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梨花带雨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三章 梨花带雨

秦雨根本就不确定自己的感情,是那种刻骨铭心的爱?似乎不是,按照道理来说她根本没有对叶无道一见钟情,更不是在对叶无道强大实力的花痴崇拜。叶无道虽然在同龄人中显得超拔流俗的优秀和出色,但是这不是他让一个谈不上熟悉的女孩完全倾心的理由,虽然浙大甚至北大清华暗恋他的女孩确实不在少数。 是若有若无的牵挂吧,就像是初恋的味道,没有恋爱经验的秦雨也许是叶无道身边女人中最默默无闻的一个,但是放在浙大校园,这位当之无愧的校花却也有她的小小骄傲,少女憧憬和**幻想,叶无道的出现正好填补秦雨的这个缺口,如果不是在异乡偶遇,有一种依赖感的秦雨也许根本没有勇气跨出第一步间接向叶无道表白。 “不开心?”叶无道的距离凝视着秦雨的如画容颜柔声道,略带沙哑的嗓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 近看发现这个比起苏惜水和上官明月婉约如水墨并没有格外风情的女孩也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果然不愧是苏州的女子怎样,吴侬软语性情温柔,肤若凝脂,妖娇媚而清秀,一如水城里的水。 如果说苏惜水的温婉动人有一种依赖成分,而上官明月是需要细细雕琢的璀璨美玉,那么秦雨这份平淡柔弱没有明月骨子里的那份坚强和执着,仅仅是简单的平淡,这也许是叶无道以前并没有格外注意她的另一个原因吧。 听到叶无道满怀柔情的询问,秦雨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委屈,眼睛也没有理由红起来,在学校经常接到父母电话就会哽咽的她一想到自己在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满脸的泫然欲泣,使劲摇头的她泪水越来越有冲出眼眶地趋势。 “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一看见女人掉眼泪就慌张的叶无道有点无奈道,这个时候说笑话确实有点傻乎乎地感觉,统帅几万人黑道成员的堂堂太子党在月黑风高夜给一个女孩讲笑话,传出去八成会直接把人笑趴下,“话说有个人牙疼但是又怕拔牙会更痛。所以一直不敢去工牙医,但是这次他实在是受不了。最终鼓起勇气去看牙医,但当他看到钳子要伸入他口中时,却又怕得不让医师动手,无奈的医师要旁边的助手去拿威士忌酒并给他一杯然后问他:“现在有勇气了吗?”他老实回答说:“没有!”于是再给他第二杯,第三杯……最后牙医问他:“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勇气十足?”那病人醉眼朦胧挺起胸膛拿着酒瓶说道:“现在我倒要看看,还有谁敢来动我的牙齿,老子一瓶子砸死他!” 不否认极具表演天赋的叶无道这个笑话惟妙惟肖,声音语调都掌握得恰到好处。而且以他今天的身份做这样的事情确实已经算是难得,不是说叶无道变得阴沉难料,而且是叶无道已经很难找到一个如此对待的对象,一个人很难改变环境,但是环境即使不能改变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他的行为举止。 “怎么,这个笑话不好笑吗。那我另外说一个好了。”叶无道尴尬道,竟然没有逗笑秦雨,他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丧失哄女孩子的天赋。 叶无道在女人尤其是大美女面前丝毫不介意做个善良的小丑,能够博取美人嫣然一笑那绝对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秦雨突然抽泣着扑入叶无道的怀抱,原本没落脸颊的泪水浸透叶无道地外套。秦雨也许不清楚叶无道这个笑话的今天的份量,但是她知道一个在球场上征服王者北大的男生一个独来独往如同独狼的男生这么做并不容易,一种温馨的感动在这清寒寂静的黑夜弥漫开来,浸润秦雨的敏感心扉。 叶无道轻轻拍着秦雨纤弱的肩膀,貌似正经的他其实偷偷感受着秦雨身体的曲线变化。胸部娇小柔软,腹部柔韧极佳,似乎听说秦雨是学校游泳社的,难怪难怪,大腿修长充满弹性,臀部,一只手轻轻环住小美人腰部的色狼悄无声息的品味着那份柔软。 惬意的叶无道在心里唱着“我就是害虫,我就是害虫,我就是那无恶不作的害虫。我是喜欢采花的害虫,我是爱好护花的害虫……” 叶无道卑鄙无耻下流龌龊那绝对是正大光明的,可怜秦雨这么单纯。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哭够了的秦雨小声道,生怕有人听到对叶无道不利,一看神秘兮兮地叶无道就知道肯定不是光明正大进来的。满脸通红的离开叶无道的怀抱,这种陌生的滋味让第一次和男生亲密接触的她心跳急剧加速。她知道就算自己原先对叶无道只是比一般男生多一点好感,那么这种喜欢也会慢慢深沉成有,虽然目前还很遥远,但是对于告诉自己大学不准谈恋爱的她来说已经是一种突破。 “秘密。”叶无道靠在栏杆上微笑道,伸手很自然的帮秦雨提了提领子,这又是引起秦雨的一阵羞涩。 还是梨花带雨的秦雨轻轻擦拭泪水,小嘴微微翘起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林志玲的?” 叶无道干脆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只是一件单衣的秦雨,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这么庸俗,喜欢一个马上摔下来就摔坏胸部的女人。” “我才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疯狂崇拜,本小姐可是理智的喜欢而已,就这么简单。”秦雨很快就露出小女孩心性,把所有不快都抛到脑后。 “理性?说说看,让我也看看见识见识秦大小姐的所谓理性,对了秦雨,你可是中国大学辩论赛南方区的冠军啊。”叶无道汗颜道,突然想到秦雨似乎在演讲和辩论方面算是浙江大学的精英人物了,而且听韩韵说秦雨在英语方面造诣颇深,这么看来平常似乎小看了这个当篮球队经理的校花啊。 秦雨娇憨可爱的作了个鬼脸后侃侃道:“林志玲和裴勇俊一样,都成为一种‘现象’,套用陈文茜的一句名言:一俱出轨叫犯罪,一千人的出轨就是现象,韩国卖力的输出一个裴勇俊,亚洲女人集体爱上他,因为她爱上的是一个理想中的完美男人因为她们爱上的是一个理想中完美男人,这个男人全然对照了现实中男人的粗鲁,无礼,肮脏和薄情寡义,所以你们男人不要奇怪一个虚幻裴勇俊就轻松打败你们,是你们自己的过错。” 叶无道哑然失笑委屈道:“怎么是我们男人的错了?” 秦雨嘻嘻笑道:“当然,谁让你们不够优秀,女人红杏出墙当然都是有理由的。” 满脸泪水的小可人儿在清冷月辉下愈发动人,梨花带雨的楚楚娇弱,使得秦雨在叶无道以上中加分不少。 “据说有人提议林志玲参选台湾的‘总统’保证种族融合,而且把林志玲看作是台北101之后最有影响力的精神指向标?有这么夸张吗,这位台湾这几年第一个大量曝光于媒体长达半年之上还未曾遭媒体狠狠修理的女性就这么魅力难挡?”叶无道好笑道,夜晚的他就像秦雨感受的那样没有白天的盛气凌人和难以接触,柔情和温暖包围着这个沾染无数血腥的太子。 “羡慕嫉妒了吧,现在的女人可都不简单哦,你看现在的慕容雪痕,整个世界的男人都疯了,真是难以想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女孩,我感觉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呢,那样一个就像是希腊神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女神,唉,如果我是她的话……”秦雨陪着叶无道趴在栏杆上,身上因为我了一件叶无道的纯羊毛外套而格外温暖,这种沁人心脾的温暖缓慢的进入秦雨的血液,骨髓和内心,哈,这就是男人的味道吗? “嗯,慕容雪痕确实是那种让你生不出亵渎的女人,值得你用生命去换取她的爱,让你头痛的是她的爱似乎不需要你付出丝毫,”叶无道惆怅道,初冬的星空虽然没有夏秋那样灿烂,但是用心去寻找的话一些拥有浪漫神话的星座依然可以被你找出来。 “其实现在《铁骑》的男主角张浩然和赵文雅都是我们女孩子梦中情人,不过我免疫而已。”秦雨似乎并不在乎叶无道流露出对慕容雪痕的异样感情,也许是因为觉得慕容雪痕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虚无缥缈的神话人物吧。 “秦雨,睡觉了吗?” 这个时候慕容俊杰的声音响起,接着门被打开,端着热牛奶的慕容俊杰走进秦雨的房间,眼神望向那杯牛奶的时候有些玩味,嘴角的笑意有着平时没有的开怀和阴谋。 叶无道黑色的眸子充满嘲讽的意味,确实,生米煮成熟饭,对于秦雨这机关报女孩来说是很有效的手段,虽然很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