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西湖论剑(中)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九十三章 西湖论剑(中)

叶无道和司徒尚轩这两个把上海几乎闹得天翻地覆的家伙在欣赏完《歌剧魅影》后就在把整个明珠大酒店包下,坐在酒店最高层豪华套房品尝上等佳酿,温酒对饮让叶无道和司徒尚轩这两个享受阴谋和黑暗的一方枭雄感到一种与世隔绝的堕落和舒适,一个是曾经上厕所都需要随时准备逃亡的冷锋影子,一个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都在算计别人的黑手党魁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这么和谐和奇妙。 青春代理帮主张展风,中国区意大利黑手党头脑切纳利和军师李道明,美国黑手道大佬麦克迪雷以及各个势力的代表都等在这间房间的外面,没有人敢说自己不耐烦,虽然除了极少数人知道里面不仅仅有叶无道,还有一个更加恐怖的显赫的尚轩先生,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一个两天之内扫荡全上海的太子就已经有足够的份量让他们乖乖低头。 随后的会晤是单调而无聊的,港澳台的黑帮代表面对这个南方黑道皇帝的咄咄逼人根本就是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把太子党和他们在以往的摩擦华丽的视若无睹而不见,当然这些冲突都是太子党主动挑起的,为的就是试探香港和澳门黑帮的底线,这群代表实在是没有多少谈判技巧,司徒尚轩根本就不想看到这群被叶无道当作猴耍的小丑,捧着温热的酒杯站在落地玻璃前闭目沉思,香港的新义安可不好对付啊,太子党南下关键应于用多久才能拿下新义安。 给叶无道和司徒尚轩留下印象的是美国黑手党的麦克迪雷,精悍沉默地一个男人。没有多余的话题,只是简单地注视叶无道地一言一行。最后一针见血的提出上海版图的划分问题。也是唯一一个有胆量现在和叶无道挑明来意的人,按照他的意思就是叶无道能够一统上海江山,但是必须要给其他势力留有余地,虽然他没有说最差的结果是什么。但是必须要给其他势力留有余地,虽然他没有说最差的结果是什么。但是谁都知道如果叶无道想要赶尽杀绝他迈克迪雷第一个站出来和太子党的青帮叫板。 司徒尚轩的意思是不必讲江湖道义把这些人直接干掉,彻底混乱的上海黑道就算政府要插手也必须首先要一个强有力的本土黑帮出面,以黑制黑虽然不好听但却是成本消耗最小的实用方法。不过最终叶无道还是没有用这种最极端的方法,而是选择暂时和这些外来势力取得表面上的和平,虽然大家都知道是缓兵之策,但是偏偏都在司徒尚轩布置的这个局面前束手无策。 “为什么不斩草除根?”司徒尚轩转身微微皱眉道,满头粲然地漂亮银发让叶无道不经意间想起远东地在大洋彼岸的孔雀,紫色的眸子和淡紫色的头发,同样中性倾城,容颜绝世。 “也许就像你所说的终究是个中国人吧。骨子里还是流淌着中庸之道的血液,唉,放心,上海的局面已经没有能力影响到整盘棋的布局。”叶无道突然有些疲倦,虽然这场战役是打击雪狼军,山口组的外国势力,但终究还是在中国的炎黄大地上,叶无道总有一种手脚被束缚地感觉,没有做影子的时候那种想杀就杀的畅快。 “我不是怪你不下手,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我怎么会轻视你呢。我只是怕你……唉,不说了,反正近期我都会在中国,这段时间我们反正也可以隔岸观火看看龙帮和日本黑道的十年之战,如果你要出手我也没有意见。反正斯康坦丁和帝玄铩也都很久没有痛痛快快的杀人了,日本贱种嘛,我一般是见一个杀一个,呵呵,不出三年,你就会发现整座米兰城不会有一个日本游客。”司徒尚轩露出一个略微得意地淡淡笑意,那就像是孩子完成一件书画作品的雀跃,这种小女人的娇憨可人简直就是能够让修行密宗的得道高僧也大动凡心。 “尚轩,给我吹段萨克斯吧,我都好久没有听你演奏了。”叶无道靠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眉头微笑道。 司徒尚轩演奏的是《longbind》,轻灵悠扬的音符陶醉浸润着叶无道的干涸的心灵,他竟然毫无防备的沉沉睡去,就像是个回到母亲怀抱的孩子,叶无道虽然能够在慕容雪痕身边毫无保留的倾吐心声,但是他到底还要在意她的安危,和司徒尚轩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不需要有任何忧虑和怀疑,不必担心自己会被暗杀,或者担心身边的人受到伤害。 因为叶无道知道,这个世界上真正能伤害司徒尚轩的人,只有自己。 把萨克斯放下的司徒尚轩悄悄坐在叶无道身边,轻轻把他的头放丰自己的大腿上,默默凝视着这张年轻却沧桑的邪魅脸庞。 我愿意做你的影子,无道。 ―――――― 夏诗筠坐在办公桌前对着那盆兰花发呆,叶无道万万没有想到有早就和那个意大利黑手党的精神领袖离开上海赶往杭州,昨晚他们根本就没有回去她的公寓,一种被冷落和遗忘的感受无可救药的笼罩着精明能干的月工资涯网络公司总裁,好像家里的名贵兰花都被那个混蛋亲手照料过了呢,胡思乱想的夏诗筠托着腮帮无缘无帮的唉声叹气,“上海青帮,意大利黑手党,教父,太子党,太子,怎么像是一个富有神话色彩的传奇呢?” “总裁大人,难道今天已经是春天了?” 月涯网络的宣传部经理季唐娇笑道,两个粉嫩小酒窝格外动人,她毫不客气的趴在夏诗筠身上,在月涯公司其实工作氛围可以算是上海最轻松的了,不过因为夏诗筠是总裁,而且又是上海单身市花,所以男性都尽量保持最优雅的仪态和风度,而女孩子或多或少有自卑的心理,只有这个季唐最不把夏诗筠看待。 “春天?这几天就要下雪了,你这个丫头是不是恋爱烧坏脑袋了。”夏诗筠好笑道。 “对啊,那我怎么看总裁像个怀春的小女人呢?”季康把宣传资料放在桌上后飞快的逃出办公室,还不忘夏诗筠作了个可爱的鬼脸。 羞涩笑容渐渐收敛的夏诗筠失神的望着窗外,最需要温暖的冬天,应该是一个最需要情人的季节吧? ――――――西湖畔比较僻静的一段,一间雅致精巧的茅屋茶居,司徒尚轩静静坐在藤椅上等待差点叶无道到来,这个家伙说是要亲自去学校和老师打招呼,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如果不是想要在西子湖畔的大学里追求女孩子司徒尚轩实在找不出第二个理由来解释叶无道的荒唐行径,当然,叶无道打算投资千岛湖休闲房产的项目以及浙江足球和酒店餐饮她都知道,不过这个时候的司徒尚轩可不是那个被誉为“才智玄妙,神鬼莫测”的阴谋家,而是只一个微微醋味的女人罢了。 斯康坦丁和帝玄铩恭敬的站在外面守护着司徒尚轩,对于他们来说,司徒尚轩的神圣存在是不允许任遭到何亵渎的,斯康坦丁身为意大利杀手界的王者甘心做别人眼中的看门狗,自然和司徒尚轩的超然才气和风范直接挂钩,而神秘却强大的帝玄铩的忠诚同样不容怀疑,两个平常人眼中神一样的神位高手默默守护不懂一点点武术技能的司徒尚轩,想要偷袭司徒尚轩成功比登天还要难。 “十多年没见,竟然就这么大了呢。” 一个清越灵支的嗓音响起,斯康坦丁已经如同炮弹般轰出,帝玄铩依然神色泰然的站立不动,司徒尚轩一向古井不波的神色出现一抹涟漪,嘴角笑意森然,“家族败类,人人得而诛子。” 面对铺天盖地的娇艳蝴蝶,斯康坦丁大喝一声拳风雷动,瞬间冲到那个阴阳师装束不像人类的男子面前,随着幻影的消失神经敏锐的斯康坦丁也如影随形的消失,只要那个妖一样的男子出现在什么地方,斯康坦丁刚猛的冲拳就跟到,这说明两人的实力应该是伯仲之间。 “错,只有面对家族的叛徒,你这个无能的家主才有资格宣判终极刑罚,我不是,所以你不能杀我。” 这个人就是日本国家神社的大司天安倍晴海,似乎厌烦斯康坦丁的纠缠,口念真言的他胸前结印,第一次和斯康坦丁硬碰硬的对抗,结果半斤八两,安倍晴海和斯康坦丁都倒退七八步,最后司徒尚轩略微思索了一下任由这个亚洲第二的人走进茶居,望着他嘴角的一缕血丝,司徒尚轩冷笑道:“和青龙交手受伤不轻啊。” “如果青龙不是想保留实力准备屠杀日本黑道,我已经死了。” 安倍晴海微笑道,丝毫没有惭愧神色,伸手在司徒尚轩的茶杯杯壁轻轻一抹,原本热气腾腾的茶水刹那间寒气冰冷,他斜眼瞥着如临大敌身似利剑的帝玄铩,嘴角微微翘起柔声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出手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