有人临时抱佛脚的拿着课本和资料在那里垂死挣扎,不少人已经连续两三天通宵。 出来混的,总有一天要还的。 疯狂颓废玩了一个学期,这个时候就要轮到还了的时候。 戴着苹果3的叶无道听着《fanawayfromhome》和《lonely》等几首英文经典歌曲的懒散随意的走在人群中,韩韵昨晚特意把大学英语第一册给他强行温习了一遍,她知道虽然叶无道的口语听力和应用英语都很变态,但是应试测验的话叶无道不未必能够像高考那样拿满分,经过韩韵的稍加点拨英语基础极佳的叶无道算是真正的有恃无恐了,其它课程很多就几乎是考察你的背书能力,不过微积分听说今年难度不小,对考试软硬不吃的叶无道并不担心这个,反正注定不能在德智体综合成绩这个上面拿第一,他也就没有什么想法,属于他们班考场的那个教室附近都是互相调侃的同学,叶无道走到走廊的尽头靠着栏杆上望着渐大的校园风景,熙攘的人群在他眼里就像是卑微劳碌的蝼蚁,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和这个世界的大部分都脱离。 “老大,你这种表情很有‘一望关河萧索忍凝眸’的意境啊,果然是忧国忧民心怀天下,和我们思想层次根本就不一样,老大就是老大!”田景升走到叶无道身边谄媚道,最近狂啃唐诗宋词的他现在也算是警言妙句信手拈来,虽然意境上都是惨不忍睹,附庸风雅的他频频遭到洪飞的白眼和呕吐。 附近几个背诵英语单词的女生都对田景升的马屁报以善意地偷笑。田景升这家伙现在浙大里面是春风得意的很,因为数学的天赋被众位知名数学家看好后,一向重视数学的浙大出向他伸也橄榄枝,学校的几个数学导师都有接受这个学生的意向,田景升为了满足洪飞可怕的男人忌妒心理每天都要带着他去漂亮那里蹭饭或者顺便当当电灯泡。 “你们两个最讨厌英语吗,怎么这么胸有成竹的样子?”叶无道转身靠着栏杆笑道,“不会是已经准备好英勇就义所以能够视死如归了吧?或者已经用美男计勾引哪位一心苦读圣贤书地恐龙姐姐准备暗渡陈仓?” 田景升和洪飞都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向下竖。 英语考试对于叶无道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当他做完必须等待地听力部分后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就把试卷画满,当他交卷的时候两位监考老师都露出极度惊讶地表情。这在他们十多年的监考历史中还是头一回有人能够不到一个钟头就交卷的。英语考试不同于理科,需要足够地时间才能完成分量十足地考卷,对叶无道知根知底的同班同学都是一阵无力的继续埋头奋战。这个高考满分的怪胎,简直就是摧残自己的信心! 叶无道接下来的日子里过五关斩六将,除了微积分是和田景升一起提前交卷走出考场。其他都是他第一个人孤单地把震撼留给监考老师。每次班里的同学看到叶无道扬长而去的身影都是咬牙切齿。最后一场考试结束后叶无道再次率先杀出重围离开考场,在见怪不怪的眼神中他独自来到大雪纷飞的湖畔,第二次见到下雪的他张开手臂任由雪花铺满脸颊,空旷的白色大地格外纯洁,叶无道喜欢听到那种踩到雪里发出的清脆声音,更喜欢这种把美好事物狠狠践踏的感觉。 “你这么快就考完了?”偶然经过余温斌走到叶无道身边微笑道。见证过叶无道超强棋力的他丝毫不怀疑这个朋友的智商。 “嗯,没有意思,呆在考场也是浪费时间。”叶无道最不怕的就是应试教育体制下的测试,当然,如果是那种灵活题型就更加符合他的胃口,一个男人,如果精通象棋和围棋,再笨的男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腹有兵甲杀伐的男人是最合适生存的食肉动物。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叶无道,虽然学校不像社会那么复杂,但是能够低调都是好事,我知道你已经觉得自己可以有实力有资格无视各种眼神,唉,怎么说呢,总之你稍微收敛锋芒是上上策。”余温斌叹息道,他的老气横秋不像一般人那般幼稚苍白,这是一般青年学生所没有的历史积淀。 “少年轻狂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大学里那些拉帮结派或者依附老师的勾当在我看来都是可笑的,很无聊,大学本来就是你们最后能够梦想的时间和地点,却还要把也许是最后的美好回忆搞得污七八糟乌烟瘴气,宁愿去谈几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也要比做这些强很多。” 叶无道不屑道,做了一个雪球扔进水面结冰的湖里,“年轻是我唯一拥有权利去编织梦想的时光,青春一经典当即永不再赎,没有给青春留下点值得回忆的事情,这要比曾经有份诚挚的爱情摆在你面前你却没有珍惜还要可惜。” “呵呵,你很有当桓温和曹操的潜质,都崇尚不能流芳千古也要遗臭万年,而且都绝忠诚自己的信仰,我虽然并不是很赞同这种做法,但是不得不佩服曹操宁负天下人的魄力,你比起那些依靠家世来耀武扬威的败家子来说已经算是好很多了,至少你有狂妄和骄傲的资本。”余温斌忐忑的伸出手做了一个雪球,不过并没有舍得扔出去,“我觉得你还是蛮不错的一个人,就是太耀眼了,如果万人之上一人之下还不能满足的人在人在你身边都会受不了的,像我这种平凡人无所谓,可不代表所有人无所谓啊。” “为什么和我说这些?”叶无道微笑道,下雪的感觉真好,只可惜雪痕不在身边。 “因为我有一种和伟人对话的错觉。”余温斌捧腹笑道,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同龄人像对待历史人物一样重视。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除了追女孩子方面比较在行,其它方面都是业余选手。”叶无道望着白茫茫的校园,一种久违的心旷神怡的感觉涌上那落寞的心扉,闭上眼睛淡淡的笑道:“范仲庵说先天下之忧而忧,王安石环顾一身无可忧,忧必在于天下,呵呵,这些都是高居庙堂的不愁三餐者之言,现在这个残酷的社会,你必须一身与天下同忧,这样你才有忧天下的本钱,人就应该孤独一点,也许就算是你最爱的人都无法理解你,你难道还要自以为是要拯救世人,让所有人明白你的思想?” 余温斌没有说话,现在只想平平静静看书老老实实做人的他也许不知道,自己和叶无道在将来的交集是多么的辉煌,很多人在将来的传记中都喜欢用“时势造英雄”来形容貌似平淡无锋的商业帝国舵手之一的余温斌,但是却很难体会叶无道对这个得力左右手“谋略清奇,大智若愚”的评价。 韩韵因为学校的事情暂时是不可能和学生一样离开学校的,这个学期因为叶无道的入学使得她始终保持神采奕奕的精神状态,浙大第一美女老师的桂冠无人能抢,加上处理各种纠纷都能够站在学生的立场上讲话,所以韩韵傲然是浙大最受欢迎和最有人气的教师。 考试完毕的叶无道在田景升的提议下去找家餐馆聚一下,叶无道在请了苏惜水以及她室友后还想去叫秦雨,结果发现她已经提前回家,最后苏惜水和她寝室的三个美女以及她们那三个对叶无道都是崇拜有加的男朋友,田景升和洪飞以及余温斌和田景升的几个追求者,田景升这个家伙什么都没学,倒是跟叶无道这个无良老大学会了脚踏几只船。 因为都是同龄人,所以相互之间有趣的话题比较多,大家吃的相当轻松愉快,当然苏惜水等美女在场也是一个气氛活跃的关键。 “跟朋友一起吃饭付账的时候一定要站在他的左边,这样一来当你用右手挣钱的时候可以让他顺利地阻止你。”酒足饭饱之后叶无道附在苏惜水耳畔笑道:“还有就是如果有像你这样的美女在场,完全可以在吃完饭后大声叫服务员埋单,一般来说都会有冤大头讲面子的客气几句要求付账,不要迟疑,马上把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他,然后可以欣赏非常精彩的过场动画了。” 果然当叶无道喊道结账的时候,洪飞和田景升都嚷着自己付钱,叶无道马上阴险奸诈的不作声不动作,被算计的洪飞和田景升强忍住用啤酒瓶轰杀叶无道的冲动,跑出去两个人五五平分把饭钱付了,捧腹的苏惜水趴在一脸无辜的叶无道怀抱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