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惊天交易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五章 惊天交易

叶无道突然想到这里浪费一分钟就是少一分钟享受萧聆音的身体,**一刻值千金,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在这个时候最能体现其精髓,脸色转为冷峻的他终于放下茶杯脸淡淡道:“轩辕假,慕容亡。” 神色剧变的慕容水镜强自抑制住心中掀起的滔天巨浪平静道:“我的书房有一件南宋的片秋古琴,要是叶公子不嫌麻烦,可以去帮忙鉴定一下真伪。” 望着潇洒起身跟随慕容水镜上楼的叶无道,秦珩夫妇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对一个青年生出高深莫测的感觉,最后他们走进女儿的房间希望能够打探出一点点消息,当秦雨带着羞涩的介绍叶无道在浙大的“光辉事迹”时,秦珩夫妇在惊讶之余从对方的眼神中确定女儿已经陷入恋爱的漩涡,虽然说秦家并不算什么豪门家族,但是比起一般的工薪阶层那也是好上许多,出身翻译世家的他们一般都以精英阶层自居,所以一般的男孩秦珩夫妇还真看不上。 选择慕容俊杰还是叶无道,成为纠缠秦珩夫妇心头的一个难题,凝视着趴在床上的乖巧女儿那雀跃表情和幸福笑意,他们都陷入深深的无奈中去。 慕容俊杰显然是各方面都能让他们满意的金龟婿,相貌人品都是上佳,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事业有成,而且最难的是对秦雨一见钟情,且不说他以后能不能继承慕容家的庞大家业,就算不能那也足以让秦雨这个丫头舒舒服服过一辈子。但是叶无道这个青年实在是太过锋芒毕露,一想到这个青年能够和慕容水镜这样历尽沧桑的老人分庭抗礼不落下风秦珩夫妇就一阵震撼,和国家领导多次出国访问以及无数次接见各国首脑地他们清楚这样的人将来肯定不会是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他们并不想自己的女儿经历大风大浪。 “俊杰,小不忍则乱大谋,这个青年不简单,我们慕容家现阶段绝对不能朝他下手。”慕容灵峰叹气道。他当时一听到叶无道嘴里冒出“轩辕”两个字就浑身一震吓出一身冷汗,知道这个儿子喜欢秦雨那个女孩,但是慕容灵峰只能这么劝他。 “爸,这个小子竟然把脑筋动到小雨头上了,其它的事情我当然能忍,这件事情我怎么能忍,要是我在这件事情上一味忍让我还是男人吗?”慕容俊杰不服气道。 “傻儿子,小雨是那种听从父母的传统女孩子。只要你能讨好伯父伯母的欢心,再加上我和你爸适当地加压一定能够让小雨回到你身边。记住,你造成不能逼小雨,她这种女孩是需要文火慢慢炖出来的,她在刺激的爱情和安逸的温情两者里一定选择后者,所以你只要循序渐进做好一个类似哥哥的人物。最后成功的一定是你,相信妈妈。”慕容俊杰那漂亮的母亲眼神玩味道,嘴角的笑意洋溢着自信地风采。 默不作声的慕容俊杰轻轻点头,只是狭长地黑眸依旧闪烁着浓重的怨恨。 “叶公子,希望你能够说清楚何谓‘轩辕假,慕容亡’!” 终于按捺不住的慕容水镜开门见山道,这个青年这句话恰好击中他和慕容家的软肋,了解慕容家和吴家这笔交易内幕的甚至连慕容的多数核心成员都不知道,叶无道又怎么可能会口出狂言?如果这个消息泄漏出去。那么慕容家族苦心经营二十年的心血就极有可能付诸东流,这是慕容水镜绝对不允许看到的结果,绝对不可以! 慕容世家在他的手上被屈辱的驱逐出华夏经济联盟,慕容水镜不想背负着这种奇耻大辱去列祖列宗,为了这个目标。他会使用一切手段和牺牲任何人! “扬我华夏之雄烈,拔轩辕而御宅内,吞天下而亡诸夷,履至尊而制四海,仗圣道而鞭笞天下,这就是圣道轩辕剑的宗旨魂魄所在吧?” 叶无道放纵笑道,缓缓抽出那把被他说成是冒牌的轩辕剑,眼神深刻玄异,“好一把对圣道轩辕,竟然能够传承千年,采上天神秘陨石,穷极一生的锻炼,才锻造出一把象征炎黄圣道的第一神兵,我无法想象如今这么发达的科技竟然都无法打造出一柄媲美千年前的冷兵器,世界就是这么有趣,如果认为我们掌握一切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慕容水镜看见叶无道持有轩辕剑的时候骇然出声道:“轩辕剑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追求少数派宁静心境整整二十年的慕容水镜那去留随意地境界被这不可能发生的事件打破,这个青年的诡秘行事风格让原本以为天塌下还能安之若素的他来了个真正的措手不及。 “轩辕剑不仅仅在我的手上,我还不知道这把剑是慕容家进入华夏经济联盟的交易品,只不过你不觉得用一把假剑蒙骗吴暖月,哦,或者说吴家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吗?当年我爸爸对你的评价可是众多家族老一辈中最高的几个之一,难道是人越活越糊涂了,不是说姜是老的辣嘛。”叶无道冷笑着嘲讽道。 “轩辕剑肯定不可能是假的!”苍老脸庞露出疲惫神色的慕容水镜坚定道,像是在捍卫最后的尊严和希望。 “你觉得我这么空大老远跑来跟你开玩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把轩辕确实是假的,虽然造型惊人的相似,甚至我们用剑的人所谓的剑意和剑势都很有味道,但是它仍然是假的,也许你们也不知道守护了几百年的圣道轩辕是假剑,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要怪就只能怪你们慕容运气太差!”叶无道傲然阒窗口横剑冷笑道。 凝视着叶无道清澈冷洌眼神的慕容水镜最后颤颤巍巍的颓然坐在黄花木椅上,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最后慕容水镜猛然抬头,浑浊的眼神迸发出清寒彻骨的精光,阴沉道:“你和吴暖月是什么什么关系?”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叶无道轻弹轩辕剑神,清脆刺耳的清鸣声回荡在书房,笑意盎然道:“就像吴家大小姐是我的女人!为了证明自己,愿意用一把剑换取爱人对她的宠幸,这份爱情比要美人不要江山的烽火戏诸侯并不逊色多少。”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慕容水镜摇头苦笑道:“不,是枭雄出少年,老了老了,真的老了,叶正凌啊叶正凌,有孙如此夫复何求?说出你的条件吧,既然肯来慕容家那就说明事情还没有到无法回旋的地步,呵呵,叶无道,说实话,今晚你提什么要求我都没有办法拒绝啊。小小年纪就能玩弄阳谋,比起当年的银狐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为什么勾结日本黑道?”叶无道冷冷道,偷窃国宝和台湾黑道合作不能说是卖国,但是与日本黑道勾结的话就是卖国贼了,这种人叶无道素来是杀得干净利落。 “我们慕容家事先并不知道台湾黑帮和日本黑道有联络,这一点我这个老头可以对天发誓,慕容家再不济也不做走狗!你看看我们慕容家最后没有一个人能够生还就知道了,我们商人都说是无利不起早,这种担如此大风险的赔本买卖谁愿意做?”慕容水镜淡淡道,嘴角的苦涩和脸上的疲倦显而易见,比起下面客厅的飘意宁静现在的老人瞬间苍老了十年。 “不是最好,要是让我发现慕容家和日本人有关系,哼,太子的手段想必你也清楚!” “斧头帮,血狼帮,青帮,这里面还有我不少的暗桩呢,全部被太子清理干净了。”慕容水镜释然微笑道,终究是阅尽沧桑的老狐狸,已经可以确定这个能够让吴家大小姐倾心的太子并没有让慕容家垮台的想法,只要不超过这个底线,一切都好商量。 “我的要求很简单,慕容雪痕做这一代慕容家的家主。” 叶无道轻轻抚摸着轩辕剑的浑厚凝重剑身淡淡道,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可以,什么时候?” 枭雄终究是枭雄,纵横商界几十年,慕容水镜的魅力绝非一般人能够媲美,同样是像在说一件最平淡的事情。 “我到时候通知你。” 叶无道收起那把炎黄大地为剑鞘的轩辕剑平静道。这声场足以震撼中国商界的交易就在双方最平和最随意的问话和回答中落下帷幕,其中的奥妙也只有双方才能体会,慕容水镜和叶无道几乎可以说是不到一分钟作出的决定改变了未来整个中国经济的格局。 慕容水镜眼睁睁看着叶无道的身影神秘的瞬间消失,静静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大拇指的翡翠玉斑指,神色和心境都十分宁静,“只要能够进入华夏经济联盟,就算让我给你磕头都不是问题,更何况也许能够让慕容家族真正的扬眉吐气呢,叶无道,看来你对慕容雪痕真的很在意啊。” 叶无道傲然站立于慕容家外的一棵大树上,凝视着手中的轩辕剑冷笑道:“真亦是假,假亦是真,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