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精神教父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八十五章 精神教父

当斯康坦丁诚然大物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夏诗筠明显感受到沙发的痛苦呻吟,那信病态中年男子则依然坚持要站在司徒尚轩身后,似乎他已经习惯作这位意大利黑手党实际主宰者的影子,叶无道时不时捏司徒尚轩比女子还要柔嫩的晶莹肌肤或者拍拍他的脑袋,根本就没有把眼前这个几乎让整个意大利颤栗臣服的青年当作是黑手党首脑。 “你知道现在多少人等着拿你的脑袋去领天文数字的奖金吗,不说神圣教廷已经对你下达了最高规格的格杀令,意大利黑手党的死对手肯达切蒂家族也对你颁发了黑色玫瑰追杀令,至于对你恨之入骨的法国路易家族和德国俾斯麦意志家族那更是不遗余力的抛出近千万的金额来换取影子的头颅,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就不能给我老实安静一点?” 有洁癖的司徒尚轩似乎并不在乎他面前还热气腾腾的泡面,不理会叶无道玩弄他的银色漂亮头发,微微不悦道:“这还不够,你还要去招惹龙帮,山口组,甚至华夏经济联盟,现在又仓促分兵两路南下和北上,你以为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斯康坦丁虽然知道这个混蛋和主人比较随便,但是看到自己和整个意大利黑帮心目中神一样的男人被这个自己最看不顺眼的家伙“玷污”多少有些不爽,而且看到最神圣不可侵犯的主人和另一个男人做出这样亲昵的接触多少有点别扭的感觉,只不过两个当事人都没有这种觉悟。 叶无道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委屈道:“人家都撒尿到我头上,我多少总应该回敬一下吧,龙帮信奉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的策略千年不变,我何必拿热脸贴它的冷屁股,那干脆撕破脸皮好了;山口组英式弈敢动雪痕,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王八蛋太监;至于华夏经济联盟,我就更冤枉了,还不是身边这个……” 叶无道朝被司徒尚感轩那番话震撼住的夏诗筠悄悄努努嘴。结果被夏诗筠发现后狠狠在他身上拧了一把。不知道是怪他无缘无故把自己牵扯进来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比如说和司徒尚轩一样担心他的处境……只是在她拧叶无道的时候她对面这个绚烂银发的俊美青年已经暗动杀机,而心有灵犀地病态男子和斯康坦丁也几乎在同时要出手干掉这个大美女。 不过叶无道看似随意地咳嗽让他们停止行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司徒尚轩叹气道:“你到哪个地方不是都被你折腾得鸡飞狗跳,我现在都没有忘记你和地球上十多亿教徒信仰支柱的教皇辩论的场景,你知道吗,当时他的白胡子都快要翘起来了。偏偏你又是用一个模棱两可的奥古斯丁理论来同他争论,真是我见过最卑鄙地人,不过幸好他老人家足够宽容大度,否则你今天哪能这么逍遥快活。” 对于司徒尚轩来说,杀一个女人不过是一眨眼的事情,他甚至可以没有一丝情感波动。 斯康坦丁这个还算忠诚的教徒几乎要冲上去把叶无道的头给拧下来,就知道这个小王八蛋不干好事。看来把红衣大主教的神圣教袍画满乌龟那也是真的了,斯康坦丁告诉自己要镇定镇定,可怜的沙发再次发出一连串痛苦地呻吟。那个满眼浑浊的病态男子露出一抹令人不敢直视的精光,嘴角微微翘起,有着不可告人的欣慰。 叶无道敲了一下司徒尚轩的脑袋微笑道:“什么叫做大度,这个老头可是不惜血本的派出三分之一的教廷神圣武士来重点照顾我这个无名鼠辈,三分之一啊,整整九个欧洲超一流的变态家伙追杀我大半个地球!我操,这种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就连上个厕所都不安稳。这种‘规格’在教廷百年历史上好像还是第二次吧?” 司徒尚感轩忍住笑意轻轻点头,丝毫没有怪罪这个家伙的“无礼”,除了叶无道,在意大利如果有人对他的容貌稍微露出一点肮脏的念头,那么地球上就又要消失一个垃圾。在这个垃圾行列不排除有黑手党三大家族的三十四个高级成员和意大利的一位皇族。 叶无道摸着司徒尚感轩的雪白耳朵灿烂笑道:“尚轩,你要是女人,我一定把你抱上床,就算是整个黑手党追杀我一个地球也无所谓呢,嘿嘿,只可惜我不是玻璃,没有断袖之癖,要不然还真要……” 司徒尚轩用凌厉地眼神示意因为暴怒想要动手的斯康坦丁不要有所动静,夏诗筠整理完茶几后就给他们各自一壶上等的碧螺春,司徒尚轩说了一声谢谢后俯身去拿那杯香味沁人心脾的碧螺春,淡淡的笑意在俯身手指接触到那只茶杯的瞬间有些黯然,只不过这抹清淡的伤感被掩饰的天衣无缝,以他的智慧很多时候就连叶无道也深感恐惧。 因为他是一个不依靠自身半点武力登上权力巅峰的枭雄,能够在无数次的暗算和刺杀中杀出重围,并且成功问鼎,需要的是完美的谋略,超乎寻人的韬略智慧,让司徒尚轩带着整个黑手党,不公公是意大利黑手党,以后还有美国,日本各地的黑手党进入一个被后人誉为“银色时代”的辉煌阶段。 “警方已经准备朝你动手了,尤其是国际刑警盯你盯的很紧。”司徒尚轩品尝着夏诗筠的极品碧螺春淡淡道,对她的印象有所改观,一个能泡出这样好茶的女人多少还有可取之处。 “不是政府,我就不怕。”叶无道仰靠在沙发上沉声道,国际刑警想要对付自己应该还是鞭长莫及吧,就算和大陆警方合作也不至于能闹出什么动静,南方终究是自己的地盘了,只要避开政府,那就万事大吉,这就是叶无道的策略。 这次去台湾虽然主要是因为吴暖月工资来台湾,但是他也开始对太子党的进入台湾进行一定的计划,不过由于忠天堂的缘故,近期太子党的主攻方向还是香港和澳门黑社会,目前萧破军带着四处征战的战魂党八千人绝对是真正战斗中成长起来的“职业”黑帮成员,而狼王的八千血狼堂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的集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要这群发起狠来就不要命的社会垃圾杀人放火那绝对没有问题的。 至于将近三万人马的青衣帮在太子党叛乱中多少受到创伤,而其余的那四五万杂牌军论论起助威呐喊可能起劲,但是要真刀实枪的去拼命那肯定都是畏缩不前,一旦风吹草动那就是一败再败直到溃败,这一点叶无道最清楚不过,真正的实力只有是靠砍掉的手脚数目和流血的重量来衡量。所以这次两线作战叶无道并没有平均分配兵力,而是选择将精英悉数转移到南方,准备速战速决解决香港和澳门势力,而北上的分配则明显要弱上不止一个档次,不过日后的发展却让包括叶无道在内的所有人跌眼镜。 随后司徒尚轩和他们一起看完《教父》后就提议去东方明珠,叶无道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夏诗筠却没有想法去当这个电灯泡,不过还是去的时候只有两辆夏诗筠的车而已,除了斯康坦丁和那个中年憔悴的男子其他那些保镖都被留下,其实有叶无道的守护,要想靠近司徒尚轩那都需要起码龙榜高手的级别,而想要真正伤害司徒尚轩那恐怕就是龙榜前三的超级强者了,加上一个杀人机器斯康坦丁和不知深浅的中年男子,可以说司徒尚轩的安全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第一次给司徒尚轩当司机的叶无道因为担心他的身体样式没有飚车,和他尽可能的减少注意力登上东方明珠后,叶无道不禁头大,几乎所有人看到司徒尚轩的倾城容颜后都以后他们是情侣,再加上一个同样在美女中出类拔萃的夏诗筠,叶无道顿时成为被男人鄙视女人唾弃的人民公敌。 夏诗筠凝视着傲然站在玻璃窗口的这位近乎传说的青年,有点忐忑道:“司徒先生,意大利是一个怎样的国度,尤其是西西里岛,这里曾经是我最想去的地方。” 俯瞰上海市景的司徒尚轩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意,轻声道:“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至少有两百位帝王君主和公侯将军统治过你的那个西西里岛,伟大的军人拿破仑就曾经吐着口水说道―――你们和你们的国家都是婊子,被奸污是你们的本份。中国所谓的分久必合在这里是不存在的,所以无根的西西里人心中根本没有政府军队和法律规则的概念,想要救赎,除了虚无的上帝,必须靠自己,所以,一个意思为‘避难所’的组织成立了。” 叶无道负手如同一杆标枪一样肃然站立在司徒尚轩身边,冷冷道:“这就是黑手党,而尚轩,就介他们的主宰,一个可以媲美龙帮的组织的最高精神领袖,那并不是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