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上海风波(下)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九十一章 上海风波(下)

背水一战,唯战者活。 青帮仁堂的一股人马和雪狼军在早已经疏散人群的街口相遇,狭窄的空间考验的就是双方的必死决心和敢不敢战的魄力。 深陷死地,要么溃败而逃沦为被追杀的可怜虫,要么奋起而杀掌握自己和敌人的命运。 青帮仁堂的这股部队是青帮中最骁勇善战的一支队伍身为执法队的他们一旦和别的帮派发生摩擦都是第一时间赶到出事地点和对手短兵相接,他们这次的任务就是直捣黄龙一举拿下雪狼军的总部,青帮的忠,信和义堂都已经和雪狼军的主力纠缠在一起,而双方都有心有灵犀的把最精锐的部队放在这里。 这种在规模战斗虽然不常见,但是绝对不是偶然事件,地下世界的黑暗远远超出平凡人的想像。 一个青帮仁堂的成员虽然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但是握紧那把锋利割纸刀的手却是纹丝不动,他不再是那个第一次砍人会扔掉到刀趴在地上装死的小混混了,那个老一辈的兄弟用一条手臂的代价告诉自己在这种时候放弃手里的刀就是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是第几次握刀砍人了,好像是第九次吧,上头说这次砍死一个人奖励五万,砍下一只手或者一条腿就是两万,那么这次如果自己运气好看话砍死一两个人的话,那么儿子上大学的钱就不需要东凑西凑了吧。 不经意间看看周围的兄弟,都是好样的,没有人当逃兵,帮主说的对,就算趴下了,也要让自己儿子知道自己是被人砍趴正反,而不是向别人跪下。谁说混黑道肮脏,狗娘养的,老子这都是买命的钱,握紧割纸好的手青筋暴出。望着街对面那群异常彪悍狂野的雪狼军精锐师。那就是传说中的狼爪部队吧,果然都不蛤养的,这他妈还是人吗,操,怎么跟兽族一样变态。 顺着他的视线,一群野蛮人种般的俄罗斯壮汉站在街的那一头,嗜血的眼神和暴戾的杀机混杂在一起使得整条街气氛格外凝重,雪狼雇佣军作为欧洲大型雇佣军的第二位。素来凭借悍不畏死的作风被人称颂,体格强壮和凶悍好战的他们都是战斗的机器,在上海的雪狼军一般都是雇佣军团的退役或者选拔被淘汰的成员,虽然说比起雇佣军的雪狼正规军要相差一两个档次。但是相对于一般黑社会成员来说那都是变态了。 雪狼军“狼爪”里有一个骨瘦如柴的中年男子,拿着一把手术刀般模样的兵器伛偻着腰不停咳嗽,苍白消瘦的手指时不是抚摸着好冰冷的刀锋,在这群平均身高足足有一米九的“狼群”中他这个不到一米六的人显得鹤立鸡群,当他伸出舌头舔着刀身的时候整个青帮仁堂都感到一股寒意。 双手终于在令人窒息的沉闷中爆发,第一波冲击之下最前面的双方人马能够在乱刀下存活下来的不到一半。厮钉在一起的人群就像是发疯的野狗一样互相砍杀,垂死挣扎和临死反扑,在这种高密度的厮中你根本就不要想怎么躲避,你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砍倒你对面的混蛋。 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动静的驼背男子仰天发出一声嚎叫,刀光一闪,虎入羊群的他挥刀砍翻一个接连一人的人,或者整齐的砍下一只手臂,或者从肚脐眼往上一挑刮破肚皮拉出温热的肠子,或者直接捅穿喉咙,伸出舌头享受着乱溅的鲜血。这个怪胎最后竟然咬住一个人的脖子开始变态的吸血,被他刺激的雪狼军愈战愈勇,嚎叫不断。 “这个家伙是谁?” 平房屋顶上的叶无道皱眉道,看到那个拿手术刀的怪物四处乱咬乱砍直接导致青帮的士气剧降,司徒尚轩依然是那副千万年不温不火的平静神态。李道明和切纳利都是震撼不已,他们虽然知道雪狼军的单兵作战能力实力惊人,但是在这种人数几乎三比一的绝对劣势下还能够杀得青帮精锐部队阵脚大乱,那就不能不说是雪狼军的恐怖了。 “哦,雪狼雇佣军的副团长霍扎伊,八个副团长中最废物的一个,也是最变态的一个,喜欢吃人肉喝人血。” 斯康坦丁斜眼瞥着那个青帮中掀起血肉狂飞的男子不屑道,对于世界黑榜神位第九的他来说,这种人确实不屑一顾,“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被这个变态活活吃掉了,听说这个家伙的食量很不错,八成上海的人口失踪案都和他有关吧。” 叶无道嘴角勾起一个残忍的笑容,灿烂的笑容和冰冷的眼神让叶无道如同杀神般傲然站立于众人之上,下面那个霍扎伊尔似乎也感受到叶无道的杀意,抬头看见司徒尚轩和斯康坦丁的时候,原本狰狞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恐怖,司徒尚轩知道叶无道准备出手,淡淡笑道:“你可是说过不出的物哦,帝玄铩,下去陪那个小丑慢慢玩。” 那个原本昏昏欲睡的病容男子听到司徒尚轩的命令后孱弱的身躯浑然爆发出惊人的磅礴战意,浑浊的眼刘也蓦然刺眼,就连叶无道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没有想到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竟然是可以媲美斯康坦丁这头笨熊的超级高手,虽然早就料到他不是简单角色,但是强大到这个程度还是超出了叶无道的想象。 被司徒尚轩称作“帝玄铩”的男子缓慢的飘落在地上,漫不经心的走向那个已经惊慌失措的霍扎伊,步履缓慢却异常沉重,看待霍扎伊就像是看待待宰的可怜猎物,李道明和切纳利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这个神秘的“帝玄铩”嘴角微微牵扯的那抹阴森笑意。 “你要是答应我下厨亲手给我做顿饭的话,我可以顺便把这整个上海黑帮清理清理哦,很公平吧?”司徒沿轩把头侧向叶无道“勾引”道。 “想都别想,男人下厨房成何体统!” 叶无道理直气壮道,不过很忆叹了一口气,“没办法,谁让我只能吃不能做呢,我竟然没有烧菜的天赋,郁闷,原本我还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天才呢,你又不是不知道,碰到厨房我就犯傻,你要是不怕我把你毒死的话我就可以勉强当回家庭主男。” 背对着众人的司徒尚轩嘴角悬挂着甜蜜的笑容道:“我不介意哦。” 当司徒尚轩开玩笑的叶无道把注意力重新放在“帝玄铩”和霍扎伊那里,这个身份神秘的帝玄铩果然不愧是司徒尚轩的贴身保镖,比起霍扎伊杀人的变态手法虽然文雅优美很多,但是却更加残忍和痛苦,他就像是解剖肌肉的医生,熟悉人类身体每一块肌肉构造的他会沿着肌肉的脉络将它们整块削下来,锋锐的手掌甚至比霍扎伊手里的真刀还要轻松入骨,在把霍扎伊整支手臂的肌肉都扯下来后帝玄铩又开始对他另一只手的神经和骨髓感兴趣。 “他对穴道和经脉很精通。”叶无道赞叹道,这个帝玄铩的挑脉手法娴熟细腻,他寻思着有空的时候一定要切磋切磋。 无意间被叶无道晾在一边的司徒轩悄悄噘起嘴巴,死叶无道,你这个大笨木头! 望向远方的司徒尚轩狠狠想道:“哼!把上海的山口组灭掉给你看看。 可怜的山口组,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就要惨遭灭顶之灾,看来和司徒尚轩这样的女人呆在一座城市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