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西湖论剑(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九十四章 西湖论剑(下)

“不信。” 司徒尚轩没有对空上阴阳道的集大成者感到日本卑劣民族中的那种敬畏,虽然在日本安倍晴海的智慧是象征,但是阴谋家司徒尚轩怎么可能对另一个人的智慧顶礼膜拜,他望着对面这个和自己根源相同的司天大祭祀淡淡道:“或者说是你根本就没有机会。” “帝玄铩就算能杀我,那也是在你被我杀掉之后,你那么确定我不会做出玉石俱焚的事情?你知道,一个人在绝望的时候做出的抉择都是疯狂的,不计后果的,想想看,如果我杀了你,我几乎就是在创造历史,这么想的话我真的有一种把你新手扼杀的冲动呢。”安倍晴海似乎对司徒尚轩说他没有机会出手感到轻微不满,手里出现一根淡紫色的丝线,脸上的淡然笑意也蕴含一层冷若冰霜冷冷的寒意。 “不信的话,我可以出手试试看,但是你的机会只有一次,要么你死,要么我死,选择错了,你就永远没有机会。”司徒尚轩似乎在盅惑安倍晴海动手,凝视着那杯审美观点幻术宁凝固成冰的茶水淡然微笑。 安倍晴海不喜欢别人在他面前这么胸有成竹,身为阴阳道宗师的他虽然阴阳术实力惊人,但是更多的他必须通晓各种领域的技能和策略,兵法韬略,历史兴衰,商业法则等等都是他必须掌握精髓的课程,可以说他就是日本天皇的第一智囊,所以他更加不能容忍别人在他面前和他有恃无恐的针锋相对。 手里的淡紫色丝线在被安倍晴海微微串成圆圈后轻轻一扯,司徒尚轩身后地那只养在鸟笼里的彩翎雀就像是被绳子掐住了脖子一样扑腾扑腾的挣扎。最后断气的它摔在鸟笼底端,安倍晴海拈着那根丝线,冷笑着注视对面依然神色平静的司徒尚轩。 “这对我来说没有用处,也许你这种虚张声势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后可以用在别人的身上,但是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相反你更像个独自表演的跳梁小丑,堂堂日本国家神社的大司天竟然在我面前黔驴技穷,有趣,有趣啊。”精通心理的司徒尚轩不断试图激怒安倍晴海和探寻他的底线。这确实是一项危险地游戏,毕竟坐在他面前被他嘲讽的是亚洲第二的神位高手,一般来说就算帝玄铩想要阻拦也不可能阻止安倍晴海的动作。 “果然不愧是帝释玄和司徒静尘的后代,我这个叔叔是不是该感到欣慰呢。”安倍晴海强行把浓烈的杀机抑制下去。权衡利弊审时度势之下他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犯下大错,哪怕仅仅是一种微弱的可能一生谨慎的安倍晴海也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做赌注。 司徒尚轩轻轻叹气,不知道是因为安倍晴海放弃杀她感到可惜还是庆幸抚摸着那冰冷的茶杯仰望着清澈的天空。下雪该有多好,把一切肮脏的罪恶的都统统掩埋在底下。 “没有想到安倍晴海竟然是一个害怕赌博的孬种。” 邪气的声音在安倍晴海和司徒尚轩耳畔响起,安倍晴海眼神一冷,知道自己刚才没有下手是正确的,他没有想到影子冷锋隐藏竟然这么完美,看到这个明明笑容灿烂但是浑身阴森气息的青年坐在茶居敞开窗户上的时候,安倍晴海不得不开始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三个和自己实力接近的超级高手围绕在茶居附近,加上现在身上还有伤,这种局面可不容乐观。 叶无道坦然坐在司徒尚轩身边。把远处正烤火的茶居主人叫来重新上茶,身陷绝境的安倍晴海反而也展现大家风范,随意宁静的拿起茶杯慢慢品茶,真正的西湖龙井本就是茶中神品,香味醉人,这个时候的安倍晴海和刚才那个暗藏兵锋的国家神社大司天截然不同。 “聊因雀舌润心莲,笑我依然文字禅。” 叶无道丝毫不把身边这位日本天皇的老师放在眼里,和司徒尚轩拉着家常,“好茶,好茶,没有想到这个小地方也有这要的妙品。轩轩。回去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不要带,就带茶叶好了,我到时候给你精心准备一下,大江南北的名茶我都给你搜罗一下,顺便各种茶具也都带去。这可比咖啡要好多了,我知道你喜欢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喝茶能够凝神。” 安倍晴海虽然清楚叶无道和司徒尚轩地交情不淡,但是听到这个影子冷锋喊“轩轩”的时候,还是差点把茶喷出来,等到把司徒尚轩的试图谋略阳谋说成“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时候,安倍晴海嘴巴里的那口茶终于忍不住喷出来,幸好他赶紧把喷出的茶水用幻术收敛,否则场面就难看了。 “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不知道我们家轩轩正想把你留在中国吗?”叶无道强行夺过司徒尚轩的那杯龙井茶淡淡一口后陶醉道,他有点奇怪此刻的安倍晴海竟然没有半点杀意,而像是个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要和他们坐在一起品茶赏西湖。 “叶无道,你应该清楚我们国家神社是和水月流属于同一阵线的吧,既然你能让水月流宗主叶隐知心替你煽风点火,我就算不帮忙也肯定不会阻拦,而且你们就算赶我离开中国大陆我都未必走,我还要去看看那个‘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地藏菩萨的道场看看,浙江的普陀山,**的布达拉宫,我都要去,中国这么渊博的地理宝藏,我怎么能来宝山而空归呢。” 安倍晴海似乎对叶无道和司徒尚轩的微微诧异表情感到满意,微笑道:“我今天来本就没有恶意,你以为我会愚蠢到跑进三个变态的包围圈束手待毙吗,就算我不负伤也没有一点点机会吧。” “对于你这种人我习惯用精神不正常的思维角度思考,或者逆向思维或者插空思维。”叶无道毫不客气道。 司徒尚轩听到这句话会心的微微一笑,嘴角悬挂着妩媚的幸福,这个家伙眼里恐怕就没有值得尊敬和崇拜的人吧,堂而皇之堂日本国家神社的精神支柱被他说成精神有点问题的人物,看到安倍晴海哭笑不得的模样,司徒尚轩轻笑着低头喝茶,突然想到这杯原本叶无道的茶,脸色悄然浮起一抹淡然的红晕。 不理会叶无道放肆言论的安倍晴海凝视着对面的司徒尚轩,魅惑的眸子闪过深沉的哀伤和忧郁,笑容苦涩惨淡,“如果静尘当初选择和我在一起又怎么可能遭受那种煎熬,帝王家本就是冤魂冢,一个像她这么纯澈干净的女人是不应该在家族里生存的,帝释玄从来都是这么霸道,即使自己不再珍惜还是不愿意放手。” “你没有资格评价上任家主和家母。”司徒尚轩银色的眸子冰冷道,这是叶无道第一次看到司徒尚轩愤怒的样子。 “你不承认帝释玄是你的父亲吗,这也许是世界上最滑稽的笑话了,二十年前是的神位第二高手帝释玄这样一个几乎征服欧洲的男人竟然得不到自己孩子的认同!被誉为帝释天家族数百年来最杰出的男人竟然连自己孩子的尊敬都得不到,我真的替我的这个哥哥感到悲哀,静尘,你看看,你选择的男人就是这么一个可笑的英雄呢。”安倍晴海已经笑着笑出眼泪,凄美的脸庞滴下那清澈的泪水,蕴含着最深沉的哀伤和思念。 最伤人的只能是最深刻的爱情,那是时间都无法治愈的伤痛。 “你记住,我不允许你喊我母亲的名字,还有帝释天家族数百年最出色的继承人不是帝释玄,是我!” 司徒尚轩冰冷道,银色眸子时原哀伤并不比安倍晴海淡,叶无道涌起一股心酸的怜悯和疼惜,任何一个光彩璀璨的人物背后都会有辛酸和悲哀,越是伟大,这悲伤就越是深刻,叶无道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恢复平静的安倍晴海深深望了一眼司徒尚轩后朝叶无道淡淡道:“日本黑道这次肯定会和龙帮大战一场,太子党能不能破局就看你自己的了,叶无道,保护好你身边的这个人,这本阴阳道藏本是我的一些心得体会,就算是你保护的酬劳吧。” 留下一本书的安倍晴海翩然而去,那只原本已经死亡的彩翎鸟突然复活,叽叽喳喳鸣个不停。 叶无道端起茶本微笑道:“好棋,死眼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