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 处女作品 - 极品公子

第四百章 处女作品

悠闲的叶无道斜靠在厨房门口,欣赏着韩韵这个逐渐掌握渐大实权并且笼络一批骨干的副校长亲自下厨的风采,因为上任校长的离任韩韵利用这个不可避免的权力真空获取相当大的人脉,这段时间利用各种手段向她表忠心诚意的校领导干部不在少数,韩韵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在明珠学院被叶无道挑逗的年轻老师,而是一个拥有圆滑手段和精通人际的精明领导。 期末考试前几天学校都会空出时间让学生自己复习,就在别人熬夜挑灯奋战到底的时候,叶无道在韩韵营造的温柔乡享受佳人的湿润和柔顺,白天同学都在自习室或者寝室做最后的“复习晚餐”,叶无道依然无所谓在韩韵家不肯离开,无奈的韩韵看到叶无道至少把资料搬来后就任由他赖在这里,当然他心底对叶无道的赖皮是绝对举双手赞成的。 “韩老师,知道你上课的时候学生最多的视线聚焦在哪里吗?”叶无道知道厨房对于自己来说就像是个禁区,在这方面格外白痴的他不想给厨房韩韵帮倒忙。 “什么地方呢?”忙着烧菜的韩韵随意接口道。 “胸部,丰满,坚挺,完美的黄金形状!” 盯着韩韵胸部的叶无道坏笑道,“我可是百摸不厌啊,我记得韩屋《席上有赠》中有一句‘粉着兰胸雪压梅’,完全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嘛,‘雪’这个字眼不仅主出神入化的描摹了韩老师胸部的晶莹白净,更加传达出一种柔软的感觉,是一种富含质感的美~” “去你的,油嘴滑舌,整天就知道搬弄古人的东西乱套用。”韩韵娇羞笑道,这个家伙真不知道背诵那么多古文诗词是什么目的,如果韩韵知道叶无道有那么个无良的老爸后就会明白叶无道有今天的花花肠子八成都是拜他所赐。 “隐约兰胸。菽发初匀,脂凝暗香。啧啧,韩老师,我解释一下自己的见解你总不反对吧,这个‘脂’。那就意味着女性**的白和嫩。一种丰腴感油然而生,妙!” “……” “小韵韵,褪放纽扣儿,解开罗带结。酥胸白似银,玉体浑如雪。” “……” 等到韩韵把饭菜准备好看时候终于朝不断勾引她地叶无道露出“狰狞”地神色,拿着锅铲在房间里追杀了叶无道整整三圈。最后在叶无道用穴道按摩一个钟头的贿赂下韩韵才放过他。饭桌上韩韵看着风卷云涌扫荡饭菜的叶无道噗噗嗤笑道:“怎么每次看见你吃饭都像和饭菜有仇一样?你啊你啊,弹钢琴弹吉他,踢足球打篮球,下棋对弈哪一样都比吃饭有风度,我可告诉你,就你这吃饭的模样一定把我爸妈吓倒,咯咯……” “说实话。韩韵,我还真有点怕你老爸,不敢想像一个当过清华,北大和人大三个著名学府校长的人会是多么的恐怖,你老爸的学生每个人吐口口水都能把我淹死了,而且,看上去你老爸就是那种喜欢宁静致远安稳淡泊的女婿,似乎我一点都不沾边啊。”叶无道垂头丧气道,也许一个教育部部长还能让他感到震撼,但是这北大清华和人民大学这三所学校的校长可不是谁都能当的。更何况是韩老这样的经历。 “我爸可有不少的学生都是政府要员和商界巨头哦~”韩韵眯起眼睛微笑道,狐狸的笑容已经和叶无道有六分相似。 “那小韵韵你的意思是不是要我吃软饭啊?”叶无道一把搂过贼笑的韩韵伸手进入她的衣服里面。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巴不得你吃软饭呢,你要是愿意我帮你才叫怪事,大男子主义。哼!” 这个时候韩韵夸张绝妙的造型,充满诱惑的妩媚眼神,暧昧慵懒的声音着实令人神魂颠倒难以割舍。 人的价值在遭受诱惑的一瞬间被决定! 于是叶无道毫不犹豫的抱着韩韵走向卧室,做一个能够让女人幸福的花花公子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胜任的,那些叫嚣的卫道士们就像是那些阉割的太监一下嫉妒着男人的“雄壮”。 韩韵虽然和叶无道仍然守着最后的底线玩着刺激的游戏,但是其实对于她来说早已经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都全盘托付给叶无道,所以这个晚上叶无道纠缠着她吹箫的时候她终究答应了,当韩韵第一次用嘴巴温柔服侍叶无道的时候,她有一种夫妻生活的幸福感觉。 白天的时候韩韵还需要去处理学校事物,顺便和一些新教师谈心交流联络感情,现在的她如果不想被架空的话就只能是尽力的争取最大权力,叶无道就干脆在她房间里浏览那些田景升和洪飞帮他整理的资料,期末考试总不能垫底吧,这样就太不给韩韵和辅导员面子了,中午的时候韩韵特地跑回来给他做饭,饱暖思淫欲的叶无道把半推半就的美女副样长在客厅剥的精光,就在他们想要对方慰籍的时候突然有人打电话给韩韵,抱歉的韩韵只好整理衣物赶紧跑去解决紫金港校区的一个土地批文问题。 下午叶无道并没有继续复习那些根本就是空白的课程,而是跑到清河坊的胡庆余堂去抓了几味中药破天荒地下厨房熬药,等到带着疲倦赶回家的、给叶无道做晚饭的韩韵看到叶无道蹲在厨房煎药的时候就说不出话来,叶无道小心翼翼的用一个小碗盛满汤汁递给眼睛微红的韩韵,兴奋道:“这晚以前在看晚唐蔺道人所著《仙授理伤续断秘方》的时候发现的一个很有用的偏方,用当归,川芎,芍药,生地四味药组成,还是中医补血调经的第一方呢,呵呵,当然,我第一次煎药,你不是不知道,我对厨房没有什么想法,所以这次处女作的水平可能差点,……别烫着……” 韩韵望着叶无道被熏利用些泛黑的脸庞,嘴角淡淡的笑意,暖暖的眼神,她虽然知道叶无道一直就是对自己女人格外重视的男人,但是韩韵从来没有想到他这样一个注定非凡的男人会为自己下厨,幸福的泪水悄然没落脸颊,三年的苦苦守候终于换来她想要的爱情滋味。 叶无道温柔的抚摸着她的湿润脸颊,柔声道:“哭什么,我既然不能给你完整的爱情,那么我只能用我的方式来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