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风波四起(中)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七章 风波四起(中)

叶无道在萧聆音的迷茫视线中缓缓走向欢声笑语相淡甚欢的李楷泽和赵倩晰,不可否认荣获世界小姐亚军的赵倩晰有着一张更加符合西方人审美观点的性格脸庞,但是这并不是说在香港小姐,亚洲小姐中败给叶弱水的她不漂亮,相反,这个女人有着浪荡的魅惑,包裹在成熟外衣中的妩媚,这种风情和蔡羽绾,杨宁素很相似,但是老到的叶无道就看出来这个女人虽然勾人但是欠缺了杨蔡两位大美女的骨子里的纯情圣洁,就算赵倩晰没有和叶弱水作对,他对这个女人也没有多大好感。 萧聆音已经不敢看接下来叶无道的表演,因为她知道如果叶无道敢动那个女人,那个瘦弱斯文的李楷泽一定会不惜一切的对付叶无道和叶家,不要以为现在的神话集团就能够在中国畅通无阻,在香港这个被誉为小超人的李楷泽就拥有丝毫不逊色于何家东方集团的能量。 因为他是坐拥五百六十多亿港元身家的香港电讯盈科主席,也是美国《财富》表便于四十岁以下富豪排行榜的第十位,虽然不能和榜首的俄罗斯石油巨贾霍多罗夫斯基媲美,但是这个曾经两个月赚进两百亿美元的青年已经是神话般的存在。 更加让人不能忽略的是,他的父亲是香港首富李嘉诚! 不认识这个老头?他就是世界第十的富翁,即使比较华夏经济联盟里的一些家族也是有过之而不及。 不过超出萧聆音想象的是李楷泽在看到脸色不悦的叶无道的时候马上站起来给了这位太子一拳,更加让萧聆音不角的是叶无道似乎根本就是没有想去躲避,结结实实被击退小半步后叶无道哈哈大笑和这个李楷泽拥抱在一起,目瞪口呆的两个女人终于第一次对视,赵倩晰显然对萧聆音地出现不怎么高兴因为她知道萧聆音对于事业型男人的诱惑那是无与伦比的。费尽心机讨好这个香港最昂贵黄金单身汉的她可不想大意失荆州,萧聆音对于这个女人的警惕感到浓浓的不屑。 “出息了啊你,三年不见就牛了,我就算是呆在香港可都是能听到你的报道,整天都是关于神话集团铺天盖地的宣传,什么时候媒体成你家的了?”李楷泽裂开嘴灿烂笑道,原本那张有点冷漠地苦瓜脸悬满真诚的快乐。 “操,你不知道这都是障眼法吧。天暴利有多少人等着兼并老子的神话。我可事先打招呼了,到时候没饭吃就支你那里蹭饭,好歹给我弄个总经理什么的当当。”叶无道脸上同样难得的没有商人的心机,远处的萧聆音无法想象这个家伙也能有如此纯粹的友情。 “行啊。早就巴望着能收你做个小喽罗了,你要是能来就算把盈科玩垮了我都没意见,哈哈,能做叶无道的大哥那可是我的最大愿望,当初你是怎么说来着,好像是等我有了百亿身家的时候,就喊老大的吧,嘿嘿,那现在你是不是……”毫无风度地李楷泽一脸奸诈道。 “呵呵。我是说一百亿,不过不是港币,是美元。”叶无道更加无耻道。 “操,就知道算计我!”瞬间冰冷的李楷泽拿起酒瓶就要杀人,叶无道早已经窜出去老远,身体瘦弱的李楷泽毫不犹豫的就丢出去那瓶昂贵如黄金的葡萄酒,口中嚷着“我就不信砸不死你丫的”,萧聆音咽了一口口水郁闷得喃喃自语:“这就是那个叱咤亚洲商界风云的小超人?在各种聚会和会议上怎么看上去这个商业怪才都不是神经有问题的人啊。难道是一遇到叶无道这个变态就露出原型了?” 浑圆初动,双手浑然画弧,叶无道以太极轻松将那瓶酒接下,准备回敬给李楷泽,干笑着示弱地李楷泽装出懊恼的样子叹气道:“呃。手怎么这么滑,我是想给你倒酒的,你要相信我,你也知道我是斯文人,怎么可能冲动到要用酒砸你呢,那可是钱啊,你知道你手里这瓶液体值多少吗,哦,忘记你是出色的品酒师了,反正这是误会……” 那群被惊动的服务员顾客都看怪物地瞪着这对活宝,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认出这个像个小混混一样耍赖的男子就是不断抛出惊世骇俗计划和行动的李楷汉,这样一来所有人都好奇那个与萧聆音这个打工皇帝在一起的神秘青年是谁。 赵倩晰更是十分不满的望着这个出现的不合时宜的家伙,原本浪漫的烛光晚餐暧昧和温馨氛围都被这个不知道什么地方都要超过自己的女人,这怎么能让赵倩晰不对叶无道深怀敌意。 咦,这个青年似乎和一般男人不一样呢,不是说这个青年的相貌太出类拔萃,虽然他确实很英俊,但是更加让赵倩晰越看越满意的是他的气质,虽然赵倩晰心怀不轨,但是自恃看男人的眼光不输于任何一个女人,这个青年的邪邪味道让她有一种轻微的骚动。 萧聆音厌恶地凝视着赵倩晰神色的细微变化,轻轻冷哼一声,和叶无道简直就是一对狗男女,一个变态下流,一个卑贱无耻。 年垤叶无道用眼神示意她过去,萧聆音不情愿的坐在他身边,极有风度的朝李楷泽伸出手微笑道:“很高兴在这里见到李董。”商场的交情可以说无所谓深浅浓淡,只要有个熟脸再加上利益的驱使那就能够走到一起,所以萧聆音出于职业本能还是愿意和李楷泽打招呼。 “萧总裁怎么会……哦哦,明白明白。”李楷泽恍然大悟道,偷偷朝叶无道伸出大拇指,你强,这样的女强人也能泡上,心里有气的萧聆音轻轻叹息,第一次有骂人的冲动,你明白个屁!萧聆音现在是对每一个熟悉或者接近叶无道的人都极度不爽,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杀掉叶无道,她早就花重金雇佣兵团或者黑道对叶无道下手了。 “最近日子不好混吧,谁让你自找苦吃,也不知道是谁当年扬言要醉卧花丛纵意挥霍的。” 李楷泽显然对叶无道自主创业感到疑惑,叶无道曾经在香港执行任务的时候救过他的命,一起在枪林弹雨中并肩作战,这份友谊和经历是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述的秘密,反正李楷泽已经把叶无道当作自己最值得依赖和结交的朋友,一想到那次遇险中叶无道的表现他就热血沸腾,瘦弱的他如果不是叶无道的帮助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与其谙和叶无道并肩作战不如谙他在拖累叶无道,但是这个比自己足足小了一轮的青年却用一次次的鼓励,痛骂,巴掌和安慰来让自己学会什么叫做永不放弃。 和这样的人坐在天空下大地上畅谈这个狗娘娘娘人生那绝对是最惬意的事情,也正是这个家伙教会了自己啥叫观音坐莲等**七十二式教会了自己用操骂人。 这样的男人,就算父亲严重警告自己不要深入接触,他也愿意和他在大庭广众下称兄道弟! “没有办法,如今养活女人不容易,不自己挣钱就得当小白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爷爷的为人,想从他那里掏出点钱比抢银行那都要难。”叶无道无奈的耸耸肩,李楷泽是他极少数愿意吐露心声的人,虽然他身体弱的一塌糊涂,不过那次行动叶无道仍然没有抛弃这个可以用坚强来形容的瘦弱男人,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执着能够让冷血的叶无道感到一种力量存在,这和身体的强横与否没有关系。 李楷泽,幼年入读香港富家子弟云集的顶级名校圣保罗学校,后从美国回来在9游说香港政府建立数码港台,最终计划实施,数码港借壳上市一天之内股票狂升二十三倍,李楷泽的财富也由十五亿港元升至百亿以上,一举成名!零二年他进行了一次亚洲有史以来最大的电讯并购活动收购占据香港电讯服务市场的“半壁江山”,资产净值达4。7亿美元的香港电讯,合并后新公司市价超过700亿美元,从而创造了网络时代“蛇吞象”的典范,而他也顺利走上了商业神坛,和陈影陵,管逸雪,李凌锋一样都是酱动作的顶尖高手。 “要我透露一点消息给你吗,你现在的处境可是相当的不妙。”李楷泽收敛玩笑神情正色道。 “洗耳恭听。”叶无道微微皱眉淡淡笑道。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搞的,我不了解还好,一深入了解简直就是沼泽泥潭出都出不来,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在和什么人争锋相对吗,我接下来给你的消息任何一个都是让你棘手和头痛的,我也是听说你在台湾才马上赶过来的。”李楷泽懊恼道,毫无顾忌的表达对叶无道的不满,不过这份担心更加显露他对叶无道这个朋友的重视,在这个时候插手叶无道的事情那可需要相当的魄力和资本。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懒得对你说谢谢,说吧,我倒要看看有哪些问题是我不能解决的,没有挑战性的事情我可不感兴趣。”叶无道知道他们之间不需要说谢谢。 “我操!”李楷泽朝叶无道狠狠竖起中指。 萧聆音和赵倩晰都是一阵无奈,感叹自己为什么要和身边的男人呆在一起面对整座餐厅的各色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