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示朴藏拙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八十章 示朴藏拙

满头黑发肆意飞舞的青龙恍若天人,破坏力媲美霸兵黄泉并且拥有剑之灵性的帝道赤霄剑这一次在萧易辰的倾尽全力一击下攻破叶无道轩辕剑破点的人却只有萧易辰一人。 鲜血四溅,轩辕剑脱手而飞,以大地炎黄为剑鞘的圣道之剑在空中抛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插入天台水泥地中。 虎口爆裂的叶无道神色愤恨,被击退的他倒飞向天台边缘,结果脚尖顶在边缘的栏杆上反冲向这个让他有脱剑耻辱的青龙,一个真正动怒的剑神,享誉二十年不败威名的龙榜榜首,手中虽然已经没有兵器,但是从来就擅长近身肉搏的叶无道怎么会甘心这么失败。 对于叶无道来说,战场的失败,要么是再也爬不起来,要么干脆是死亡。 干掉南宫轮回成为剑道第二的叶无道既然敢逼堂堂的龙帮龙使砍下,一只手臂,那么他就敢挑动青龙的逆鳞! 虽然成功将那个轩辕剑从叶无道的手中击飞,但是青龙的帝道赤霄也已经破天荒的脱离右手控制,心中骇然的青龙虽然在赤霄脱手的瞬间就握住它,但是他知道,作为一名剑客,手里的剑被强行脱手就是一种失败。微微呆滞的萧易辰加快这三十六年来仗剑,悟剑,弃剑,痴剑生涯。何曾想过自己地帝道赤霄会在交锋中脱手? 凭借青龙瞬间失神的刹那叶无道成功的接近这位与人交手从来不给人真正近身机会的龙榜第一高手,双手一抹拖过青龙的身体拉向自己,随后右肩肘猛撞将这个因为失误而被他有机可趁地剑神,饶是体魄雄健如青龙,被叶无道这么一个凶狠霸道的肩撞也是步伐踉跄。后退几步不止。 叶无道身体跟随着青龙的后退微微前倾,仍然拉着青龙手腕的他继续将受了一撞的对手拉近自己蓄势待发的太极圈,再次被叶无道一个太极推手狠狠推出老远地青龙并没有叶无道想像中的雷霆大怒,仰天大笑地萧易辰有着一种吐露心中块垒的畅快感觉,胸口的火辣感觉让他第一次感到身体和心境都开始燃烧。 当一个人独孤求败十年,这种滋味就连叶无道也不会体会。 叶无道虽然心中诧异但是手脚动作却是更加迅速。近战,他有信心战胜任何人! 因为这是他从数百次浴血奋战中以血肉和伤痕为代价积累的财富。每一次战斗都是他成长的阶梯,虽然这条阶梯堆满尸骨,这些死人中有特种精英,有雇佣军,有黑道枭雄。有欧洲地黄金剑士,甚至有教廷的神圣武士。 被近身的青龙这一次没有让叶无道用太极的推拿奏效,虽然赤霄剑在这种战斗中无法发挥百分之百的威力,但是对于用剑已经出神入化的青龙来说想要打败持剑在手的他根本就是妄想,原本大开大阖的壮烈剑势顿时转变为灵巧轻盈的缜密,虽然叶无道能够凭借近战将曹天鼎打得鼻青脸肿,但是面对比曹天鼎明显要高一个境界的青龙萧易辰显然并不能完全占据上风。 “你以为这样就能避开赤霄的锋芒吗,那未免太天真了。” 青龙脚步按照北斗参数移动,当叶无道拳头一次次递出的时候都发现是赤霄剑锋在迎接。不得不半途改变招数的他几乎丧失近战肉搏的优势,久攻不下地叶无道终于在缓慢适应青龙的剑锋之后成功欺身而入,勾法如果狸猫上树,下里勾上外发,里勾外擒手外扑。上下错力相合,这种天马行空的打击终于获得回报,错愕的青龙竟然被他狠狠抛向空中。 腾空跃起的叶无道就要落井下石的赏青龙一腿,想要用青龙的身体做炮弹击穿天台的他最后只能踢在青龙的赤脚霄剑身上,被压下的萧易辰衣袖随风飘摇,在落地的霎时青衫更是猛然张开,如同展翅的凤凰神圣不可侵犯。萧易辰抬头望着再次出现在他头顶的叶无道,嘴角露出一抹快意的恬淡笑容。 不动如山岳,动则如霹雳击地,如水居高决下,如炮之内发,迅雷不及掩耳,猝不及防。 拉开距离的青龙剑走游龙,势不可挡,磅礴充沛的杀意让叶无道不得不十二分注意这个逐渐放开手厮杀的恐怖对手那一道道优雅的近乎完美的弧线,这才是真正的用剑啊,疯狂汲取剑道精髓的叶无道退如风中燕飘然而去,使得青龙的刚猛之力找不到着实之处而落空。 这个时候一阵清越却震撼人心的掌声响起,与青龙错身而过的叶无道瞬间冲到这个不速之客面前轰出一拳,能够在他和青龙都不察觉的情况下接近到这种程度肯定是龙榜高手的层次,酣战淋漓的叶无道突然发现按照声源判定方位而发出的攻击竟然落空。 赤霄入鞘的青龙再次站在天台边缘避雷针的顶端,丝毫没有大战一场的疲态,反而似乎经此一战后那股骨子里的落拓消沉一扫而空,继而被一种昂扬的壮烈气势代替,萧易辰修长的身躯就如同世界上最锋利的一把剑,立于天地之间。 东京野都乱世风华之下,倾城形貌洒落如仙,妖魅为其囊中之物。 其名为安倍晴海,国家首席阴阳师。 身为国家神社司天祭祀的安倍晴海在距离叶无道和青龙最遥远的天台边缘含笑而立,向外伸出的右手指尖停留着一只色彩斑斓的妖艳蝴蝶,扇动的翅膀似乎具有诡秘的旋律。 “你们中国人都说琴以不鼓为妙,棋以不着为高,都喜欢示朴藏拙,你们两个都深谙此道啊。”神秘出现的安倍晴海轻笑道。 “人妖!”叶无道咒骂道,不理会在日本地位比叶隐知心还要超然的安倍晴海妖媚眸子里闪过的杀机,他闪身再战。 管你是谁,现在只要在我面前,就算是世界第一的那个家伙我也照样用五花八门的招工好好伺候你! 第二次与安倍晴海交手的叶无道再没有第一次的茫然,已经对阴阳术有点底的他从能够从众多的幻影中寻找出真正的日本第一人,每次被叶无道捕获踪迹后安倍晴海都会用让人眼花缭乱的绚烂幻术破解叶无道的猛攻,如果说刚才叶无道和青龙的打斗适合用激烈和激昂来形容,那么叶无道现在和安倍晴海这个被人用伟大来形容基阴阳术的“神”的交锋就是华丽,一种奢侈的妖艳。 制造我顺人背之势,让对手的力量偏离自己的中线,而我用黏拿之法使对手处于被动局面。 动急则应急,动缓则缓随,均不出自己的方圆圈,用阴阳回旋环转随触觉而动,长不过尺,短不越寸。 终于成功黏住安倍晴海的叶无道用这种**裸的实战提升自己的太极涵养,好不容易脱离叶无道纠缠的安倍晴海在远处摇头淡笑道:“我不过是想看看中国最有可能超越青龙的人是怎样和青龙战斗罢了,不需要这么如临大敌,我还没有自负到认为能够把你们两个都干掉。” 面无表情的叶无道擦拭嘴角的血丝,拔出插入地下的轩辕剑,冷冷道:“你们之间难道还没有分出胜负吗?” 凝视着那把轩辕剑的安倍晴海有一抹难言的失神,回神后淡淡看了一眼依然不语的青龙萧易辰,笑道:“没有。” “那是因为我不想身负重伤。” 青龙萧易辰冰冷道,一袭古朴青衫的他虽然在与安倍晴海有过倾力一战并且负伤,但是还没有到那种你死我望的地步。 今天他来找叶无道并不是叶无道想像中因为龙帮的缘故,只不过是想告诫他最近的行动稍微收敛一点而已,至于借口曹天鼎试探叶无道的真实实力也是青龙的即兴念头,没有想到会迎来一场惨死激战的青龙现在对叶无道的评价又高了一个台阶。 “那你们两个继续打,我没有兴趣玩3。” 叶无道抛下的这句话后就大摇大摆的离开天台,留下两个无话可说的亚洲巅峰高手面面相觑。 被数十只妖艳蝴蝶飞绕包围的安倍晴海终于打破沉默,站在天台边缘俯视着在街上的人流微笑道:“怎么样,深藏不露吧?” “我从三年前就开始期待他十年后的成就,我在他率领影子雇佣军四处征战的时候就跟在他后面,每一场战斗每一次杀人我都一清二楚,其中五次出手把他从必死的境地拉回来,我甚至知道他总共杀了几个人。” 将滔天的杀伐气息收敛的青龙萧易辰飘落下来站在安倍晴海身边,儒雅淡笑道:“问题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有趣吧,如果不是这么有趣,我青龙又怎么会给一个人当两年的保镖!” 安倍晴海的纤细手指轻轻挑逗着一只蝴蝶,眼神玩味道:“我都有点嫉妒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