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收藏世家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四章 收藏世家

端着杯子的慕容俊杰见到叶无道的刹那间眼睛里闪过一抹阴森的杀机,毫不露色的把那杯暗藏玄机的牛奶放在一边极有修养的朝叶无道问道:“不知道叶公子深夜造访慕容家有什么紧急的事情?” “厚颜无耻”的叶无道把忐忑不安的秦雨拉到身后淡笑道:“把你这里能说句话的人搬出来,慕容家族如果还想继续在中国大陆混下去的话就给我放下那廉价的尊严,慕容世家在我眼里不过是一条向我女人摇尾乞怜的狗罢了,慕容俊杰,既然慕容家在我眼里不过是一条狗,那你觉得你在我眼里是什么呢?” 莫容俊杰双拳紧握几乎要血管爆裂,身为世家的大族后代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族荣誉感,这种类似于贵族血统的骄傲让他们从来都是自恃高人一等,本来慕容俊杰就是慕容家的这一代佼佼者,自然野心和本领都不小,原先能够容忍叶无道的傲慢都是出于家族角度考虑叶无道在黑道的超然地位,但其实慕容俊杰从骨子里看不起混黑道的人,在他印象中那就是肮脏有庸俗的代表。 叶无道没有想到慕容俊杰年纪轻轻,忍耐程度却一点都不比那些老狐狸差,只要慕容俊杰敢动手或者出言不逊那叶无道一定很乐意让他跟堂哥叶玄机交流将来的生活心得。 秦雨那个小脑袋还没有回神,叶无道的嚣张跋扈虽然早就见识过,新生代表发言。单挑校篮球队,力克北大王者篮球,这都是叶无道的杰作,但是慕容世家地底秦雨怎么都了解一些,他竟然这么和慕容俊杰说话?虽然担心叶无道的处境,秦雨在叶无道即将走出房间的时候对满脸阴寒的慕容俊杰坚定道:“是我邀请叶无道来我房间。” 这种含蓄的表达无疑是承认自己与叶无道的暧昧关系。 慕容俊杰阴狠地眼神转为彻骨的黯淡,因为愤怒和伤感而颤抖的身体再没有平时的那种挺拔感觉。而一种失败者的无奈,由此可见慕容俊杰对秦雨确实是动了真情,这种失败感让留给秦雨一个落寞背影的慕容俊杰涌真情股玉石俱焚的冲动,尤其是当秦雨火上浇油地对叶无道声明“我只是陪着父亲来慕容家做客的”的时候,慕容俊杰更是被刺激得双眼通红。 最能够把人逼上绝境往往是最柔软的爱情。 慕容水镜,也就是慕容家地当代家主看到那个神秘青年坦然走到他面前并且一脸随意的坐下手,就明白慕容世家这个也许能够吓退很多人的名号在这个出身豪门,如今掌握南方黑道江山的青年来说根本就是一文不值,白发苍苍颇有仙风道骨感觉的慕容水镜修养火候自然比较已经隐隐作怒地孙子要深厚许多。淡道:“听说叶公子对收藏书画茶道剑艺都有相当的造诣,果然是后生可畏啊。我们这些老头子也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慕容俊杰的父亲慕容灵峰双眼眯起紧紧盯着这个不速之客,慕容家这时原警戒虽然不敢说把一只擅自闯入的苍蝇都给拿下,但是这么一个大活人无缘无故的潜入别墅还是让他十分震撼,原本对这个所谓南方的黑道铁血皇帝那份轻视和不屑也收敛了很多。 “老人嘛,含饴弄孙就是最大的享受了。能够平静地享受天伦之乐不问世俗是需要一定境界的,尤其是对于那些已经习惯紧握权柄的老人来说更加是这样,慕容家主,你说呢?”叶无道直视慕容水镜的苍老眼睛淡淡笑道,这番话可以说是**裸的危机四伏。 被古董和文物装饰得如同宫殿精致中溢出古典气息地奢华客厅除了慕容俊杰和他的父母,被叶正凌看作“非世俗,权谋殊绝”的慕容水镜外,还有一个神色不悦的中年男子和中年美妇,从容貌气质上看很容易就知道他们是秦雨的父母,据说都是中国顶尖的领导人“御用”翻译。经历过大世面大场面的这对夫妇显然对于空上准女婿的印象并不好,不,准确来说是极差,目中无人的傲慢,还有年轻人的浮躁。 当然。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都这么认为叶无道,除了慕容水镜这个深知叶无道底细的老人!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一个人年老与否仅仅看年龄未免有些草率了。”秦雨父亲秦珩淡淡道,虽然还轮不到他这个外人说话,但是被慕容家盛情款待怎么都应该在这个时候说句话表明态度,这次跟随大陆台办来台顺便来和世交的慕容家交流感情,而且两家人都看出来慕容俊杰对秦雨的感情,所以双方相处十分融洽。 慕容水镜依然是那副波澜壮阔惊的淡泊神色,根据孙子俊杰的消息吴家的大小姐吴暖月和这个青年竟然也有交情,这让他感到一种危险的气息,一种平静将近二十年岁月后久违的威胁感,小看这个青年的代价肯定是惨重的,甚至是无法承担的。 看到自己的孙子慕容俊杰失态的神色和叶无道宠辱不惊的慵懒表情,差距立竿见影,慕容水镜不由轻轻叹气,老一辈中现在都盛传“生孙当如叶无道”这句话,可见慕容水镜这一辈中叶无道的地位和评价有多高。 “啧啧,西晋辟邪灯台,明朝宣德双耳香炉,唐朝价值连城的古琴‘一池波’,春秋的越王不寿剑和吴王光剑,真是满屋的稀世珍藏啊,果然不愧是中国第一收藏世家,慕容啊慕容,偌大的家族却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地位,确实心有不平需要宣泄。”叶无道拿起桌上的一个瓷团龙鼻烟壶放在手里把玩,丝毫没有这个小巧的玩意可能值上百万美金,每次他随意的向上抛出鼻烟瓶,一旁的慕容灵峰都会一阵胆战心惊。 “叶公子快人快语让人受益匪浅,我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确实汗颜,前江后浪推前浪,老霸占着位置着实有倚老卖老的嫌疑,呵呵,叶公子也喜欢玩鼻烟瓶这种小玩意?” 淡淡微笑的慕容水镜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变化,沧桑的笑容和轻佻言论的叶无道一样让人捉摸不透。慕容灵峰和慕容俊杰却已经是愤怒难当,慕容家被驱逐出华夏经济联盟是他们无法掩饰和忘却的伤痕;叶无道现在就像是毫不留情的揭开慕容世家的伤疤。 “谈不上特别喜欢,爷爷经常告诫我玩物丧志玩人丧德。” 叶无道淡淡道,这句话总算让秦珩夫妇觉得有点内涵,但是他接下来的话让这对未来的丈人和丈母娘彻底无语,“但是我恰恰听不进去,所以到今天也没啥长进。” “叶公子要是喜欢,我倒是有不少的鼻烟瓶。”慕容水镜哑然失笑道,面对叶无道的“诚实”感到一阵无奈,这种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的对手还真有当年叶正凌这头银狐的风格,玩弄着玉斑指的慕容水镜紧紧盯着微笑不语的叶无道。 “中国料烟壶以古月轩烟壶为最佳,制作之精致,雕画之巧妙,称得上千古绝品,道光嘉庆之后因为国家动荡,皇帝无暇享乐,料烟壶名器就日渐式微,所以这件古月轩的乾隆料胎花卉烟壶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有趣有趣。”叶无道拿起桌上另一件秦珩送给慕容家的精美烟壶赞叹道。 这席话让帮珩夫妇顿时对叶无道的看法大有改观,原本带有偏见看待叶无道的他们在仔细观察后逐渐发现这个青年的不同寻常,再根据长辈慕容水镜的异常表现,他们相信这个青年来历一定惊人。 慕容世家虽然是被华夏联盟遗弃的家族,但是它就算是比较起那些近五十年崛起的庞大家族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高出一筹不止,这就是慕容家骄傲的资本,华夏联盟的任何一个家族都能压制那此公众面前风光无限的显赫家族,秦珩夫妇对这个自然有点清楚,所以对慕容家也是百般讨好,一旦攀上慕容家这高枝对于秦家来说就是一种巨大的投资。 叶无道喝着茶香醉人的极品铁观音和慕容水镜有一句没一句的拉家党,平淡无味的就像是稀释数十遍的茶水,慕容俊杰和他的父母都不明白这个家伙怎么这么有耐心和一个老人谈书画谈茶酒足饭饱谈收藏,一个钟头之后慕容灵峰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平时连一句话都难得讲的父亲今天怎么就像是碰到知己般的畅所欲言。 对于必须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二十个小时等待狙击猎物的王牌狙击手来说,一个钟头的谈话实在是太惬意轻松的小事了。 叶无道突然想到这里浪费一分钟就是少一分钟享受萧聆音,放下茶杯脸色冷峻淡淡道:“轩辕假,慕容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