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台湾吴家 - 极品公子

第三百六十三章 台湾吴家

吴暖月享受完温泉浴就回到黄金湾的凤凰阁,蔡家的主要首脑和台湾其他几个大家族的代言人都在等待这位几乎日理万机做出无数项商业决策的吴家新一代商界翘楚,辜家根本就不理会吴蔡两家不择手段的疯狂收购已经触碰到蔡家的底线,今天蔡家几个控股集团的董事长都悉数到齐,在这间宽敞书房里的庞大商业阵容堪称台湾商业的黄金阵线。 吴暖月的迟迟不肯露面让这群资格老底子厚的商界枭雄都是暗自不爽,虽然说吴家势力庞大可以不把台湾的商业势力放在眼里,但是这个吴暖月终究还是一个需要和其他继承人竞争的未来家主,其中的变数谁都无法预料,偌大的吴家人才济济,天晓得这个吴家会不会冒出一个新的强有力继承人,所以他们并没有把所有的筹码都赌博般全部下注在吴暖月身上。 随后行事雷厉风行的吴暖月给这群倚老卖老的家伙狠狠上了一通现在商业攻略课程,因为叶无道的出现而延误时间的她没有丝毫的愧疚,而是凭借超强的记忆罗列出在场所有人公司集团的财务数据和缺陷弊端,从技术核心的天花到人事调整以及文化整合,字字一针见血,句句命中要害,这群原本心存轻视的长辈一个个噤若寒蝉,这个女孩根本就没有给他们留半点面子,就连和台湾吴家家主同辈的蔡家董事局主席也同样是被吴暖月不近人情的训斥一番,不过当吴暖月明确指出茶蔡家在大陆投资的种种漏洞时恼羞成怒的老人顿时无话可说。 在事实面前,所有人都对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实力进行重新评估。 拥有一个智囊团和整个吴家保守党针锋相对的吴暖月当然不会对这些台湾大佬怀有惧意,吴暖月相信只要她抛出足够地利益诱饵,这群人就会乖乖的倒向她这一边,原本反对她地台湾吴家因为几个不可告人的软肋都掌握在她的手里已经向她低头,这样一来要制约台湾的商业也就有了本钱,如果不是为了叶无道她没有必要对台湾吴家也动手。这种内斗性质的手段历来是家族的大忌。 随后她又相继会见了台湾政治,文艺和黑道的各色人物,整个上午就在忙碌地招待和谈话中流逝。等到她回到芝兰室的时候那道清傲的背影已经足足伫立在窗口一个上午,吴暖月从背后环住叶无道的腰愧疚道:“对不起。” “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想要得到就必须付出,这是一个等价交换,你如果累了的话记得千万不能一味的坚持,一张一弛才是文武之道,如果身体这个本钱都没有了,那你怎么赢得整个吴家。”叶无道叹息道。吴暖月和慕容雪痕不同,也许慕容雪痕能够一生一世对着叶无道叶无道就能够最快乐的生活,但是吴暖月需要的是一片宽阔的天地让她尽情的展示自己,如果一定要把她禁锢在哪个地方,那反而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虽然这样让吴暖月呆在吴家一种很不负责任很不男人的嫌疑,但是叶无道和吴暖月心里都清楚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为什么心血来潮来台湾呢,忠天堂在这个时候和四海帮开战很大程度上是有你太子党撑腰吧,但是我觉得你过早踩入台湾黑道这个泥潭了,你就不怕太子党北部那个不停叫嚣的北方黑道联盟趁机南下吗?”吴暖月担忧道。似乎她也和帝师柳云修一样看出叶无道要先南下然后再北上。 “我不担心北方黑道会南下,因为太子党在南下的同时已经开始北上。”叶无道淡淡笑道,朝目瞪口呆地吴暖月作了个夸张的鬼脸,“既然连你都没有想到,那么我这个疯狂的举措就真的有可能成功了。” “你竟然两线作战,难道这不是兵家大忌吗?太子党战线本来就长,你这样做是在玩火。现在龙帮和日本黑道正斗得不亦乐乎,你最应该做的是收缩战线消化整个南方黑道,然后再举兵南下一鼓作气灭掉台湾黑道,闪电占领港澳台黑道之后再挥戈北上。”吴暖月冷静道,当她说到最后发现叶无道依然淡然随意的神色时已经开始转变思考立场和角度分析叶无道的举动,想要得出答案就必须设身处地的站在叶无道貌岸然的位置做出判断。 “你的做法确实是最保险的策略,但是我已经不能再等了,龙帮不会这么大度的给太子党成长空间和时间,我要做的就是彻底打乱他们的计划。攻其不备方能出其不意,我虽然憎恨无法完全把握地赌博行径,但是这一次我必须赌一次,我赌的就是太子党的两线作战能否双翼齐飞,能否置于死地而后生!”叶无道抱着吴暖月的清香身体坚决道。一旦决定某个决策就再没有更改或者撤销的理由。 “疯狂的举动。” 吴暖月喃喃道,一个人就像挑战整个中国除龙帮之外的所有黑道势力! 一个男人如果敢挑战全世界十多亿人的精神信仰支柱――――教皇和教廷的时候也就无所谓疯狂了吧,吴暖月淡淡一笑,紧紧抱着这个男人的温暖身体,这个践踏道德的男人一定可以用他无与伦比的谋略和手段达到他一切想要达到的境界。 “你为什么会带着一把轩辕剑乱跑,就不怕整个中国的人都来抢吗?”叶无道好奇道,就连慕容这样的收藏世家也不肯把轩辕剑的收藏拿出来炫耀。 “因为我也在赌博啊。”快乐的吴暖月贴在叶无道身上撒娇道,经过爱情滋润的她愈发动人魅惑,大家族的贵族风范和小女人的妩媚风情交织成一幅醉人的画面,让叶无道沉醉在她心情释放的柔情蜜意中不可自拔,守候三年,艰辛的苦果终于绽放最甜美的果实。 不管男人女人,变一场或者成功或者失败的恋爱都是成长的必须经历。 “赌博?”叶无道疑惑道。 “也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吴暖月调皮地踮起脚根用小脸蛋摩擦着叶无道的脸颊。 “就连教皇那个老头都不能无所不知,我虽然脸皮比较厚,但是没有厚到自认到能够猜透所有人心思的地步。”叶无道拍了一下吴暖月屁股自嘲笑道。 “我在赌你会不会出现啊,要是不出现的话我就是自作多情的傻瓜喽,事实证明我没有。”吴暖月点头叶无道的鼻子嘻嘻笑道:“难道你来我们凤凰阁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大厅里会不被我发现吗,看到录像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真的会来看我,我好感动,好幸福……”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你接下来还有多长时间呆在台湾?”叶无道走到那盆大唐风羽面前仔细欣赏道。 “说不定,那就要看某人的表现喽……”吴暖月蹦蹦跳跳的呆在叶无道身边歪着脑袋道。 “这时奉有人打扰吗,或者有没有监视器?”叶无道突然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吴暖月纳闷道,看到叶无道越来越暧昧的眼神,脸颊霎时间通红的她正要逃走就被抓住,可怜兮兮的望着叶无道求饶道:“我饿了,要不等我们吃完饭……” “饿透了再吃,正合我意。” “……” 幽静沮秀之地,耳鬓厮磨死死纠缠的叶无道和吴暖月很快就进入忘我的境界,这对偶然邂逅偶然相识便把命运紧紧缠绕在一起的最优秀男女是真正完美的结合,权力,野心,谋略,天衣无缝的契合。 当台湾吴家的几个显赫人物等待大小姐吴暖月进餐的时候,一个个不敢相信地看到一个青年竟然公然挽着这位拥有高超谈判技巧和堪称艺术的管理智慧的家族继承人,整个吴家都知道这位大小姐的眼光是出奇的高,传出那件绯闻后整个家族跌碎一地眼镜,都对那个叶家声名狼藉的公子哥十分好奇,但是三年的神秘失踪使得吴家最高层核心之外的所有人都感到不解,但是最近的崛起可谓惊人。 “你是?”台湾新光金董事长吴东平定位儒雅老人忐忑问道。 “叶无道,也就是你们吴家最好奇的那个家伙。”叶无道淡淡道,“我知道整个吴家都在质疑我的资格,都在等着我出洋相,你们台湾吴家作为吴暖月堂弟吴言卿的拥护者更是期待着我的惨败,商场和黑道都是。” 尴尬的吴东平根本没有想到这个青年就是如日中天的太子,更加没有料到这个太子会这么不客气的揭穿这层纸,台湾吴家和吴暖月的貌合神离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这么**裸的审美观点人尤其是当着吴暖月的面说出口让在场的吴家成员一阵不快。 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啧啧,混黑道的人口气就不是一样,修养更是让我刮目相看。”