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隐性投资 - 极品公子

第三百七十章 隐性投资

太极拳是抱圆守一之术,任他巨力来找我,牵动四两拨千斤,叶无道将太极的浑圆,抱圆和藏圆精髓发挥得淋漓尽致,那种飘逸柔和的大家风范让同时站在阳台上的萧聆音,李楷泽和赵倩三人感觉极为赏心悦目,那种视觉上的享受让清晨还有些昏睡的三人心旷神怡。 “太极阴阳,刚中寓柔,柔中蕴风,刚柔并济,运化无穷!” 轻声吟涌太极拳谱的叶无道胸前抱圆蕴含阴阳之道迅猛推出,衣袖猎猎作响,这一推手的威力恐怕根本旅游活动是常人所能想象,尤其萧聆音更是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叶无道的精彩表演。 早上萧聆音的早餐让叶无道和李楷泽这两个大男人刮目相看,就连赵倩也忍不住在私下向萧聆音讨教厨房的绝招,能够拴住男人尤其是成功男人的花心,女人不花点心思终究是要吃亏的。 看到叶无道赞不绝口的夸张模样,也许是因为昨晚他没有侵犯自己的缘故,萧聆音每一次没有思量着怎么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刚才萧聆音可是连下毒药的冲动都有,不过不停告诫自己冲动是魔鬼的她还是清楚没有叶无道的协助就无法绊倒家族这一点的,人在屋檐下的她现在管理中华区叶氏集团的同时就是把精力放在怎么对付叶无道上。 本来今天已经回大陆的叶无道拉着李楷泽打起了高尔夫,赵倩晰明显是个菜鸟,而浑身精明贵族气息的萧聆音则是台湾精英赛中的亚军,实力就算是李楷泽也自叹不如,潇洒的握杆和精准站姿以及曼妙的击球弧线都让一旁相形见绌的赵倩晰满怀嫉妒。 一身优雅气息地萧聆音静静等着叶无道的表现,当叶无道用一号木杆击出起码三百三十码距离的时候。萧聆音轻轻咒骂一声怪物就向前走去,门外汉赵倩晰看到几位球童地诧异眼神和李楷泽的欣赏目光就知道叶无道的水准相当出色,她适时的称赞和流露崇敬神色。老到的察言观色和含蓄地溜须拍马是赵倩晰能够在没有任何背景的情况下爬到今天地地步。 李楷泽,有这样一个精明的女人不知道对你这个感情白痴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原本以为叶无道仅仅是擅长木杆而已,不地随后叶无道完美的脊椎角度和挥杆顶点都让萧聆音感觉无懈可击,他在推杆技巧地掌握上简直可以媲美顶尖职业选手,当然。在叶无道第二次顺风情况下挥出将近三百七十码的恐怖距离时,萧聆音已经彻底无话可说。 “基础和细节确定你的精准和战果。握杆对于取姿瞄球,相对球位,稳定触球击出,球的飞行轨迹,飞行距离都有直接影响,打厚古薄今或者打薄,做事最忌讳的就是冲动和浮躁。”叶无道轻松挥出一杆后望着远方球的落点满意道。萧聆音和李楷泽已经被自己远远抛在身后,那个球童聚精会神的注视着叶无道的每一个动作细节,注意到这个情况的叶无道用实际动作来给少年做掩饰。 这番老气横秋的话在叶无道嘴里说出来丝毫不显得突兀,倒是惹得球童不停点头。 “先生,你是职业选手吗?”叶无道身后的球童小心翼翼道。 “为什么这么问?”叶无道回头转身看着这张并不成熟的脸孔微笑道,一个应该是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孩子,当然,叶无道比起他应该更小。但是稳重气势和成熟气质都是这个球童无法拥有地,所以两人站在一起绝对人把幼稚或者说年轻的印象送给那位球童。 “因为先生对于高尔夫基础动作的掌握程度是我看到最好的一位,站直时脊椎与地面的角度是90度,然后弯曲膝部,上身从髋部前倾大概45度。那就是一个合适的脊椎角度,在挥杆过程中要保持这个角度,但是我看给一些高尔夫球星做球童的时候都没有发现他们能像先生这样毫无误差。”球童认真道,眼中有着叶无道许久没有发现的清澈,叶无道反感和一个愚蠢的人谈话,喜欢和单纯却不愚笨的人对话,没有心机,叶无道对付对付各种各样的暗算和阴谋都已经有点“审美疲劳”了。 叶无道不知道,这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将是他未来超然商业帝国中的股肱砥柱,也是数次在危急时刻力挽狂澜的商界鬼才,命运的彩排总是这么喜欢出人意料。 “你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希望你能够抓住属于你的机遇,其实成功远远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高不可攀,什么狗屁励志书都把成功渲染的那么玄乎神秘,很简单,抓住每一次机遇,仅此而已。”叶无道拍拍球童的肩膀微笑道。 受宠若惊的球童当然知道一个能够和李楷泽这位小超人言谈密切的青年拥有怎样的雄厚底子,他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大学毕业生,面对就业这个既敏感却又不得不去面对的话题,怀里揣着那几本不知花了多少心血和代价换来的学历证明却根本就找不到自己中意的工作,和大陆一样台湾每年的大学扩招政策的确成就了众多学子进入象牙塔深造的梦想,但也很现实的加重了毕业生的就业压力,如果仅仅是平平淡淡做个小市民,他还不至于这么苦恼,但是背负着艰辛和坎坷的他并不想自己被庸俗埋没。 “为什么要做球童?”叶无道淡淡笑道,他喜欢掌握一个人命运的感觉,虽然他一直在与自己的命运作斗争。 “因为我不要做每个月拿着一点点可怜薪水一辈子也买不到一幢房子的可怜虫!”球童坚定道,单纯的眼神流露出执着的神色,和夏诗筠,萧聆音很神似,这种眼神是叶无道最欣赏的神色,这个球童不知道自己已经悄悄步入幸运的大门。 “这和做球童有关系吗?”叶无道微笑问道,抛着手里的高尔夫球慢慢走在草坪上。 “因为在我看来一个职业最重要的不是它能够拥有怎样的月薪,而是它是否能让你拥有更好的发展前景,我学的就是投资管理,所以不想浪费自己的隐性投资资本。” 那名球童似乎是因为寻找到知音,原本抑郁沉默的他也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的理念,不管是不是潜意识里的推销自己,事实证明他今天的毛遂自荐对他的整个人生轨迹产生巨大的转变,他似乎忘记了叶无道的身份条理清晰道:“因为高尔无运动在二十年之内迅速成为中国消费者追捧的时尚商务运动,同时也成为了各大公司中高层人士所亲睐的商务社交手段,所以高尔夫行业有着其他任何一个行业都无法比拟的职业发展平台,因为高尔夫运动目前在中国的贵族性质决定了它所接触的人群都是社会的名流,商界的精英和政界的大人物,我之所以做一个小小的球童就是看中其中的机遇,我相信总有一个伯乐会看中我,虽然不是目前还不是千里马,但是我自信能够让他们对我的投资获得更大的回报!” 叶无道没有想到这个球童原来还有这番“抱负”,献出一球后笑容灿烂道:“很有意思的想法,中国目前确实缺乏大量的高尔夫专业管理人员和球场的运营人员,你的这个投资是我见过众多经典投资案中最贴近生活的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刘习枫。”球童挠挠道。 “认识后面我那个同伴吗?”叶无道不回头淡淡道。 “当然,李楷泽,几乎整个亚洲稍微懂点商业知识的都认识。”刘习枫憨笑道,终究是个聪明的老实人。 “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如果能够说服这个香港最出色的投资商的话,我可以破格重用你,呵呵,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吧,你也好好酝酿酝酿,这个机会可不是每俱都有资格的。”叶无道看到刘习枫眼中的那股崇拜在他看来始终有些可笑,等到他能够正视李楷泽的时候也就是他真正成熟的时候吧。 和大多数网络时代的财富新贵一样,李楷泽同样深谙包装形象之道,不管是在世界媒体前的频频露面或者抛出相关的企业动向,都无疑是在给自己造势和积聚人气,公众形象对于一个领导者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不同于他父亲李嘉诚的低调行事,李楷泽的给所有人的印象就是锋锐进取,和绯闻以及黑道的绝缘让他始终拥有作为香港市民偶像的资本。 李楷泽俨然是大陆的陈影陵和管逸雪,只不过后两者低调行事,而他却处处高调。 叶无道看着鼓起勇气走向李楷泽的刘习枫不禁有些好笑,至于这么上战场一样吗,转身默默走向前方,台湾就是这么小,随便怎么走都能够碰到熟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