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冒牌轩辕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一章 冒牌轩辕

慕容俊杰正在教授秦雨怎么挥杆和纠正她的站姿,两人亲昵的神态让叶无道不禁摇头,他没有想到秦雨这么书信不被慕容俊杰追到手,坦白说,这个当初倔强的女孩在篮球队惨败给北大后一脸泪水的站在他面前说“我恨你”的时候,真的有一股很清新的女人味道,最初进入浙江大学校园的校力上还是这位学姐给他做的学校介绍。 回头看看那个据说他自己说是获得英国苏格兰圣#26;安德鲁斯皇家与古老高尔夫俱乐部球童证书的刘习枫似乎已经渐入佳境,李楷泽和赵倩都驻留原地听他讲述自己的投资理念,而萧聆音在听了片刻后就朝叶无道边走来,能够和叶无道这样的高尔无高手同台竞技是每一个高尔夫爱好者梦寐以求的机会,一心要打败叶无道的萧聆音尤其不服气他的技术。 “握杆,站位,挥杆顶点和送杆收杆都有问题,想要把球送进洞比让它不进还要难。” 叶无道不得不打断这对“情侣”的暧昧姿态和亲昵交谈,“你的瞄准方向问题很大,最为简单的检查方法就是看杆而是否与目标线垂直,如果没有瞄准正确方向,那球将飞离指定目标。菜鸟一般都会为了使球停留目标落点而刻意调整挥杆路径来改变球飞行的轨迹,这是错误的,并且会带来一串的错误。” 秦雨猛然回头见到叶无道的时候惊恐的眼睛里充满慌张,羞涩和哀怨,只不过这个时候的叶无道已经将视线放到放到慕容俊杰身上,这个慕容雪痕的远房亲戚真是让叶无道充满复杂想法,慕容家族当然要动,但是怎么动什么程度地撼动都是难题。林家的情况不能套用到慕容世家头上。 “叶公子很懂高尔夫?”慕容俊杰看到这个情敌出现后马上露出戒备的神色,军政商都如鱼得水地叶无道绝对是他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虽然看上去这个家伙并没有对秦雨露出兴趣。但是习惯未雨绸缪的慕容公杰还是有意无意的把秦雨和叶无道的距离拉远。 “不是经常玩。”叶无道淡淡道。 身后萧聆音的出现让原本准备开口的秦雨神情复杂的选择沉默,叶无道准备挥杆地时候慕容俊杰忍不住道:“要不我和叶公子玩一局?” 叶无道的挥杆微微凝滞了一下,但是动作仍然完美无瑕,虽然不是一号木杆而是选择了铁杆也足足推出了将近两百八十码的距离,对于业余选手来说这已经是相当惊人的挥杆成绩,萧聆音望着跃跃欲试的慕容俊杰,漂亮清凉的眸子充满和叶无道对弱者如出一辙的鄙夷和轻视,萧聆音望着叶无道那邪气玩味的眼神。你是想要彻底的玩弄那愚蠢地猎物吗,这种男人似乎没有资格做你的对手吧? 萧聆音不屑一顾的站在一旁,慕容俊杰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个贵族般的商界强人,脱口惊呼道:“萧聆音?!” 萧聆音微微挑眉,她并没有把这个无知到轻易挑战叶无道的男人放在眼里,叶无道虽然不是不可超越的神话,但是这样草率的挑衅显然不是习惯缜密思考的人做出的决定,和叶无道一样思考的萧聆音出崇尚细节决定一切这个宗旨,所以慕容俊杰已经被她无情的判处死刑。 “算了。不打扰你们。”叶无道呵呵笑道,优雅技巧而充满力道的挥出一杆,当慕容俊杰看到这超远距离的示范杆后几乎要崩溃,这种怪物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可能拥有这种随意就打出三百二十码地业余选手?如果他知道叶无道能够挥出370码的话。慕容俊杰的心脏可能就要当场爆炸了。 “叶无道,明天我能够和你谈一下吗?”秦雨望着叶无道无所谓的背影喊道,她知道如果自己这次不定还是沉默的话,可能她和叶无道之间就再没有任何悬念,这种想法让她抛弃一个女孩地所谓矜持冲出慕容俊杰的阻拦。 “不好意思,明天我就要回浙江了,不是急事的话回学校再说吧。”叶无道微微皱眉道,对于秦雨的表现感到一点点不解。 秦雨咬着嘴唇再没有说话,慕容俊杰低头沉思着对策。来台湾这么久的殷勤体贴都没有得到裨性发展,秦雨就连牵手也不肯,这也是慕容俊杰不敢表白的原因,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依照他的个性和家世根本就不需要这么费劲。虽然秦雨确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敏感人物。 “很难想像那个曾经让整个高尔夫世界陷入对超远距离狂热迷恋当中的考虑伍兹会重新选择谨慎,要知道他创造了ga巡回寒的高手模式!但是现在他却选择颠覆自己,将高尔夫时代重新拨回到十年前,这是不是所谓的三十年后的‘山还是山,水还是水’的境界?是不是每一个在商海摸爬滚的人也都要经历这个类似的阶段,所谓的涅磐。”叶无道搂着萧聆音的肩膀淡淡道,手中的只有那根木杆而已,他的球童正在和李楷泽这个据说能够点石成金的投资鬼才讨教经验呢。 “你难道渴望失败?”萧聆音也让自己身后的球童离开,这种尴尬的场面她似乎不想多余的人“分享”。 “这个改变高尔夫格局的人当年正是依靠1号木杆将所有所有的ga球员驱赶到健身热潮,大杆头1号木以及对球杆技术的变革追求当中去,第1杆只要尽力把球开到最远的地方,第2杆短铁攻果岭,然后干净利落的进洞。” 叶无道自顾自的喃喃自语,轻轻挥舞着手里的木杆。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萧聆音不耐烦道,本来安排紧密的今天被他硬拉出来打高尔夫就让她有一种被操纵的感觉,叶无道的莫名其妙的跑题让她更加丧失冷静这项原本最引以为傲优点。 “你难道不觉得这就像现在的我或者说即将成功的我吗,创造一种新的格局,让所有人臣服,但是却需要重新回到起点。”叶无道转身抱着萧聆音的肩膀看着眼也的眼睛自嘲道:“我注重的是结果,我不甘心结果相同却要因为过程兜圈子,我不想被这狗娘娘养的命运愚弄!” “老虎打某些球场完全可以用一号木杆开球打出350码,甚至370码的距离,但是一旦你拥有这样超远距离,你就推动了对球的准确控制,最终根本控制不了球的落点!所以对你和如同脱缰之马的太子党来说最关键的是学会怎么控制而不是如何迅猛发展,你现在能一手掌握所有的局面,但是你有把握明天还能吗,你仔细想想你的对手吧!” 萧聆音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愤怒,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这似乎和她的本意是背道而驰的,最后渐渐冷静焉的她只能用自己还需要利用得势的叶无道和太子党解释这一切,她告诉自己要给叶无道吃慢性毒药,等到她成功的时候才能发作,而不是过早的夭折,那样的话萧聆音简直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周瑜了。 “谢谢你。” 身体一震的叶无道,随即潇洒大笔,捡起地上的一个高尔夫递给萧聆音眨眼睛道:“女人二十多岁就像橄榄球,二十个男人追着抢;女人三十多岁就像篮球,十个人追着跑;女人四十多岁变得像乒乓球,两个人打过来打过去不断推让,而女人到了五十多岁,呵呵,就像这高尔夫球,打的越远越好了。” “这就是男人的法则吗?” 萧聆音冰冷嘲笑道,“对于我来说,男人也好,女人也好,能够掌握别人的就是强者,不要以为你们男人天生就是支配者,母系氏族公社的存在必然有它的道理,现在这个脑力越来越超体力的时代,你们男人生理上的优势越来越显得多余。” “我明天就要离开台湾了,你就没有一点点留恋?”叶无道嬉皮笑脸道。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萧聆音看着手里的那颗高尔夫球冷冷道。 “当然是假话!” “……” “我似乎该抓紧时间在台湾留下点纪念了呢,否则这趟台湾之行就太不给面子了,你说我是该低调一点嚣张一点,除了忠天堂的许浩川你好像就没有认识的台湾黑道头头了吧,干脆等下我整容我去认识认识交流交流感情,如何?” “无聊!” “算了,有我给你撑腰也没有谁敢动你了,如今这个世道有个既英俊潇洒又表里如一的靠山不容易啊。” “自恋!” 无所谓萧聆音连续打击的叶无道斜靠在一棵树上,仰望着天空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敢拿一把假轩辕给暖月,慕容啊慕容,你这不是给自己挖坟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