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波四起(上)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六章 风波四起(上)

回到凤凰阁后吴暖月便接到家族召开紧急会议的通知,沉重的叶无道温柔怀抱的吴暖月并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感伤,她本来旅游活动是脆弱的女人,而且经过三年商场硝烟的磨练吴暖月已经是优秀的家族继承人,商业才能,手段作风尤其是心志毅力都让那些竞争对手无懈可击。 叶无道同样没有露出依依惜别的姿态,而是简单的一声珍重道别,因为他知道和她的相逢已经不久了。 望着飞机逐渐消失在云层,脸色肃穆的叶无道淡淡道:“如果吴家敢伤害你,我会让它万劫不复!竺我收拾了对我叶家处处刁难的华夏联盟再看看你的家族是不是依然敢阻拦我们在一起,要么由你继承,要么就给我彻底消失,不是朋友就是敌人,越来越脱离华夏的华夏联盟干脆由我来一手掌控!我已经让你等候三年,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 随即叶无道默然,要达到这个地步自己还需要多久的努力?一年,两年,还是三年? 叶无道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为了你,就算是两败俱伤那也无妨,我还年轻,失败乃成功之母和挫折都不可怕。 只要我不死,就没有人能欺负你。 没有想到萧聆音会主动邀请他共进晚餐,叶无道来到这家极尽奢侈的圣水经餐馆后坐在萧聆音对面,发现这个女人竟然在桌上玩多米诺骨牌,精致的象牙骨牌绝对是价值斐然,从色泽和质地来看都是拥有相当的历史,深情专注的萧聆音并没有理会凝视着她的叶无道依然小心翼翼的堆砌骨牌。 “你干什么!?”就当她准备竖起最后一块象牙骨牌的时候叶无道伸出手指轻轻一点,整个复杂的工程功亏一篑,多米诺骨牌悉数翻倒。 “很多人都叹息与胜利相隔一线地功亏一篑很可惜,但是其实这种缺陷才是最让人沉醉的味道,就像这杯波尔多的拉菲特罗思柴尔德庄园的葡萄酒。虽然不是最佳年份酿造出来的酒,但是这份微涩的缺憾却更容易让你记住。”叶无道淡淡道。 “这一点都不像你的风格,你是那种信奉成王败寇的人,注重结果忽略过程,所以你根本就不会欣赏这种功亏一篑!” 萧聆音冷冷道:“你喜欢的是在对手即将成功的时候轻轻推倒他,你喜欢看到自己的敌人面对唾手可得的胜利逐渐远去的悲哀和失落。因为你知道,伤害一个人最严重地不是给他远远超过承受能力的打击,而是恰好在他承受能力极限的打击,这就是你的性格,叶无道!” “果然了解一个人的不是他的朋友,而是他的对手。” 叶无道内心震撼脸上依然笑容可掬,似乎可以穿透萧聆音内心的眼神洋溢着淡淡的嘲讽。“你今天来是想告诉我你不打算继续我们的誓约吧,我可以明确的给你答案,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践踏与我的合作,如果你想做第一个,你会发现你接下去的日子一定比在许浩川别墅还要痛苦。” 萧聆音脸色黯然悲愤的瞪着笑意邪魅的这个青年,“你不是人!” “无所谓,我向来不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了,不是每一个女人都能听到我讲故事的。” 叶无道不以为然道。倾斜着酒杯眼神阴霾,“抢劫银行时杀了好几个无辜的人的一群劫匪逃窜到公路上一辆驶向偏远郊区的中巴,这劫匪因为都是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男人所以**长期得不到发泄,看到漂亮的女司机后便强迫她停车下去**,这个时候除了一个身材瘦弱的青年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其他的乘客都噤若寒蝉置若罔闻,你说我如果在场会怎么做?” “你什么都不会做,对于你来说,只有强者都有资格生存,没有人值得你怜悯,相反,你会欣赏那些成功抢劫银行的劫匪,因为他们成功了。至于那些在抢劫过程中丧命的人对精通佛道的你来说,用六道轮回来解释实在是太合理不过了。”萧聆音冷笑道。对于叶无道的性格分析她可是作了大量地数据分析,每一件商业策划案和黑道帮派火拼中叶无道扮演的角色和手段都被慢慢站在叶无道的性格角度进行解释。 “不对,我会杀了那群劫匪,不是因为他们杀人越货,而是无法容忍他们对一个女人做出强奸。哦,不对,是轮轩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女人再强悍智慧都是脆弱的,都需要男人的保护。” 叶无道不理会微微诧异的萧聆音继续道:“最好那名漂亮的女司机还是被这群劫匪拖下去**,衣衫不整的女人回到车上后就把那名想要救她的瘦弱男人赶下车,气急的青年声称自己买票为什么还要下车,矢口否认被救的女司机就是不肯拉这个被歹徒打得头破血流的青年,最后扬言这个青年不下车旅游活动开车,结果在歹徒的得意笑声中那群不耐烦的乘客先是把这个青年的包扔出窗外,最后几个强壮的乘客还把他推下了车。” “人渣!”萧聆音咒骂道。 “呵呵,是不是想到了莫泊桑笔下《羊脂球》里的情节,对,这群欺软怕硬的人渣,当然,那个女人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啊?”叶无道眼神玩味道。 “你知道我会怎么做,我想她肯定也是那么做的!”萧聆音坚定道。 叶无道微笑着品尝了一口葡萄酒缓缓道:“第二天当地报纸报道山区昨日发生一起车祸,一中巴摔下山崖,车上司机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故事?” “因为感觉这个女人很像你。” 萧聆音深深望着嘴角带笑的这个青年,似乎想要把他看透,但是玩起多米诺骨牌的他并没有让她得出答案。 低头沉思的萧聆音突然发现叶无道侧头望着不远处的一对情侣,她淡淡道:“香港商界新贵李楷泽和他的新情人赵倩晰,前者你肯定知道,至于后面的嘛,就是那个处处要超过叶弱水的香港第二号女明星,心机手段都很不错。” 叶无道原本柔和的视线瞬间变的阴冷,萧聆音疑惑的望着起身走向那对情侣的叶无道,不明白她说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