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战?不战?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八十一章 战?不战?

叶无道走下大楼的时候发现夏诗筠依然站在跑车旁边等他,由于有心事的她捧着自己的脸发呆,萧索的冷冬把她的背影衬得格外孤单,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叶无道悄悄走过去把她搂进怀里,把头埋在她的清香柔软的脖子间,有一种深沉的倦怠,青龙到底是青龙,虽然和安倍晴海激战后带有伤势,但是在那倾尽全力把自己的轩辕2剑击飞后他便和以前的萧易辰判若两人,把近身格斗,太极推手和浩瀚结印都用出来还是几乎被逼得走投无路,这说明他目前还不是阒武道最顶峰的青龙的对手,至少还不能超越这座整个亚洲仰视的巅峰。 夏诗筠第一次感受到他的这种骨子里的消沉和疲惫,在坐进车子里后她甚至发现他嘴角的那抹刺眼的血迹,慌乱驾驶的她虽然憎恨叶无道,但是她潜意识中叶无道都是一个可以遗千看报祸害,以为凭借他今天的地位和手段就只有欺凌别人的时候,谁知道今天却看到他露出这种苍白颓然的神态。 “你没有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听着叶无道不停沙哑咳嗽的夏诗筠终于忍不住道。 “医院有个屁用,你只管开车就行了,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操心。”叶无道冰冷道,这种程度的战斗伤害就需要上医院那么那三年里他都可以在医院上班了,他讨厌身边夏诗筠的那种同情意味的眼神,这让他很不舒服。虽然说没有大碍,不过最好这段时间还是吃点中药尽快恢复最佳状态。如果这个时候再杀出两个龙榜高手那就有的玩了。 回到夏诗筠公寓后叶无道让她去抓十几味中药,再把怎么煎熬这份古代宫廷秘药地秘方定写好交给她,洗完澡就开始凝神冥想的他似乎进入忘我的境界。整整六个钟头他都没有动静,忙碌着熬药地夏诗筠几次抽空进入房间探望都看到他老僧入定般岿然不动。 等到这味集合多种稀奇草药的中药熬透后叶无道才粉墨出场,这次是轮到夏诗筠满脸疲倦了,第一次煎熬中药的她几乎可以用狼狈来形容,精致的淡妆荡然无存。整个厨房也都弥漫着浓郁的中药味道。鼻子几乎失灵地夏诗筠看到叶无道走下楼梯地时候还是暗自松了口气。 看见叶无道喝中药的那副可怜模样,忙碌了整整六七个钟头的夏诗筠原本那份郁闷也偷偷消失,原来这个家伙不但不喜欢吃太甜的上海菜,吃太苦的中药也是可怜巴巴。终于喝完一大碗中药的叶无道如释重负,瞥了一眼心里幸灾乐祸地夏诗筠不满道:“你看我吃得这么津津有味是不是动心了?” 夏诗筠作了一个不屑的表情就要离开餐桌,结果被叶无道一把抱进怀里。坐在他大腿上的夏诗筠挣扎着想要脱离这个饱暖思淫欲的男人,但是很快就被叶无道吻住她那清淡怡人的玫瑰唇瓣,双手熟捻地钻入夏诗筠的衣服时握住柔软内衣包裹的圣女峰轻轻揉捏。 这一次叶无道并没有直接顺水推舟的占有夏诗筠,而是玩起了充满情调的挑逗,眯起眼睛的他低头凝视着她白嫩双颊隐隐透露天然地红晕,比任何涂脂抹粉更能令人动心的脸庞悄然布满淡淡的春意,虽然眼睛时充满怒意和羞辱,但是诚实的身体背叛了倔强的夏诗筠,叶无道双手带来地温暖和柔腻感觉让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柔软和湿润。 “知道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好莱坞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吗?” 叶无道一只手搂紧夏诗筠不停挣扎的小蛮腰,另一保手抚摸着已经**裸握在他手心的雪嫩**。和双眼冒火的大美女对视是叶无道的另一种享受,和她**零距离亲密接触的他见她丝毫没有回答的兴趣,只好不怎么有面子的自问自答:“那就是只有大胸脯的女人才能试镜,所有的观众都在翘首以盼更有震撼力的**。” 被温柔侵犯的夏诗筠极力装出没有感觉的样子默不作声,对于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才没有兴趣知道。 “呵呵。要是现在的英国乔丹出现在那个时代肯定要比现在更加风光,你知道,英国乔丹的胸部是大不列颠王国的国宝。在那个时代,像像奥黛丽赫本这样的平胸,就只好用她的智慧和优雅谈情说爱,啧啧啧,你的胸部虽然不算丰满,小倒是不算小。” 叶无道说到这里故意稍稍用力捏了捏那逐渐温热的娇嫩胸部,并且在那雪白的圣洁乳沟中做出最淫秽的动作。 坚持沉默就是反抗的夏诗筠狠狠想,只有这种脑筋里充满黄色垃圾的人才有时间和精力收集这些无聊的八卦! “女人嘛,胸部如果晃动起来有波涛汹涌,层峦叠嶂,傲视四海,雄霸天下之势,就算你相貌再怎么平凡,都能够吸引男人的视线你说呢?”叶无道肆无忌惮的享受着这位上海市花的美妙胸部,没有流露半点与青龙交手的疲态,青龙的赤霄虽然无可匹敌,叶无道还没有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这点伤势只要不是剧烈打斗就不会明显的显示出来。 “恶心!”夏诗筠鄙夷道。 “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吧?”叶无道把她抱紧贴近自己的胸口凝视着那双含水的秋眸。 “一个女人把眼光局限于胸前那咫尺方寸那才叫做可悲,凭什么我们女人就要这么在意你们男人的眼光,没有你们,我们照样生活!”夏诗筠冷笑道,结果被叶无道捏住那柔嫩的**而情不自禁的娇呼一声。 叶无道把手从夏诗筠的衣服里拿出来,原本邪气的神色充满骨子里透出来的柔情,轻轻捧着她的脸颊,两人的额头碰在一起,柔声道:“你知道我今天是被谁打伤的吗?” 夏诗筠微微摇头,伸出纤弱的小手第一次接触叶无道的脸颊。 能够让这个太子受伤的人一定是相当可怕的对手了。 不熟悉黑道的她当然不清楚叶无道如今在这个领域的成就,如果知道叶无道是一个干掉中国剑道第二的家伙的话,那她就应该清楚这次的对手应该是什么层次的角色了。 叶无道并没有再说话,只是简单的保持这个温馨的姿势。 青龙和安倍晴海是当仁不让的亚洲第一人和第二人,和青龙交手后叶无道确定他们之间的交锋并没有达到两败俱伤玉石俱焚的地步,至于为什么双方这么默契的都保留实力,那就是一个谜了。 现在同样带有伤势的青龙就在上海,叶无道心里有一个惊世骇俗的想法,如果能够集合力量一举重创青龙萧易辰,那么龙帮再想要干掉自己那就纯粹是天方夜谭了。虽然还有一个龙榜排名第九的高手,赤龙使,但是一旦解决了青龙这个最大的威胁,那么就算再加上一个神秘龙魄部队,叶无道也不会陷入必死的境地,这就是叶无道的底线――――清除一切可能威胁自己生存底线的存在! 战,还是不战? 这是一个问题。 “姑息能够威胁你的敌人,这不是你的作风。” 夏诗筠淡淡道,见过叶无道杀人的她能够体会让这么一个骄傲的男人踌躇的事情肯定生死攸关,虽然表面上装出对他一贯的卑鄙手段的不屑唾弃,暗地里她对叶无道闪电挤垮林家和控制上海黑道都是极为欣赏的,对于夏诗筠来说,一个无时无刻都富有进攻性的男人虽然危险,但是同样具有常人根本就无法具备的魅力。 “战?” 叶无道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要想重创青龙谈何容易,不说自己可能赔上半条命,整个太子党以及自己的王牌势力都将严重削弱,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谁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你要是跟别人说你要挑战青龙,整个中国黑道都会用可笑和怜悯的眼神替你默哀。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在战场上是很正常的事情,背水而战最重要的是什么?”夏诗筠端正坐在叶无道的对面严肃道,清澈的眼神没有丝毫怨恨,这是她第一次不带有怨言的凝视叶无道,也许是感受到叶无道异样的脆弱,激发了女人天生的母性,夏诗筠这一次选择了站在叶无道一边为他分析形势。 “破釜沉舟的决心和魄力。” 叶无道淡淡道,闭上眼睛思考着一切因素,太子党,秘密部队,龙帮,龙魄,青龙,龙使,北方黑道联盟,北方太子党……这一切都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其中错宗复杂的交织繁琐的势力都在推倒重新洗牌和演示,作为太子党的最高领袖,一声令下后如果策略失误,将近十万人都会陷入不可自拔的绝境。 不是他不想有魄力和决断,只是他需要承担和考虑的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只有一条命的叶无道那么简单。 战,还是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