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被弃一族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五章 被弃一族

这时容貌气质都极为出众的男女就是也许和慕容家族有牵连的慕容俊杰和浙江大学的校花,这对璧人正在清康熙窑宝石红釉观音尊前观摩,秦雨依然是那副清新怡人的穿着打扮,淡抹脂粉的她虽然显得有些憔悴消瘦,但是和苏惜水,上官明月算是各有千秋,这种林黛玉般病态的下释放的淡淡忧伤格外惹人怜爱。 那位和林朝阳有交情在浙江影响力的青年显然心里并没有放在欣赏文物收藏上,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秦雨娇艳的脸庞,费尽心机的他用各种手段试图让情绪有些低落的美人开心起来,就连叶无道也不可否认这个时候微笑的秦雨有种震撼人心的萧索感觉,或者应该说是雨过天晴的那种清新气息。 “你认识那个女孩?”挽着叶无道手臂的吴暖月噘着嘴巴醋味道。 “为什么不说是‘你认识那个男的’?”叶无道捏着吴暖月细腻雪嫩的脸蛋微笑道。 “你对女孩的兴趣可要远远大于男人,能够让你沉思的男人偌大的中国孔雀会超过一双手,这个青年虽然不错,但是对这个女孩近似卑躬屈膝的态度来看实力还不可能让你重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桃花运有多么夸张,艳遇邂逅有多么频繁吗?” 吴暖月煞有其事地板着纤细雪白的手指头道:“苏家的小姐苏惜水,教育部长的独女韩老师,获得百合杯的上官明月,日本水月流宗主叶隐知心,望月新家主望月鸾羽……” 汗颜的叶无道赶紧自告奋勇地讲解起宋钧窑丁香紫尊和明釉里红菊花大碗这两件国宝,原本在一旁说的兴起的导游马上虎躯一震散发王者气息像要把这个把自己生意全部抢走的家伙。不过无可奈何的是这个操着普通话地大陆青年对于这两样珍品的了解程度实在是超出他太多了,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收藏栏目的解说员吧。导游郁闷的想,顺便偷偷欣赏这个青年那位异常漂亮的女朋友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原本不平衡的心理马上充满窃喜。 那边的秦雨偶然抬头的时候看到人群中央的那张熟悉的脸孔,原本还算红润可人的脸色瞬间苍白。与慕容俊杰也没有刚才的说说笑笑,她似乎并不想叶无道这位校友见到自己,走到一个角落恍恍忽忽的看着一件清碧玉鳌鱼花插,若有所思的慕容俊杰奇怪的望着秦雨地黯然背影,再看到人群中那显得鹤立鸡群的邪气青年,冷哼一声。 看到南宋国子监刊本《尔雅》的时候,叶无道已经打定主意要把这样根据韩韵透露她爸最钟情的文物偷到手。当叶无道那装着《藏文大藏经》的时候更加凝神专注,因为这就是龙榜第三**天龙大威僧人的深奥精髓所在。叶无道对这个早就垂涎三尺,边缘绘制金泥彩绘的法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和吉祥结等八种图案,精美异常。 “无道,这个《藏文大藏经》很有意思吗,你看得懂藏文?”吴暖月凑近道。 “懂一点点,你知道,我都是博而不精。”叶无道自嘲道,似乎想想自己懂的还真不少。围棋,魔兽,球类,当然还有追女孩子。 凝视着散发古朴韵味的《藏文大藏经》,叶无道已经打定主意这次离开台湾的时候一定要带走几样东西作纪念,不敢说这份《藏文大藏经》就是玄幻小说里的那种秘籍,但是对于精神和意志的锻炼都是有极大用处的,当然这必须一定的入门技巧,在武道大门外徘徊再怎么努力吃苦都是毫无意义的。 就在叶无道要离开台北故宫博物馆的时候慕容俊杰神秘杀出拦在叶无道面前,一脸笑意道:“你就是神话集团的总裁,哦。太子党的太子?” 叶无道微微皱眉道:“你找我什么事情?”既然能找到他头上那肯定十有**是慕容家族的人,如果是专门找他可能有点夸张,不出意外的应该是台北故宫的地形和文物的研究和考察,北京故宫两件国宝的失窃最终龙组破坏当然那只是一个慕容世家的鱼饵然后又落入叶无道的手里,乱世黄金盛世收藏。慕容世家收藏这个老本行随着油画,兰花等众多行业的一路高歌也必然再次崛起。 慕容俊杰有意无意的望了一眼吴暖朋,似乎是告诉叶无道接下来的谈话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吴暖月没有想到这个慕容家族的后辈竟然这么嚣张,就算是慕容家族的家主对她也是毕恭毕敬,有眼不识泰山的慕容俊杰被叶无道冷冷拒绝道:“我们之间没有可以谈论的话题。” 秦雨这个时候不得不硬着头皮走到慕容俊杰身边笑容苦涩道:“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面。” “确定,更加让我大感意外的是会和他一起出现,学姐。”叶无道淡淡笑道,慕容世家因为勾结台湾黑道主持国宝失窃的台湾黑道其实是在日本队的操纵下才和慕容世家合作,如果不是叶无道的出现,不但负责交货的慕容世家那些人惨死,就连龙帮的龙魂也要被悉数歼灭使得叶无道对这个悠久的收藏世家没有半点好感,而叶无道虽然说不上喜欢秦雨这位浙大校花,但是多少好感还是有一点的,如果是别人,叶无道或许还会拿出相当的绅士风度问好祝福,但是叶无道对充当卖国贼的慕容世家族只有愤怒。 的确,叶无道没有一般的道德和准则,但是他始终有一个底线,那就是他始终是一位炎黄子孙,流淌着的是五千年底蕴的炎黄血脉! “我是跟随父亲来台湾……”眼神哀怨的秦雨似乎想要说什么,却被身旁的慕容俊杰巧妙打断道:“如果叶少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我家在台湾的别墅坐一下,他乡遇故知怎么都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叶少,你不会这个也不肯赏脸吧。” 古人美女标准是肤若凝脂,娇小玲珑,明眸皓齿,这和西方人的审美观可谓南辕北辙,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看不懂西方美女,而西方人选东方美女也与东方人自己选的美女大相径庭的原因,显然站在一堆柔弱无骨的秦雨和吴暖朋都属于中国审美观中的典型美女,虽然秦雨气质上逊色于吴暖月,但是也是个楚楚动人的大美人,慕容俊杰倾心于她也不是奇怪的事情。 但是两女也有区别,如果说出身豪门的吴暖月是光芒璀璨价值连成的钻石,那么秦雨就是小家碧玉,玉不像黄金和钻石,没有吴暖月的雍容华贵和光彩夺目,她有的是你不经意间偶像触摸时与你脸膛同样的温度,这就是玉的物质,也是苏州女子传统的沿袭。 叶无道知道,这种女孩需要和苏惜水一样细细呵护小心照料才能避免这个世界肮脏和世俗。 “说实话,慕容家族在台湾倾琴山的别墅还真请不动我的男人,回去告诉慕容清风,要是胆敢违背誓约,慕容家族非但不能完成那个目标,还会彻底的被遗弃!”冷漠高傲的吴暖月展现商界未来主宰者的气质,刚才的婉约小女人娇憨瞬间转变为高高在上的俯视弱者姿态。 她不允许任何人挑衅叶无道,慕容世家整个家族的命运就捏在她的手里,只要她愿意,慕容家族类就可以被的打入地狱。 如果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清风知道吴暖月大动肝火的原因是这种事情的话肯定会恨不得拿豆腐撞死。 转身的时候叶无道轻轻瞥过秦雨的黯然脸庞,嘴角笑电释然。 看着渐渐远去的叶无道那昂然的背影,秦雨眼神有些恍惚,而慕容俊杰的脸色则有些阴沉恐怖。 “儿子不听话可以适当的打打,要不就显不出老子的威严,台湾问题就是如此。”叶无道淡淡道:“一个孩子不管离开母亲的怀抱多久多么漫长,最后还是要叶落归根,回到怀抱。如果这个孩子忘本,那么就给我狠狠的打!” “无道,你会介意我跟慕容家族进行交易吗?”吴暖月沉思良久忐忑道。 “傻瓜,当然不会。”出于利益和慕容世家合作并没有任何值得置疑的地方,商人的天职就是牟取利益,而且吴暖朋的出发点就是为了自己,叶无道又怎么会埋怨她,慕容世家的事情最终还是要他来解决。突然想到南宫轮回的那份资料,他好奇道:“慕容世这须二十年前被遗弃的内幕你知道多少?” 吴暖月摇头道:“这个只有各个家族的家主以及华夏经济联盟的理事才有资格接触,而且那是二十年的事情了,我根本就没有太多信息可以收集,不过不管怎么样,慕容家族作为被遗弃的家族是心有不甘和心怀怨恨的,如果不是轩辕剑我是不会和他们合作的。” 叶无道喃喃道:“被遗弃的一族究竟承担着怎样的痛苦和恨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