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日本风云(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九十七章 日本风云(上)

日本,三菱财阀拓本家族宅院,清幽静谧的华美木屋中,一个女人蹲坐在地上,进行最凝神专心的茶道,女人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岁月并没有夺去她的柔媚魅力,相反凭添了她骨子里的成熟韵味,浑身上下每个部位似乎都蕴藏着勾引的魅惑,就算是笼罩在宽大的和服里也能够散发成熟女人的妩媚,只不过在她进行茶道的时候偏偏媚人的脸庞有着一股圣洁的气质,淫荡一旦和圣洁融合,那么这就是一个可怕的尤物。 这间茶庭木屋是三菱财阀的禁地,被称作“坐佛露地”,女人就是三菱财阀最大家主拓本神伍的妾,她把茶递给坐在对面的青年,淡淡道:“你哥哥拓本道哉已经和太子党的太子达成密约,这样一来就算是他丧失了整个忍者部队,你父亲也对他刮目相看,一个山门五卫这样的忍术大师竟然被那个青年轻而易举的除去,可见你能够从他手上活下来已经算是幸运。” 在西湖游船晚宴上被叶无道指使望月鸾羽砍下一只手臂的拓本润日坐在这个女人面前,满脸哀伤悲愤道:“母亲,难道我就要活该做一辈子残废,这个太子难道不是欺人太甚吗!母亲,您一定要帮我,拓本道哉那个畜生当上家主的话我们就永无翻身之日了。” 浑身释放危险的魅惑气息的成熟女人淡淡道:“怎么帮,去杀了那个太子?怎么杀,我们拓本家族的精锐军团在人家眼里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你难道要我一个女人去杀他?润日,不要被毫无意义的仇恨蒙蔽了眼睛,要知道没有利益的捆绑你将一无是处,这就是你哥哥比你聪明的地方。你虽然和黑道皇子英武弈有交情,但是这种可有可无的友谊在家族看来并不以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拓本润日望着低头喝茶地母亲那和服下的玲珑身姿,心神摇曳,心里冒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如果用母亲您的身体交换那个青年的合作应该十拿九稳吧,父亲拥有不下十个女人独独宠幸你一个人,想必一定是床上技术非凡才能集三千宠爱于一身。 女人突然皱眉道:“润日。茶庭是静心养性的地方,你的心境十分混乱,这是不可原谅地亵渎!如果你还不能平静下来,以后就都不要进来了,一个远在中国的太子就让你这么毫无风度,这样的弱者根本不是我清浅纪香的儿子,你还怎么跟你哥哥竞争!” 慌张的拓本润日赶紧收敛心神,把那份淫秽念头压制下去。惶恐道:“润日一切听从母亲教训。” 清浅纪香稍稍满意,冷眼看着这个向她臣服的儿子,道:“你现在手上可以利用的棋子并不多,英式弈最近风头正健,山口组作为和龙帮作战的先锋和主力,英式弈这一次只要能够拿了稍微可圈可点地成绩就能够顺利接任山口组组长,你和他应该尝试着拉近关系,他不是看上你的女人吗。一个歌妓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送给英式弈。男人之间的友谊最直接的桥梁就是女人,如果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么会把你的妹妹嫁给真羽夜家族的那个老变态。” 面露痛苦之色的拓本润日咬牙道:“明白了。” 清浅纪香满意地淡淡喝茶,柔声道:“这次日本黑道和龙帮的冲突不仅仅是英式弈地机会,也是年轻一代建功立业的最好时机,一代天子一朝臣,十年了,也该换换了,三菱的几个大家族都开始蠢蠢欲动,我原本一直认为你的哥哥是个不堪大用的庸人。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机关报眼光和智慧,叶无道这个太子虽然不在这盘棋,但却是最关键的人物,可惜了,要怪就只能怪你运气不好吧。” 拓本润日眼神偷偷盯着清浅纪香呼之欲出的丰满胸部。舔舔干燥的嘴唇道:“母亲,这次我们拓一家族是准备依附山口组英式弈一派吗,其实我们的选择并不少,一直和家族交往地神户组虽然近期被山口组处处压制,但是我想这个时候我们表现出一定的诚意效果应该不比一味的看山口组脸色差,当然,我们可以脚踏两只船,或者干脆脚踏三只船,既然你把妹妹送给也那个喜欢每天一个处女的老变态,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浪费真羽夜家庭的宝贵资源。” 清浅纪香点头微笑道:“狡兔三窟,不错不错,你总算没有让我太失望,像我们这种不能主宰局势地家族势力最忌讳的就是盲目的忠诚于一个盟友,你比你的父亲要出色,放心吧,这场黑道大战结束我就能把你扶正,你那个哥哥就算有通天的本领,和我斗那还嫩了点。 比父亲出众?拓本润日眼神有些怪异,嘴角牵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猥琐笑意,他最喜欢的就是成熟的女人身体,那种熟透的味道总能激发他的野兽**,所以他找的女人就是起码比他大五岁的女人,每一次和女人**他都把对象幻想成自己敬畏的母亲。 “水月流,国家神社,天镜剑流,天照神社,伊贺忍者,山口组,这次的阵容比较十年前那是有过之而不及啊,接下来肯定会有精彩的表演上演,据说龙帮最近因为安倍大师而受到重创,整支龙魂部队和一个龙使都被消灭,这样一来我们大和民族对这场第二次圣战一定更加有信心,你想想吧,就连安倍大师和叶隐知心这机关报人物都已经亲自站出来,只可惜我不能亲眼目睹大和民族的辉煌,唉……”桃花眸子流露出神往的清浅纪香叹息道,她的偶像就是绝对强悍的大宗师叶隐知心和妖一样的安倍晴海。 拓本润日抑制着心里的**低头不语,俄狄浦斯情结严重的他从小到大就疯狂迷恋自己这个尤物般的母亲,把父亲看做是争夺母爱的最大对手,对无能父亲的嫉妒仇恨与日俱增,甚至会想到要杀死父亲,这一切心理活动都深深埋藏在他潜意识之中,现在这种意识被逐渐的挖掘出来,拓本润日已经是一头被**征服的淫亵野兽。 清浅纪香虽然自负才智超人,但是却没有发现这个儿子眼里**裸的炽热**。 她似乎忘记了她嘴巴里的大和民族就是一个骨子里根植着肮脏罪恶的卑微民族。 ―――――――――――――― 水月流雅致的湖心亭中,犹如姑射仙人凌波飘逸的叶隐知心和南宫无锋坐在椅子上下棋,旁边还有一对人中龙凤的青年男女恭敬守候。 “室町末期被誉为茶道天下第一人茶道大师和利创立了利休流划庵风茶法,将茶道发展推上顶峰,日本茶道对仪式近乎苛刻,崇尚‘和敬清寂’,这和中国茶道是相当不同的。”端着茶杯等着苦苦思索破局的南宫无锋落子的叶隐知心淡淡道。 “我失败了。” 狠狠把手里棋子扔到棋盘逐步形成的南宫无锋垂头丧气道,“那为什么铃铛泡茶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看上去和我师傅差不多啊?” “日本茶道点茶的动作姿势神色表情,甚至进门先迈哪只脚都有极其严格的规定,不得越雷池一步,因为日本人固执的认为茶道之魂就纯粹寓于这一套仪式之中,这和一个民族的性格是很相似的,日本这个民族偏执而愚忠,不像华夏民族海纳百川,茶道精髓怎么能简单的用形式来表达,酒是知己,茶如红颜,叶无道说的对,有些时候拘谨不是虔诚,而是做作。” 叶隐知心望着有些恼怒的南宫无锋微微叹气,终究还是个孩子,心性总不能达到圆润通达的境界,看来试图用下棋饮茶来消磨他的暴戾气息是徒劳了,威道之剑太阿的继承人如果不能像南宫轮回那样控制自己情绪的话就会堕入鬼道成为嗜血的杀人狂。 南宫无锋听到叶无道的时候冷哼一声撇头望着湖水,还有些稚嫩的小脸上挂满落寂和愤怒。 “你难道想不听你师傅的话?”叶隐知心皱眉道,这就是她现在不敢让南宫无锋接触威道之剑的原因,这个孩子心里有太多单纯却浓烈的仇恨,这样练剑只能适得其反,南宫轮回显然不希望这个徒弟走向复仇之路,这样的话他知道叶无道一定会亲手把南宫无锋扼杀。 “就知道拿师傅压我!”南宫无锋拿着身边的竹剑嘀咕道,旁边两个听不懂中文的青年男女脸上都浮起笑意,这个宗主亲自传授剑技的孩子连续在和新阴流,双刀流,御剑流等十多个剑派青年高手过招,无一败绩,天份之高让人咂舌。 叶隐知心轻轻敲了一下南宫无锋的脑袋,轻笑道:“怎么,这么小就翅膀硬了,那等你有资格使用威道太阿的时候还不把整个天下都不放在眼里,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耷拉着脑袋的南宫无锋无精打采嘟囔道:“就知道你只喜欢叶无道那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