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 强悍孔雀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六章 强悍孔雀

叶家在华盛顿的豪宅中,慕容雪痕沉依旧是坐在那架德墨尔斯家族的古老钢琴前弹奏古典流派的经典钢琴曲,心无杂健康情况的她依靠跳动的音符创造出最动人的旋律,像一个书写史诗的建筑家一样用古典主义的形式构建音乐,一旁竖起耳朵聆听音乐的有她的二伯叶风,姑姑叶晴歌,叔叔叶震坤以及他的美国黑道教父级别人物的女儿的老婆。 “有了这孩子,我们都会被莫扎特时代的音乐创造者一样被人轻易遗忘。”严肃歌剧艺术大师哈塞如此评价慕容雪痕的音乐造诣。 “死亡,噢,那就意味着再也听不到慕容雪痕的音乐了。”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霍家在听了慕容雪痕的演奏后感叹道。 美国华尔街前任教父格林斯潘,美国国务卿赖斯都是慕容雪痕的崇拜者,并且时常邀请慕容雪痕去做客,美国上流精英社会都把能够邀请慕容雪痕这位音乐女神演奏看作是最大的荣誉,有人戏言没有慕容雪痕出席的宴会那就枉称顶尖聚会。 慕容雪痕在五岁就能够准备无误地辩明任何乐器上奏出单音,双音以及和弦的音名甚至可以轻易的说出杯子,铃铛等器皿碰撞所发出的音高,并且完全掌握古典钢琴的演奏技巧,继而开始学习小提琴,慕容雪痕就像是为音乐而生,虽然事实是她是为了叶无道而生。 她的演奏可以说与她的创造风格配合得天衣无缝,完美无缺,称得上是古典音乐演奏地典范――――结构清晰。节奏轻快而且旋律准备。无论是她面对钢琴时的坐姿或者弹奏细节都极其自然毫无做作。竭力控制,小心谨慎的关注细节,力量强弱都有节制的,使它们不至于走向极端,但是她同样在恢宏的作品中演绎出惊世骇俗的悲壮昂扬。 “二哥,叶玄机的事情家族会议怎么处理”叶晴歌等到慕容雪痕弹奏完毕后淡淡道,她当然是坚定无疑的站在叶无道这一方,听说叶玄机在台湾被四海帮的人“非常处理”后让她松了一口气,看着儒雅却不失狡黠神态地叶风这个继承父亲衣钵的二哥,原本应该为叶家分忧的叶晴歌多少有些愧疚。 “还能怎么办。大哥出奇的没有一点动静。玄机这孩子聪慧有余谋略不足,那些站在他一边的家族元老这下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叶家分裂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道裂痕想要彻底弥补地话就要看将来无道的驾驭能力了。” 叶风叹气道,虽然说他并不赞同叶无道四面树敌的做法,但是终究是看着叶无道长大的。感情自然要比好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叶玄机深厚,叶玄机这个合法继承人出事后叶家便紧急召开家族会议,原本最应该叶苦水的叶少天在十年来最盛大的家族会议上一言不发,使得无道派和玄机派双方都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其实双方的立场泾渭分明,反对叶无道的无非是想说这个继承人已经胆大包天的给叶家树立龙帮,山口组,孔家,甚至整个华夏联盟这些强敌,如果由他继承家族那么天晓得会把叶家带向哪一个未知的深渊,不过反对派的声音并不响亮,在叶玄机出事后更是显得孤立无援。而支持叶无道的一方则要显得很有底气,毕竟叶无道的成绩十分醒目的摆在所有人面前。单单南方黑道霸主的身份就足以掩盖一切瑕疵,更何况神话集团的蒸蒸日上更加让这群力挺叶无道的元老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要斩草除根嘛,无道这个小子,干脆就来个坐山观虎斗,让四海帮狠狠修理修理叶玄机。这样也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烦恼事了。”叶震坤慵懒无赖的靠在沙发上无所谓道,叶无道小时候的格斗技巧都是他传授的,对于这个家族和他最投机的侄子,到今天还是不想要孩子的叶震坤简直就是把他当亲生儿子对待,他身边的老婆卡布兰森懒散的趴在他身上咯咯直笑,小的时候她可没有少教坏叶无道,叶无道之所以那么早熟和这个超级开放的长辈是有关系的。 “震坤,胡说什么!”叶风不满道,这种话要是被远在洛杉矶的大哥听到的话,那么造成的影响是极其恶劣的。 “我说的是实话啊,敢挑衅无道的唯一继承人身份,简直就是找死嘛,我可对那个什么玄机的一点都不感冒,一点男人魄力都没有,你看看他在台湾玩的女人怎么能够和叶无道在大陆的比较,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我跟你说二哥,看一个男人的实力就要看他征服的女人,无道这个小子可是情场的万人敌啊,啧啧,蔡羽绾用整个飞凤集团作嫁妆,夏诗筠用整个月涯网络做嫁妆,苏家的那个苏惜水,韩家的美女老师韩韵,还有……”叶震坤满眼放光道,和叶无道纯粹是同道中人的他就喜欢看着叶无道四处征服女人没办法,身边这头母老虎管得太紧,只好把这个愿望寄托在叶无道的身上了。 刚说到兴头上的叶震坤被叶晴哥清冷如水的眼神一瞪马上噤若寒蝉的乖乖闭嘴沉默,原来这个时候慕容雪痕已经姗姗走向他们,看到空上超大的越古典越有灵气的女孩,就连性格冷漠的叶风面对这个叶家未来的媳妇都不经意间露出温暖的笑容。 “雪痕,再给我几份签名,我有几个小弟他奶奶的就是不肯相信我和你是亲戚。”叶震坤愁眉苦脸,现在慕容雪痕的一份签名在网上已经炒到十万美金,他说出这话的时候又是被叶晴歌不客气地一瞪,就连叶正凌也管不住的叶家游荡子恰恰就怕这个智商恐怖宁静如仙的妹妹。 慕容雪痕乖巧的轻轻点头坐在叶晴歌身边,两个神仙般人物的女人古典和婉约相互浸润,如同最温婉凌尘的仕女画,叶风和叶震坤都对叶无道能够得到慕容雪痕的爱情感到莫大欣慰,这样一个完美的女孩随便在哪里都会是不惹尘埃的明珠,熠熠生辉。 “孔雀呢?”叶晴歌抚摸着慕容雪痕的柔顺黑发淡淡道,这个小女孩给她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应该是被爷爷罚面壁思过,不过我想八成是在和龙组切磋吧。”慕容雪痕微笑道。 这个紫色眸子的小孩太让她喜欢了,虽然对任何人都冰冷默然,但是孔雀身上有着一种神魅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接近,慕容雪痕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拍拍孔雀脑袋的人。当然,除了叶无道这个同样不同理喻的怪胎。在圣乔治光明学院闹出大事情的孔雀现在被无计可施的叶正凌关禁闭作为对她的惩罚,竟然在学院反一名欧洲皇族打成残废,要不是光明学院的院长从中斡旋,这件事情足够让叶家吃不了兜着走了。 动则为拳,静则为桩。 形意拳是拳术内经之精,八卦拳是刚柔之术,太极是万化之法。 一个娇小的身影诡异,劈拳似斧,另一个健壮的男子在她的霹雳攻势下防守的滴水不漏,每一次撞击都会发出沉闷的冲击声,旁边观看这场比试的人都惊叹这个孩子的恐怖爆发力,要知道和她作战的是龙组中的号称显著成绩的龙五,能够和龙五强打对攻的角色那都是能够上中国黑榜前面名的高手了,虽然看得出来保留实力的龙五一直故意防守激发这个女孩的潜力,但是也足够让一般的高手目瞪口呆。 俊美的面庞,歌特式的着装,邪暗尊魅的气质犹如拥有皇室血统的王族。 虽然还是稚气未脱,但是倾城的中性容颜已经足以让所有人动心。 孔雀凭借刁钻的身法猛冲由下向上拧裹冲钻而出,跳步蹬点三点步,照准确无误龙五的颌向上钻,犀牛挑劲一般,龙五虽然体格庞大但是行动并不迟缓,身体迅猛倒退的他突然看到孔雀露出一个冰冷的笑意,全身伸缩发力的她如同紧绷的弓弦瞬间崩出。 蓄劲开弓如弦满,形意拳的精髓―――――崩拳蓄势而发,孔雀在连续攻势搞得龙五措手不及后终于打出这蕴含巨大爆炸力的一拳,被击中的龙五在空中一个后翻半蹲在地上,嘴角赫然有一丝惊心动魄的血迹。 “这就是小看我的下场,下一个。” 孔雀犹如天籁的清脆嗓音格外悦耳,老气横秋的她在做出的一个浑圆惊人的太极起势后显得别有一番味道。一旁的龙组成员丝毫没有对龙五表示幸灾乐祸,因为几乎他们每个人都吃到这个孩子的苦头,这个孩子就像海绵一样吸取他们每一个人的特长和精髓,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崛起,强大! “今天就到这里吧。”龙二轻轻微笑道,这个小武痴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和三位龙组成员过招了吗。 孔雀不理会这群人,自顾自的打起太极,由脚而腿而腰,手不出自己的方圆圈,不贪不敛我守我疆,颇有大家风范。 想要保护你,我就需要更强,不停的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