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上海风波(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八十九章 上海风波(上)

身高两米的斯康坦丁笑容狰狞,介看一人死人一样看着切纳利,缓缓道:“似乎你对我“意大利杀手之王”的称号很有意见?”虽然喜欢用对女人的宠幸来表达自己对上帝尊重的他很欣赏这种**的场面,但是他可不希望司徒尚轩这位心目中神圣的主人见到这种肮脏的画面,如果不是司徒尚轩让他不要大开杀戒,这群人已经被他一口气秒杀。 “斯康坦丁?”切纳利不敢相信的望着眼前这个魁梧如山的雄健男子,虽然自己也算是刀山火海都闯过的人,但是面对块头明显高出自己一截的气势出高出很多的斯康坦丁,他还是感到有些气馁无助,意大利杀手之王的称号就足以让一个意大利黑手党不可一世的成员感到害怕。 “不相信?”斯康坦丁嘴角浮起阴森寒冷的笑意,身影一闪,凌厉如风的尖锐手掌已经插入了一个准备拿枪的黑手党成员,伸出那只鲜血淋淋的手掌,斯康坦丁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擦拭干净,淡淡道:“地狱里你可以向别人炫耀了,因为你是死在斯康坦丁的手上。” 切纳利身旁的一个家伙想要动手,斯康坦丁闪电拧在他的脖子一个霸道的过肩摔把这个一米八的壮汉狠狠扔到墙上,像一摊烂泥的可怜家伙瘫软在地上毫无生息,斯康坦丁大手抓住两个人的下半身还沾染精液的女人的脑袋轻松的提起来随手扔到那堆受到惊吓的狗男女中去。 司徒尚轩在那位病态男子清理出一个干净的位置后淡然坐下,叶无道还不斜靠在门口冷眼旁观,说到底这还是黑手党内部的事情,司徒尚轩怎么处置他都不想插手,排队异己培植亲信这是千年不变的权力法则,只不过看谁玩得更加冠冕堂皇罢了,司徒尚轩是叶无道最不愿意做对手的人。他宁愿和教廷那群变态的神圣武士纠缠,也不愿意和这个帝释天家族的神圣继承人针锋相对。 “尚轩先生。见到你是我莫耶斯家族。切纳利的莫大荣幸。” 切纳利半跪在司徒尚轩的面前虔诚道,身上再没有半点暴戾气息,就像是被驯服的一头野兽臣服在主人的脚下。这种转变就连叶无道也是错愕不已。其实切纳利作出这个动作的第一时间叶无道和斯康坦丁的第一想法就是干掉这个企图接近司徒尚轩的家伙,不过司徒尚轩的眼神让他们放弃这个最保险的做法,不过叶无道和斯康坦丁这两个杀手祖宗都有把握在切纳利出手的前一刻把他解决。 “莫耶斯家族可从来都不出叛徒。” 司徒尚轩靠着墙壁居高临下道,嘴角的笑容虽然美丽得让那群男女都窒息。但是叶无道清楚这个笑容根本就没有半点情感波动,这个时候的司徒尚轩就像是一位神,主宰生命的神,要成为神就必须没有情感,就像执着于剑的青龙和叶隐知心。 “我在向黑手党的信仰教父祈求救赎。” 切纳利恭敬虔诚的握住司徒尚轩那如玉的右手,在离小拇指寸余的地方做出亲吻姿势,这是黑手党最神圣的救赎仪式,也是源于古老的传统和司徒尚轩的创新,这样就代表着向黑手党的神奉献出自己的忠诚和生命。至今为止,这个仪式只有不到二十个人,也就是说庞大的黑手党帝国只有这些人有资格让司徒尚轩接受忠诚,所以当切纳利做完这个仪式后激动地哽咽开来。 叶无道不会明白司徒尚轩的存在对于黑手党成员来说的意义,很多人之所以选择站在司徒尚轩的对立面。就是为了能够博取这位神一样“神圣的男人”的重视,可以说司徒尚轩对于黑手党的影响甚至要比安倍晴海对于国家神社,叶隐知心对于水月流更加深刻。 有一位黑手党元老感叹道,没有人会反对站在你面前的司徒尚轩,因为你面对的是神的使者,我们是在和自己的信仰作战。 司徒尚轩一行人最后在切纳利的带领下来到紫玫瑰俱乐部的密室,毕竟让一个神一样的新主人呆在一个充满精液味道的包厢那是一种不可饶恕的亵渎。叶无道转身冷漠离开的时候那个洪飞的女朋友爬到他脚边抱住他的大腿求他帮帮她,让斯康坦丁保护司徒尚轩先离开后他坦然坐在沙发上,冷冷注视着这个昔日光彩夺目的骄傲公主,浑浊惊惧的眼神,一塌糊涂的妆容,等到服务员把这个包厢里最快的速度清理干净后叶无道端起一杯白开水微笑道:“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说呢?” 刚才准备动手的李道明坐在一边静静看着这个太子党的太子,眼神闪烁不定。 女孩楚楚可怜地抱住叶无道的大腿,似乎叶无道这个见过一面的男人就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无缘无故在酒吧一声摩擦中被人抢到这个充满淫秽和**的场所,她就像是在做一场还没有醒来的恶梦,现在她的所有希望就都寄托在这个洪飞的室友身上。 “你有没有过自杀的念头?”叶无道突然问道,脸上的灿烂微笑让女孩有些呆滞。 头脑一片空白的女孩下意识的摇摇头,发出啧啧声的叶无道冷笑道:“洪飞见到你这番模样一定会很失望吧,一个如此漠视贞操的女人值得他这么念念不忘吗,还一个劲跟我说你怎么重视贞操一定要在结婚后才能做,你被现在那个男朋友做了肯定不下百次了吧,呵呵,果然是很英明的投资啊,原来你的贞操就是一种投资的资本。” 露出一抹惭愧神色的女孩苦苦哀求着叶无道,最后竟然答应只要能够带她走出这里就算叶无道要她的身体都可以。 “放心,我不会告诉洪飞,你走吧,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的这笔投资是多么的失败。”叶无道把那杯开水倒在这个女孩的头上,嘴角的笑意充满鄙夷和讽刺,“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我真的很期待日后洪飞飞黄腾达的时候你的表情,本来我想替洪飞给你一个巴掌,不过还算了,打女人我下不了手啊,尤其是你这种货色,以后的事实会代替洪飞给你一个巴掌的。” 叶无道微笑着看着她踉踉跄跄地跑出包厢,这种气质和尊严荡然无存的女人根本就是让他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是洪飞的初恋情人,那么事情也不好弄得在僵硬,不过叶无道清楚她有这样的经历也算是什么都没有了,虽然没有人被人性侵犯,但是谁相信?如果是个处女还好,问题是这个标榜要婚后性行为的“乖乖女孩”早就把贞操投资在新男朋友的身上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你刚才要是动了她,你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了,虽然我对这个女人没有半点好感。”叶无道微笑着朝对面的李道明举起啤酒瓶。 “如果你真是太子党的太子,我相信。”李道明同样微笑道。 “给别人做走狗滋味不好受吧,不仅要被人骂作汉奸还要被主子猜忌怀疑。”叶无道一口气把那瓶啤酒喝光,擦嘴豪爽道:“冬天喝啤酒就是舒坦。” “做走狗确实不容易,是门深奥的学问。”李道明刹那眼神黯淡之后马上恢复平常。 “做坡度走狗除了要卑躬屈膝还要八面玲珑,更要有不错的混饭本事,要不然这个岗位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一不小心就会失业啊。”叶无道微笑着感叹道,环视着这间奢化的包厢,水晶壁灯,油画墙壁,还有房间角落的乾隆青瓷白花瓶,这都是不小的花费啊,在这种地方行苟且之事也算是不错的选择。 “这个不需要太子操心,上海要我死的人海了去了,李道明还不是照样活到今天。”李道明淡淡笑道。 “你说这声需要全城戒严的黑道战役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青帮?还是你们意大利黑手党和雪狼军?又或者是虎视瞎眈眈按兵不动的山口组?”叶无道若无其事道,就像是在询问一件最无聊的事情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对面的李道明却是如临大敌的注视着叶无道的神色变化。 “最后的赢家当然是渔翁得利的太子。”李道明缓缓道。 “哦?理由呢。”叶无道感兴趣问道。 “能够在意大利黑手党的老巢闲庭信步,如果不是胸有成竹的话,那不是疯了。”李道明看这个具有神秘色彩的青年,心里有一种摸不着底的怪异感觉,这让他不敢有丝毫懈怠,“而且能搬动意大利黑手党教父,我想太子的野心就不是一个小小的上海能容得下了,呵呵,如果不出意外,那些人除了切纳利都已经被那个意大利杀手之王清理干净了吧。” “我喜欢和聪明人对话,那样不会是纯粹的浪费时间。”叶无道喝完第二瓶啤酒后优雅道。 “一个毫无容人之量的张展风是不足以让青帮和上海低头的,只要太子愿意,李道明愿意效犬马之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