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神秘盟友(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八十三章 神秘盟友(上)

叶无道所在的上海市区出现的两辆十分惹眼的意大利玛莎拉蒂经典版跑车,如果仔细观察,和这辆跑车始终保持相同距离的有五十米外的三辆宝马和一百米外的四辆奔驰,虽然在上海豪华跑车并不稀奇,但是这种警戒森严的车队明显是经过特殊严格训练的专业人员。 上海,风云诡秘的繁华地,再次风雨欲来。 有江湖就有杀戮。 现代的江湖一般就批黑社会的这块男人最后的净土,其中最深入人心的也许就是经典电影《教父》中那个恢宏的黑道帝国,在这部黑道史诗中黑手党家族的掌门人掌握着整个黑色王朝,是一个庞大罪恶帝国的掌舵者,寻求救赎的人必须放弃尊严卑微的臣服在他脚下,虔诚的亲吻他的手指,因为拥有生杀大权和巨大财富的这个男人就是他们的上帝。 但是事实上,现在的意大利黑手党真正的主宰却是一个和黑手党家族没有半点关系的人,在意大利教父普洛文扎诺这位铁血枭雄被捕后,黑手党这个地下王朝并没有像想像中的那样动荡不安,而是经历了一番波澜不惊却意义深远的权力交替后进入一个新时代,后世称为“银色时代”。 黑手党的四大家族中的莫耶斯家族,紫弥叶家族,菲利琴家族都参与了这场权力的盛宴,最后的赢家是声望最高却实力最弱的菲利琴家族,菲利琴家族的家主成为新一任黑手党首脑,而且是以绝对的优势通过黑手党高层会议的表决,这就是最让外界费解的事情了,原本莫耶斯家族和紫弥叶家族这两个鹰派家族的卡乔斯和萨尔瓦托雷都是被寄予厚望的继承人,但是这次他们明显被排挤在外。 后面那辆跑车豪华后座坐着一位可以用颠倒众生来形容其容颜地俊美青年,闭目凝思的他拥有和孔雀般相同的神圣和鬼魅相融合的气质,一头粲然银披散在肩头。既有青龙的飘逸气息,也有叶晴歌灵动的灵性,端着水晶剔透酒杯的他轻轻摇晃着杯中的黄金液体,似乎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 原来一个男人也可以如此动人心魄摇曳心神的。 “斯康坦丁,知道中国黑道的第一人吗?”这个俊美到骨子里的男子勾起一抹邪气的笑意缓缓道,地道纯正的意大利语,竟然就连声音也是清越中带有妩媚的中性嗓音。 “青龙,萧易辰,世界黑榜排名前三的超级强者。”前拜师个异常强壮的雄魁男子恭敬道,眼中闪烁着对战斗的炽热渴望。近两米高的他浑身凸出地肌肉蕴含恐怖地爆发力,谁都知道拥有这种爆发力的人绝对不是动作缓慢的大笨熊,而是随时可以把人一拳洞穿身体的杀人机器。 “那你和他交手有几成胜算呢,按照实际情况来说你亲手杀的人可是全世界可以跻身前三的,就算这个青龙恐怕也要稍逊半筹吧。”银发邪美青年淡淡笑道,睁开眼睛望着窗外这座繁华都市的风景,如果说日本黑道太子英式弈和叶无道地枭雄气质很相似,那么这个青年的“邪”和“妖”是最接近叶无道的。 亲手杀人数跻身全球前三,这项“殊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想像的。在这个杀人就要受到严厉制裁的法制社会。杀一个人恐怕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了,但是想像一下青龙的杀人数目吧,十年前奋力独自狙击日本黑道联盟大开杀戒,十年后又去日本肆无忌惮的杀了一个来回,杀人的数目之巨可想而知,而这个健壮如山的男子还要胜过半筹,那又是什么概念? “两成。或者三成,绝对不超过四成。”叫做斯康坦丁的男子苦笑道,虽然他知道有资格说这句话地人偌大的中国也不过两个,但是身为顶尖高手的骄傲还是让他无法完全释怀,习惯将所有对手的头踩爆的他不适应屈居人下。因为他是世界黑榜第九地绝顶高手,杀戮之名甚至超过被誉为亚洲最高峰的青龙萧易辰! “青龙到底是青龙,竟然能够让我们的意大利杀手之王也心甘情愿的认输。” 银发青年微笑道,端起酒杯放在眼前,妖魅的眸子细细眯起凝视着那金黄色的芬芳液体,若有所悟。“听说过‘凰琊不出,谁与争锋’这句话吧,亚洲能够让你注意的真正高手可不止一个青龙,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不是你能够体会的,这就叫做仰之弥高钻之弥坚。我一直奇怪为什么世界第一人不是中国人,近百年竟然都与中国无缘,怪事。” “说实话我也对这个能够青龙刮目相看的凰琊深感兴趣,有人说那只不过是一把兵器而已,有人说那只是青龙的红颜知己,众说纷纭之下谁也搞不清楚事实是什么。”斯康坦丁皱眉道,身为意大利黑手党头号敌人的他曾经来过中国,只不过并没有和传说中的龙榜高手交锋,这被他看作是一生最大的四大遗憾之一。 “听说安倍晴海也是在中国呢。”俊美胜过女人的青年地头品尝了一口酒喃喃道,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杀机。 前排的两人饶是强悍无匹的高手,也对这个青年的冷洌杀机感到一阵寒冷。 意大利巴勒莫市黑手党关卡斯丁赶时髦奥内这样形容他们身后的这个比女人更加女人的邪美青年―――“或是魔鬼,或是上帝,处处不在,又无处不在。”因为这个有着天使外表的男人就是被如今掌权的菲利琴家族家主毕恭毕敬称作“先生”的黑手党“荣誉社会”首脑,司徒尚轩! 这位意大利黑手党真正幕后主宰的青年杀戮不断,被人私底下说成是“就连呼吸的时候其实都在策划阴谋的阴谋家,如果阴谋诡计能够当饭吃,那他就是永生不死了”,他的逻辑是――――如果一俱的手指不好,最好成绩是将其整个手臂砍下来! 司徒尚轩,一个上帝和魔鬼的综合体,意大利黑手党也许有很多人不尊敬他,但是没有人不畏惧他。 “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要不支对付西西里岛那个老顽固,而是跑到大老远的中国来吗?” 司徒尚轩淡淡道,要想真正统治群雄割据的意大利谈何容易,现在的他只不过是名义上的把支离破碎的势力势力简单合拢到一起,真正的对抗现在才拉开序幕,菲利琴家族虽然合作诚意不容怀疑,但是一旦沾染上权力这个充满魔力的东西,难保不会生出背叛之心,更何况躲在暗处的紫弥叶和莫耶斯家族都伺机而动,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但是最让他头痛的是到现在还没有动静的西西里岛那个古老家族。 一个没有亮出底牌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敌人。 前面两个人同时摇头,对于把司徒尚感轩当作“神”看待的他们来说,身后这个主人的真正想法永远都是神秘莫测的。 “斯康坦丁,这下你有机会和他交手了,你不是总嚷着没有对手吗。” 司徒尚感轩嘴角微微翘起,这个动人的笑容幸好没有人看到,否则他的性取向一定要发生改变。 斯康坦丁一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发出一声哀嚎,抱怨道:“我的上帝,饶了我吧!我宁愿和青龙交手,也不愿意再和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交手,上帝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下流失,上次竟然像个疯子一样攻我的那个部位,难道他不知道我没有女人的话生活会丧失意义吗,真是龌龊的家伙!还有,那次他竟然从口袋掏出一堆手雷,那还是高手之间的充满尊严的神圣打斗吗……” 司徒尚轩听着斯康坦丁这个堂堂世界黑榜第九的超级强者像个孩子的怨言,嘴角的笑意更加璀璨。 能够把斯康坦丁整得这么惨境的全世界也就只有你了吧,叶无道。 ―――――――――――――――――――― 叶无道本来经过上海就要马上去杭州,不过和青龙的交战让他选择在夏诗筠那里养伤,至于是不是借口和夏诗筠温存就只有折腾了上海市花半个晚上此刻仍然不肯让她起床的叶无道自己知道了。 “叶无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起床,我已经帮人捶背,揉脚,你还想我怎么样!?”满脸愤怒的夏诗筠清早准备起床的时候就被这个好色的混蛋要挟要把他按摩舒服了才能爬起来,最后浑身**的她只好给叶无道做了一次手法生涩的敲打,如果不是叶无道的身体足够结实,一般人早就被她的“按摩”整趴下了。 “反正你也上班迟到了,干脆请个假算了!我昨天看那个成人频道的时候听说早晨吹箫有利男女双方身体健康要不你试试看?”叶无道抚摸着夏诗筠的光滑后背跃跃欲试道,丝毫不在乎她要把他碎尸万断扔进黄浦江的杀人眼光。 夏诗筠突然露出一个让叶无道惊呆的妩媚笑容,媚眼慵懒道:“行。” 受宠若惊的叶无道把手停留在夏诗筠的丰腴臀部上,满脸淫秽笑意道:“什么时候觉悟这么高了?” 夏诗筠柔媚腻声道:“我就怕一不小心稍微用力过头,当作香肠一样一口咬断,不知道现在手术有没有先进到可以重新接上的水平。” “……” 狂汗的叶无道一比不挂的从床上落荒而逃。 风情万种的夏诗筠趴在床上,笑意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