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西湖论剑(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九十二章 西湖论剑(上)

诺大的上海黑道在暗中的司徒尚轩手段牵引下改变原先的运行轨道向一个就连叶无道也没有料到的局面,山口组在意大利黑手党连续三波向雷霆攻击下彻底败退溃散,虽然上海的山口组足足有将近千人,但是在切纳利这个刽子手的带领下黑手党终于展露世界黑道最精锐帮派的强悍作风,在司徒尚轩下达对敌杀无赦的残酷命令后整个被称作“疯狂的黑手党军团”展开进驻上海之后最凶狠的进攻。 在把山口组完全打垮后顺势扫荡上海的浦东新区其余外国势力,不惜与所有势利为敌的切纳利因为拥有教父这个靠山根本就无视对方的威胁恐吓,杀的起劲的他最后赢得百人斩的“荣誉称号”,取代张展风这个青帮历史上最阴险冷酷的帮主成为政府的头号观察对象。 青帮仁堂执法队司徒尚轩神秘手下帝玄铩的插手下重创雪狼军精英部队“狼爪”,雪狼雇佣军副团长霍扎伊被活活折磨致死,凭借数量的压倒性优势青帮抵挡住孤立无援的雪狼军那潮涌般的攻势,最后在叶无道的授意下张展风和雪狼军上海临时负责人达成互不侵犯协议。 协议的第二天青帮便集结主力部队对处于休整状态的雪狼军进行卑鄙的偷袭,雪狼军在青帮几个神秘人物的协助下高层人员死伤殆尽,混乱领导下的雪狼军只能被青帮心情的围剿和屠杀,观望状态的美国黑手党和香港澳门黑社会组织相继宣布和四海帮脱离盟友关系,和已经联合意大利黑手党的青帮集结成同盟,在诸多势力的联合压制下四海帮进行最大程度的撤出上海行动,其中沿途受到一连串早有预谋的猛烈狙击和阴险暗算。 回到台湾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的四海帮最后发现太子党的战魂堂和血狼堂最精悍部队等着他们落网的时候真是欲哭无泪,忠天堂在四海帮进行一段时间的拉锯战后突然发力,在这群太子党骨干成员的配合下成功拿下四海帮的大部分产业和据点。 上海已经几乎真正落入叶无道的手心,这一切都是司徒尚轩的安排,他只不过是打着休养生息的旗号躺在夏诗筠床上霸占这朵上海市的市花罢了。等到上海战役落入尾声地时候,好像是看戏的他才拍拍屁股和司徒尚轩到上海歌剧院看了一场这位教父最喜欢的《歌剧魅影》,司徒尚轩倒是一点都不介意叶无道这种让斯康坦丁恨得牙痒的小人行径,乐滋滋的陪着这个上海黑道的真正霸主欣赏歌剧。 “如果让你和这个魔鬼单打独斗,人有几分胜算?”坐在歌剧院的最后排的斯康坦丁望着前排的叶无道深沉阴冷的背影问道,对于叶无道这个世界上最让他头痛的家伙他习惯用撒旦或者魔鬼来形容,尤其是每次叶无道都喜欢在他和那些女人“最近距离聆听上帝福音”的关键时刻出现。他相信如果自己哪一天无法在床上帮助女人接受上帝的训导那一定是叶无道的作孽。 “没有胜算。”帝玄铩淡淡道,此刻的他虽然依然是那副宠辱不惊半死不活的惨淡模样,但是作为超级强者的自负和胸襟让他就算是被称作意大利杀手之王的斯康坦丁身边也丝毫不逊色。 “没有想到你这个神位高手也这么评价这个魔鬼,看来我吃这么多亏也不算丢人啊,听说这个家伙和青龙有过三次交手的经历,真不敢想像他能在萧易的剑下逃过三次,我想第一和第二次交锋应该是青龙地试探或者刻意的传授才对,不管怎么样。这个拥有八翼堕落天使徽章的魔鬼成长速度都是无法想像的,恐怕十年后,中国就要再出一个阿修罗了。”斯康坦丁正色道,如果谁让认为他的智商和体型成反比的话。那么将是对斯康坦丁的最大侮辱。 “一切都不需要我们担心,主人自然会解决,我们只需要在该死亡时候死亡就行了。”帝玄铩微笑道,似乎死亡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解脱。 “你说的轻松,你以为你像我一样全世界各地都有女人等着给你生孩子创造生命吗。”斯康坦丁郁闷道,随即双手放在脑勺后面一脸洒脱和释然,“能够为这样的主子奉献出上帝赐予我的生命也算是一种对父神的尊敬吧。但是你觉得谁有资格我们两个用生命代价去做对手呢,教廷的那个太阳王?还是黄金岛上地上帝之子?或者是那个装神弄鬼的混沌猗?” “在整个西方能够用智慧和主人针锋相对的不超过三四个,我们慢慢玩,主人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希望东方的叶无道不要让主人失望吧。”帝玄铩望着前面和坐在司徒尚轩的叶无道淡淡道,嘴角微微翘起,叶无道是这个世界上极少数几个让他不反感的人。 “听说你们意大利黑手党去年赚钱是全球大型黑帮中雄踞榜首啊,是不是真的,透露点消息给我。我知道我要两线作战这个资金可是紧张的很,而且我的要求是不公不能从神话集团调动资金,还要太子党逐渐的创造资金流,这样一来难度就相当大了,要不你考虑考虑……”叶无道侧头在司徒尚轩耳畔嘿嘿奸诈笑道。 司徒尚轩涌起一阵无力感。如果是别人敢在他欣赏歌剧或者思考的时候打扰他的话早就被清理了,但是面对这个连罗马教皇敢顶撞的男人,他只能用沉默来表示自己软弱的抗议。难道这个家伙就不知道在看《歌剧魅影》的时候安安静静的陪在自己身边不是说话而是细细体会那种温馨吗,自己怎么会喜欢这么一个一点道理都不讲的家伙。 “我可知道据梵蒂冈有资料显示,全世界黑社会从事的非法与合法经营活动年营业额高达5000亿美元中黑手党可是整整占了近四分之一的比例,轩轩,这样当个守财奴不够意思吧?”叶无道继续死皮赖脸道,什么?欣赏歌剧的时候要闭嘴?谁说的,《歌剧魅影》这东东的台词他早就滚瓜料熟,因为他觉得追求有品位的感性女人的时候可能会派上用场。 叶无道就是这么一个混蛋,你说黄瓜是用来吃的,他偏说是女人用来自慰的;全世界的人都说慕容雪痕是用来崇拜的女神,他偏说雪痕是要亲要抱要撒娇的小女孩。 轩轩?司徒尚轩彻底被这个家伙打败,第一次在欣赏歌剧的时候做出有伤大雅的事情,无奈道:“我虽然是荣誉社会的理事长,但是这笔资金我只有动用二分之一的权力,加上黑手党一年的开销和预算统筹,我真正能挪动的大概只有两百多亿美元。” “两百多亿美金,啧啧啧,轩轩,有钱人啊,能上福布斯了。”叶无道谄道。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有个星组,我已经帮你推算过你只需要利用星组人脉资源的%就可以拥有将近90亿美金的流动资金,就算你买进大批军火装备太子党的那支秘密王牌军也是绰绰有余,少跟我喊穷。”司徒尚轩微笑道,感受到黑暗中叶无道那吃瘪的可怜模样,她又有此不忍,叹气道:“放心,你真需要钱我一定不会吝啬,你要一千万,我就给你两千万,你要十亿,我就给你二十亿。” “幸亏我不是女人,要不然现在肯定当场以身相许了。”叶无道浑身舒坦道,“唉,轩轩在手,万事不愁啊,我看你要是再在我身边呆上个一年半载的,我就可以彻底的高枕无忧吃软饭喽,当然,轩轩是女孩的话,那就更好了,简直就是完美的女人啊……” “我那是放高利贷,你要是还不起钱就等着被斯康坦丁和帝玄铩联手追杀吧,你放心,我不是那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神圣武士,我可是对你的所有花花肠子都一清二楚,到时候一定能够让你彻底的激发潜力,保证修为一日千里。”司徒尚轩语气无比的平静道,但是黑暗中那嘴角的柔和弧度显示她内心的柔软。 她可以对世界上所有人没有一点点感情和同情,但是对待身边这个大笨蛋,她狠不下心。 “你狠!”叶无道鄙视道,被斯康坦丁和帝玄铩这两个几乎都有和青龙一战的神位高手联手追杀,可以说就是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不服气?你打我啊!” “……” 意大利黑手党广大急性教父的忠实崇拜者如果看到司徒尚轩这个和叶无道一样无赖的场景一定一个个眼睛爆出吐血数升,这难道就是那个胆敢放言要接下来丙年之内踏平西西里岛的“银眸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