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偶遇熟人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四章 偶遇熟人

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阴阳怪气声音响起:“啧啧,混黑道的人口气就是不一样,修养更是让我刮目相看。”这是一个颇帅气的青年,只不过眼神中的阴狠破坏了他原本阳光温柔的整体形象,鼻子像西方人格外高挺,加上显赫的家庭背景要玩女人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 吴家的那些老奸巨滑的家伙赶紧拉住这个冒冒失失的青年,吴东平这位台湾吴家的老狐狸不露声色道:“叶公子,这是我的孙子吴帝剑,现在就读英国牛津大学,冒犯的地方还请叶公子海涵,不要跟他一般见识才好啊。” “英国牛津啊,果然是高材生,啧啧玉树临风加上学富五车那岂不是连暖月都要对你一见钟情?”叶无道语出惊人道,脸上悬挂着比这个台湾吴家大少爷还要玩世不恭的笑容,给人的感觉这就是真正的不学无术,整一个无良的纨绔子弟。 吴暖月看到叶无道熟悉的这股气质心里涌起一阵甜蜜,虽然羞恼叶无道把自己和眼前这个饭桶牵扯到一起,但是她就是喜欢叶无道这种游戏人间的心态,这种轻佻恰恰就是建立在对整个世界的鄙夷和轻视的基础之上,而现在叶无道越来越有这个资本。 吴帝剑其实一直就对吴暖月抱有想法,自视清高的他一想到自己以往在花丛里所向披靡和面对吴暖月的屡战屡败就十分恼火,随后把吴暖月的冰冷甚至蔑视归咎到叶无道这个陌生情敌的头上去,现在看到这个被自己诅咒的家伙这么嚣张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怎么能不愤怒。 比起修心养性,就连吴东平这样的老狐狸都不是叶无道的对手,更何况是吴帝剑这个没有遭受任何挫折的青年。 “听说你和忠天堂的一个舵主很有交情?”叶无道微笑道。 “怎么样?”吴帝剑冷笑道,他以为叶无道来到自己的地盘一看到自己有*山就心慌了,这让他看叶无道的眼神更加不屑,在他印象中这个叶无道的那个什么党什么太子的东东也就是二三流的黑帮组织。 “把手机借给我用一下。”叶无道握住想要教训吴帝剑的吴暖月,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开口,接过犹豫的吴帝剑手里的手机的拨了一个号码淡淡道:“浩川。去让你那个认识吴帝剑的舵主来告诉这位吴家大公子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 叶无道把手机抛给惊呆的吴帝剑,拉着吴暖月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冷冷道:“你要是敢打我女人的主意,我就灭了你!” 神色大变的吴东平隐隐作怒,但是接下来叶无道的话让他也一阵颤栗―――“还有台湾吴家!” 直接和自己一向很崇拜却一直没有机会拜见的台湾黑道新王候许浩川对话的吴帝剑脸色苍白,同样震撼的还有阅尽沧桑的吴东平。 ―――――――――――――――― 台北有文物没有故宫,北京有故宫没有文物,这就是一般台湾人的看法,但是曾经接受神秘委托在紫禁城里呆过一个星期保护一样倾城国定的叶无道知道不仅仅是在数量上在质量上北京故宫的藏宝都要超过台湾故宫。台湾故宫的精品繁多是根据它的数量少而相对显得比故宫博物馆出类拔萃,其实北京故宫许多真正的绝品罕品都是不出世的。 叶无道和吴暖月度假性质的台湾低调逛了三天,最后来到士林镇外双溪的台湾故宫,白白绿瓦的中国宫殿式建筑,虽然比较故宫的宏伟壮丽逊色许多。但是也有一股难以掩饰的庄重典雅,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座台湾故宫的精致儒雅让原本颇感无聊的叶无道一下子提神。 仰首凝视着广场耸立六根石柱组成的牌坊,叶无道叹息喃喃道:“自北平故宫博物馆及沈阳故宫。热河行宫运到台湾三批文物整整近三千箱精品国这,华夏瑰宝被迫天各一方,这难道不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耻辱吗?” “无道你怎么了?”吴暖月看到叶无道神色有些忧郁关心道,因为遣散所有暗中保护的保镖,再加上台湾本来就没有几个人认识她,这几天放纵自己的她和叶无道真正拥有普通情侣的惬意生活。 “没事,我在祈祷能够在这里来场艳遇或者旖旎邂逅。”叶无道不正经道,抱着白色毛线衫青丝飘飘的吴暖月在空中转了一圈。引来众多海外游客的善意视线,这对男女不管是相貌还是气质上搭配都是天衣无缝的。 “你敢!”吴暖月这个时候已经不是那个商场纵横捭阖在家族会议上舌战群雄的家族继承人,而只是一个只想心爱的男人疼爱的小女孩而已。 “你给我讲解讲解台湾故宫历史吧。”叶无道看到吴暖月横眉竖眼的女人娇态不由噗嗤一笑。 “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你对这里的历史了如指掌吗,还说总有一天要把整个台湾故宫搬到北京呢。”吴暖月嘟着嘴巴道,她心时真的怕迷恋上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从而害怕去面对那个庞大森严的家族,害怕自己丧失为叶无道继续作战的决心。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叶无道纳闷道,一只手轻轻揉捏着吴暖月娇嫩的胸部,美妙的触感几乎让他沉醉,她的身体绝对是最诱人最无瑕的温玉。 “三年前一次上历史课的时候!”吴暖月,、毫不犹豫道。看来叶无道是罪证确凿。 “好好好,我给人慢慢讲解。按照一般说法这里与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罗浮宫并列世界四大博物馆,至于那三个博物馆里发生的盗窃案到时候我再跟你说,呵呵,一定比讲解台北故宫有趣。” 叶无道柔声道。当一个女人能够清楚记住三年前点滴生活的时候,再坚强的男人也是会融化的,“台湾博物馆外观仿北京故宫博物院,其中以陶瓷书画,商周青铜器,玉器漆器,雕刻织绣和满蒙档案文献最为丰富。当初日本入侵中国,故宫便开始了文物万里大迁徒,一迁上海,二迁南京,三迁西南大后方,可以其中过程比二战中英国的黄金转移还要惊心动魄!这里的书法珍品有王羲之《快雪时晴帖》,怀素的狂草《自叙帖》,玉器中有新石器时期的鸟纹玉饰,汉代的玉角形杯,玉辟邪……” 吴暖月依偎着叶无道听着心爱男人的侃侃而谈,对于他的记忆力吴暖月是没有半点怀疑的,当初就是他当着自己的面“厚颜无耻”的背诵《金瓶梅》最露骨的片断! 吴暖月相信如果可能,她宁愿和平凡的叶无道一起平淡生活,需要柴米油盐需要为子女奔波为买房劳碌,但是生活就是生活,不人给你太多虚无缥缈的想法,必须学会接受现实并且顺应现实,这样才能更好的生存,为自己,更为心爱的人。 因为这里的展馆每三个月更换一次展品,许多件镇馆国宝级别的文物古董都没有看到,不过吴暖朋显然对那棵惟妙惟肖的“翠玉白菜”情有独钟,这是清代名匠巧妙地运用一块一半灰白,一半翠绿的灰玉精细雕成,尤其是那两只红色的蝈蝈儿具有画龙点睛的妙处。叶无道搂着吴暖月的细腰在她耳畔轻声道:“白菜象征家世清白,蝈蝈儿则有子孙绵延之意,是件别有含意的嫁妆,要不我把它偷出来送给人铛嫁妆?” “谁要准备嫁妆,谁说我嫁人了?”满脸羞意的吴暖月娇媚道,在清纯与性感之间飘摇的女人会释放出一种蛊惑人心的风情,身体就像一朵愈放还羞玫瑰,一旦剥开玫瑰的花瓣,那就是最动人的风景。 被誉为“抵得一篇尚书”的毛公鼎铭文长达四百九十七字,叶无道的唯一的评价差点让吴暖月杀人――――“这么大,怎么偷?”敢情这个家伙来这里是探点准备行窃了,接下来类似“这样拿起来比较轻巧不容易被发现”的嘀咕更是让她忍无可忍。 当叶无道看到书圣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的时候眼神更加玩味,这件《快雪时晴帖》与同藏于台北故宫的《中秋帖》《平安何如奉橘帖》被乾隆皇帝称为“稀世珍宝”。如果把这些送给韩韵那个当教育部部长的父亲应该是个很不错的主意,根据资料显示这个部长虽然有些刻板古董,但是骨子里也是极端排日一个老愤青,知道这一点后叶无道才有一点信心获得这位老者的青睐,老人当初在浙大的那局棋那番话都让叶无道受益匪浅,怎么讨好这个未来的丈人那就需要叶无道的本事了。【沸腾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